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4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April 20,2016

暗潮洶湧的《45年》──敘事與構圖的雙重隱喻




        


        影片開場,寧靜郊區小屋的大遠景,凱特與心愛的狗兒外出蹓搭,為影片揭開晚年婚姻生活的平靜序曲。一封突如其來的信件要傑夫前往瑞士認屍,死者是五十年前與傑夫一同攀登阿爾卑斯山卻意外失足的女友,在全球暖化的溫室效應下,昔日冰封的屍體逐漸顯露,過往戀情也一一浮上傑夫的心頭,同時也一吋吋地啃食著凱特對四十五年婚姻生活的信任,與對愛情獨佔、不可替代的信仰價值。

        全片劇情設定簡單,敘事時間也僅止於六天,在一切看似平靜而規律的晚年婚姻生活描繪中,人物細微的眼神變化與行為模式的改變,便成為牽動全片張力的來源。隨著凱特對傑夫過往女友了解的程度越多,她就越難自抑人性的弱點,從兩人相同髮色的比較到猜疑自己是否為她人的替代品,床笫間的對談,凱特目視眼前人的神情已流露出一絲不曾有過的陌生感,這是她與傑夫相識前的事,也是她所不認識的傑夫。如果我們比較全片人物間的對話鏡頭處理(註一),會發現本片只有在傑夫與凱特在床上談及過往情事時(週一夜與週三夜),導演才會以明顯地正/反拍形式將兩人切割處理,作為人物內心彼此隔閡的一種暗示。這種依循古典對話鏡頭正/反拍的敘事通則,在此,突破了以往單純的敘事推進常規,而成為一種對人物內心狀態的指涉。
  
                   

        以影像構圖暗示人物內心困鎖狀態的典型例子之一,是以窗櫺門框或鐵網的封閉線條,將人物困在有如牢籠一般的視覺隱喻。本片以窗櫺門框困鎖劇中人物的構圖一共出現四次。第一次,信件到來,傑夫走出屋外抽菸,凱特隨後跟上,鏡頭從屋內的窗戶拍攝兩人,那有如牢籠的影像構圖,是動搖兩人穩定情感的第一道象徵。隨後,凱特在浴室為傑夫包紮因修理馬桶而受傷的手,畫面透過門框牆壁將兩人緊緊包圍,同時也藉由受傷的手,暗示信件的到來是一種危險的存在。第三次,凱特趁傑夫參加聚餐的空檔,準備登上閣樓一探秘密,上樓前,凱特走出屋外抽菸,影像構圖與第一次相同,當她正要爬上閣樓時,愛犬所發出的陣陣吠叫,亦如同傑夫割傷的手,都是作為一種危險逼近前的預示。第四天清晨,屋外風聲簌簌,樹影搖曳,鏡頭以遠景拍攝凱特對著窗外凝視,她的身影,再次成為受囚者的形象,而困鎖她的,始終都是她自己對愛情執著的心魔。

        本片藉影像暗示人物內心狀態的手筆,除了以窗框線條作為困鎖人物的象徵外,在空間上的距離呈現,亦是作為彼此內在距離的隱喻。第一次傑夫獨自上閣樓重溫昔日回憶時,凱特對著閣樓向他要取昔日女友的照片,傑夫卻始終不曾出現在畫面。這樣的安排,有別於全片其他的對話鏡頭,是一種失衡關係的暗示,同時也道出兩人之間的隔閡。當傑夫第二次趁夜獨上閣樓時,他已將通道階梯收回,凱特望著緊閉的門板,伸手來回撫觸,卻是怎麼也搆不著。距離,此刻被賦予無望的哀愁,那來回撫觸的手,成為了一種最孤獨的存在。

        除了影像之外,本片同時透過敘事上的細微差異與人物行為的改變,暗示凱特與傑夫極力壓抑的內在情緒。在看似平靜而規律的晚年婚姻生活,凱特每天清晨都會帶著愛狗出門蹓搭,而這也是影片敘境六天中,前三天的固定開場呈現。第四天早晨開場,如前所述,是陣風吹起的日子,導演以屋外窗框困鎖凱特的畫面,揭示這場風暴最核心的秘密(得知當時傑夫的女友已懷有身孕,而此正是她以為自己對傑夫來說並不夠好的遺憾)。當恆常不變的生活習慣出現細微差異時,這便是一個人改變前的徵兆。在傑夫收到來信時,他的不安,讓他許久未曾抽菸的習慣破了功,心神不寧的連修理馬桶都會劃破手指;第二天夜晚他主動邀凱特做愛,無疑是種欲蓋彌彰的心虛表現;接著,他開始抽菸、不刮鬍子,就連擬定多時的好友聚餐都無心參與。至於情緒更顯內斂壓抑的凱特,她除了再度抽起戒斷多時的香菸外,細微的眼神流轉,已是最露骨的情緒表現。於是,所有關於凱特雙眼不經意流露出的情緒反差,便是全片看似平靜卻又暗潮洶湧的主要張力來源。

 

        以差異凸顯張力是本片在敘事上的主要風格,與此相對的,卻是經由不斷積累的壓力,直達情緒潰堤的邊緣,形成全片緊繃的高壓狀態。本片編導巧妙的利用全球暖化現象的溫室效應,作為全片在敘事上的隱喻母題,一則順理成為冰封屍體獲尋的契機,另一則藉由溫室效應的危機,隱喻人物不斷冰融的壓力,終將一夕潰堤。影片透過六個夜晚的結尾處理,將凱特情緒積累的壓力逐層加疊而至爆發。第一夜,凱特關燈後(畫面全黑)說她累了,這是她不願多談的心理反照;隔夜,她對著閣樓向傑夫(不曾出現在畫面)討取昔日女友的照片;第三夜,又是凱特關燈作結(黑畫面),表明自己無法承受而拒絕溝通;第四夜,如前所述,搆不著而無望的手,已遭通往閣樓的門板所阻;第五夜,兩人攤牌,協議重新開始:最末一夜,結婚四十五周年的會場上,凱特憤然甩下與傑夫共舞後邁向歡慶的手,影片在她情緒首次爆發之際嘎然而止,正如同溫室效應邁向最終臨界點的潰堤氾濫。

        這是一個充份展現導演自信的精彩結局!全片緊繃的張力,透過五個夜晚,以人物的行為與影像上的隱喻(從黑畫面到人物的缺席與彼此間受阻的距離呈現),逐層加劇凱特緊繃壓抑的情緒。這樣的敘事策略,提供了觀者對角色情緒爆發時刻的期待,透過一再的延宕,卻在爆發之際嘎然止住,徒留觀者在激烈的餘韻中,暗自低迴。這無疑是一次完美結局的展現,導演安德魯‧海格成功的利用影像與敘事上的雙重隱喻,為自己交出了一部細緻而動人的代表作。

                              

 

註一:在本片的對話鏡頭中,不論是凱特與會場承辦人員的對談,或是與友人碰面聊談,導演均以人物不可被分割的移動鏡頭作為呈現手法;至於凱特與傑夫的對談,不論在餐桌、客廳或咖啡店,看似正/反拍的過肩鏡頭(均只切換一次),都是為了鏡頭移動前所預先調整的鏡位處裡,且兩人始終都保持在同一畫面,這與兩人在床上談及過往戀情時的對切鏡頭(幾乎是單人入鏡),自有不同的象徵意涵。

備註:本文同步發表於《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


Posted by tcyang1115 at 15:20回應(0)影片分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