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9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September 27,2015

《一個人的美學》短評選(2015/9)──《山與詩的跫音》導演:提姆‧克格/2014

                                 

 
評價:可以一看

 

        作為一部電影學院的畢業之作,本片無疑是深具潛力的,尤其是編導攝影集於一身的提姆‧克格在攝影方面的表現,隱然具有幾分詩意美學的味道,在現今電影學校裡,著實可貴。

        本片敘事結構可分為七個時間段落,前六個時序坐落在1929年的六天裡。第一天,音樂教師保羅受邀前往欣賞音樂家(昔日同學)奧圖最新的交響樂作品,他偕同妻子安娜與友人威利來到奧圖林中居住的木屋,卻不見人影,只能在他生活過的痕跡裡,尋找奧圖現今的人生樣貌。在此,導演已隱然暗示本片對「創作追尋」的核心議題。第二天,三人林中尋找奧圖的身影,保羅從鳥鳴的聲音中,發現奧圖的交響樂譜與之有相應的共鳴處。在此所揭露的,是藝術創作取自於自然界的靈感來源。第三天,三人林中尋找迷失了路徑,透過相同圓形的構圖(兩旁樹木將草地圈成一個圓形),三人三小時後再次回到原點,與第二天詢問路人時的圓形構圖如出一轍,追尋(尋找奧圖,同時也是創作追尋的隱喻)成為一個苦無出路的迴圈;三人於是折返,奧圖卻出現在家中,恍神,彷彿創作靈感總在意料之外現蹤。第四天,奧圖持續沉睡。第五天,保羅外出延醫;奧圖意外醒來,在安娜體內播下自己的種子後,再次消失。第六天,保羅與安娜再次尋找奧圖,來到湖畔後,保羅一人獨自游向湖中小島找尋。此時鏡頭在小島上的樹林裡360度旋繞(又是一個迴圈),定鏡後,保羅也消失無蹤。

        影片末段,時序來到三年後的1932年,安娜帶著孩子(奧圖之子)拜訪威利,當威利問及當年發生何事,安娜也說她無法明白。此時鏡頭轉向男孩身上,不曾言語的他,口中卻哼著保羅當初學鳥鳴囀的旋律,這正是奧圖交響樂的片段。男孩承襲音樂創作的天分,而影片結束在他步行的雙腳,一種創作追尋與繼承的暗示。

        全片七個段落,點出藝術創作的循序過程:靈感始於天地自然之中(鳥鳴),透過創作者敏銳的天性予以轉換,藝術天分不足的音樂教師追尋音樂家奧圖,而在神秘的追尋過程中,奧圖落下藝術天分的種子予以傳承。就敘事而言,本片結構不成問題,卻在鋪陳上顯得鬆散不夠精準扎實。對抽象意念的傳達,有時是需要精準而扎實的鋪陳,方能傳達不可言之言。這需要導演飽含人生經驗的累積與深層的哲學思索過程,不然便容易流於單薄,連導演自身對影片所呈現的神秘性都顯得虛浮沒把握。而此,便是本片藝術成就高低的關鍵所在。


Posted by tcyang1115 at 17:46回應(0)電影短評

September 20,2015

《一個人的美學》短評選(2015/8)──《維多莉亞》導演:賽巴斯提安‧舒波/2015


        


評價:可以一看。

 

    何謂炫技?

    一位優秀而有藝術自覺的導演,對於影片的形式呈現,必先取決於影片所欲表達的內容題旨。形式若與內容相襯,相得益彰;形式的表現若是強壓在內容之上,便有炫技之虞。雖然影片的形式風格任人表現,但是否必要?仍是問題。第一部一鏡到底的影片是蘇古諾夫在2002年推出的《創世紀》,全片之所以採取一鏡到底的影像形式,在於導演對「時間」的哲學思辨。全片在聖彼得堡冬宮內拍攝,呈現俄國三百餘年的政治遞嬗與繪畫藝術的演變縮影,透過不斷延綿而無中斷的影像形式,壓縮時空外在的變異來表達人類不曾變異的本質

,所以全片採取了一鏡到底的影像形式。正如同片末人群走出冬宮,影像停留在宮外悠悠河水之上,旁白道出「水流綿延不斷向前奔去,人不可能站在相同的河水之中,只能隨著水流不斷向前而去。」

    《創世紀》之所以出類拔萃而非影像上的炫技魅惑,正在於形式奠基於內容之上而又技巧高明!同樣是一鏡到底的《維多莉亞》卻尋不著相應的形式內涵,影片時間與現實時間相同或相近的題材,不見得一鏡到底的影像形式更能表現影片的內在精神,像是佛烈‧辛尼曼的名作《日正當中》便是靈活運用影像創造出與現實時間相近的影片時間,卻又能高度表現影片內在精神的成功範例。《維多莉亞》一片無論是在長時間的人物跟拍聊談,或是車內的跟拍片段,都明顯可見敘事內涵不足的問題。導演不是以配樂作為掩飾,便是索性任其空洞乏味,這些都是為了成全影像形式而犧牲對內容深刻性追求的瑕疵。

    本片除了在形式上有師出無名的疑慮外,內容上亦見深度之缺乏與合理性不足的嚴重問題。雖說影片一開場已點出維多莉亞孑然孤獨的異鄉人身分(以她之貌美應不至於如此),隨後又道出從小苦練鋼琴卻遭老師判定缺乏天分的自我存在價值的否定,但這些流於表面的口頭鋪陳,並不足以說服人相信她能輕易接受參與搶劫一案(不是不能成立,而是鋪陳足不足夠的問題),更何況她們四人在不受黑幫老大監視下仍願意犯案而非趁機逃脫?更離譜的是,黑幫老大給她們四人三把槍,竟只要在銀行裡搶劫一人所提領的五萬歐元(不到兩百萬台幣),而黑幫老大僅只要分一萬歐元(不到四十萬台幣)?除此之外,一開始要維多莉亞從咖啡店開車載三個大男人去面見老大的設定也見刻意(為了順理讓她在之後的搶案中擔任司機一事的預先安排),而索恩在槍戰中中彈竟遲遲延至飯店後才大量流血的不合理安排,都是起因於一鏡到底的技術問題而不得不犧牲的敘事遷就。

    整體觀之,全片敘事不見深刻性,內容鋪陳亦缺乏應有的深度,唯炫技攝影技術非凡,但這卻不是構成一部出色作品的必要因素。


Posted by tcyang1115 at 1:28回應(0)電影短評

September 9,2015

《一個人的美學》短評選(2015/7)──《河岸印象》導演:奧利維拉/1931

       


評價:值得一看。對電影歷史與剪接概念有興趣的人應該要看一看。

        崛起於上個世紀二O年代的「城市交響曲」類型影片,多數是以紀錄與實驗性質相互混和的新型態影片類型。當初有些電影工作者嘗試將攝影機帶出戶外拍攝(早期電影多為棚內攝製),意欲捕捉城市裡的詩意景象,最後卻成為了二三O年代普遍的紀錄片與實驗片的新的表現類型。其中的經典代表作有魯特曼的《柏林‧城市交響曲》(1927)、伊文斯的《橋》(1928)、《雨》(1929)、維果的《尼斯印象》(1929)與維托夫的《持攝影機的人》(1929),而奧利維拉的首作《河岸印象》便是三O年初期的代表作。

        本片如同一般實驗電影並無明顯的敘事線,分析的切入點便要從影像之間連結的內在邏輯去探究。這包括單一影像中所釋放出來的訊息(內容與構圖),與影像彼此之間連結的意圖所指(製造意義或單純的節奏營造)。在本片中,導演將大量相似的圖形彼此連接(圖像剪接),像是水面上相似的波光粼粼或是漁網船桅所構成的幾何圖形等,都是藉由相似圖形的彼此連接來製造影片的節奏感。而影片的內在意涵則是透過相似(或相反)意義的畫面彼此連接來形成影像的潛在意義,像導演將貨物透過人力搬運的影像接入牛隻拖運(獸力)的影像,而後是火車運輸(工業文明),這一系列的影像組合意圖便不言自明了。波多河岸風光正是透過導演影像的紀錄,見證社會轉型的歷史交叉口。

        如上所述,圖像式剪接與內在邏輯的剪接概念,雖然較少運用在劇情片上,但這卻是實驗電影慣常的剪接邏輯。而此,不正是多年後葡萄牙雷斯學派所提出的匹配剪接(match cat)概念?(將兩個形體、意義相近的元素,串起前後兩個鏡頭,創造影像節奏與敘事意義。)可見太陽底下無新鮮事,所有後起的電影理論不過就是對之前理論的推翻或延伸。全然創新,不是藝術的必然手段(也不可能),如何賦予既有事物獨特的切入觀點,才是一位創作者真正的風格。


Posted by tcyang1115 at 16:02回應(0)電影短評

September 4,2015

關於侯孝賢《刺客聶隱娘》的兩三事

          


       
對我來說,最不容易撰寫成理想影評的作品,是像侯孝賢的《童年往事》、《海上花》或是《刺客聶隱娘》。不易的原因,並非影片晦澀難解,而在於這些作品最迷人的地方,是導演對影像氣韻的風格展現與人物融入環境的氛圍營造。其美學成就,並非來自於影片的敘事內涵,而在於抽象美學的感悟體會,一如塔可夫斯基的作品,或是蘇古諾夫與貝拉‧塔爾的部分作品,都是以獨特的影像氣韻造就不凡的經典傑作。正因為電影是奠基於視覺感受的藝術創作,一位導演對影像氛圍營造的才能,便顯得格外重要。對於已經被拍攝下來的影像氣韻與整體氛圍的感受,觀者往往能心領神會,卻難以透過文字再現等同力道的經驗感受,不如直接去看。優秀的文學家能透過文字魅力在觀者心中開創無限想像意境,但針對已然拍出的影像,卻不是無限堆疊的形容詞所能企及,況乎如我一般欠缺文學天分的影片分析者?是故,最不易!但仍略提兩三事。

       

        在影片的敘事內容中,最能觸動我的是侯孝賢的電影文宣「我一個人,沒有同類」與影片中挪用「青鸞舞鏡」典故的兩相結合。開場兩段黑白影像,一則揭露聶隱娘「劍術已成」,殺人不動聲色;一則因大僚幼子而心生惻隱,是為「道心未堅」。作為一位殺手,她的心,不夠冷殘,未能拋盡親情人倫,注定有辱師命。於是掙扎在殺與不殺之間的人性覺醒過程,便成為全片的敘事主軸,人也因為有了溫度,影片順理成章化為豐富的色彩 ,而致最末順應己心,堅定的步入平實的退隱生活。

 

        窈七返鄉,過往前程一湧而上,有了情感的殺手,注定是一個沒有同類的孤獨者。沐浴時,影片接入嘉誠公主(娘娘)撥弦敘述青鸞舞鏡之典,音畫的不同步處理,彷若窈七沐浴時的昔日回想,於是影片末段窈七有感而言「娘娘是青鸞」。其實兩人都是孤單而沒有同類的存在,一如這世間唯一存在的青鸞傳說。當初先皇以嘉誠公主降嫁魏博節度使以為牽制之用,政治算計下的聯姻,犧牲的是嘉誠公主對愛情的想像,一人嫁入魏博,孤絕地彷若無從和鳴之鸞鳳。

        昔日罽賓國王得一鸞,欲其鳴,不可致,飾以金繁,食以珍饈,三年不鳴。其夫人曰:嘗聞鳥見其類而後鳴,何不懸鏡以映之。王從其意,鸞睹形悲鳴,哀響中霄,一奮而絕。

        在影片的風格形式中,全片幾乎每個畫面都像呼吸一般隱隱飄動。有時是鏡頭本身緩緩推移著;有時鏡頭不動,動的卻是因微風而擺動的紗幔,或是飄飛的髮絲、衣袖;有時又是山巒霧氣的聚散,或決鬥前天空湧走的白雲。虛實交錯的影像,一如遠近濃淡層層交疊的山巒,一如霧氣漫散的飄渺山水,在動與不動之間,氣韻自生,整體氛圍蔓延而至,正是侯孝賢影像美學最迷人之處。此外,當窈七藏身在屋樑上、紗幔後,細細聽取表兄田季安與其妾瑚姬講述他與窈七離家前的種種情誼時,那翻湧的記憶,正逐漸喚起她內心遮蔽已久的人性。那隨風輕擺的紗幔,將影像攪得忽隱忽現,同時也間接指向窈七內在良知的左右擺盪。於是她放過了田季安,也等於放過了她自己。這正是影像形式呼應了敘事內涵,影像的美,有其憑藉,並非無謂的耽美,而能觸動人心。

        關於影片的兩三事已盡,影片自身的餘韻,無窮。


Posted by tcyang1115 at 1:25回應(0)電影短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