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2016 01:01

第十四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 決選評審會議紀錄

(會議內容涉及作品劇情關鍵,請斟酌是否閱讀)

本屆決選評審共五位,分別為(依筆劃順序排列):
冬陽、杜鵑窩人、冷言、陳蕙慧、寵物先生

本屆五篇決選入圍作為:
〈踏雪無痕〉、〈進化的引信〉、〈法律與淑女〉、〈天蠍之鉤〉及〈廢墟惡靈〉。

以下為各篇之決選會議紀錄。
(評審先針對入圍的各篇小說陳述意見,最後再以投票表決方式來選出首獎作品)

1.〈踏雪無痕〉

寵物先生:這篇出場角色數量適中,戲份妥善安排。山莊的三個賓客各自對應到兇手的三個特質,讓每個角色都有特色跟功能。最後少女的身分做了伏筆的揭示這點還不錯。詭計用輕功這個武俠小說的邏輯,所以不容易做到對讀者的公平性,只能在前面灑很多線索,但這篇釋出的不多。至於最後詭計的破解是因為主角看到兇手第一次的腳印「深邃而清晰」,有點一筆帶過,可以安排個段落去加強。還有一點是,犯人沒有留下證據,所以偵探用假的證據去套犯人的話,這種寫法會讓讀者的觀感打一點折扣。

冷言:假設我接受輕功的說法,那個冰板的詭計還是無法成立,他踩在冰板上時雪地應該會出現一整片冰板的壓痕。以短篇推理小說來看這篇的人物描述、登場角色功能性都很OK,但最重要的,篇名的「踏雪無痕」詭計我無法接受。兇手設定看完兩三頁就知道是誰了。

陳蕙慧:武俠小說的氛圍掌握得不錯,但很明顯是為了遷就推理小說而寫的武俠小說,有一點可惜。還有一些地方的描寫很多餘,但文筆真的不錯。

杜鵑窩人:這一篇我認為算是推理謎題的程度。設定上有些很勉強、缺乏必要性的地方,也缺乏鋪陳的過程。為什麼一定要找個什麼都不會的人當掌門?或是雙掌門的,武俠小說沒有這種設定。師兄弟見面還要寫紙條這點很牽強。密室是為了導向自殺,可是他又安排了三個來賓有嫌疑,那密室還有什麼意義?這點就是矛盾。

冬陽:冰板詭計有個問題,裡面設定是用六到十塊的板子橫越六十公尺距離,在空中丟出板子又踩上去物理來說不可能,變得像那個登陸月球方法的笑話一樣了,整個作品斧鑿的痕跡太重。不過相對優點是在描述人物跟動機的部分有顧及到,人物每個基本上都有戲,武俠的概念和文字的流暢度上也不錯。

2. 〈進化的引信〉

冷言:這篇我有一個很大的疑問,在很深的山洞裡不可能有足夠氧氣燜燒五個小時,也不會只有很小的V型焦痕,兇手在裡面居然活得下來,氣管灼傷居然出來後還能跟那兩人講話。兇手的說法是死者帶她來一起殉情,為什麼要用包起來燜燒這種手法?邏輯上很混亂。

陳蕙慧:我很喜歡篇名「進化的引信」,偵探像簡易版的金田一耕助。看完後我覺得有些不合理的地方,一個人受那樣的傷還能有那麼多對話,發生這種事後她的反應太鎮定了,一看就知道她是兇手。裡面一些民族學的知識很吸引我,雖然看完之後沒有讓我很驚喜,但角色的配置沒有很貪心,這一點很好,而且文筆非常的流暢。

杜鵑窩人:這篇跟廢墟惡靈一樣,都在一篇裡面塞太多東西,但我比較喜歡這一篇。文筆平衡感基本上都不錯,詭計上面有可議但沒有到重傷

寵物先生:他裡面有一段講人類起源的段落有點炫技,感覺像在看教科書,知識描寫太集中了,可以分散一點。偵探助手互動是滿典型的模式,看似笨拙的偵探做出和案情無關的舉動,例如在洞口揮劍等等,後來發現這些行為是有意義的,雖然典型但很不錯。有一個用詞上的問題,他說妻子向警方「投案」,應該要改成「自首」才對,投案是犯罪者遭警方鎖定之「後」主動到案,但本篇的妻子是在鎖定之「前」,有一點差別。

冬陽:作者知識很豐富,民族學人類學,還有一些物理化學。有一點可能大家沒看出來,作者是有分章節的,在奇數章的視點在兇手身上,偶數章節才用全知視點,這是我覺得這篇有趣的地方。但這樣其實會出現一些問題:兇手不只要跟偵探對決,兇手還應該問是誰擾亂了我的計畫?還有一個不知道動機的人,但作者的描述不讓我覺得兇手有緊張,照理說她應該趕快要逃離現場,去追查是誰把我敲昏跟為什麼兩條腿不見了?她應該要著急,可是奇數章節兇手的視點沒有寫出她的焦慮,作者少了那段鋪陳,就算一、三章沒有處理,到第五章也應該要處理。

杜鵑窩人:這是短篇的缺點。

冬陽:我對描述偵探那邊覺得不滿意,大家都覺得他蠢蠢的但其實很聰明、扮豬吃老虎,缺乏了偵探的深度,這篇兇手的比重比較多,還扮演著一部分被害者的角色。在第六章的時候有一段結束的話:「此刻她才正要被救出洞口。」,是我覺得這幾篇中寫得最漂亮的,寫出不一樣的意境。

陳蕙慧:我也覺得偵探塑造很薄弱,助手還比較好一點,我剛說簡易版的金田一是客氣說法,但他有一句話:「她付出的是愛,我流露的卻是滿腔的恨。」我覺得這句話處理得很好,非常自然,處理得挺好的。

冬陽:厲害的作家會進入角色的心態,寫出符合的那句話,以及旁白的那句話,他這兩點都有做到。


3. 法律與淑女

杜鵑窩人:我納悶的是如果我是毒蟲,拿到一千萬後我不會去做那些事,錢拿了就跑了。這篇整個設定很完善故事也很順,但是跟之前那篇武俠小說一樣,為了把偵探跟助手引入故事,用得非常硬。法律界之間互相認識的應該不需要由一個教授派一個助理去找檢察官說「你被騙了」。那個教授一直在引導女主角去跟檢察官講「你被騙了,如果聽我的話就能救到小女孩」。毒蟲那個和這裡我覺得都不合理。對,這篇我是覺得,詭計一定會有不合理之處,不然就不會被破解了,但情節一定要合理,

冬陽:它其實是很不錯的心理詭計,真兇和共犯這些後面才丟出來是因為前頭要先去塑造一個正攻法行不通、「老太婆還是少女臉孔」那個問題的情境。他用這個點去引出小說前半段,雖然淑女跟她的老師有想到這個盲點,但依然不知道兇手是怎麼犯案的。有一個地方我不能接受,妳不過是一個大學生為什麼能進到檢察官辦公室看卷宗?其實可以用更好的說法帶過去,但他選擇這種太過浪漫、架空的設定。這篇跟後面那篇廢墟惡靈都讓我有種感覺:作者是不是忘了他講過什麼?很多描述重複,讓人覺得我前面不是讀過了嗎?你為什麼要再講一次。

冷言:我覺得這一篇標題是五篇裡面取得最不好的,跟故事沒什麼關係,但我其實是給他第一名。這篇最理想的做法就是最後兇手是別人,例如大廈的管理員之類。

陳蕙慧:孟正平的人物塑造對我而言沒有說服力,作為一個連續殺人魔一直強調他很平凡、看不出來,對心理的描述或有過什麼特殊經驗,這些都沒有,作者想顯示出他的暴戾之氣或聰明智力這些我都看不出來。拿一千萬給吸毒犯這裡也很⋯⋯,一般人拿到不就跑了嗎?我這篇有點為推理而推理,人物是這幾篇裡最平板的,而故事最後要表達的重點是什麼呢?不要忘記法律的初衷嗎?

冬陽:他的意思應該是「法律是為了救人還是為了懲奸除惡」,檢察官最後逮住他是要救小女孩。

陳蕙慧:我知道,可是如果一開始他別一直問別人「我做錯了嗎?」,如果他目的一開始就是救人,他何必還要懷疑自己?

杜鵑窩人:我只想說一句話,孔子說的好:「爾愛其羊,我愛其禮」。你要保持初衷就不要在意手段怎樣怎樣。

陳蕙慧:他想要塞太多東西結果每個人都是平板角色。要用殺人犯角度就專心寫殺人犯,要不然就檢察官,結果他兩邊都不是,我看不到重點在哪裡。前一篇(註:指〈進化的引信〉)我不會這麼覺得,這篇就是整個散掉了。

杜鵑窩人:講故事是不錯,但文筆實在抓不住,人物只有很表面的名字而已。

冬陽:那個教授到後半部不見了。看的時候覺得很像「角落裡的老人」,到後面檢察官出來就不見了。還有檢察官的助手阿泰到底該佔多少比例,是檢察官的良心還是煞車什麼的,想處理的東西太多。「法律與淑女」,作者重點應該是淑女,但淑女既不是神探又沒有主導權,飄在中間的感覺,還有最後的逆轉,重點又回到檢察官身上,整體看來缺乏主題。

杜鵑窩人:有說法是去年的首獎會影響下一屆作品,這次的作品很多都以影像為主。它有故事但沒人物,就像影劇節目的編劇,把故事寫好了,但人物是要靠演員去詮釋的。

冷言:這篇如果能很合理的把兇手寫成別人就很好很多。還有一千萬那個數目也要改掉。

冬陽:如果他不寫出一個實際金額,只說會持續供毒,有那個控制的意義在就好。

冷言:那他還要去買毒去寄毒會很麻煩,兇手是要裝成不沾鍋,這樣也不好。

寵物先生:我在開會前最喜歡這篇,事件呈現方式蠻精彩的,用抽絲剝繭的方式從小女孩的下落、綁架時間、不在場證明還有共犯的身份,有條理、詳細清楚的逐步分析。一些跟真相無關的地方我覺得不用強調那麼多次,但如果跟之後推論有關,回顧一下前面我覺得OK。法律知識部份還不錯。有個疑問是,孟正平他十四歲就犯下殺人罪而且之後又再犯兩次,像這種應該會造成社會輿論撻伐,但作者這部份好像刻意淡化了。

冷言:他殺了三次人,所有人都知道他長怎樣他還能出來在外面到處走,大家都不會怕他?

冬陽:最後補充一下。十幾屆下來這一篇的故事背景讓我最有共鳴感,以台灣推理創作來說。這部分多少有作者他自己的主張或反應社會的現實,現在他敢拿這個題材來寫也是一個我為這篇作品加比較多分數的原因。

杜鵑窩人:其實醫師跟律師都一樣,有些人很講專業的時候他沒人性,有人性的時候他專業多少會打折。

冬陽:這讓他就比較不是一個架空的世界像武俠什麼的,雖然寫作技巧這塊還沒補上,但他挑戰這個題材是我願意為他加分的原因。

陳蕙慧:但以寫作技巧來說,他一開始的破題也太不吸引人了,一開始先寫淑女,然後鏡頭一直轉一直轉,轉到我頭暈了,所以我不知道重點在哪裡。

杜鵑窩人:這篇是我的第三名,我是以整個推理小說來看,要有推理跟小說,才叫推理小說,當小說這塊弱掉只剩下推理,那就只跟謎題差不多了。

冬陽:他本身技巧好不好,你從文字、故事本身的布局看得出來,可是他的企圖是過去比較少見到的,這是個有趣的現象,不管他最後名次怎樣我覺得值得被提在決選會議上,可以鼓勵之後這方面的題材創作。


4. 天蠍之鉤

冬陽:這一篇是很初級的敘述性詭計,表現四平八穩,可以順順的讀下去,它的題材很日常、很偶像劇,裡面的人物性格、互動等等,算是入圍作裡頭最自然的一篇。

冷言:我認為這一篇沒有推理性,因為偵探就是送護腕的人,他一知道護腕出現在現場,就知道兇手是誰了,根本不用去查。還有主角去找那三個嫌疑犯打聽消息,那麼剛好問到最後一個才聽到護腕的事,如果他第一個就去問呂伯宇,其他人也就不用問,直接破案了。

杜鵑窩人:其實故事一開始就點出來了,主角在暗戀對象的門口站崗,那時候巡邏警察有來問過他,可是第二天警察到公司問話,三個人的名單裡面沒有他,很明顯兩個女生不同人。

寵物先生:我特別留意了一下,這篇的命案是發生在九千字左右,全文總共有一萬九千字,所以是將近一半才有命案出現,而前半段都在講述主角和暗戀對象的事情,劇情上的吸引力比較不足,如果單純只看前面,會疑惑推理點在哪裡。除此之外,敘述性詭計的誤導跟伏筆、線索都安排得不少,不過有一個描述我覺得有點刻意,主角邀約失敗之後,在樓梯間聽到兩個女同事聊天,提到了「方華」的名字,但方華並不是主角的戀人,作者卻寫「我的腳步不自主一頓,悄悄拉長耳朵」,這句知道真相後回來讀會覺得奇怪,主角是不自主什麼?這邊的敘述很明顯是要誤導讀者,但缺乏角色的行事邏輯。整篇就是讀來沒有負擔的小品,每一個角色都有相對應的星座,性格描述或許不像第一篇〈踏雪無痕〉這麼鮮明,不過已經算是做得OK。

陳蕙慧:整體來說,這篇的氣氛很一致,並不會雜亂無章,輕快的調子從頭到尾保持得很好,雖然用字上有一些小小的不精準,但是無傷大雅,我反而覺得它是所有入圍作裡面平衡感處理得最好的。只是我覺得,作者不應該給角色那麼多貼標籤的性格,因為這樣做,等於是把星座性格當作揭開謎底的必要線索。


5. 廢墟惡靈

杜鵑窩人:這一篇就是長篇的架構寫成短篇,很多東西硬塞進去,削足適履,解決也不合理。一個不是兇手的人去投案,記者還會報出來?警察會開破案記者會嗎,應該不會那麼笨吧。

冷言:還有他去投案,知道自己不會有事,那他去投什麼案。我覺得作者自己解釋到後來,都已經亂掉了。

杜鵑窩人:作者如果不是資料收集不全,就是社會歷練不足。裡面說找到王楚明哥哥王楚鋒的屍骨,身上穿著國小制服,在現在的社會,哪一個國小老師班上突然少了一個學生會不過問的?穿著國小制服就這樣消失無蹤,就這樣埋起來,不可能吧。

陳蕙慧:我覺得這篇是入圍作裡面文筆最好的,情緒、氛圍、心理的恐懼、遺憾與游離描寫得很好,情感很濃郁,作者的文字是可以抓住人的,會讓我到第二天、第三天,腦海裡還徘徊著那幾個角色的身影,這一點作者是很成功的。這篇也是五篇裡面唯一讓我還想再重讀一次的,不過那是因為很多事情搞不懂,我會覺得我好像哪裡弄錯了。這篇的氛圍可以塑造得這樣好,也很可能跟文字的密度有關,感覺作者在選擇用字的時候費了很大的力氣,以致於完全忽略了合理性,認真講起來就是有小說沒有推理,但我還是很想鼓勵一下這個作者,畢竟好的文筆不容易。

杜鵑窩人:這一篇如果寫成驚悚小說,其實是很好的。

冬陽:我覺得這一篇的雙重人格,有太多標籤式的印象,好像雙重人格就是這個樣子,其他交由讀者自己去想像。一般短篇架構應該是前面事件,然後搜尋線索、解開真相,這篇卻到後半還有線索進來,揭露主角有什麼樣的性別特徵,但是這跟主事件的真相有什麼關聯?我也一直搞不懂,一開始就說惡靈跟殺人模式不一樣,暗示兩案兇手不同人,那作者到底要寫惡靈還是寫殺人魔?另外,裡面有一句「潘思敏帶了毒藥想要殺害陳建隆,卻因為某些原因毒死自己」,前者是作者描述的一個現象,後者是裡頭角色的理解,兩者之間並沒有推理的連結。

陳蕙慧:沒有線索跟推導的過程,而且有些線索太離奇,比如用打火機跟小瓶威士忌,可以燒破旅店的木牆。

冬陽:這是馬蓋先了。其實如果作者把主述者寫成雙重人格,在裡面套入敘述性詭計,讓人根本搞不清楚主述者是誰,到底那個「我」是不是江本儀在描述,江本儀到底是不是作者,這樣子搞不好會非常厲害。因為故事裡有很多事情是兜不起來的,如果最後告訴你這是一個不可信的敘事者,是他的雙重人格導致這個事件,那這些不合理都可以變得合理。這篇跟〈法律與淑女〉有共通點,作者放了太多東西進去,卻忘了給讀者一個合理的過場交代,缺乏中間細節的解釋,以致於很多推理過程太過牽強。

杜鵑窩人:這就是推理小說困難的地方,就是景翔老師說的,推理跟小說都要有,而且都要合理。

冷言:這篇有很多東西需要特別再解釋,譬如說那個威士忌跟打火機,我們看會覺得根本燒不破,可是如果作者加進一段實驗過程,解釋有辦法做得到,就會有說服力得多。作者塞了太多東西進去,但是沒有都解釋清楚,他應該拿掉一些多餘的東西,針對重點解釋清楚。

寵物先生:這篇我看完也是覺得情感會留在腦中很久,不過作者到中間才揭露主角的性別認同問題,有一點跳脫原來節奏的感覺。如果要作為情感的渲染,大可一開始就說出來。

冬陽:那邊會想說你是受到什麼刺激才講出來,結果講完又縮回去,後面看不出因為這樣的變化,給故事造成什麼新的轉機。

杜鵑窩人:我感覺作者寫了很多東西,可是字數所限,只好一直砍。

冷言:而且字數已經塞不下了,錄音跟信的內容還重複。

寵物先生:刪的東西沒有刪到位。


※首獎投票※

冷言:首獎我本來要給〈法律與淑女〉,但是後來給一千萬就跑這個太說服我了,所以我決定投給〈進化的引信〉。

杜鵑窩人:我也是〈進化的引信〉,我一開始在這篇跟〈天蠍之鉤〉之間猶豫,但〈天蠍之鉤〉就是輕了一點。

陳蕙慧:我也是〈進化的引信〉。

寵物先生:我是〈法律與淑女〉。

冬陽:我跟寵物先生一樣。


第十四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會議結果,以〈進化的引信〉獲得首獎。

  • 您可能有興趣: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複選名單
    taiwanmystery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推理文學獎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06 │標籤:評審會議記錄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9127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