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我家】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November 19,2014

福由心生

 
午我到人間福報拜訪法師時,外甥文瑀、思穎也帶著胡小弟來,啾兒此次看到我不但沒躲開,還笑瞇瞇的叫我「姨婆」,初聞猶如天籟之音,福由心生,感到非常幸福。
  ...繼續閱讀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13:43引用(0)

November 15,2014

金城的寫生作品 是我娘家的傳家之寶

   



家、出版人、漫友品牌與中國動漫金龍獎創辦者金城先生,今日(2014-11-15)在他的We Chat貼了八張圖與非常感性的文,內容是這樣寫的:一天零一夜,台湾南部檳榔树的故乡,老夫子的隐匿之所。一年里惟一一次睡到自然醒,画张小院速写,送给房子主人。
金城是位多才多藝又非常浪漫的創作者,去年出版的《金城的漫畫散步》一書,讓閱讀者陶醉、驚豔。這幾天他在高雄參加「第15屆國際漫畫家大會」之際,王澤與我很榮幸約他前往屏東竹田美崙娘家住一晚。
...繼續閱讀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13:51引用(0)

September 7,2014

心裡比我還年輕的母親大人

 

年來母親大人臉上用的保養品、腳上穿的鞋子,幾乎都由長女我負責。

 近年來,家母穿的鞋子已固定一個品牌,鞋子的顏色有黑、咖啡、墨綠與深紅色,媽媽每種顏色都穿過了。前幾天要為母親再添購兩雙鞋,我問媽媽要什麼顏色的? 

母親回答我:只要不是黑色都可以。喜歡黑、白的我,暗自竊喜,原來84歲的母親,心裡比我還年輕哩,給母親大人100個讚!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0:53引用(0)

August 23,2014

老樹春深更著花


老根彌壯!娘家盤繞在榕樹的石斛蘭,每年春天開得非常燦爛!獻給今天85歲冥誕的父親邱鎮祥先生(1929年8月23~2009年1月6) 在父親庇護下的家與花花草草,枝葉依然繁茂,感恩。 

 

  ...繼續閱讀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17:19引用(0)

August 8,2014

庭院的火球花獻給父親

 
家庭院的火球花,今夏一團火紅燦爛開著,好吸睛!

獻給生前酷愛蒔花弄草的父親,並祝天下爸爸,父親節愉快!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11:47引用(0)

December 20,2013

祝 親愛的媽媽 生日快樂!

 
今天是母親大人84歲生日!此照片是上週末回南台灣為媽媽暖壽時所拍的,媽媽正好騎腳踏車從外頭回來,推著單車進門的母親,笑容可掬。  

我好喜歡健康又樂觀的媽媽。祝 親愛的媽媽生日快樂!福壽康寧!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0:27回應(0)引用(0)

December 18,2013

不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人生或有許多秘密,但不是都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時候未到。  

就說,綽號吧!我成長的階段有些不同的綽號,在年歲已長漸漸淡忘之時,突然舊時的綽號一一在臉書出現,如在臉書稱我:「尤物」!那肯定是我公視的同事;叫我:「樂樂或蘇三」,是我大學同學,準無誤。
 
舊時的記憶被喚起,彷彿穿過時光隧道,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已然在眼前。就在兩個月前,王澤與我受邀到廣州參加動漫活動,開幕式時我鄰坐的貴賓來自梅縣,當對方知道我的原鄉後,即熱心安排我們年底返鄉之旅。
...繼續閱讀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2:09回應(0)引用(0)

December 17,2013

花發多風雨 人生足別離 終究「再見!」

 

娘家庭院中有一株寄生在松樹的蘭花,近年來花期一到,一串串的粉紅蝴蝶蘭,有如瀑布般的奔放競豔,煞是美麗壯觀。

這株蝴蝶蘭原來是種在大姑家的,據說因枝葉與花都不夠生氣,所以大姑送回娘家(也是我的娘家)讓她的哥哥(也就是我爸爸)寄養。父親接養後,此株蝴蝶蘭剛開始雖然定期開花,也是稀稀落落。可一年一年後,日益茁壯,大姑回娘家時看到花開得如此燦爛,也笑嘻嘻的稱讚我父母親是綠手指。


父親2009年於睡夢中去後,現在母親一人獨立照顧園中的花花草草,久不久,園裡總會出現新品種的花,如上週返娘家時,鮮豔的金鐘花(黃鐘花) 正開得燦爛奪目。

三週前(12月3日),在潮州參加大姑邱金菊(1931~2013)的告別式後,我回娘家找到大姑年輕時的照片翻拍與此株盛開的蝴蝶蘭(如圖)。

花發多風雨,人生足別離。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一年四季,一歲一枯榮中不斷的輪迴更替。大姑與她的父母親(我的祖父母)、哥哥已在天上相見,重回雙親的懷抱與重溫兄妹之情。終究「再見」!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12:44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6,2013

死,若秋葉之靜美;生,如夏花之絢爛!

 
今天對我們家族來說是很特別的日子,悲喜交集。悲的是,大姑上個月(10月)15日中風昏迷送醫,一直在加護病房的金菊姑,今日大病解脫安詳離去,已無罣礙;喜的是二妹秀坊與外甥女雪寶今天生日。我佩服與欣賞三位親愛的家人,全都是勇於追求自己夢想的女性。

生與死是人生必然的過程,生命本身是尊嚴的。今天我只能想到此詩句,死,若秋葉之靜美;生,如夏花般絢爛。祝福勇於追夢的人活出自己燦爛的人生。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12:44回應(0)引用(0)

November 3,2013

胡小弟含著眼淚帶著微笑看著巫婆,不,是姨婆!

               
   
   
   

今天下午文瑀、思穎夫婦帶著已八個多月的胡小弟來看我(其實,文瑀,是專程來幫我修手提電腦的,我電腦都聽他的,不一會兒功夫文瑀就把問題解決了,犀利!) 

胡小弟繼上回滿七個月來寒舍時,從睡夢中醒來的他,仍非常好奇的看著客廳的吊燈並對著我微笑讓做姨婆的我,開心得使出渾身解數猛逗胡小弟「起笑」。

 我對著胡小弟說,叫我姨婆、姨婆婆。可我一說姨婆,胡小弟就哭了,連著幾次要他跟著我說:姨婆,他臉一變即大聲哭起來。怎麼了?莫非胡小弟把姨婆聽成巫婆,嚇著了他?好吧,就不勉強胡小弟開口叫我姨婆,立馬胡小弟又展開他那迷人的笑容。 ...繼續閱讀

st_chiu_0608 發表於 樂多20:15回應(0)引用(0)
 [1]  [2]  [3]  [4]  [5]  [6]  [7]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