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音樂文章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7,2008

幻の聲 幻の演



Posted by SienC at 星期五, 四月 20, 2007

念舊也好 固執也罷
重新找回的遺憾每每博得我的青睞。
那些以前沒有納入收藏的滄海遺珠,
利用出國之便終於有機會一親芳澤了。
這也意味著,一些夢幻的CD是有可能老片重出的。
等待的樂趣也許就在此吧!

我必須承認當我知道
Archipel要重出Schuricht在DECCA的華格納時,
心情雀躍和期待的程度是出國這幾年未曾有過的。
想到能再次聽到那無與倫比的”諸神黃昏”,
就不禁喜不自勝。
我沒有失望,更恰當的形容也許是
音樂自我簡陋的CD音響傾洩而出的當下,
除了完全陷入迷醉的狂喜和讚嘆外,
剩下的就是反反覆覆的重播了。
我越發不可自拔地讓所有的音符一而再
再而三的在腦海裡旋繞。
如果你知道華格納的”崔斯坦與伊索德”序曲
可以用一種很中性的角度詮釋。
絲毫不加油添醋,
但整體呈現的效果卻是前所未有的輝煌,
任何喜歡華格納的人應該都會想一聽為快。
真正的效果到底多驚人我在此也無須多著墨,
有機會一聽便了
我敢打包票
不論舊雨新知兩相宜喔!

9 comments:

曾博楷 提到...

每每當我喜愛並熟捻一首曲子時
或許會聽到一個版本
聽的時候,想著...
就是這樣...就是應該這樣!!

但會有一種版本
常常會是在閣樓花園裡
當我聆聽之時,會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這個是?...."
"怎麼會想到這樣演奏~~?"
接下來,會忘了思考....
只剩下聆聽與狂喜!!
對我而言
這就是幻之聲!!
1:31 上午


SienC 提到...

呵呵 能聽到超過自己所認知的範疇
卻又完完全全能說服自己的聲音
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1:47 上午


petitmm 提到...

短短兩個留言

可是一堆道理呢~
6:58 上午


林主惟 提到...

ARCHIPEL重發的兩張克那貝布許四○年代末期在DECCA以模擬立體聲技術錄下的華格納管弦樂作品集,DECCA過去曾經有短暫發行過,但,ARCHIPEL版的聲音跟DECCA版卻相差甚大,我想這再次證明了大廠的發行甚少以母帶為素材,甚至母帶的存有、或版權歸屬,也都還存在著許多問號。

我非常喜愛這個版本。
7:28 下午


wayfarer(遠道者) 提到...

說到克納佩茲布許和舒李西特
在加上約夫姆
這三個人都是我喜歡的德派指揮家
不過在市面上商業價值
這三者大概還不能算是「德奧派一級戰將吧」
恐怕只能歸類於「正統之外」「也很有個性」的詮釋
這實在是很有趣(詭異)的一件事

在我心目中,這三個人才是實實在在的透著「德國腔」

約夫姆跟另外兩人比起來名氣似乎比較大
不過我尤其喜歡另外兩者
舒李西特(其實比較不那麼「德」)
需要等級比較足夠的樂團才能徹底展現他的好處
克氏卻有著德國指揮真正具備的獨裁與感染力
什麼樂團在他手上都會真正的依照他的腔調來發音

不過回想到以前在主惟那聽到的福氏早年指揮
還有在樂多網站上他的創作sample
卻忽然覺得此人的天才更勝以上三者
他後來留下的那些異色版本指揮
說不定只是他留給音樂史一個大大的玩笑罷了
又或許是他內心深處些無言的抗議.....

知道今天那些異色指揮被某些人視為神品
不知道他在天上會不會仰天大笑2分鐘之後
舉起一大杯啤酒乾了 ^^
8:36 下午


林主惟 提到...

如果福特萬格勒有這麼灑脫就好了,他終其一生被柏林愛樂、被納粹、李格等勢力綁架,這個脆弱而敏感的靈魂甚至被自己作品中的主題綑綁著。

我覺得他不但不愛他的崇拜者,他憎惡他們,卻缺乏勇氣,他的憤恨表現在他的指揮與作品中,但那卻引來更多誤解的讚美。
3:41 下午


林主惟 提到...

大家不是在瘋德版?這就是德版啊!
11:35 下午


wayfarer(遠道者) 提到...

哈哈怎麼一直沒注意到這邊的回覆

「綁架」這個詞用的真妙。如同許多人,福特萬格勒也是我在初聽古典音樂時心目中的神。隨著眼界不斷的開闊,雖然不會再把他的音樂奉作「神諭」,但對他的音樂才能卻未曾有過絲毫的懷疑。他的異色演出,在音樂史上是會被記下一筆,禁得起考驗的 --在此姑且不論品味或意境的之區別與高下。

我的確希望他是如此瀟灑的一位好漢;至少在我的回憶中,他的貝七或布二等演出是如此的酣暢淋漓。在他中晚期顛簸的一生中,我懷疑站在指揮台上是否他生活中唯一能稱上快樂的時光?
不過想想,真的好久沒聽他的CD了,出國前就有好一段時光,之後回去幾次也一直沒有想到過。或許下次回去該記得..... 算算至少五六年沒聽了吧。

聽片段節錄或許會帶來誤解。至少在樂多網站裡的sample 聽起來是如此美好。下次回去一定要聽聽全曲。從曲子中認識一個人,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音樂,如同其他藝術創作,往往是一個作曲家心中的私密低語。有時候透漏出的訊息甚至更深過面對面接觸。
2:47 上午

stsd99 發表於 樂多21:19回應(1)引用(0)

July 7,2006

用心&用力

文 / SienC
轉載自自˙由˙傾˙聽

上次看到improvise和petitmen的文章
本來也回了ㄧ篇 沒想到要貼上時網路突然當了
辛苦兩個多小時的心血就這樣付諸泡影 痛心啊

improvise提到德國世界盃即將開踢 我身在義大利
這個氣氛就濃厚了 不過巧的是 義大利足壇就在這節骨眼上
爆出了歷年來最大的職業足壇弊案
意甲的常勝軍Juventus(尤文圖斯)高層經理
涉嫌以手機和裁判連絡干擾判決東窗事發
這個讓大家譁然的醜聞 讓這次摩拳霍霍的義大利國家隊 士氣又為之一挫
雖說 球賽舞弊是眾人皆知的事 但這次搜出的證據株連甚廣
如果一路查下去 怕是其他幾支大球會如 國際米蘭 AC米蘭也難以倖免
作為忠實的球迷
我的心情是五味雜陳的
我也深刻體認到
如果看球賽真是看球技 那世界還真是大同啊
可惜並非如此
我不也從心理認同巴西隊球技高超 踢起球來如即興表演 賞心悅目
但尤情不自禁地希望實力差一節的義大利隊能"僥倖"封王
是啊 壞就壞在 這"僥倖"的念頭 出現在數以億計的世界球迷心中
於是那些自知實力不濟的國家 也開始向這種宿命奇蹟的論點靠攏了
那麼 實力是存在的嗎? 我相信是的
但真正決定臨場發揮的 心態怕更勝於實力
以巴西之強 尚且不能次次連莊
問題就是心理建設了
有了技力 還得有心力
相輔相成 缺一不可
這次世界盃 就來祈禱義大利隊的心力能凌駕群雄吧!(挺不切實際的 義大利隊向以心力低落聞名)

足球的致勝法則用在音樂上也說的通
有些演奏家的基本工很好 但是一彈奏起來 你只覺得他基本功好 音樂的美卻是飄忽淡然
更甭論令你感動了
另一種演奏家 基本功好不說 曲子只要一經他手 就有令人茅塞頓開 餘音繞樑的感悟 感動之餘 心靈的視野亦因之開敞
最後一類 是那種基本功差 演奏起來又恍惚怔忡之輩 帶給我們的當然只有貧乏的聽聞了
現舉一例
這個月18號 我去了義大利北部的古城Ferrara聽了一場音樂會
Ferrara是諸如但丁 佩托拉克 等義大利文學大師駐足寫作的靈感寶地
重要性不言可喻
現今的Ferrara是"馬勒室內樂交響樂團(Mahler Chamber Orchestra)"的駐席地
雖然我個人對該團的評價僅為尚可 但在國際樂壇上卻是紅牌樂團
當晚的節目是 德勒斯登國家管絃樂團和俄羅斯鋼琴新秀Boris Berezovsky聯袂演出
德勒斯登國家(Dresden Statkapelle)的名聲想必不需我再贅言
具有古樸風韻和勻淨質感的弦樂以及齊整表現的銅管和木管讓該樂團成為最優秀的德國樂團之ㄧ
該團的弦樂齊奏 在優雅中流露著大度 以現今的標準而言的確是值得一聽的樂團
當晚的指揮和曲目也很精采
指揮Emmanuel Kirivine的父母是俄國人和波蘭人 他在巴黎音樂院拿到小提琴首獎
之後師事 貝姆學習指揮 再Kent Nagano到任之前 他就是里昂歌劇院的音樂總監
Kirivine的指揮非常優雅與細膩 樂曲的情緒掌控可謂十分深刻
我之前聽過他指揮的聖桑第三號交響曲 那種隨著樂曲的行進巧妙調整彈性速度的功力頗有之前
老一輩指揮的遺風
曲目的安排為舒曼"曼浮雷德序曲"和鋼琴協奏曲
下半場則是管弦樂版的"展覽會之畫"
光聽名字是夠叫人垂涎的
德勒斯登國家演奏舒曼本就得心應手(以樂團的特質而言也是十分合適的)
展覽會之畫 Kirivine帶的極好 樂團也盡全力發揮最大水平 雖說難掩德國團在銅管和木管部的呆板
但整體演出還是叫人激賞的
真正的轉折點就在Boris Berezovsky的舒曼鋼琴協奏曲了
我對這首曲子的認識還真得歸功於Lefebure 雖然在聽過她的詮釋前
我已經聽過其他大家的詮演 但是L女士的DVD讓我用全新的角度去看這首曲子
L說 舒曼是他最喜愛的浪漫派作曲家
現在想起來是很有道理的
這首鋼琴協奏曲中蘊蓄的熱情 沉思 傷逝 凝想
讓它成了ㄧ首很豐富的樂曲 僅僅顧及某種情緒的詮釋都可能讓曲子喪失真味
看到DVD裡L輕鬆裕如 優雅寫意的將所有激情和幻想娓娓道來
我也不禁對B君的詮釋有了幾分的遐想
在觀眾的掌聲中
B君大步邁出 赫 乖乖沒想到 他可是個身材壯碩手長腳長的大塊頭
如果不是穿了西裝 還真像職業摔角的大漢
大點也好 彈起琴來有魄力
才這麼想 他凶猛的"大雄"B馬上變了個窩囔的"大雄"
曲子一開始的強音 馬上不太靈光
接下來的音符就是夢遊和囈語的結合了 第一樂章好端端典雅凝鍊的氣氛
到了大雄手上頓時 唯唯諾諾起來
樂句的完整你不用奢望 吃音符的本事他倒是一把罩
生氣
對啊 我氣啥呢
一方面這麼捫心自問 另一方大雄已經進入第二樂章
這段歌詠的樂章真是美麗的詩篇
但大雄還是舉棋不定 吞吞吐吐
而且刻意放慢 我的天啊 慢板就等於刻意放慢嗎
看來這等說文解意的理論 這些年頭還真是大行其道
好吧 那第三樂章你總可以好好衝鋒了吧
俄國人不都很會開快車嗎
事後證明 這年頭的俄國人 比之早年衝起來凌俐狠辣的前輩們
大不如前
快也不行 慢也不行 要你何用
可不是嗎 和L七十多歲的錄音相比真是自慚形穢啊
慌慌張張 不知所云 就是我對大雄的評語了
但我真正生氣的原因 是我想起了L在DVD裡教學生的一句話才理清的
L對學生說 "這個樂句你的觸鍵要再把持的久些 感情要再多些 不要那麼早放棄它"
我氣 不是氣他基本功差 而是他完全沒有用心去彈這首曲子
琳琅多彩的樂音 就這樣被消磨成平凡的音符
用了許多氣力想去做效果 但聽來就像乩童的起駕 好生唐突
大雄還是柴可夫斯基大賽冠軍耶
有些啞口無言

如此詳實的剖析了 第三類演奏家的像狀 不用心 似乎也不太會用力
這叫我能不追憶過往 憑欄嗟嘆嗎?
像L這樣的鋼琴家 把彈奏一首曲子當作神聖的事
把如何更豐富 更傳神的表現曲子內在的情感當作天職
就是這追求完美 但永遠不自識完美的心態讓我們能有幸聽到感人的音樂
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聽L的老師馬格麗特 隆 彈奏蕭邦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的震撼
那種深沉的哀傷和濃的話不開的懷念讓我久久難以釋懷
孔老夫子有云 聞韶樂 三月不知肉味 想必就是這種淪肌浹髓的情韻吧
L的朋友再DVD中說 L在十多歲的時候就已精通所有的鋼琴技巧 但她仍終其一生追求技巧上的成長
如她自己所言 她"妄想"著把鋼琴變成一個交響樂團
這就是為什麼 在她的演奏中 音響的瑰麗和層次如此驚人之故吧
何等的用心 必有何等的成果
科爾托的錯音總為人詬病 但說起他的蕭邦無人不心服
實在是那成功將情緒轉移到鍵盤上的說服力讓人毋庸置喙
我深深敬重這些去研究 去開拓 去了解音樂的先人
錘鍊功深的用力之餘 還有推敲琢磨的用心
當我覺得現在的音樂會鮮少讓我感動
也許演奏家和樂團們卯足了勁閉門苦練之餘 真該好好思考
如何詮釋這各沒有終點沒有侷限的課題
我相信大雄和其他大多數的同儕都用力去做了
但效果顯然不太理想
不過期待還是要有 老是唉聲歎氣並非好事
六月中有場巴黎管絃樂團的"達弗尼與克羅伊"
希望是場用心也用力的好演出
各位祝我好運吧

stsd99 發表於 樂多10:16回應(2)引用(0)

June 28,2006

文化的美

文 / petitmm
轉貼自 自˙由˙傾˙聽

說到科爾托
熟知他生平的人的直接反應
應該都是直接的說
“他是偉大迪耶梅的學生“

我們通常都非常在乎師生的直接傳承
偉大的老師出偉大的學生

但是學生的影響不會只來自一位老師
更重要的是
學生的周圍......
和我們這一生走過的足跡

科爾托在巴黎音樂院的基礎班
其實相較了其他的人待了很長的時間
這並不表示他有問題
相反的
他自己也說他很珍惜當初跟著基礎班老師的時光
很慶幸的他待的時間夠長

科爾托的基礎班老師是德孔
--受了蕭邦很多指導的學生
而德孔的好友常常會從樓上跑下來看他的學生彈琴
他是馬西亞斯
--也是蕭邦的親傳學生
所以科爾托常有很多蕭邦的故事可以聽
像是蕭邦很沒耐心
只要學生彈出不是很高雅的音色,他就會忍不住折筆,發瘋般的拉扯自己的頭髮
還會摔椅子嚇學生
不過只要學生彈出高雅亮麗的聲音
他就會立刻變臉
高興的說“對對對!就是這樣!我的小天使!“

小天使般的聲音
應該是科爾托的基礎老師們給他最好的禮物吧

不過開啟他視野的除了老師外
還有同學們
他一直記得和好友理思勒的故事
有一次他在練莊嚴變奏曲時
理思勒突然跟他說:你彈得不錯,可是我覺得這首曲子不是這樣子的,我彈給你聽聽看!
不只是單純的音符,而是像是魔法般的展現音樂的力量
科爾托當下突然發覺到他只是知道了曲子的表面
聲音立體式的開展
具有管絃樂團豐富變化的音色
穿透力的句法
一切的一切讓他發覺了鋼琴家和音樂家的差異
他了解了,他看到了,他盼望了,他也嚇呆了!!

一個好的音樂家的誕生
不是只靠了自己的天才
也不只是靠了一位好的老師

四周所有的一切
走過了的點點滴滴
都是他吸取的養分
這份美麗
不是單純的樂匠的美
而是整個文化累積下來的美感

所以蕾菲布說:我不是只想教音樂,因為音樂其實是一種文化

我們今天喜愛著凌厲的技巧
仰慕著斯巴達式的教育
但是
音樂教給了我們什麼樣的文化?

stsd99 發表於 樂多21:08回應(0)引用(0)

May 20,2006

兩位朋友的巴哈對話

星期一, 十一月 28, 2005
由回應所引起的巴哈討論



petitmm 提到...

前幾天我正高興的在聽巴哈的布蘭登堡協奏曲,Sarre的版本

我很喜歡這個版本,因為整體的合奏密度非常的高,線條感也很好

沒想到,辦公室的室友突然轉過來跟我說,
你又在聽“國王的音樂“喔??

很可愛的形容詞!卻突然讓我聞到貴族的氣息!
是我直覺性不會聯想到的形容詞!

巴哈該是怎樣呢?
我又掉進了個問題裡!

9:08 下午



wayfarer(遠道者) 提到...

巴哈該是怎麼樣??
這個問題,我以為在A. Charlin出品的巴哈"賦格的藝術"和另外兩張巴哈改編自維瓦第的作品集當中,呈現的很忠實。
誠實的演奏,誠實的錄音。

8:29 下午



petitmm 提到...

多說一點吧 wayfarer

對我來說
巴哈的鋼琴作品中至少就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演奏思惟
先不管個人的偏好
演奏想法的出發點不同
就會產生完全不一樣的聲音

我思考很久的第一個問題是
為什麼巴哈的地位會被神格化到今天的地步?

感覺上他的所有作品對很多愛樂者來說都像是精神的導師
不得不聖潔也不得不沈重

但是在這樣的狀況下
反而產生了我不欣賞的巴哈
讓人喘不過氣的精神攻擊
聽一遍可以
天天聽甚而百聽不厭
對我來說是神話

在對鋼琴家的訓練中
巴哈有他重要的一環
特別是對多聲部的線條訓練
但是在差不多時期的很多作曲家也有相同的功能
拉摩,史卡拉地也非常的重要
在我的主觀判斷中
巴哈有很多作品的訓練價值遠高過於聆聽的價值
對鋼琴家來說是很重要的練習
對愛樂者來說卻不一定是

管弦樂有著另一層面的問題
清唱劇則又是

問題很大
想說的也很多
我想再好好思考

2:10 上午



wayfarer(遠道者) 提到...

我預計要寫一篇對A. Charlin出版的那兩片
Vivaldi-Bach(維瓦第協奏曲與巴哈改編版)的看法
會提到相關的議題

"神格化",呵呵,不呈獻出對巴哈"神"般的崇敬,就好像污辱了他一樣......
我常發現,好像只要說「巴哈是個偉大的作曲家,但音樂不是毫無缺點」
就會被周圍的人問說是否不喜歡巴哈?
我說「巴哈是個偉大的作曲家,但不能作為巴洛克音樂的代表」
就會被當成瞧不起巴哈......
即使我接著能夠說出完整而理性的說明,那往往不是別人願意去聽的了
(並不是「提出反對意見」喔,而是不願意聽不願意思考)

這裡的巴哈若換成貝多芬或莫札特情況亦然
他們的音樂彷彿必須被如同「神品」一樣以無可質疑的崇敬方式來欣賞
而不能僅僅被當成一個"偉大凡人"作曲家的藝術品來欣賞玩味了...(笑)

凡此種種,的確是現在愛樂界的一大異象
而且可怕的是,這個現象不只在中文的世界
英文甚至法文的世界亦然。

原本想藉著閱讀那兩張CD中的內頁(法文版)得到多一點資訊的刺激
沒想到看了滿肚子大便...... 唉

2:45 上午

stsd99 發表於 樂多23:38回應(1)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