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3,2006 16:20

布列塔尼的佛瑞-法國作曲家拉德米侯

文 / 林主惟

拉德米侯(LADMIRAULT 1877-1944)是一位充滿魅力的作曲家,當然,這是指著它的音樂所說的,對於第一次聽到拉德米侯作品的人來說,「充滿魅力」這樣的形容詞必定是他們直覺的讚歎。

拉德米侯的音樂常開始於一種強烈民族色彩的旋律與節奏,交織上婉轉甜蜜的第二主題,然後用極嚴格規律的古典曲式完成,美好的結合了現代與古典的因子,這樣的作曲手法並不多見,卻其來有自;拉德米侯是佛瑞最傑出的弟子,或許也是最得其真傳的一個,佛瑞這位近代最偉大的古典主義與浪漫主義者,已經在自己身上貫徹了結合古典與浪漫的完美典範,而拉德米侯正是驅使著這樣的「秘訣」來處理自己過分華麗激情的旋律靈感,使它們保持著均衡、不至於流於濫情,這有多難啊!我們不妨將眼光轉移至拉赫曼尼諾夫、西貝流士、德佛扎克等作曲家身上,他們的旋律常在不知節制、技巧貧乏的發展裡成為廉價的感傷,它們缺少這種訣竅,這也是佛瑞之所以為佛瑞的偉大之處,然而,稍有音樂史常識的人會有這樣的疑問:「拉威爾呢?他豈不是佛瑞最著名的弟子嗎!」是的,但拉威爾與拉德米侯不同,他不全然與佛瑞相像,拉威爾是古典主義的追隨者,他追求絕對的明晰、簡潔、恆久,但拉德米侯卻如同佛瑞,他用豐富的旋律來織就迷宮,以細緻卻大膽的轉調潑灑油彩,聆聽者的情緒不停的隨調性起伏,在曲折繁複、卻又條理分明的結構裡引人入勝,這不斷的轉調也是佛瑞式的,在這方面,再沒有人能像拉德米侯般直接得益於佛瑞,而這樣的音樂,是合情又動人的!

很有趣的,這些具備著熱情與張力的樂曲,卻來自一位生性羞澀的作曲家,但縱使如此,早年的拉德米侯還是以他魅力十足的大型管絃樂作品著稱於巴黎,這些作品在今天已難得一聞了,但這個被時代遺忘的作曲家,並不是因為他的品質禁不起時代的考驗,事實上,被境遇所淘汰的好作曲家比我們想像的多得多,想想我們現在的音樂家,在乎的不是品質、而是媒體的名聲。拉德米侯在一次世界大戰時毅然離開了已經成功建立起聲望的巴黎,回到他心愛的故鄉南特,並在這裡終老,而他的確愛著這裡,我們在拉德米侯作品中感受到的強烈民族色彩正是他的懷鄉之情,居爾特的神秘、不列塔尼的傳奇已是他天性的一部份了,他為這裡的民謠譜寫合聲,在他所有的作品裡、不列塔尼伸開雙手引誘著我們,正如她使作曲家魂牽夢縈著一般。

遠離了當時世界文化中心的巴黎,而隨著兩次大戰的爆發,巴黎的文化霸權也逐漸讓給了英美,在巴黎的活躍作曲家們尚且不能逃過被國際媒體忽略的命運,何況是隱居在南特小城的拉德米侯呢,晚年的拉德米侯在故鄉寫作了他僅有的弦樂四重奏和三首奏鳴曲等室內樂作品,這些室內樂作品恰如其分的向我們訴說拉德米侯這位作曲家「充滿魅力」的一面,在這些配器簡單,卻有著動人的旋律、鮮豔的色彩、靈感豐富、曲式嚴謹的樂曲之前,還需要更多的言語嗎?

讓它們俘虜我們所有的感官!盡管在這些樂曲中陶醉吧!





SKARBO DSK4952 音樂1 音樂2

小提琴奏鳴曲、大提琴奏鳴曲、單簧管奏鳴曲
三首奏鳴曲完成於最晚年,是拉德米侯最美的天鵝之歌,作曲家所深愛的故鄉、強烈的布列塔尼風情一下子感染了我們,流暢富變化的語句,優美如歌的旋律,敏感細膩的曲思變化,晚年的拉德米侯那已臻化境的音樂語言,在氣品高妙的獨奏家手裡,構成音樂史上最美的一頁。






SKARBO DSK4001 音樂1 音樂2

弦樂四重奏、三重奏、二重奏
請聽他的弦樂四重奏,多麼活潑躍動!生氣在四把弦樂器中呼吸流暢著,各式各樣的音響彼此迴盪,新鮮卻又動人,幻想曲與其他小品,讓我們完全享受到拉德米侯極其漂亮的旋律與和聲,他讓這些單調的配器活了起來!特別是三重奏,美到了極點!獨奏家們的技巧與韻味。

  • 您可能有興趣:

    朗格雷斯 / 布列塔尼之歌 / 葛利果靈感
    stsd99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SKARBO 法國編輯本文
    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4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5475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