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30,2009 19:29

孟許的兩個巴黎時期錄音

林主惟 2009.3.30

提到孟許,一般人會直接聯想到波士頓交響樂團與那些著名的RCA Living Stereo發燒錄音,但,我卻認為這是孟許的黑暗時期,而那些錄音,也不過是表現出孟許對於法國近代作品的情有獨鍾。

孟許,1891年出生在史特拉斯堡,當時此地因法國普法戰爭失敗而割讓給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又回歸法國,所以,孟許出生時是德國人,之後又成為法國人。
他同時在巴黎與卡佩及柏林與弗雷許學習小提琴(兩位皆為法比學派大師),先後就任史特拉斯堡音樂院教授、萊比錫音樂院教授,並在當時由福特萬格勒與華爾特指揮的布商大廈樂團擔任首席,除了以小提琴家身份活躍於各地,1932年在巴黎也首次以指揮身份登台,1938年更一躍而成為音樂院音樂會協會管弦樂團的指揮。
這個組合打從一開始就註定是悲劇性的,1948年,實際上是被樂團趕走的孟許遠赴美國帶領波士頓交響樂團,1962年嗅覺敏銳的孟許毫不留戀的離開他波士頓的「孩子們」回到法國,1967年,政治關係良好的他終於報了二十年前的仇-解散了全世界第一個音樂會管弦樂團,然後重組了能完全貫徹其意志的巴黎管弦樂團。
但人算不如天算,就在隔年,孟許便撒手人寰。

孟許是法國指揮嗎?我認為不是,但他也不能被視為德國指揮,孟許的指揮沒有太多傳統的脈絡,而是強烈個人色彩與各地區風格碎片的混合體,他的德國曲目富有勃勃生氣與戲劇張力,而他的波士頓版法國曲目錄音卻遠不如帕黑或蒙都有說服力。
孟許最好的演奏集中在48年之前與62年之後的兩個巴黎時期,當時尚保存完好的管弦樂之都的諸樂團,讓孟許晦澀的風格獲致具體的造型,那些轉瞬間片段零碎的靈感,成為點綴在演奏間的許多亮點。



ARCHIPEL / ARPCD0383 / 試聽一 / 試聽二
孟許指揮音樂院音樂會協會管弦樂團的柴可夫斯基作品錄音,DECCA的版權,當年的名盤。
DECCA顯然並沒有為之出版CD的意願。大廠挾其媒體優勢,以「選擇性的出版」塑造今日古典音樂的大師經典面貌,其目的不外乎有二:更方便操作的商業行銷機制、與民族主義。諸多古典音樂專家們都不願被視為笨蛋,他們宣稱自己眼睛雪亮,但亮不亮有差嗎?他們就是吃這套!不是嗎?
言歸正傳,這個發行提供了幾個寶貴的欣賞樂趣,柴可夫斯基,當時不受巴黎正統派音樂家歡迎的作曲家,與Kostia Konstantinov,一個謎樣的鋼琴家。
巴黎是對俄國音樂家最友善的城市,更精確的說,巴黎歡迎全世界最具原創性的藝術家,這說明了何以是史特拉汶斯基、普羅高菲夫、史克里雅賓等人活躍於巴黎,而不是拉赫曼尼諾夫。道地的俄國音樂家乃是今日被視為僅以奇技淫巧與異國風情取勝的五人團,至於柴可夫斯基,只是「德意志贗品」。
誠然,這種觀點有武斷之嫌,但在人才多如繁星的巴黎,誰有閒暇為了某位作曲家也不乏佳作這種事斤斤計較呢?
於是,當孟許讓死硬正統派的音樂院音樂會協會管弦樂團演奏諸如柴可夫斯基和其他不被認可的作品…這種事又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最後只有分手。
正因如此,這個錄音就更為有趣,音樂院音樂會協會管弦樂團是否因為排斥、或不熟悉此曲目而做出離譜的演奏?不,完全相反!這大概是所有悲愴交響曲錄音中,最美的版本了,這是深掘到交響曲形式精神的根源,並由之賦予了作品深層的形式精神,具備了高貴格調與合奏美感的演奏。



LIVING STAGE / LS1042 / 試聽一 / 試聽二 / 試聽三
這套法國近代作品編輯自三個音樂會實況,選曲非常精彩。
奧乃格的第一、二、三號交響曲分別是62年與ORTF、57年與捷克愛樂(布拉格之春)、及58年與波士頓交響樂團的實況錄音。孟許與奧乃格的交情極深,也是奧乃格音樂最有力的推廣者之一。
第二張CD的曲目是德布西的海與依貝利亞、胡賽爾的巴卡斯與阿利安,連同前面的奧乃格第一號交響曲,都錄自1962年6月5日同一場音樂會。實在是豪華無比!這些誕生於管弦樂顛峰期的樂曲,每一首都嚴格的要求了獨奏與合奏的技術水準,都足以作為音樂會壓軸,卻被放在同一場音樂會中,以持續的熱力與華麗的演奏貫穿全場…
不到十年的時間,政治干預了藝術,巴黎樂團不復以往,所幸我們還能從這些錄音中,些微感受到那個已逝時代的流風餘韻…


本部落格之版權為林主惟與新天新地所有,請勿任意使用,如需轉載煩請告知

  • 您可能有興趣:

    歐伊史特拉夫在ARCHIPEL
    stsd99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歷史錄音編輯本文
    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5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5476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