October 27,2017 20:31

《大佛普拉斯》短評推薦



         眼見為憑的年代裡,黃信堯的《大佛普拉斯》向我們提出警告,我們看似真實影像的紀錄,並不一定等同真相,端看影像攝製者如何呈現,這就涉及真相詮釋的操控權力。在片中,行車紀錄器所記錄的影像與真實無關,真相發生在畫面外的空間,聲音的紀錄反倒成為真相。同樣不可信的影像,也出現在警方提供媒體的新聞片段,執法過當的片段被掌權者(警方)掩蓋,「真相」成為社會大眾對底層流浪者負面形象的再次確認。

 

         本片在指出現今台灣社會對「影像=真相」此一真理盲目追求的同時,也揭露出社會大眾對事件「表象」的過度熱衷,而輕忽對真相的探索。此一「表象」涵括對政治、威權與形式化的宗教儀式的批判,是以,片中戴立忍的那頂假髮與大佛藏屍的安排,除了是金玉其外的表象著重外,更是隱含對政治與宗教的雙重批判。

 

         從對真相、威權體制的懷疑,到人們對表象追求的人性批判,導演仍不忘提醒我們,正是因為人性中普遍對表象追求的弱點,致使有心人士藉此操弄真相、掌控民心。除了前面所提的媒體操控外,片尾盛大舉行的宗教法會一幕,更叫人不寒而慄:那一聲聲從大佛裡傳出的悶響,喚起百千頌經者眼前的迷障,眼前大佛是真佛?抑或是佛裡藏屍包裹人心私欲的假佛?這可以是對任何仗著宗教名義行邪門歪道之實的批判,抑可視為任何威權體制對民心操控的指涉。

 

         儘管我對本片部分(並非全部)後設旁白仍有疑慮,《大佛普拉斯》仍是2000年後繼《不能沒有你》(2009)最讓我驚豔的台灣劇情片新導演作品,而《川流之島》的詹京霖也仍是我最期待的台灣新導演。與去年金馬入圍的兩部台灣電影相較,《一路順風》與《再見瓦城》算是相對性的佳作,而今年的《大佛普拉斯》則更接近絕對性的傑作,應該有望為台灣留下重要獎項。還沒看過的影迷,可要把握院線第二週的放映喔!

 

註:本片對於「影像=真相」的質疑,與媒體操控輿論而有心人士又藉以左右公眾形象的議題,讓我不時聯想到大衛‧芬奇的《控制》,儘管兩片差異頗巨,有興趣的人仍可找來看看。


  • 您可能有興趣:

    tcyang1115 發表於樂多回應(0)電影短評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