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0,2018 00:12

非意外

夢見C之後持續心神不寧了一週左右,夢境好像從來也沒那麼清晰過,光是回想陰鬱就瀑布般重重落下。仍舊一次次追問著,如果愛我怎麼能忍心傷害我又漠然地看我死去,這可能是我對這段感情最深的叩問了吧?夢醒後抱著男友泫然欲泣,嚷著自己真是個糟糕的人。


  • sylviahuss 發表於樂多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