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2011

我們搬家囉


親愛的網友:

三采文學部落格即日起要搬家囉!
未來我們將會在痞克邦繼續為大家服務,而且還會有更多的好康和活動提供給大家來玩
邀請各位舊雨新知一同來玩耍囉!!

http://suncolor2012.pixnet.net/blog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10:28回應(0)引用(0)行銷愛說話 │標籤:小說,文學,三采,iREAD

August 31,2011

《美麗小錯誤2:億萬大樂透》博客來獨家預購開跑囉!

 《美麗的小錯誤》作者最新力作!

這一回,博很大!
恭喜你,你中大樂透了!
超過150種結局的自選式小說,
每一步的故事與結局,都得自己選!


同一本書,你看到的故事就是跟別人不一樣!

啊娘喂!獎金高達7億!這是真的還假的!
人生大翻盤啊!(狂吼!)
過去,不管你對人生有過任何幻想,
現在都可以實現了! (轉圈圈!樂!)

...繼續閱讀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15:10回應(0)引用(0)iRead書架上 │標籤:陳綺貞,美麗小錯誤

August 22,2011

《花翼的召喚3:幻》精采試讀



        接下來幾天,學校生活幾乎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尷尬:有塔馬米的政府課令羅芮兒快瘋了,而有他的演講課則讓大衛快失去控制。如果雀兒喜不是那麼高興戴爾.諾特高中出現第二個精靈的話,顯然仍有巨魔在新月市四處出沒的事實,或許會帶給她更多不安。儘管塔馬米始終在她身邊打轉,但他大多不理會羅芮兒和她的朋友。羅芮兒還滿高興他偶爾對她眨眨眼或跟她交換一個祕密微笑,即使那會讓她想起可能潛伏在每個角落的危險。

但隨著作業、考試和研究報告接踵而至,羅芮兒發現自己漸漸習慣學校的常規生活——無論身邊是否隱藏著巨魔,或是有沒有塔馬米的存在。她由經驗得知,生活在無止境的恐懼中會讓人多麼精疲力竭,她不想只是忍耐著度過她的高中生活。她想好好把握每一天。雖然羅芮兒痛恨承認這點,但她的生活中並沒有很多空間可以留給塔馬米。

她不確定該為此感到難過還是內疚,或是惱怒。不論她生活中是否有屬於塔馬米的位置,羅芮兒知道,塔馬米生命中保留了一個珍貴的小空間,除了羅芮兒以外,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事可以占據。他為了保護她而活,從未讓她失望過。或許他讓她惱火、沮喪、傷心、甚至氣壞了,但從未讓她失望過。

有時她會想,當她不在身邊時他都做些什麼。特別是下午時分、她與大衛在沙發上相依偎之際,但她想或許不知道會比較好。她和大衛並沒有討論過這些,當然,她已告訴過他是什麼狀況,而兩人也很早就達成默契:有關塔馬米的事,沉默是金。

...繼續閱讀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17:00回應(4)引用(1)內容試閱 │標籤:花翼的召喚,

2011年最值得期待的系列《花翼的召喚3:幻》

 
《紐約時報》暢銷榜雙週冠軍、《出版人週刊》09年暢銷書、葡萄牙Blogtailors暢銷榜、美國書商協會IndieBound推薦青少年書單、青少年圖書館服務協會(YALSA)提名、兒童與青少年部落客文學獎(Cybil Award)「年度奇幻文學讀物」獎……唯有《花翼的召喚》。

班上新來的轉學生,
竟然是音訊全無的塔馬米!
而那擁有精靈眼神的新生有紀,
究竟只是「野花精靈」,
還是可怕的「黑暗精靈」?
令羅芮兒和整個亞法隆王國警鈴大作!

亞法隆的敵人,
顯然比他們想像得更複雜。
她的愛情也是。
...繼續閱讀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16:53回應(2)引用(0)iRead書架上 │標籤:花翼的召喚

August 3,2011

《TSI:藍色伊波拉》精采試讀

第一章

西元一六六六年六月十五日

蕾貝卡.史邁思看著弟弟毫無生息的屍體,他的眼神茫然望向天空,生前希望、祈禱自己能住在天堂。她伸出蒼白顫抖的手,閤上他的眼睛。
她已經為父親和三位姊姊做過同樣的事,他們全部身軀僵硬,躺在離家不遠的淺墓中;折磨和苦難日子後是如此的寂靜。她無法為他們哭泣。她的淚水很早就流乾了。
她望著臨時床,母親和小妹陸續睡在那張床上。他們不過兩天前才出現症狀。她不敢抱持她們能活下來的希望。再過一兩天,如果一切和她其他家人一樣,他們便會死去,而她將孤單活在世上。孤單一人。
由於上帝的恩典,她抵抗了疾病。但是她活下來的結果卻是孤單一人。更黑暗的時刻來臨時,她心想不知上帝的恩典還能伴隨她多久。
住在隔壁農莊的艾妮絲.霍爾也活過了黑死病,她聲稱她喝的熱培根脂肪是主要原因。她在受感染的家庭門前,都放上幾罐這令人無法忍受的液體,但是非常遺憾,在蕾貝卡一家並沒有作用。

...繼續閱讀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10:50回應(0)引用(0)內容試閱 │標籤:科幻,醫療,TSI,伊波拉

TSI:藍色伊波拉

全球危機總動員!這本書也許是明天世界新聞的頭條。
近日國際致命出血性病菌,會不會是古老疾病的大反撲?
專業醫師筆下的小說,是虛構?還是不敢證明的事實?


西元一六六六年,一場恐怖的疾病奪走了英國亞姆村幾乎所有人的生命。一位神祕如鬼魅的藍僧幫助生病和即將死去的人,但就連受他安慰的人都害怕他奇特的外表。

三百多年後,疾病再次出現,變得比之前更加致命。每一天有更多人受到感染;每一個小時都有更多人死亡。

千萬人的生命掌握在生化團隊「時間現場調查小組」的手中,他們研究歷史,找出現代疾病的解藥。但小組的新進成員馬克.卡爾森博士卻依舊處在失去親人的傷痛。

時鐘每一聲滴答都預示全球大流行的降臨。原本與時間賽跑轉變成和空間賽跑,目的要找到那位病毒不斷隨著他行動而散播,已經嚇壞的小男孩,同時還必須阻止製藥公司貪婪的詭計和瘋狂的極端組織,以及找到過去悲劇和現代潛在大災難之間的關鍵。這一切的一切,就發生在我們現代。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10:38回應(0)引用(0)

《兒子》精彩試讀


     爸爸每天都有新的進展。舉例來說,他沒有一天不哭的,不是五分鐘哭一次,十分鐘哭三次,就是哭上一整天。這是前所未有的事。他週而復始地哭,一下子停止,一下子又繼續。儘管哭的方式不同,卻沒有一天不以淚洗面。他生活當中的所見所聞決定了他當天的哭法。也就是說,他會因為一個動作,一個字眼,一個影像,忽然淚如雨下,也會沒來由因為某個莫名的氣味而潸然淚下,沒有抽噎,沒有皺眉或吸鼻子,只是靜靜地任眼淚流下。
     早上是他特別愛哭的時候。

     
     我死後第十一天,爸爸拿我的羽絨被去洗。他抱著我的被子走上辜艾迪克街,鼻子使勁地往裡嗅。他自以為聞到了我的味道。其實這也不無可能,因為我從來沒洗過這些床單或被褥,我經年累月睡在這些東西裡面。拿著我的被褥送洗的過程中,他不但不覺得我殘留在白色皺褶裡的氣味刺鼻或難聞,反而把那些當成像聖體般的寶貝。爸爸在被子裡啜泣,為了躲避旁人的眼光,他繞了許多不必要的路。他先是走上右邊的奧伯斯巨路,然後往南走,接著他又往回走,陸陸續續地經過畢航路、愛彌兒左拉路和菜市場。原本只要走一百公尺就可以到的路,他卻因為想趁機多聞一下我棉被裡的餘味而走了四百公尺。最後在推開店門之前,他又再聞了一下被子。

...繼續閱讀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10:16回應(0)引用(0)內容試閱 │標籤:父親,兒子

August 2,2011

一個法國爸爸的眼淚

文/三采編輯米娜

編輯《兒子》這本書的時候,因為進度緊湊,所以常常把稿子帶回家在深夜或周末做潤稿、校對的工作。後來覺得還好是如此,因為總不好在辦公室邊看稿邊掉眼淚……

突然想起,當初幫我們審閱這本書的法文譯者,向我們推薦這是本好書,卻在我們拿到版權之後,執意推辭這本書的翻譯工作,她說:「我不想再經歷一次那個過程!」那時不能理解,現在我懂得那種心情了。因為作者的確成功地把我們帶進他的故事以及他的悲傷裡,讓我們像被催眠一樣,失魂落魄,悲切哀戚,彷彿自己就是那個失去兒子的人。這種經驗的確一次都太多!



 

...繼續閱讀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17:29回應(0)引用(0)編輯不想睡 │標籤:兒子,,'父親

July 31,2011

兒子

 2011年法國龔固爾文學獎得主

 世上最大的痛,是送你走之後,我還留在已經沒有你的這裡。



「我一共讀了六次,而且每讀必哭!--《斷線》作者
南希.休絲頓

阮若缺 / 政大外語學院副院長

彭樹君
/ 自由時報生活週報花編版主編

劉梓潔 /《父後七日》作者

盧廣仲
/《慢靈魂》創作鬼才

蘇偉貞 / 文學作家

感動推薦
...繼續閱讀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23:01回應(0)引用(0)iRead書架上 │標籤:父親,兒子

《落墮天使3:烈愛》精彩試讀

黑馬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市。二○○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槍聲響起,柵門應聲而開,馬蹄聲如雷迴盪在賽馬場上。
「馬兒起跑了!」
蘇菲亞‧布利斯扶正羽毛裝飾的圓頂窄邊禮帽。淺紫色、直徑二十七寸、附帶面紗的帽子大得令她看起來就像是專業的馬迷,又不至俗豔得引來不必要的目光。
三頂同樣為觀賽而向希爾頓頭島(Hilton Head)帽商訂製的帽子:一頭白髮的莉芮卡‧克里斯戴的是奶油黃的綁帶圓帽,她坐在蘇菲亞小姐的左手邊,正享用牛肉三明治;另一頂綁著圓點緞帶、葡萄石綠的草帽罩在薇薇娜‧索的頭頂上,她坐在蘇菲亞小姐的右邊,一雙戴著白手套的手惺惺作態地交疊安置在腿上。
「賽馬的好天氣。」莉芮卡說。高齡一百三十六歲、是施瑪林中最年輕的長老,她抹去嘴角的芥末。「你們相信這是我第一次進賽馬場嗎?」「噓——」蘇菲亞制止她。莉芮卡實在笨得可以。今天根本不是來看賽馬的,而是智者的密會。那麼,萬一其他智者不露面呢?他們會來的。蘇菲亞收到寄件人不明的燙金邀請函上註明這完全中立的地點。其他人會在任何一刻現身,共同擬定作戰計畫,蘇菲亞誠心盼望。
「晴朗的氣候與迷人的運動。」薇薇娜冷冷地說。「可惜我們的馬在比賽中不像這些母馬奔馳在輕鬆的賽道上。妳說是嗎,蘇菲亞?不知道該下注純種的露欣達能撐到什麼時候。」
「我說安靜。」蘇菲亞低聲說。「隔牆有耳,克制妳那張不受控制的嘴。」
「妳太神經質了。」薇薇娜一說完便惹得莉芮卡咯咯大笑。
「我是僅存的長老。」蘇菲亞回答。
施瑪林顛峰時期曾多達二十四位長老,其中有凡人、天使和少數長壽族,就像蘇菲亞。熱情的知識傳承者,信奉一貫的宗旨:拯救墮落的世界、回到天使墜落前那短暫、榮耀的時光——無論好壞。 ...繼續閱讀

suncolor發表於 樂多21:57回應(1)引用(0)內容試閱 │標籤:天使,墮落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