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19,2014

關於阿布戴‧柯西胥的《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阿布戴‧柯西胥的作品或許沒有奪目的視覺影像風格,卻是憑藉紮實緜密而細緻動人的劇本與深刻的演出指導,在捕捉生活中枝微末節的瑣事裡,凝練出最貼近真實生活樣貌的風景。透過縝密堆疊的敘事直指導演意欲呈現的議題,讓柯西胥的作品超越表層的寫實基調而成為深具批判性的頂尖寫實主義作品。
  在劇情的鋪排上,性向情慾的試探摸索從阿黛兒高中時期開始。柯西胥有意透過課堂上對十八世紀劇作家馬里伏的文學作品《瑪莉安的一生》片段章節討論,對照人生中一見鍾情的悸動與未能及時表露的內心空缺遺憾,與之後艾瑪對阿黛兒引述沙特存在主義哲學,人依自由意識自身所好選定生活而後行為才產生意義的表述,型構本片勇於追尋自我完滿人生的敘事核心。(這是柯西胥繼《愛情躲貓貓》之後,第二次直接在作品裡透過學生課堂探討馬里伏作品而成為其敘事母題之一,亦可見其對柯西胥的影響。)
  對於愛情出現時機的不可預測性,本片有巧妙翻轉的三處安排。首先當阿黛兒赴高中學長約會的途中,街頭藝人排打樂器的打擊樂聲綿延至初遇艾瑪一見鍾情的悸動,愛情出現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刻。此處,樂器拍打的打擊樂聲除了作為愛情場景的配樂點綴外,更是成為一種敘事上的暗喻母題。此樂音第二次出現在片尾阿黛兒從艾瑪的畫展離去時,昔日在艾瑪家聚會所認識的臨演男子隨後追去的時刻,打擊樂聲再次出現,暗示另一段愛情出現的可能。同樣是在人生最意料不到的時刻,愛情降臨在目睹艾瑪移情別戀後的心痛欲絕時刻。其三,便是在艾瑪宴請好友同時展現與阿黛兒新組家庭的幸福當下,宴會中艾瑪與麗姿的互動和阿黛兒初識臨演男子的對談,已為日後各自新戀情萌生伏筆。在此,艾瑪髮型也從已往的藍色首次轉為褐色,象徵昔日與阿黛兒初識相戀的藍色在此變調,「藍色」成為全片的另一個敘事母題。



  

  藍色,是戀人的髮色,是做愛場景背後的藍,是昔日戀情最溫暖的顏色,也是影響畫家作畫風格的藍色時期。當阿黛兒與艾瑪分手後兩人首次在餐廳碰面時,仍舊放不下而欲求復合的阿黛兒身穿藍色上衣,呼應著她對過去的眷戀,及至參加艾瑪畫展時也是一身全藍洋裝。柯西胥在極度寫實的敘事鋪陳裡,以影像上的顏色暗示其敘事母題,一如打擊樂聲的母題暗示,在在顯示他的作品不僅止於寫實力道的展現,同時也透過形式美學深化人物的心理狀態。
  全片專注的焦點在於捕捉一段戀情在各個時期的不同面貌。在一見鍾情卻苦懸未能告白的遺憾後,阿黛兒在同志酒吧追尋艾瑪的身影,艾瑪到學校等候阿黛兒,這是所有戀人都有過的彼此追逐。在戀人絮語中粉飾彼此背景與思想上的差異,讓激情溫柔撫去情感上的皺摺。在彼此生長家庭吃飯聚餐,除了呈現兩人戀情的穩定狀態外,柯西胥或許正要藉此展現同志家庭與一般家庭並無二異之處,一如她們相戀過程的模式,就是如同所有相戀的兩個人一樣。柯西胥有意專注在戀人熱戀時期的封閉式兩人世界呈現,所有的同儕議論或旁人的異樣眼光均不曾出現,正如同所有陷溺在熱戀時期的情侶一般,雙眼看到的永遠只有對方的美好與唯一的存在。兩場真誠無偽的性愛場面,鉅細靡遺的呈現女女性愛的愉悅,令人想起李安在《色,戒》裡呈現的三段不同層次而意有所指的大膽性愛場面。柯西胥藉此駁斥陽具崇拜的異性性交與同男性交,無需陽具亦不需道具,更不需要姿勢體位模仿,相愛的兩人自能從中獲取最大的身心歡愉。兩場性愛場面儼然成為女女歡愉的最佳示範。
  本片在阿黛兒高中時期承襲自柯西胥2003年《愛情躲貓貓》裡轉瞬及逝的小情小愛與飄忽不定的同儕認同之間,在凝聚家庭關係同桌共享美味料理卻是2007年《家傳秘方》的延續。本片敘事結構完整而風格凝鍊,較之《愛情躲貓貓》首尾敘事略顯失衡,又或是《家傳秘方》片尾大量平行剪接營造劇情張力的斧鑿求功而與整體敘事失調的形式缺失,本片可謂柯西胥集大成之作。當然,我們不應忘卻兩位女演員自然出色的演繹示範,更不容忽視柯西胥作品一路以來深具說服力的演出指導。在看似平淡無關劇情的瑣碎畫面與大量貼近真實生活樣貌的言談中堆砌,我們見證柯西胥以其最獨具的影音魅力,展現出最飽滿的生活況味。

Posted by tcyang1115 at 13:01回應(0)影片分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