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30,2008

亞洲的長笛與豎琴作品 / 東風二重奏



廠牌:SKARBO / 編號:DSK4062 / 音樂一 / 音樂二 ← 試聽

這張專輯提供了當今亞洲長笛與豎琴作品的一個鳥瞰,一開始,北京音樂院作曲教授杜鳴心的名曲「水鄉吟」就令人感到無比親切,其他來自俄羅斯、日本、韓國、以色列等地的作曲家,都從自身音樂傳統出發,以各自的調式、奏法與色彩,展現亞洲音樂豐富的獨特性與審美觀,對我們來說,它們既是親近又是新鮮的。

同樣來自亞洲,以色列愛樂管弦樂團的長笛首席Y.Arnheim與豎琴首席、來自俄羅斯的J.Sverdlov於1995年組成了「東風二重奏」,他們的演奏鮮活、細緻而調和,在SKARBO優異的錄音下,長笛與豎琴的氣息有如抹上一層金粉。

Posted by stsd99 at 12:38回應(0)引用(0)SKARBO 法國

October 29,2008

季弗拉 / 柴可夫斯基、李斯特



廠牌:ARCHIPEL / 編號:ARPCD0375 / 音樂一 / 音樂二 ← 試聽

我常開玩笑地說,季弗拉(1921-1994)由當時屬於「共產鐵幕」的匈牙利逃出卻投錯陣營了,要是他不是歸化法國、而是英國或美國,那麼,今天我們都會非常熟悉這個「偉大的李斯特權威」,這與奇柯里尼的遭遇非常類似。

李斯特的同胞季弗拉是位鋼琴神童,第一場音樂會時年五歲,在十二歲到二十歲間,就以其超凡的演奏風靡於匈牙利、荷蘭與北歐等國。五零年代,季弗拉來到法國巴黎,受到這個從不吝於熱情擁抱異國藝術家的國度與城市無上的歡迎,並留下了為數不少的優秀錄音。

目前季弗拉的錄音版權幾乎都屬於EMI,但有版權不一定有母帶,有母帶不一定有版權,所以ARCHIPEL在版權釋放的2008年,才出版了這些1957年的錄音,這些錄音可謂是成熟單聲道的典範,而ARCHIPEL的音質也遠勝過EMI。


本部落格之版權為林主惟與新天新地所有,請勿任意使用,如需轉載煩請告知

Posted by stsd99 at 12:45回應(1)引用(0)歷史錄音

奇妙的小黑盒-RendistoR



RendistoR,在許多廠商宣稱具有奇效的相似產品中,顯得非常不起眼,僅是個30x20x15(mm3)的小黑盒,盒身拉出兩條十多公分導線,活像個DIY的小元件。但發明人Richard Cesari並未將之列在已晉身法國首席線材廠牌Esprit的旗下產品之中,而是專門為其獨自成立新的品牌,這足以顯示,RendistoR絕不是一個衍生性的產品、或僅提供調音密技的小道具。

P.-E. Leon先生對RendistoR給予非常高度的評價,並認為它的出現解決了長期以來分音器設計上許多無解的瓶頸,其直接促成的研發成果便是在2008年三月發表的新旗艦喇叭Alegria。
RendistoR也被Esprit運用在第二代魔鬼魚(Manta V2)中,瑞士樂器與音響廠商Piano Allegro購買了RendistoR的專利,設計出幾款全指向喇叭,及一個擺放在鋼琴上的橢圓盒子,據稱能改善鋼琴的聲響,至於原理為何,不得而知。
Richard Cesari表示,RendistoR的應用非常廣泛,但他想暫時保留,將樂趣留待使用者自行發掘。

經過一段時間的測試使用之後,我認為,RendistoR是一個為音響愛好者帶來無限可能的絕妙發明。

RendistoR在音響上的使用方式
一、與CD或擴大機中之濾波電容並聯。
二、與CD或擴大機之訊號端子並聯(請擇其一)。
三、 與擴大機之喇叭端子並聯。或依PEL先生的建議,在喇叭分音器上,一音路並聯一顆。
※ 不建議多顆RendistoR並聯。

RendistoR所造成的聲音改變
首先、在極大動態及硬質的音樂段落時,表現在不同系統中、被認為是來自喇叭箱體結構或擴大機推力及控制力不良所導致的震動、失真或壓抑等問題,明顯的獲得改善。
RendistoR並未吃掉或減損能量,相反地,由於擴大機能更準確的施力,動態與堅硬質地樂段的表現卻較原來更加到位、明確與精準,從而使人感覺 擴大機的推力似乎變大了。
RendistoR能營造出驚人的透明感與景深,那種透明感並不只是一般所謂的「黑」而已,在可感受的廣而深的空間中,有眼看般的立體樂器形體與排列、富有光澤的泛音流盪在澄清空氣裡頭,這是一種非常自然而真實的透明感。
原廠宣稱使用越多顆RendistoR,效果會越顯著。而實際使用時,我發現逐次加上RendistoR,都能清楚辨認其改善,但既使大量的接上 RendistoR,我仍不能發現RendistoR有「自己的聲音」。RendistoR不會改變亮度、色彩與厚度,它既不修飾也不扭曲,而是理清它們。也就是說,基本聲底仍取決於系統本身,RendistoR所做的,是將系統所有的潛力發揮到極致。



如此說來,會不會有變的更難聽的狀況呢?我想,大概只有設計非常拙劣的器材才會如此,在我目前試過的所有搭配從未發生過這樣的問題。因為,就正常來說,所 有器材設計都會有基本工作點的測試與設定,所以基本上是好與更好的差異,當然,那一點點的差異,就耳朵來說是非常巨大的。

至今我所發現到RendistoR唯一的缺點是Run In的長時間,約需100至200小時,過程變化非常劇烈,且沒有任何快速Run In的妙招。

相對於其顯著而廣泛的改善能力、相對於其他使用方式類似但效用大相逕庭的各式「密技盒」,RendistoR沒有精心包裝的外表,但價格顯的相當可親,90歐元或148瑞士法朗一顆,而台灣售價將會比其他地區都更為便宜。

RendistoR克服了線路上的彼此制肘或干擾,讓所有環節工作的更穩定而確實,徹底解放了能量與力道,創造了鮮明活生的空間與充滿其中的音樂。

Posted by stsd99 at 11:32回應(12)引用(0)音響

October 15,2008

新天新地17日(五)開店時間更動

17日(五)開店時間延後至下午五點
如有不便敬請見諒

Posted by stsd99 at 23:06回應(0)引用(0)新天新地活動

October 7,2008

幻の聲 幻の演



Posted by SienC at 星期五, 四月 20, 2007

念舊也好 固執也罷
重新找回的遺憾每每博得我的青睞。
那些以前沒有納入收藏的滄海遺珠,
利用出國之便終於有機會一親芳澤了。
這也意味著,一些夢幻的CD是有可能老片重出的。
等待的樂趣也許就在此吧!

我必須承認當我知道
Archipel要重出Schuricht在DECCA的華格納時,
心情雀躍和期待的程度是出國這幾年未曾有過的。
想到能再次聽到那無與倫比的”諸神黃昏”,
就不禁喜不自勝。
我沒有失望,更恰當的形容也許是
音樂自我簡陋的CD音響傾洩而出的當下,
除了完全陷入迷醉的狂喜和讚嘆外,
剩下的就是反反覆覆的重播了。
我越發不可自拔地讓所有的音符一而再
再而三的在腦海裡旋繞。
如果你知道華格納的”崔斯坦與伊索德”序曲
可以用一種很中性的角度詮釋。
絲毫不加油添醋,
但整體呈現的效果卻是前所未有的輝煌,
任何喜歡華格納的人應該都會想一聽為快。
真正的效果到底多驚人我在此也無須多著墨,
有機會一聽便了
我敢打包票
不論舊雨新知兩相宜喔!

9 comments:

曾博楷 提到...

每每當我喜愛並熟捻一首曲子時
或許會聽到一個版本
聽的時候,想著...
就是這樣...就是應該這樣!!

但會有一種版本
常常會是在閣樓花園裡
當我聆聽之時,會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這個是?...."
"怎麼會想到這樣演奏~~?"
接下來,會忘了思考....
只剩下聆聽與狂喜!!
對我而言
這就是幻之聲!!
1:31 上午


SienC 提到...

呵呵 能聽到超過自己所認知的範疇
卻又完完全全能說服自己的聲音
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1:47 上午


petitmm 提到...

短短兩個留言

可是一堆道理呢~
6:58 上午


林主惟 提到...

ARCHIPEL重發的兩張克那貝布許四○年代末期在DECCA以模擬立體聲技術錄下的華格納管弦樂作品集,DECCA過去曾經有短暫發行過,但,ARCHIPEL版的聲音跟DECCA版卻相差甚大,我想這再次證明了大廠的發行甚少以母帶為素材,甚至母帶的存有、或版權歸屬,也都還存在著許多問號。

我非常喜愛這個版本。
7:28 下午


wayfarer(遠道者) 提到...

說到克納佩茲布許和舒李西特
在加上約夫姆
這三個人都是我喜歡的德派指揮家
不過在市面上商業價值
這三者大概還不能算是「德奧派一級戰將吧」
恐怕只能歸類於「正統之外」「也很有個性」的詮釋
這實在是很有趣(詭異)的一件事

在我心目中,這三個人才是實實在在的透著「德國腔」

約夫姆跟另外兩人比起來名氣似乎比較大
不過我尤其喜歡另外兩者
舒李西特(其實比較不那麼「德」)
需要等級比較足夠的樂團才能徹底展現他的好處
克氏卻有著德國指揮真正具備的獨裁與感染力
什麼樂團在他手上都會真正的依照他的腔調來發音

不過回想到以前在主惟那聽到的福氏早年指揮
還有在樂多網站上他的創作sample
卻忽然覺得此人的天才更勝以上三者
他後來留下的那些異色版本指揮
說不定只是他留給音樂史一個大大的玩笑罷了
又或許是他內心深處些無言的抗議.....

知道今天那些異色指揮被某些人視為神品
不知道他在天上會不會仰天大笑2分鐘之後
舉起一大杯啤酒乾了 ^^
8:36 下午


林主惟 提到...

如果福特萬格勒有這麼灑脫就好了,他終其一生被柏林愛樂、被納粹、李格等勢力綁架,這個脆弱而敏感的靈魂甚至被自己作品中的主題綑綁著。

我覺得他不但不愛他的崇拜者,他憎惡他們,卻缺乏勇氣,他的憤恨表現在他的指揮與作品中,但那卻引來更多誤解的讚美。
3:41 下午


林主惟 提到...

大家不是在瘋德版?這就是德版啊!
11:35 下午


wayfarer(遠道者) 提到...

哈哈怎麼一直沒注意到這邊的回覆

「綁架」這個詞用的真妙。如同許多人,福特萬格勒也是我在初聽古典音樂時心目中的神。隨著眼界不斷的開闊,雖然不會再把他的音樂奉作「神諭」,但對他的音樂才能卻未曾有過絲毫的懷疑。他的異色演出,在音樂史上是會被記下一筆,禁得起考驗的 --在此姑且不論品味或意境的之區別與高下。

我的確希望他是如此瀟灑的一位好漢;至少在我的回憶中,他的貝七或布二等演出是如此的酣暢淋漓。在他中晚期顛簸的一生中,我懷疑站在指揮台上是否他生活中唯一能稱上快樂的時光?
不過想想,真的好久沒聽他的CD了,出國前就有好一段時光,之後回去幾次也一直沒有想到過。或許下次回去該記得..... 算算至少五六年沒聽了吧。

聽片段節錄或許會帶來誤解。至少在樂多網站裡的sample 聽起來是如此美好。下次回去一定要聽聽全曲。從曲子中認識一個人,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音樂,如同其他藝術創作,往往是一個作曲家心中的私密低語。有時候透漏出的訊息甚至更深過面對面接觸。
2:47 上午

Posted by stsd99 at 21:19回應(1)引用(0)轉貼音樂文章

羅斯包得的馬勒



我非常不贊同日本人對「逸品」一詞的濫用,但羅斯包得(Hans Rosbaud 1895-1962)所指揮的馬勒,總讓我由衷發出「逸品」的讚嘆。

由於錄音出版稀少,指揮風格內斂,羅斯包得的知名度不高,少數愛樂者對其印象大概都停留在普羅旺斯音樂節的幾部莫扎特歌劇。但實際上,羅斯包得在戰間期執掌法蘭克福廣播,對於現代作品的推廣不遺餘力,他的貝爾格三首管弦樂作品,是我心目中最優秀的演繹,而羅斯包得也是當時少數推廣馬勒的先驅。

馬勒在今日雖已得到前所未有的尊崇,但其演奏並未越見精湛,反倒是越流於外表的濫情而已。這時,華爾特那彷彿對著未來所發出的深沈呼喊、或謝沈惡鬼般的嘶吼與巨大的激情,反而緊緊抓住馬勒音樂晦澀、苦悶、鬥爭與矛盾的根源。

同屬最早洞察馬勒真價的第一代推廣者,羅斯包得從「歌曲作家」來詮釋馬勒其人,那旋律是如此自然且素樸,這單純的歌唱乍見平凡無奇得讓人遺忘指揮家精心巧妙的控制,直到它們匯聚成磅礡大河,我們能懷想荷馬的形象嗎?這位盲歌者抱著一把弦琴,娓娓道來一段淒美情節,但曾幾何時,我們已為這糾扯天上凡間的壯闊史詩所激動,久久不能自己…這就是羅斯包得的馬勒-荷馬的史詩。吟遊詩人般氣質,望破俗情卻敏銳纖細,粗布衣包裹傲然瘦骨,胸臆間吞吐寰宇。

林主惟 2008/10/07

Posted by stsd99 at 12:27回應(0)引用(0)歷史錄音

October 2,2008

ARCHIPEL旗下五廠牌超級特價活動

它們曾被批評封面不佳、缺乏解說、轉錄不良、盜版。

試問,我們要的是包裝不佳的真品、或是附保證書的贗品?
「你如何能確定何為真品、何為贗品?」
朋友,讓我們坐下來聽,耳朵會告訴我們真偽,不必擔心,這絕對非常容易分辨。我也歡迎愛樂朋友將各種版本帶至店內比較,我的態度非常開放,也願意與各位盡情討論。

來自德國,立足於德國扎實且豐盛的音樂傳統,以眾多從未出版、傳說中的名演奏、音樂會實況、廣播存檔、或音質遠勝大廠的自由版權錄音,粉碎了所有謠言毀謗。今日,ARCHIPEL、ANDROMEDA、WALHALL、GEBHARDT、LIVING STAGE,是最有活力、擁有最多傑出與稀有音源、出版版圖最大、轉錄品質最優秀的五合一歷史錄音廠。

即日起至10月底止,新天新地將舉辦超級特價活動,請參閱新天新地網站
















Posted by stsd99 at 23:29回應(1)引用(0)新天新地活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