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9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September 29,2016

人生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淺談《比海還深》的人生觀





        是枝裕和對生命的觀察與體悟,向來都不是走向哲學家式的形上思辨,而是以尋常人都能貼近的感受,直陳生活自身的況味。近期,他的作品較之於早期的清冷疏淡,似乎多了幾分甜膩與刻意精緻化的對白設計,這樣的轉變,讓他的作品顯得更加「可口」卻又不乏省思,與普羅大眾的距離益趨親近,是好是壞?一時難下定論,但他對家庭關係的刻畫與對親情關係的界定,大抵仍是深刻動人的。本片延續是枝裕和向來對親情關係的母題發展,關於生命成長的軌跡,人生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彼此牽動造就人生的際遇,而此,正是此番生命沉澱後的創作旨趣。

 

        影片開場,隨著良多返家的幾組鏡頭所搭配的音樂,便能預知影片的基本調性:輕鬆撥弄幾個簡易音符的吉他,搭配男人隨意哼唱的口哨,這是一種自得其樂的舒適與愜意,而非哀戚失落的人生喟嘆,一如影片結束在颱風過後的那份和煦暖意,是人生經歷困境後重新再出發的自在。作為一位與夢想逐漸遠離的落拓者,良多寫過一本滯銷的得獎小說,卻已露出江郎才盡的疲態。他追求自我理想,不願對現實輕易妥協,卻落得婚姻失守而生活窘迫,就某種意義上來說,良多是一位唐吉軻德式的人物,就如同他對兒子真悟所說的「夢想是否達成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對夢想追求的那份心態。」人生因欲而生,生命的本質旨在追求人生的完滿與幸福(無欲亦是一種完滿的追求),人若無欲,生命也就失去意義。是枝裕和無意告知我們什麼才是人生的意義,他以故事觸動我們對人生的反思,而這「反思」,必然要從過去的人生經歷中獲得新的體悟,而未來,便是從無數的現在所交織而成的結果,一如現在是由無數的過去所積累而成的。

 

        細觀本片所有能彰顯意義的對白,毫無例外地指向人生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文學系出身的是枝裕和極富文采,對生命經歷的體悟,總能三言兩語直指核心(他正是本片的編劇)。那些看似輕描淡寫的對白,你我都能體會,不似哲學思辯難解,卻都是歷經無數的生命積累,方能得此體悟。正因為這些對白過於精簡透徹(縱使翻譯過程或有潤飾),不似尋常人都能輕易脫口而出,反倒成為一個隱憂,就如同一把雙面刃,雖是豐厚了敘事內涵,卻也同時削弱作品渾然天成的魅力。並非漂亮的話語不應出自劇中人之口,而是全片除了良多與母親之外,徵信社老闆、女同事、姊姊,及至換取情報的中學生都能講出一番頗具機鋒的漂亮話語時,就不得不讓人思考到文學與電影在本質上的差異,而這樣過於精緻的對白設計,或許就有再斟酌的必要了。

 

        撇除精緻對白的適切性不談,是枝裕和付之於文字的思想性,完全展露出他對人生經歷的深刻體悟,就像母親所說的「就是因為相處五十年,所以才可以(將死去丈夫的遺物通通扔掉)。」女同事對良多的安慰,說明了女人對過去的情感並不會自動刪除,而是「像油畫一般,覆蓋原有的畫,將舊有的情感藏在心中。」這也同時說明了母親並未將丈夫的遺物真正丟棄,而是將情感藏在心中,一如徵信社社長對良多的提點「成為別人的過去,才是真正成熟的男人。」相同的話語,同時指向母親已然經歷的過往與良多正面臨的困境,兩者就像一個人的過去與現在的對照,人如何能從過去經歷學會坦然面對接受,存在內心的那股成熟力量就能讓人找到生活中的安適,並且自得其樂。良多的母親就如同大多數的平凡人一般,對於生活、愛情,雖然沒有什麼特別成就,也不曾體驗過比海還深的愛情,她卻認為「大多數的人並未有過那般深刻的愛情,但這些人依舊照自己的方式過活,並且能夠自得其樂。」這樣的信念,是飽含人世經歷後的成熟,與正在困境中的良多有所不同。時間(過去的經歷),可以讓人變得成熟,就像母親說過的「家中那棵樹雖然沒有結出果實(成功),可是當年在樹上的毛毛蟲卻變成美麗的蝴蝶。」這與良多教導兒子的人生觀頗為相近,對夢想抱持追求的心態比夢想達成更為重要。人生價值的傳承,一點一滴滲透在良多與兒子的心中,就像當年父親對良多的影響,幼時的離去,造就良多童年時對安定生活的嚮往,「公務員生活」不但是他所追求的夢想,也成為兒子在面臨父母離婚後的安定渴盼,而這同時也表現出他在棒球場上只想求得「保送上壘」的安全心態。

 

        關於理想與現實間的錯落,兒子不願意成為像父親一般的大人,就如同提供情報的中學生對良多的批評「我不想成為像你這樣的大人。」諷刺的是,良多對自己的父親也曾有過相似的不諒解,他以自身家庭故事作為得獎小說《無人的餐桌》的創作藍本,明顯指向父親在他童年時的缺席,姊姊卻對此不以為然「家裡的事情,並不是你一個人的回憶。」人雖無法成為自己理想中的大人,如何真誠面對過去才是重點。歷經一夜颱風(如同一段人生困境),良多已然能對離異的妻子釋懷,讓她去追求自己的未來;他與兒子躲在公園裡避雨的場景,彷彿回到當年自己與父親的私密回憶,他以為父親瞧不起他的作家身分,直到典當父親遺物時,他才發現父親曾經以他為榮,細心珍藏他的第一版小說,並且到處贈人。在良多磨著父親生前的硯台準備落款簽名時,他突然領悟到,他與父親同樣將對方的愛都深藏在彼此的心中,「男人總是在失去後才後悔」的箴言,此時對良多而言(無論是對父親或是前妻),他已然懂得如何成為他人的過去而邁向一個真正成熟的男人。

                                                                       

 

        是枝裕和無意讓問題獲得完滿的解決,而是歷經之後,得到化解的力量而深藏心中,就如同真實人生所遭遇到的困境,人只能從中學會接受,而後重新出發。影片結尾,母親一人在國宅公寓的陽台與良多三人揮手道別,她注定會成為一名獨居老人,而此議題在影片開場不久便已道出,直到結尾依舊存在;至於良多與前妻的關係也是注定無緣復合,而在真悟的成長過程中,父親的缺席也成為必然。影片隨著三人逐漸淹沒在人群中,人生的困境也一併淹沒在每個人的心中。人之所以成為現在的自己,是由無數的過去所成就,無論是好是壞,活著的本身便是生命的意義;而在生命之前,更無所謂的生活失敗者,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對生命的看法,儘管沒有獲得世俗所認定的成功,也能依照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得其樂。是枝裕和此番創作無疑是樂觀的,他對人生的深刻理解,都化作最簡單的故事娓娓道出,而這份建立在與大眾共同分享的理解基礎上,正是藝術最初的目的!


註:本文同步發表於《The New Lens 關鍵評論》。


Posted by tcyang1115 at 17:40回應(0)影片分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