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4,2007 01:07

我們不是成名的樂團

SPFxEsliteReader



記者:採訪/歐佩佩 攝影/陳敏佳

  舞台上的燈光亮起、布幕漸開,樂團的三名成員已經在台上就定位,九年來
似乎沒有多大的改變,從流瀉而出的第一個音符到躁動停歇的最後一刻,他們總
是以沉默開始,同時以沉默結束。吉他手小白的雙腳幾乎沒有一秒離開最初站定
的位置,貝斯手葉子依舊只肯用背影面對觀眾,鼓手吳孟諺奮力敲擊的姿態,於
是成為這一幅靜物畫場景中唯一的動感。
  他們是甜梅號,正演奏著台下樂迷期盼六年之久的第二張專輯《謝謝你提醒
我》中的曲目。

  仔細觀察甜梅號表演時的肢體語言,不難發現甜梅號為何總是被戲稱為「台
灣最害羞的樂團」。總是低著頭專心彈吉他的小白、絕少以正面示人的葉子、台
上惜字如金的性格他們愈是不想引人注目,這些言行舉止反而愈是成為樂迷口中
津津樂道的特色之一。

  「我們不是故意要這樣,而是自然而然變成的」,他們笑著辯駁。

  一九九八年,當時還在就讀大學的小白、葉子與佑子合組了一個樂團,團名
來自柴可夫斯基《胡桃鉗》裡的角色甜梅仙子(Sugar Plum Fairy),約翰.藍
儂曾在一次錄音前唸了這幾個字。至於怎麼從本來的Sugar Plum Fairy,變成後
來的Sugar Plum Ferry,小白回憶起團名的典故:「有一次瓢蟲的鼓手問我們團
名是什麼,我們說是Sugar Plum Fairy,但他把仙子的fairy聽成船的ferry,那時
候電影《鐵達尼號》當紅,他就說:『那你們就叫甜梅號嘛!』」

  一開始,甜梅號只是幾個喜歡聽音樂的年輕人,機緣巧合湊在一起,想要做
點有趣的事。「我們的出發點就是好玩,沒有把自己當成真正的『表演者』」,
於是初期的甜梅號就像是個「聊天、放CD、聽音樂、簽留言本」的大學社團,
有時進練團室練練小白自己創作的歌曲,沒有什麼具體目標或遠大理想。

  「沒想到有一天我們真的要去表演了。」從練團室裡的同樂會,到登上舞台
面對觀眾,葉子尤其不能適應,「在練團室裡,每個人都面對面彈奏,正式演出
卻要面對觀眾,這讓我很不自在。」於是表演時葉子開始「慢慢」的往後轉,最
後乾脆整個人背過去,「我一天到晚都彈錯,轉過來就不會被觀眾看到了」,他
開玩笑地說。天生左撇子的葉子,甚至為了不想要太顯眼,選擇使用右撇子專用
的貝斯,「現在說來很像笑話,因為到最後背對觀眾這件事情,反而比我用哪隻
手彈琴更引人注意,完全是反效果。」

  小白在台上的肢體動作同樣不大,至多就是隨著旋律的進行更加用力地搖頭
晃腦,「這可以讓我更融入表演的氣氛,如果不動的話,我會變得很疏離,也會
因此跟自己的音樂產生隔閡,我希望可以藉著這些動作沉溺其中,讓我忘記前面
有觀眾的事實」,說到底,還是為了不擅長面對觀眾。

  除了本來就低調的個性,甜梅號的音樂性質,也間接使他們成為不多話的樂
團。「早期的時候,小白偶爾還會多講些話,可是常常本來只想要講簡單的幾句
話,講著講著就講到別的地方去,或者本來想講的事情,上去全都忘記了,一時
也不知道要講什麼」所以等到甜梅號開始不在現場表演需要唱歌的曲目,他們乾
脆把麥克風也撤走,省去一樁令他們困擾不已的煩惱。「甜梅號的音樂,就必須
有這樣的態度。我們的音樂很長,甚至每首歌都連在一起,對觀眾來講,就是來
享受這樣的音樂氣氛,而我們想表達的都在音樂裡面,沒有必要說話」,後來加
入的吳孟諺這麼分析。

  像這樣把自己當作「平凡人」的搖滾樂手並不多見,畢竟有太多人,最初之
所以拿起吉他,就是為了台下觀眾著迷出神的目光,但甜梅號從不那麼想。小白
與葉子甚至一開始很抗拒替樂迷簽名,他們認為簽名彷彿代表了一種「階級感」
,劃分出自己與樂迷間的不同,「但我們一樣是平凡人」,葉子再次強調。不過
這幾年來,他們的觀念也慢慢轉變,「我們的樂迷本來就少,鼓起勇氣來找我們
簽名的更少,這時候如果還拒絕他們,反而顯得我們好像很有『姿態』。」

  低調而「無為」的態度,形塑出甜梅號的獨有風格,但相反地,不具野心卻
也成為日後樂團發展停滯的原因之一。

  二○○一年,甜梅號推出由水晶唱片發行的第一張創作專輯《是不是少了什
麼》,在此之前的幾年,他們已經參與過多張樂團合輯的錄製,在國內獨立樂迷
間建立起一定的口碑與知名度,而他們時而甜美耽溺、時而激昂狂躁的純器樂演
奏形式,以及結合了緩飆 (Slowcore)、低傳真 (Lo-Fi)與後搖滾 (Post-Rock)的曲
風,也使他們在當時的台灣獨立樂界顯得獨樹一幟。

  然而隨著這張專輯的宣傳與巡演結束,甜梅號像許多台灣樂團一樣,面臨團
員人事異動、音樂瓶頸與人生規劃等種種問題;於是他們現場演出的頻率愈來愈
低,下一張專輯也遲遲不見動靜。即便第一張專輯推出當時無論在口碑或銷售上
均有著優異的成績,有那麼幾年,甜梅號彷彿悄然無聲地淡出音樂舞台,就如同
他們每次表演結束時的退場姿態。

  一直要到○五年小白退伍、第三任鼓手吳孟諺加入,甜梅號才又開始慢慢活
躍起來。向他們問起這幾年的空白究竟是發生什麼事、為了什麼?小白直言不諱
地說:「因為我們以前真的是很『被動』的樂團。」

  怎麼個被動法呢?當大部分的樂團都在經歷拚命練習、爭取表演機會、到處
送作品、碰壁的必修課程時,甜梅號卻有接不完的演出邀約,「我們那時候就是
運氣很好,大大小小的合輯與表演全都主動找上我們,現在回頭看,沒有吃過苦
,我覺得這是我們的缺點」,葉子下了這個結論。

  例如當時許多樂團把參與Dr. Martens每年固定出資贊助出版的《赤聲搖滾》
獨立樂團合輯當作奮鬥目標,但甜梅號在一九九八年成軍後,隨即加入當年度
《赤聲搖滾98走音合輯》的錄製,之後作品也陸續被收錄在《赤聲搖滾99》、
《赤聲搖滾5》中,對當時的他們而言,一切都是那麼地順理成章,但也同時失
去了因挫折而變得加倍努力的成長契機。

  或許是因為起步地太順利,「讓我們缺少追求進步、嚴格要求自己的想法,
沒有學會認真看待音樂與表演的態度。當時我們表演的次數多得誇張,每個星期
都有表演,有的週末還一天連趕兩場,可是我們卻常常沒有練習就上場。」於是
等到第一張專輯推出之後,雖然在當時備受好評,但他們卻對專輯錄音的品質很
不滿意,為此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真不知道那時候在想什麼,如果是現在,我會寧願拿出錢再重錄一次,也
不要讓專輯就這樣上市」,小白邊搖頭邊說。葉子也坦承地說:「我到現在還是
沒有辦法坦然地看待第一張專輯,之前我們就只有這張作品,它代表著甜梅號,
因此它變成一件很可怕、揮之不去的事情。」

  接著便是第一任鼓手佑子離團,作品不如己意、重要團員又求去,樂團存續
面臨了不小的危機,「那時我覺得很茫然,就快要去當兵,樂團又變成這樣子,
不知道之後到底要做什麼,整個人生失去重心」,小白描述他當時的心情。後來
小白與葉子雖然邀請了第二任鼓手小強加入甜梅號,但樂團的活動卻只是斷斷續
續零星地發生,第二張專輯的錄音也因故夭折。

  三、四年就這樣過去,○五年六月小白退伍歸隊,隨後找上第三任鼓手吳孟
諺,經過半年的準備,同年十二月甜梅號在台北The Wall(這牆音樂藝文展演空
間)與八釐米天空共同擔任冰島樂隊Múm的暖場樂團,正式宣告重新出發。令人
驚訝的是,接下來的甜梅號變得有點不一樣,他們開始經營樂團的部落格,定期
更新、預告表演資訊與樂團動態,也開始為演出製作宣傳DM與海報,用最簡單的
說法,他們更「積極」了。

  「我期許自己的生活可以有所改變,包括甜梅號在內。對於在乎的事情,我
想要比較有方法、條理地把它做好。很多人認為玩搖滾樂的人一定很混亂、糜爛
,可是我不想那個樣子,我希望甜梅號可以把所有能做的事情都掌握住」,小白
很嚴肅地說道。

  另一方面,新任鼓手吳孟諺的加入,某種程度解決了樂團在音樂創作上的困
境,「吳孟諺是我們心中最理想的鼓手,符合所有的特質。我們剛開始不太敢找
他,因為他會彈吉他、貝斯、打鼓,還可以隨堂考打Chemical Brothers整張專
輯的歌,甚至一度覺得這個人太強了,還是去找跟我們同等級的鼓手就好了。」

  「之前我們的曲式很像龐克曲式,甚至還要更簡陋些,往往是安靜、激烈、
安靜、激烈,沒有辦法安靜、安靜再激烈,這是一個很大的瓶頸,」葉子進一步
解釋。跟吳孟諺合作之後,因為他的專業知識豐富,對於音樂器材、技巧等相關
知識都很熟悉,讓甜梅號可以試著突破過去的窠臼;例如預先錄製第二把吉他或
其他樂器的聲音,在表演時以電腦播放,讓只有三人編制的樂團,可以演奏出層
次更為複雜的樂曲。

  心態的改變與技術的精進,使樂團的成員開始對自己的作品產生信心,「我
們都很喜歡現在的作品,完成度比較高,以前我根本不滿意那些曲目,怎麼好意
思一天到晚上台,但現在我會想要好好的表演,把歌曲完整地呈現出來」,葉子
說。

  最近,甜梅號也開始陸續嘗試更多、更新的可能,「前陣子,我們受邀在無
印良品的服裝發表會上表演,當模特兒走秀時,我們就在一旁演奏自己的樂曲。」

  無印良品?甜梅號?早幾年完全無法讓人聯想在一起的兩個名詞,如今卻活生
生地發生連結。

  不只這樣,Nike日本分公司也找上甜梅號,讓他們在米蘭、東京、紐約、台北
四城串連的音樂短片拍攝計劃中,擔任台北一片的主角。片中選用甜梅號的音樂當
作襯底,除了因當兵缺席的吳孟諺外,小白與葉子都出現在片中,演出他們日常生
活的一個片段。以往連拍照都不甚習慣的他們,在充分溝通的情況下,竟然也願意
接演短片。

  九年的時光轉眼即逝,問他們:「你們覺得自己有改變嗎?」他們先是反射性
地否認,過了許久之後,又像想到什麼地忽然補上一句:「也許我們真的是變了,
也許。」

  然而沒有變化的是,他們依舊是那個到哪裡都騎著單車,將音樂當成生命之必
需,為了音樂,可以將物質需求壓低到城市人的極限,無論如何就是「停不住」的
男孩們。


樂團小檔案

一九九八年成團的甜梅號,現任團員為吉他手小白、貝斯手葉子,鼓手吳孟諺。
早期作品散見台灣數張重要的樂團合輯,二○○一年發行首張專輯《是不是少了
什麼》,被《MCB Taiwan音樂殖民地酷樂刊》選為二○○一年十大最佳台灣專
輯。○七年獲行政院新聞局九十六年度「硬地原創台灣味」樂團錄製有聲出版品
補助,於十一月底發行第二張專輯《謝謝你提醒我》。


Eslite Reader
(原文刊載於「誠品好讀」2007年12月號)

  • 您可能有興趣:

    毛毛的甜梅號專訪
    sugarplumferry 發表於樂多回應(20)引用(0)faq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6456 │標籤:甜梅號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640917

    回應文章

    看完這個專訪,真的覺得好感動喔.........
    嗚..



    十年過去了,世新愛樂社的種種回憶仍然深藏在心中.

    學長們,我以你們為榮.





    這張照片拍得太好了.Too good to be true.
    | 檢舉 | Posted by 小滿 at December 14,2007 14:27

    吳孟諺頭髮好短
    小白頭髮好長

    頭髮 頭髮 頭髮


    阿哈 阿哈哈哈
    | 檢舉 | Posted by 毛吱吱 at December 14,2007 14:47

    甜梅號真的變big...。
    | 檢舉 | Posted by rrr at December 14,2007 19:50

    唉我錯了..沒有跟你們要簽名...
    | 檢舉 | Posted by 貓伯特 at December 15,2007 00:02

    不好意思
    那個冰島團的名子是不是有誤?
    Múm?








    新專輯我會用力的聽的
    | 檢舉 | Posted by 米鹿 at December 15,2007 14:04

    很令人感動呢~
    | 檢舉 | Posted by 鴨子 at December 15,2007 19:08

    今天下午坐在行人道享受了你們的音樂
    很讚
    | 檢舉 | Posted by 婷 at December 15,2007 19:42

    昨天在誠品外 是個很棒的下午 在你們的音樂裡 我找到了我想要聽的聲音
    | 檢舉 | Posted by whatcow at December 16,2007 02:46

    黃小白同學:

    今天下午站在誠品外頭的我非常感動!
    看到你不斷的進步
    用盡全力的去投入與享受對音樂的熱愛及執著
    為你喝采、也因此而覺得應該要更積極堅持自己的理想

    感謝你們!

    (1/6有空的話回個信給我啊~)
    | 檢舉 | Posted by chi at December 16,2007 03:32
    甜梅號真是百聽不膩。
    從以前就很棒
    現在是超棒的~讓世界都可以聽到甜梅號的音樂。
    | 檢舉 | Posted by 阿瑞 at December 17,2007 17:50
    To: 小滿
    十年如一日啊!

    To: 毛吱吱
    頭髮自然捲的就不要來亂了!

    To: rrr
    CD會在近日寄出,
    另外有件事情要請妳幫忙,
    詳情請看e-mail。

    To: 貓伯特
    我們的簽名也沒那麼珍貴啦!

    To: 米鹿
    感謝你的指正與用力聆聽。

    To: 鴨子
    我想全世界從以前到現在,
    音樂的路都是用雙手闢出來的吧!

    To: 婷, chi, whatcow
    我們和台南的朋友當天都享有一個美好的下午,
    感謝每一個來看表演的人,
    包含那位騎三輪車的小弟!


    To: 阿瑞
    我也希望可以讓世界都聽到甜梅號的音樂。
    | 檢舉 | Posted by 昆蟲白(insecteens) at December 19,2007 14:41

    那天因為腳指頭被箱子砸到整個黑青加瘀血
    沒辦法去現場好可惜...

    我朋友說你們表演的很棒!!!!!!
    如果可以在室內更棒!!!!!
    而且手工版的CD真的很酷
    他很自豪在的那邊給你們簽名

    另外就是他幫了那三輪車小弟照了相
    | 檢舉 | Posted by 小桃 at December 19,2007 20:56

    看完真的有一種很感動也很感慨
    不過幸好過了這麼多年依舊可以聽到甜梅號
    讓我很開心
    謝謝甜梅號一直給我美好音樂聆聽
    | 檢舉 | Posted by 仁許 at December 20,2007 15:51

    hi 小白.
    你已經給我e-mail了嗎?
    今天看了看,但好像還沒有喔?
    | 檢舉 | Posted by rrr at December 20,2007 23:30
    毎天都會很認真地聆聽甜梅號的音樂,在上班途中的車上、在家裡、在工作的閒暇時,那種衝擊無可言喻,心頭的震撼往往令人流淚.....
    | 檢舉 | Posted by otto at December 22,2007 20:33

    沒想到從SEAM那次到現在,甜梅號也10年了.
    從念書到工作,我唯一不變的樂團就是甜梅號.
    希望甜梅號的音樂可以一直陪我們走下去.
    我們也會默默的繼續支持下去.
    加油!甜梅號!
    | 檢舉 | Posted by ian at December 26,2007 09:57

    甜梅號是我不熟卻卻又印象深刻的樂團
    因為沒有聽過現場 也沒有看過本人
    所以我的簽名來得突然
    似乎是銷售人員半推半就 恍惚之下得來
    但這張音樂還是一樣令人心迷
    (又話說第一次醉是在四、五年前了...哈!)
    請繼續加油! :)
    因為你們的音樂
    讓我在2007歲末
    提醒了自己應該追求更美好更自我的生活!!
    甜梅號 加油!
    | 檢舉 | Posted by Joe at December 31,2007 02:02

    實在有幸 在今年下半年接連看了甜梅號三場表演
    連限量一百張cd也順利搶到第26號
    到現在都捨不得拆耶 哈哈哈

    從前只是聽朋友傳來那神秘的「是不是少了什麼」
    這幾次聽甜梅號現場 感動更多 很純很純

    每一次聽完真的都補充了很多的養份
    感謝甜梅號的積極 讓樂迷們得以看更多的表演
    共享這些時光


    甜梅號 我愛你們 嘿


    p.s.昨天跨年夜搶到一隻鼓棒,讓我2008有個很好的開始:p
    | 檢舉 | Posted by 優拉 at January 1,2008 21:56
    看到甜梅號再出發了,
    真的很高興~~
    | 檢舉 | Posted by 江月痕 at March 19,2008 12:56

    To: 小桃
    腳指頭現在應該是完全康復了吧!

    To: otto
    不要哭啊.....

    To: ian
    很高興我們都在那個年代、在台北這個城市,
    一起看過seam的現場。

    To: Joe
    真是不好意思,
    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讓妳破費了!

    To: 優拉
    希望它會是你的幸運棒!

    To: 江月痕
    我也很高興!
    | 檢舉 | Posted by insecteens at March 19,2008 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