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23,2007

春節假期開店時間打錯了!

打錯時間還怪大家為何開店不來、不開店一直打電話來,我真是豬頭!

更正如下:

春節期間營業狀況

二月17、18、19、20、21、23、25日 公休
二月22日星期四(初五)14:00-20:00 營業
二月24日星期六(初七)14:00-20:00 營業

二月26日開始恢復正常營業時間

Posted by stsd99 at 17:14回應(3)引用(0)新天新地活動

新廠牌 - α(Alpha)

α(Alpha)是年輕的法國古樂廠,國內另一代理商曾經短暫引進過,可惜並沒有引起什麼迴響。

除了併入大廠的Archiv與DHM之外,最多人詢問的是Accent,這是我十二年前在淘兒推廣的古樂廠牌,隨著古樂風氣的普及,不論是內容或是品質都有一定的提升,這些CD並不難在台灣尋見,但我見到許許多多聲稱古樂愛好者卻都死守在十幾年前的小小視野中,這也代表台灣的古樂風氣至今仍是一種標榜、而不是欣賞。

隨著Ricercar、K617、Ramee、Accent這幾個古樂廠牌的代理,加上Solstice、BNL與其他十數個廠牌零星卻精緻的古樂發行,所呈現出來的巴洛可音樂面貌已經絢爛十足了,而α(Alpha)的加入,尤其令我高興的,是在已經非常充足的義大利與德國巴洛可音樂之外,將法國巴洛可音樂出版不足的遺憾給彌補了。

在這次我選擇少樣進口的十款CD中的其中主要四款,是活躍於路易宮廷的重要音樂家的作品,這是巴洛可時代音樂技藝的極致,卻也是現代愛樂者最陌生的領域,而α(Alpha)的整體品質實在是非常傑出。








Posted by stsd99 at 13:24回應(2)引用(0)品牌故事

February 21,2007

奧立克 / 芭蕾「菲黛爾」、「畫家與他的模特爾」



廠牌:TIMPANI / 編號:1C1090 音樂一 音樂二 ← 試聽

從六人團時期起,奧立克就表現出多方面的才華,他的香頌與電影配樂作品大受好評,而這個錄音則讓世人一睹他在二次大戰後與考克多合作的驚人成就。

奧立克化身希臘悲劇作家來譜寫兩部芭蕾,才氣縱橫的管弦樂法驅使著龐大編制造就了極致的音響暴力,卻又編織的如此細膩,並達成難以置信的一致且強烈的風格,這是攫取了胡賽爾及前輩們的遺產,經過一個世代蛻變而成的奧立克的春之祭。

在無調與實驗性音樂當道的五○年,看似走到盡頭的華麗風格不但沒有死去,某些方面更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演出陣容及錄音的表現,也實在是過份美好了!

Posted by stsd99 at 15:33回應(5)引用(0)TIMPANI 法國

February 17,2007

正名?

台灣最近興起一股正名熱,不過只改了一半。國名還是中華民國,那機關改成台灣,豈不十足的地方政府調調?要嘛就改國號嘛,又不敢。依我看,這波正名大概只是會讓對岸接收時更順利一點吧!呵呵。

統獨我都沒意見,也不想在這裡討論,對一個標榜民主的國家來說,以統獨分邊是很荒謬的。台灣完全是個向右傾的社會,強調自由,但這種自由只表現在攫取財富上,富者愈富、貧者愈貧,我們沒有左派政黨、左派的政治家、左派的人民,甚至我們連左右分治的民主概念都沒有,如何能說自己是個民主國家?

喔,我離題了。

yvonne Lefebure,過去被譯成勒費布,後來又有勒鳳樸與蕾菲布(這是我錯譯的),其實都距離法文原音有段距離,比較貼切的翻譯應該是「樂菲碧赫」,各位覺得這個譯名如何?是否應該改過來呢?

Posted by stsd99 at 12:26回應(8)引用(0)

February 15,2007

2007年2月到貨˙第一部份˙TIMPANI

這批貨,千呼萬喚,終於在春節前到了!包括一個新廠牌在內的六個廠牌的近百種新發行。

首先是TIMAPNI,近年來TIMPANI的出版非常明確,首先是羅帕茲的交響曲與弦樂四重奏全集的陸續完成。





皮爾奈的管弦樂作品與室內樂全集。未來還有出版歌劇的計畫。



兩套別緻的鋼琴錄音,其中佛瑞是將由95年開始的錄音彙整出版。



不過,就我個人來說,奧力克寫於戰後的兩部芭蕾最讓我感到樂趣。


Posted by stsd99 at 16:42回應(4)引用(0)新天新地活動

February 14,2007

法朗克 / 兩首鋼琴獨奏作品、鋼琴五重奏



FUGA LIBERA FUG509 音樂一 音樂二 ← 試聽

「前奏、賦格與變奏」是法朗克最美的管風琴詩篇,鋼琴家Ader全然不模仿管風琴原曲中綿延的旋律鋪陳,而是切分明晰、工整平緩、近乎單調的點出主題,巧妙的承接賦格段落的編織,而於主題再現時呈現出鋼琴獨特的聲響與和聲之美。

為鋼琴所寫的「前奏、聖詠與賦格」,則自一開頭就提示出法朗克在鋼琴上偉大的開創性,完全掌握著那獨特的色彩、和聲與氣質。

「鋼琴五重奏」是一首難以演奏的樂曲,這裡Ader與其合奏團不但在合奏上水乳交融,循環曲式的結構清晰,與逐漸加強的力勢與高升的熱情,在極其優秀的錄音之下,那魅力是難以言語形容的。

Posted by stsd99 at 20:32回應(1)引用(0)FUGA LIBRA 比利時

波哥雷里奇先生,請給我音樂!

文 / 林主惟

想像一位路人走進麥當勞點餐…

「給我麥香魚,謝謝。」

「我吃素。」店員面無表情的這麼嘟噥著…

他先是一愣,再想也許店員在跟其他人交談,輕輕喉嚨又說了一次。

「給我麥香魚,謝謝。」

「我吃素。」店員面無表情的再次嘟噥道…

這次他確定這是對著他說的,他覺得莫名其妙,不過還是很有風度的這麼說…

「我沒吃素,請給我麥香魚。」

「我吃素。」面無表情的店員嘟噥…嘟噥…

一股怒火中燒,我管你吃不吃素,給我麥香魚!


這是我聽了波哥雷里奇鋼琴獨奏會之後的心情寫照。


明明都是獨奏曲目,舞台上卻並排了兩部鋼琴,不是雙鋼琴音樂會上面對面的排列方式,而是並排著。觀眾席燈光暗了,舞台上燈光卻只亮了一半,還來不及思考這昏黃照明的原因,波哥雷里奇已經進場,在掌聲中坐上深處的那架鋼琴,彈奏蕭邦的夜曲。

彈奏,這個字眼非常恰當的傳達了手指與鍵盤之間的互動,甚至包括這動作引發的一連串機械反應直到琴弦被振鳴為止,但現在並不是這樣的,我應該把「彈奏」置換成「摸奏」,鋼琴家的每一個觸鍵都像是尚未完成就放棄了,從而讓琴槌產生了敲打在琴弦時的一陣踟躇,每個如此產生的音點在出現時就迅速的下墜。過份的緩慢,使旋律瓦解成一個一個獨立的音粒,聽眾僅能勉強以對樂曲原貌的熟悉程度或想像力去撿拾並串起這些散落的音粒,同樣被解體的和弦已沒有和弦的意義,慢到沒有節奏可言,更不必講哪裡還有結構與風格存在。以至於稍微快速-其實是對比於那離譜的慢速而言-的一列稀疏的音符,竟成為久旱望渴的聽眾心中、鋼琴家刻意不露鋒芒的明證。問題是,鋼琴家有何必要在音樂會上隱藏高超技巧到讓音樂都不成音樂的地步?

燕語柔聲、細語呢喃、以唇語唸著情詩、或悄聲祝禱、或憑欄喟嘆、抑是低聲啜泣不成語句,有千百種方式輕且慢的讀一行字、一句話。偏偏我不知道波哥雷里奇為什麼這樣處理樂句,既使他以為演奏者能無視原曲的內涵,而擁有完全主宰樂曲-那麼他為什麼不乾脆去作個自由即興派爵士樂手-的無上權利,好吧!但他的樂句是以什麼樣的情感去處理的?聽完所有的樂曲,我還是無法理解。一個影像不斷的出現在我的眼前,臥床已久的失智老人無意志且虛弱的搖動著病床的嘟噥。是的,讓我們把這世界所有的呢喃都換成嘟噥,一整場音樂會的嘟噥,就在鋼琴家躲在昏暗的角落裡、有意或無意的沈溺在一個又一個嘟噥之中的當兒,幽暗的聽眾席逐漸明亮了起來,我看見一張張由半昏迷狀態突然清醒、帶著些許驚恐卻精神飽滿的臉孔,面面相覷著,掉落節目單、提包、與交頭接耳的噪音此起彼落,當鋼琴家在台上陶醉,觀眾卻在台下清醒過來,台上的燈光越來越暗,四周卻越來越鮮明,那些聲響甚至取代了琴聲,成為現場存在的聲音的主體,再沒有比這還要令人惶恐與訝然的場景了。

如果波哥雷里奇選擇在音樂會上表現的是內斂或沈潛,我會欣然接受並細心體會,但他選擇的全是氛圍性質的小品,而沒有任何較為深刻的大曲,因此只能有兩種解釋,一是他選錯了曲子,不然就是他希望在這些作品上加入原本不屬於它們的東西,然而,這是一個演奏家不應該作的事,但更誇張的是,他把這些作品中原本該有的東西都放掉了,就在他不知所云的嘟噥之中…

這場音樂會由波哥雷里奇與陳毓襄輪流演出,所以工作人員必須在兩人交替之間上台闔上一架琴的響板再打開另一架的,既然從頭到尾都是獨奏形式,台上何必擺放兩架鋼琴?也許波哥雷里奇希望單獨使用一架鋼琴,這種堅持是可以接受的,但擺明了是主秀的人,為什麼躲在後面?

主流的解釋是,這場音樂會想塑造一種對比的效果,曲目上慢與快的對比,燈光上暗與亮的對比,鋼琴擺設上後與前的對比,我可以接受這個講法,但我並不同意在音樂會上故弄玄虛,何況使弄的這般拙劣。

他修禪,文宣這麼告訴我們,但,這關我們什麼事?再者,禪是這麼半死不活的東西嗎?

我被這堆嘟噥搞的快窒息了,半場休息時,我一度以為音樂會已經結束,而下半場則是持續的耗弱,我無法在他的樂句裡呼吸,但確實能感受到鋼琴家那毫不平順的吐息,乃至於自己必須在他那雖只有一瞬間卻容易被察覺的急促喘息時,預先作個深呼吸。我無法平靜且無法思考,無法體會這是什麼境界,一個不過49歲的男人,有必要把自己塑造的像尊老仙嗎?我一點都不覺得他超脫了什麼,他不敢面對他的聽眾,不敢面對他的鋼琴,不敢面對他鋼琴家的身份,甚至不敢面對他的生命,而他只有49歲!

夠了,波哥雷里奇先生!

不管你要如何安排你的人生、塑造你的形象、修你的道、信你的教,那都是你家的事,我,一個聽眾,讓你之所以被稱為鋼琴家並賦予鋼琴家存在意義的這群人之中的一個,並不偉大,要求也不高,我走進音樂廳去,只是希望聽到你演奏的音樂,所以…


波哥雷里奇先生,請給我音樂!

Posted by stsd99 at 12:28回應(13)引用(0)跟音樂有關的想法

February 10,2007

勒菲碧 / 舒曼、拉威爾 鋼琴協奏曲



廠牌:SOLSTICE / 編號:SOCD55 / 音樂一 / 音樂二 ← 試聽

作為近代法國鋼琴學派最偉大的演奏家與教育家,勒菲碧晚年所錄製的這些唱片為我們呈現了她藝術的一個綜觀,這些唱片由蕾菲布親自選曲、編排、撰寫解說,她的指下有著屬於上個時代所有的美好記憶。

兩首協奏曲是兩位法國老大師的美好合作,勒菲碧近八十歲,著名的指揮帕瑞更已屆九十高齡了,但他們所合奏出來的音樂是如此生動,充滿活力、色彩鮮豔,那種不可復見的情韻尤其可貴,中間的「兒時情景」是澹泊、寧靜又溫柔的,像老大師喃喃的訴說遙遠的回憶….

Posted by stsd99 at 16:29回應(14)引用(0)SOLSTICE 法國

February 2,2007

網路音樂討論二三事

文 / 林主惟 發表於20041220

當初我加入BBS討論時,PSYCHO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已經淡出,說真的,3B2T並沒有引起我的注意,另一方面,我也從不曾想過『排法』這個議題,後來我寫了一篇「關於德奧」,闡述我對於「德奧」這個名詞的不同見解-「古典音樂中『德』、『奧』不能混同一義」,其中並沒有討論到法國,但有一位3B2T的 基本教義派硬是把我視為德奧的詆毀者,將主題轉移到「沒有音樂文化的法國」,這才讓我嚴肅的去闡述「台灣人眼中的德奧是德奧的德奧,亦或是英美的德奧?」和「崇德反法」這兩個問題,而我也才驚覺到本以為僅是一種有趣觀點的3B2T論,竟大有成為主流意識的趨勢,所以才撰文批評了此一現象,我的作風一向是直來直往,從不作任何串連的動作,也從不主動與網友聯絡,但後來,當初在BBS認真跟我討論或論戰的幾位網友,竟成為現在的知己,算是意外的收穫。

「崇德反法」,其實這個現象一些具觀察力的知識份子早有察覺,記得當時某大報有一篇專文就寫到台灣知識份子盲目崇德的現象,後來讀到一些美國學者的著作,他們對於英語世界的崇德反法現象亦十分坦白與警惕,假設我們對日常生活多一點關心,也會發現崇德反法的觀念無所不在,許多人說我喜歡法國,我毫不避諱,但我要說「我不盲目崇法、更不反德」,很諷刺的是,我的這種喜愛是因著更多關注了「反法」的議題,進而親身接觸法國文化與產品,從這些接觸中印證了此觀念的 無稽與狹隘,另一方面,作為一個深刻的音樂欣賞者與古典唱片進口業界一員,我比大多數人清楚,當今古典音樂市場最具破壞力的因素所在,與最具活潑生命力的所在,這是我言談間不得不有所褒貶的原因,至於事實,並不難以印證。

但台灣的討論要的經常不是「真相」,而是「爽或不爽」,當有人的言論不符合常理,大家不以為這是一個有趣的觀點,不去看他說的有無道理,而是急著捍衛自己的「既知事實」,所以,我們的討論區十年前如此、十年後如此,永遠是這些「標準答案」,大家永遠對某些東西歌功頌德,接受了這些、恭喜你修道有成!質疑這些、代表你標新立異,「某經典喇叭不好聽?是你沒搭配好!但有人搭配出好聲過嗎?不重要,因為他是經典喇叭嘛!不好聽一定是你錯。」,「某音樂家不怎麼 樣?是你欣賞能力有問題、品味有問題、喜歡打擊權威等等…」,我從不避諱「論戰」,但「為何而戰」,論戰無妨,或許有爭出結論來,或許沒有、但引出一點有趣的觀點,這都是收穫啊!如果論戰僅僅是我提出一個新觀點,而你繼續捍衛你的觀點,那我幹嘛要跟你論戰呢?說服你對我有何好處?如果我的新觀點能讓你覺得 有趣,你想一想試一試後再提出自己的看法,讓我想一想試一試,那不是很好嗎?大家都會覺得有趣,這豈不是上網的最大收穫嗎?

Posted by stsd99 at 11:52回應(3)引用(0)跟音樂有關的想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