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23,2015

2015我的金馬片單與選片攻略




前言:參考片單前,必須先言明我的觀影偏好,過於通俗流暢表現的四平八穩的影片向來不是我喜歡的作品,總然偶有動人之處,我卻寧可觀賞一部有企圖心卻不見得掌握完美的作品,至少這樣的作品能在我心中留下一點什麼痕跡。所以影展每年公布的觀眾票選前20名影片,總有1015部的作品是我沒興趣或不喜歡的,這就是我一個人的美學偏好喔!

如果看片量較多的影迷,我有幾點經驗可以分享:

(1)   剔除所有片商片,寧可將來再看(縱使百般不忍),也不要錯過將來再也沒機會看到的作品。這樣的好處除了讓你的片單更好安排之外,也可以分散看片時間,很多好電影其實需要看完後留點沉澱的時間好好回味,如果看完後馬上再接著看其他影片,對這兩部電影的感覺勢必會有所影響。

(2)   每年導演焦點都是我的觀影重心,如果遇到比較陌生的導演時,可以在影展初期先選他們的幾部作品觀賞,再決定是否要再多看一些。近幾年,金馬影展都將焦點導演的影片集中在影展最後一週放映,如果等到最後一週再做決定時,往往很多片子就看不到或衝片了。像今年的彼得格林納威專題的《廚師、大盜、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淹死老公》、《一加二的故事》與皮亞拉專題的《梵谷傳》、《惡魔天空下》都各有一場在影展的第一週放映,不妨可以先挑幾部看看,再決定是否要再多看。

 

以下依影展手冊順序介紹我的觀影片單:

        近幾年來,有越來越多優秀的大陸影片報名角逐金馬獎,趁這個機會可以填補大陸影片引進台灣名額限制的遺憾,去年就有很多出色的大陸電影參展,今年想看看管虎的《老炮兒》畢贛的《路邊野餐》萬瑪才旦的《塔洛》與賈樟柯必看的《山河故人》(雖然日後會上映,但想在金馬獎揭曉前一看究竟),其他像《少年巴比倫》《一步之遙》(姜文的作品好壞差異頗大的)《烈日灼心》《德蘭》《明天會更好》《大同》都有興趣看看。香港電影今年入圍最多項的《踏血尋梅》之前台北電影節錯過,雖然日後仍會上映,跟《山河故人》一樣想在頒獎前一看究竟。《32+4》也有興趣。另外李翰祥的《揚子江風雲》有空也會看,彌補台灣六O年五大導演的觀影拼圖。

        大師饗宴單元曾經是我多年來的觀影重點,但,長年觀影的心得告訴我,很多大師早期奠定聲譽的代表作已然是他們創作的顛峰,隨著歲月漸增,絕大多數的大師創作已漸趨保守,往往還不如創作正盛的新進導演的作品來得令人驚豔。所以這幾年的大師新作對我的吸引力已大不如從前,但賈法潘納希仍是我喜愛的導演,艾騰伊格言也喜歡他《色情酒店》之前的作品,蔡明亮仍是傑出的導演,這三位導演的新作日後都會上映,不急一時。目前沒片商引進的《邊境戰魂》《深海光年》會看,曼多薩(大師?)之前作品雖然沒有特別出色,但仍有值得一看的地方。至於贊努西新作,很怕會趨近平凡,而菲利普卡瑞則不曾真心喜歡過。

        作者相對論接連三個單元可算是年度電影大觀,日後會上映的影片也不少。亞歷斯馮華麥丹的作品一向表現不俗,我喜歡他九O年代的《迷情洋裝》與《北方小鎮奇譚》,日後作品雖不若前作精彩,但對於沒看過他作品的影迷倒是可以看看《該死的殺手》(我也有興趣)。霍爾哈特萊早期看過他的作品,可惜年代久遠已不復印象,新作《追殺大笨蛋》應該會看。洪尚秀對我來說是位被過譽的導演,韓國導演第一人我選李滄東,他的《綠洲曳影》是我心目中的經典影片。但,我可能會再看一次洪尚秀的作品(不死心)。米格爾戈麥斯的《金色八月天》今年台北電影節有放映過,將紀錄片過渡至劇情片的巧妙手法,令人好奇他的新作《一千零一夜》三部曲,有興趣一看究竟。費南多李昂狄阿拉諾,自從台北電影節西班牙馬德里專題觀賞過他2002年的《失業日光浴》就一直好想看看他的新作,可惜直到2015年才能再看到他的作品。雖然新作成績好像不出色,但《極渴救援》仍是我的必看名單。《索爾之子》等院線。今年利普斯坦與菲利普卡瑞兩位資深導演的兒子,剛好都繼承父業拍出各自的第一部作品。我喜歡利普斯坦的《深深腥紅》與《沒人寫信給上校》,他兒子的《命懸六百哩》也比較吸引我,而卡瑞父子的作品我都不偏好。其他還在考慮的片單包括(非片商片)《沉默公寓》《慢性病》與《邪惡的養成》。

        亞洲單元,橋口亮輔的《二十歲的微熱》與《流砂歲月》對人物情感的刻畫細緻動人,曾經是我很期待的日本新銳導演。可惜之後作品未能突破舊作成,但睽違七年的新作仍是我的必看名單。小泉堯史新作《蟬之記》考慮中。

        不設防、奇幻、性別越界三單元,伍瑞克賽德爾的《狗日子》與《天堂》三部曲都表現不俗,新作《地下天堂》也有興趣看看。波蘭波宇的《1208全民開講》是羅馬尼亞新浪潮中我最喜歡的兩部電影之一(另一部是《四月三週又兩天》),隨然前作《警察,形容詞》的表現不如預期,但新作《羅馬尼亞尋寶記》仍是我的必看名單。以色列導演阿瓦錫希凡的《宣告死亡之後》與哥倫比亞導演希羅蓋拉的《夢遊亞馬遜》雖然都很陌生,但卻引起我的高度興趣。蓋馬汀則是影壇十分獨特的導演之一,可惜他的作品未能在內容深度或人物情感的處裡上多加深研細究,高度風格化的形式專研讓他無緣晉身大師之列的可能,甚為可惜(但仍不失為一位出色的風格家),對於不曾看過他作品的影迷,新作《禁忌密室》或能產生新的觀影視野,應該是部值得一看的作品(不死心,仍要列入片單)。《超天堂快感》被譽為戴倫艾洛諾夫斯基《噩夢輓歌》以降最好的一部嗑藥影片,這引起了我的興趣,列入考慮名單。在台北電影節國際青年導演競賽中獲得評審特別推薦獎的《女僕》,內容形式簡單直接,卻是一部執行力近乎完美的小品佳作,新作《寶貝超級壞》雖然內容並不是很吸引我,但仍有興趣一看。威尼斯金獅獎《遠方禁戀》與賈克歐狄亞(大師?)在坎城影展掄元的《邊境戰魂》竟然都沒有片商引進,因該要趁影展期間抽空去看。馬泰歐賈洛尼在坎城影展奪得評審團大獎的《娥摩拉罪惡之城》,雖然對我而言並不出色,但影片劇照卻莫名吸引了我,想一窺片中美術設計的奧妙之處。

        音樂啟示錄與傳奇人生這兩個單元,多年來,是我幾乎會直接跳過的少數單元。原因無他,在我所有的觀影記憶裡,我不記得有哪部音樂傳記電影或影人傳記電影曾經讓我視為傑作的,或是讓我真心喜歡的,一部都想不起來。所以對我來說是可以輕易跳過的兩個單元,除非,有我喜歡的導演所拍攝的作品,或是被拍攝的對象是我所欣賞的影人,華特沙勒斯的《汾陽小子賈樟柯》正好完美的結合我的兩項偏好,但可以等日後院線上映再去觀賞。

        經典重現每年都是我的必看選項,縱然是看過的影片居多,仍是會列為首選。首推侯孝賢《風櫃來的人》與楊德昌《海灘的一天》,沒看過的影迷切莫錯過大螢幕的放映機會,至於侯孝賢早期風格未定的商業取向作品《在那河畔青草青》與《就是溜溜的她》就可以再斟酌考慮了。黑澤明的《亂》絕非他的最佳作品之一,但仍值得一看,尤其是在大螢幕上放映。至於法斯賓達,或許,他是影史裡最密集拍片卻又能同時拍出最多部傑作的天才導演。自1969年到1982年共14年間,他一共拍出了41部作品,其中至少有五部作品稱得上是傑作,可惜這次選映他的首部作品《愛比死更冷》是我以為的失敗作品,其中不成熟之處俯拾皆是,沒看過他作品的影迷,切莫因為這部作品而低估了這位英年早逝的天才導演。

        三位焦點導演單元,如上所述,可以趁影展初期先看看幾部作品,再決定是否要完整看完個別導演的全部作品。先說說奧森威爾斯吧!以一部《大國民》在英國《視與聽》雜誌所票選出的影史十大影片中蟬聯榜首長達半世紀之久的傲人紀錄,就足以奠定他在影史裡永垂不朽的神話地位。但,不管看過幾遍,我很確定《大國民》絕對不是我最喜歡的眾多影片之一。它的形式多元,玩遍所有影像發揮的可能性,若以單獨片段來看確實成就非凡,但整體觀之,於我而言卻是風格不夠完整而有炫技之虞(很多人看到這裡可能會對我深深地不以為然吧!)。所幸在2012年的票選中(影評組),《大國民》終於退位列居第二名,但取而代之的《迷魂記》卻是我更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很多人看到這裡應該又要對我的品味更加不以為然了!)。如果是第三名的《東京物語》取而代之(在導演組名列第一位),或導演組第九名由塔可夫斯基所執導的《鏡子》,我想我會點頭如搗蒜一般心悅臣服。雖說如此,若能在大螢幕上重溫《大國民》與《上海小姐》仍是幸福的,因為從我看電影以來,這兩部經典影片應該是第一次在影院大廳放映,很可能會是本屆影展的秒殺影片。威爾斯雖非我的最愛,但他的作品仍屬傑作,較之於《大國民》,我更喜歡他自認為自己最好的作品《審判》。至於由他主演卡洛李的《黑獄亡魂》同樣是必看名單,紀錄片《奧森威爾斯的魔術人生》則是留給有興趣的影迷自行參酌。

         彼得格林納威是影史上最具個人風格的導演之一。他的作品是我在學生時代透過錄影帶店費心搜尋所看到的,很訝異他的作品在當時都有片商引進(《繪圖師的合約》除外),這次會重溫他的早期六部作品。對於沒看過他作品的影迷,可以在影展初期先看看他的代表作之一《廚師、大盜、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而《魔法師的寶典》亦是不容錯過,如果喜歡他的獨特風格,不妨全部都看吧!值得一提的是,極限音樂大師麥克尼曼為其早期前五部電影所做的配樂都極其出色,較之於彼得格林納威華麗卓絕的影像風格毫不遜色,是影史上難得一見的配樂與影像彼此頡頏而又相互拉拔張力的精采典範。至於皮亞拉,他的作品幾乎都在我看金馬影展之前就問市了,而他的作品又極少在台重映,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近幾年來可能只有《路路》與《梵谷傳》曾經重映過,其餘作品可能只有半數影片在上映當年曾在金馬影展放映過吧。他的作品對九四年才開始看影展的我而言,是十分陌生的,所幸我們還有機會能透過大螢幕對法國電影補上一片重要的拼圖。我會在影展初期先看他的兩部名作《惡魔天空下》與《梵谷傳》,如果喜歡的話,盡可能十部全看。

        以上,便是我今年的金馬片單。礙於工作關係,無法看完片單所羅列的龐大片量,只能看多少算多少囉。以往年工作時的看片經驗,二十至三十部應該就是我能騰出來的最大看片量了。今年沒有套票可以先買來等到影展期間再行劃位,恐怕要多花很多錢買全票了,因為大多數影片我都要等到放映前幾天才能確定是否有時間去看,希望明年能有套票能買囉!


Posted by tcyang1115 at 13:00回應(0)年度推薦影片名單

October 8,2015

關於達頓兄弟《兩天一夜》與托爾斯泰《人生論》的生命提問




        達頓兄弟歷年來的劇情片作品風格完整而一致,或許根源於七0年代紀錄片拍攝的經驗影響,發現手持攝影機的長拍方式,更能精準捕捉人物細微的情緒波動與演員當下彼此激盪的演出火花。相較於固定鏡頭拍攝而以分鏡上的特寫鏡頭來呈現人物情緒的渲染,手持長拍的方式似乎更為自然、直接,也更具情感張力。除了在影像風格與導演調度的一致性外,對於內容的極簡化(往往只是生活中的一個關鍵轉折時期),也是他們一貫的敘事策略:透過細節的不斷積累,形成敘事高潮的能量,而在其間的人物衝突便成為敘事上的張力所在。不同於好萊塢對劇情轉折所精心設計的劇情張力,達頓兄弟所關注的總是底層人物生活的困境與道德上的艱難抉擇。他們的敘事總是奠基於真實生活切片的捕捉,去蕪存菁般地逐步逼近核心議題,讓極簡的敘事風格不斷深化,豐厚了看似單薄的敘事內容而自成一絕。究其整題作品一貫的風格來看,與拉斯‧馮‧提爾和湯瑪斯‧凡提柏格等人所發起的逗馬宣言(Dogme95)電影運動的作品風格極其相似:同樣的實景拍攝、自然光源、手持攝影……等風格上的要求。雖然拉斯‧馮‧提爾只在運動發起最初拍了一部符合逗馬宣言要求的《白癡》,便已揚棄這項要求過於嚴苛而有諸多限制的電影運動,但這項主張電影拍攝方式的回歸運動卻在國際間遍地開花,登記序號的作品多達兩百部以上。雖說達頓兄弟的作品風格應是受到自身紀錄片拍攝的經驗影響,但當初逗馬宣言的發起人應該很難想像,達頓兄弟一貫的作品竟會是運動發展至今最近似逗馬宣言創作精神的佼佼者,並且成為這對前輩導演最醒目的作者風格印記。

        關於《兩天一夜》的故事設定(既使是真實事件改編)十分簡單,女主角桑德拉憂鬱症後返回工廠上班,雇主卻在她生病請假期間,發現原本17人的工作其實只要16人也能完成,便以每人1000歐元的獎金為引,讓16位工人投票選擇留下病後返回工廠的桑德拉,或是1000歐元的獎金(對於不甚富裕的藍領勞工,1000歐元足以負擔一位子女的學費與生活費,或是自家陽台的修葺費)。雇主在桑德拉返回前做了一次投票,只有2人選擇支持她留任,14人選擇獎金。於是她的工廠好友帶她一同要求雇主重新匿名投票,只要過半數(9)支持,她便可以留任,而劇情的主軸便在這兩天一夜的周末裡,桑德拉逐一拜訪工友們以獲得支持的歷程。其實達頓兄弟所關注的是人性中利己與利他的道德抉擇,而本片逐一拜訪工友們的過程,正是一場又一場的人性試煉,所有人物背景的訊息都不是重點,重點只在於人要無私地選擇眼前馬上需要被幫助的人?抑或是選擇自己或家人稍後才需要被解決的問題?

        托爾斯泰(1828-1910)晚年思想傑作《人生論》(1887)23節裡曾經提到一個相似的提問:假如現在有一個我有一點愛的飢餓老人來向我討飯,而我手上拿的是我心愛的孩子們的晚飯,我該怎樣權衡這兩種要求呢?是滿足眼前不太強烈的愛的要求呢?還是滿足未來更強烈的愛的要求呢?在這本書裡,托爾斯泰指出人的生命就是對幸福的渴求,任何人活著都只是為了能過得好,但物質文明的高度發達與個體肉體的享受並不能給人帶來真正的幸福,全體人類都感到幸福的幸福,才是生命真正的意義。只有對他人無私的奉獻犧牲,意即無私的大愛行為(與墨子視人若己的「兼愛」相似),才能給人類帶來真正的幸福。如果每個人只追求個體幸福,只愛自己,便不可能愛別人,同時也感受不到別人的愛。但如果每個人知道他所追求的幸福也是別人所追求的幸福,他就不會去做對別人來說是不幸福的事,同時他的生命也就不會只是追求個體的幸福了。

        關於前面的提問,托爾斯泰做出如是的回答:如果一個人能為了未來的愛的需要(孩子們)而拒絕眼前的愛的需要(飢餓老人)那麼他也沒有能力權衡他在多大程度上為了未來的需要而拒絕眼前的需要,因此他就不能解決這個問題,他就總是在選擇那些對他來說是愉快的愛的表現,也就是說,他實際上不是為了真正的「愛」,而是為了自己在行動。未來的愛是不存在的。愛只能是一種現實行為,對現實不能付出愛的人,就是沒有愛的人。雖然托爾斯泰的理想生命概念對現實人生來說有點距離,卻無疑是道生命意義的真理。或許對現實世界較為可親的幸福追求,會是對他人的廣泛同情,但這「同情」的定義並非我們不經內心深處感同身受而隨口說說的表面同情,而是米蘭‧昆德拉對文字原意的註解:所有從拉丁文派生而來的語言裡,「同情」一詞,都是一個意為「共同」的前綴(com)和一個意為「苦難」的詞根(passion)結合組成(共─苦)。對他人的不幸能真正的感同身受,便是墨子的「視人若己」。於是乎,我們便不難察覺達頓兄弟在《兩天一夜》裡所做的人性試煉並非表面的道德抉擇而已,而是涉及更深層的生命意義與價值的人生課題。

        在《兩天一夜》桑德拉尋訪過程的敘事主軸中,工友們各自的家庭問題與生活困境同時一個接著一個攤開在觀者的面前,讓觀者同時思考如何抉擇(這與紀錄片面臨道德抉擇的過程十分相似)。桑德拉一路上不卑不亢地向同事們述說自己對工作的需求與對謠言的澄清(如果她沒被解聘,16人中將有一人被解聘),希望在獲得他/她們支持的同時仍保有自身的尊嚴。在劇本的鋪排中,達頓兄弟盡可能的平衡雙方立場,每個同事各有不同的背景與需求(有同心一致的夫妻,也有因此反目的夫妻;有理所當然只為自身利益著想的人,也有滿心愧疚後悔自己自私的人……),在各自逐一攤開的過程中,卻同時暴露了觀影上可預期性的缺點。但撇開劇本設定不談,就影像形式來看,如果細心觀察每次桑德拉與同事談話的構圖畫面,便不難發現,在拒絕她的人的兩人構圖中,總是有門裡門外的框線區隔兩人,或是屋外牆邊的線條區分左右兩人,抑或是透過道具劃分出雙方的界線。相反的,在支持她的人與桑德拉之間的構圖中,總是充滿和諧穩定的構圖狀態而無邊框線條將兩人劃分。作為一位自覺的電影導演,影像並非僅是交代劇情的敘事工具,而是電影藝術傳達最重要的媒介。達頓兄弟看似樸實無華的影像語言,其實也暗藏玄機,一如影片在收尾的敘事上,也別有深意。

        影片結尾,桑德拉獲得8位同事的支持,但也代表有8位同事選擇1000歐元的獎金而願意犧牲她的工作權。由於未過半數,桑德拉還是得捲鋪蓋走人。就在此時,雇主同意將她留任並且發放每人1000歐元獎金,但條件是桑德拉必須要等到九月才能復職,屆時將有一位投票贊成她復職的約聘人員(相對更為弱勢的黑人同事)得不到工廠續聘。桑德拉毫無猶豫的選擇離去,悲喜交雜地打電話告訴等待消息的丈夫,自己贏得了一場漂亮的勝利,影片在此收尾。這場漂亮的人性光輝的勝利,並不只是桑德拉成功的說服8(原本只有2)同事支持她的復職,更重要的是,她自己也透過尋訪同事的過程中,深刻體認到自己的個體幸福並不能建立在剝奪他人追求幸福的基礎上。這與托爾斯泰對生命意義的思想論述極為相近,或是以一個比較現代的說詞來說,桑德拉深刻體會到人與人之間彼此「同情(共─苦)」的重要性。因為她選擇自己的離去而不願支持她的黑人同事得不到續聘,她的這一個選擇正與支持她的8位同事做出相同的決定。站在生命課題的選擇上,選擇無私為他人犧牲,苦其所苦,對他人處境深刻地感同身受的人佔了9票,剛好過了半數。而此,正是達頓兄弟對人性價值肯定的一個註腳:一場漂亮的勝利!

備註:本文於2015年5月16日完稿,影片公開放映第二天 ,特此註記。


Posted by tcyang1115 at 20:40回應(0)影片分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