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4,2015 18:38

王澤玩出不一樣的老夫子

摘自寰宇人物》絲路特刊 乙未年創刊 004 2015年8月

耐人尋味50

撰文林佳慧 

照片提供老夫子哈媒體股份有限公司 

 

 

人物簡介 

王澤,老夫子哈媒體()公司創辦人。老夫子漫畫第二代作者。父親王家禧自1960年代初以長子王澤為筆名著作《老夫子漫畫》,王澤本人自1995年接棒父親「老夫子」,整理授權出版事務及繼續發展漫畫創作與相關事業。王澤擔任建築系教授三十多年,目前仍在台灣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專任教授。

邱秀堂,現任職老夫子哈媒體()公司董事長、老夫子漫畫總編輯。曾擔任台北市文獻委員會編纂、台灣公共電視籌備委員會編撰兼主任委員秘書中國文化大學夜間部觀光系教師;中華文化資產維護學會副秘書長,現任執行監事台灣文史專欄作家、美食評審;1998年榮獲中國文藝協會(台灣)頒發「文藝獎章」。

 

 

光用「家喻戶曉」、「深植人心」幾個字,很難形容《老夫子》漫畫在華人世界的影響力。對560年代的人來說,《老夫子》是成語的啟蒙老師,像是「原來如此」、「惡有惡報」、「自討苦吃」還有幾百則名為「耐人尋味」的四格漫畫,看著圖畫讀著文字,潛移默化理解了成語的意涵,《老夫子》的教學一點也不嚴肅,甚至很搞笑。 


 

很少有一部漫畫的角色人物,可以這麼自然、如此親近,有時像是鄰家悄聲佝僂出現的老伯伯,有時候又活脫脫像是學生時期一起作弊的死黨。颱風來了,他跟你一樣被吹得東倒西歪;物價漲了,他替你餓成皮包骨,讓你明明淋成落湯雞、荷包大失血,卻因為他獨特的行徑而忍不住發噱。《老夫子》就是這樣一部「亦師亦友」的長青漫畫,風行了這麼長的時間,筆尖著墨50多年,作者從漫畫家老王澤變成教授小王澤。 


 

原來,原作者王澤(本名王家禧)當初是以長子之名做為筆名,以毛筆手稿創作幾十年,數十年後,第二代王澤接下畫筆,讓老夫子真正成為「王澤」出品。他延續老夫子的生命與個性,但已不受任何方格、框架限制。於是,老夫子可以變矮、變Q,從以前就拍電影、拍卡通、做公仔,到現在閒來無事還可以帶著大番薯、秦先生一干好友去鄉村釣魚,成為最吸引遊客的彩繪壁畫。簡單地說,想像力馳騁到哪裡,老夫子就能到哪裡! 


 




我們都是老夫子 

相較於多數漫畫角色的固定性,醫生就是醫生、偵探就是偵探,一輩子下來永不變換。「老夫子不是!」王澤教授說明:「老夫子是屬於表演的,畫家要他演什麼,他就演什麼。老夫子今天是銀行家,明天是乞丐,後天他要上外太空,要不然就是開個小店。所以,老夫子是個演員,他一直在表演!」 

在眾多角色中,老夫子最常演出的是「市井小民」。王澤教授表示,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總受到社會道德規範,要有禮貌、講文明,所以對某件人事物,必須保持某種態度,必須學習婉轉表達。但在漫畫裡「老夫子生氣就生氣,就是這個樣子!」他笑說:「一般人心裡想這樣做卻不敢做,所以老夫子替他做了!」一如戲台下的觀眾,藉由戲台上演員的喜怒哀樂抒發平日壓抑的情緒。於是,老夫子不僅僅是一個角色,不只是四格八格的漫畫,而是活生生的你、我、他。 

 

老夫子,固然可以一人分飾多角,可以隨著時事、潮流變遷。然而,若作家缺乏對社會觀察的敏銳與細膩,角色便不可能貼近人心,更遑論成為歷久不衰,甚至是歷久彌新的漫畫經典。老夫子哈媒體的邱秀堂董事長,亦身兼漫畫總編輯的她就具體指出,老王澤的年代,根本沒有傳真機,但《老夫子》裡卻有;「他的思維是超過3D4D的,他的世界是超過常人的;所以在做這些漫畫的時候,就會有了使命感。」  

 

在老王澤年代,個人主義色彩較強,可以說老夫子就代表了這個畫家。漫畫家用個人的角度看生活,在作品中寄予生命的期望。而如今的小王澤則說:「我不是我父親,他有他的理想、他的感受,和他過去生活的經驗紀錄。我們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人。」 

 

逗趣幽默卻不諷刺 

新舊老夫子,固然在筆風、取材上略有不同。然而長久以來,維持一定的品質和本質,才是《老夫子》可以歷經幾個世代、數十年考驗的真正優勢。秀堂總編輯說:「老夫子不但幽默好笑,更蘊含了很多中國傳統文化,不管是食衣住行,或是傳統的觀念,都包含了人們在現實與道德、傳統文化跟西方文明之間的矛盾。」因此,讀者可以看見老夫子的個性,雖然偶爾自作聰明使壞,有時候卻好管閒事或者大耍脾氣,但多數時候,老夫子給人一種小人物的正義感,就像是「我們在碰到困難的時候,老夫子替我們做了情緒的發洩」。那麼,正義是不是非得犀利?理直是不是非得氣壯?無論是老王澤、小王澤,都藉由老夫子告訴我們:「何必如此!」 


「《老夫子》裡面沒有任何的諷刺啊!」王澤教授認真地解釋:「逗趣,是一種由內而外的幽默,讓自己跌倒了,大家笑一下,開心一下。諷刺呢!是找有錢、有權的人開刀,找政客、貴族開刀,讓小人物來幫讀者出氣。逗趣跟諷刺是有區別的,完全是兩回事。」 

 

就是這樣一個詼諧而敦厚的心意,體念時情卻不重口味渲染,符合潮流卻不跟風批判,四格八格的小小圖畫,讓人輕鬆閱讀,一點點小幽默就讓人開懷大笑。讀者不一定記得那幾萬則漫畫裡的每一個故事;不一定記得老夫子到底追到陳小姐了沒有?但是,曾經在公車上一手拉著吊環一邊搖搖晃晃地看;曾經在課堂上藏在抽屜裡偷看;曾經睡前隨意翻看,卻因為老夫子一個誇張的動作爆笑出聲,引來乘客側目、老師丟擲粉筆、枕邊人夢中驚醒,這些深刻的印象與回憶,絕對令人永生難忘。 

 

王澤教授:「我從來沒有感覺到漫畫不是藝術,我從來沒有感覺到漫畫不是美術。」字字鏗鏘。

 

 

漫畫是美術也是藝術 

1994年夏天,當時在台灣公共電視籌備委員會擔任陳奇祿主任委員機要秘書的邱秀堂,踏進台北市立美術館洽詢「《老夫子》漫畫原稿」展覽一事。開心地自稱是「老夫子粉絲」的北美館黃光男館長,在早已滿檔的展期當中,硬是挪出走廊開放空間給「老夫子」。促成這場展覽的秀堂憶起往事,忍不住大笑:「我還擔心場面不夠,打電話問王教授。沒想到他一口答應說:『太棒了!我就是不喜歡正經八百的展出。』」 

 

    於是,199574日《老夫子》漫畫首次在台北市立美術舘展出,粉絲的熱情捧場,轟動一時,讓王澤父子非常感動!

 

    不喜歡約束的王澤教授,用自己的節奏、自己的步調,讓《老夫子》一步步登上大堂。2008年,成為全球首件登上蘇富比藝術拍賣會的漫畫作品。2012年又站上佳士得藝術拍賣會舞台。一次又一次的榮耀,他僅僅平靜地陳述:「漫畫是最清楚精確的藝術,要用最快速與單純的方法,精準表達出個性、情緒、故事和想像。」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老夫子》衍生商品的成功,讓人們以為王澤教授很懂得操作品牌。他卻說,「很多人不了解,到現在都不了解。那些,我都不懂。」只是他從20年前,就領悟到未來科技對漫畫的衝擊。不只是漫畫,印刷品、雜誌、任何書本類,都將一點點地被網路所取代,而手稿,將成為歷史。 

 

    對趨勢的領悟並不成為《老夫子》的絆腳石,相反的,王澤客觀地站在漫畫代理商的立場,認真思考一部漫畫的可能性。以十多年的時間,跨領域、跨界式創作,讓老夫子跟其它品牌、設計師、創作者,結合各種奇思亂想,熱熱鬧鬧地玩成一片,玩出了《老夫子》嶄新的一條路。 

 

    王澤教授說:「我現在不是個人主義,不管是聯名或是授權,我希望把它全部放出來。」在他的看法裡,過去所謂發明、創作,神聖到你不能碰,不能變。「在過去,要是有塗鴉藝術家把老夫子變成骷顱,哇!那不得了,氣死了!但從今天來看,從我的角度來看,卻『很好玩』」。這種你畫一點鬍子,我畫一頂帽子;我的老夫子變成你的兔子,你的兔子變成老夫子;印成T恤、做成花器、變成人偶站在遊樂園跟大家握手,漫畫家創造的人物,活出新的風貌,所有的人都在創意的交流中,找到「開心」! 

 

    「談品牌,我是完全不懂的,我只是一路開心去做,不偷雞摸狗。保持絕對的品質,即便是一個免費的贈品,也要水準以上。一點一滴累積下來,讀者可以依賴你、信任你。如果我的感覺沒有錯,那麼或許,我在做的就是品牌。」對於《老夫子》的品牌成功且長遠的經營,他自有定見。

 

一封信,豁然面對盜版侵權 

    品牌的知名度,往往帶來惱人的盜版與侵權問題。滿街的「老夫子」招牌,牛肉麵店、牛排館、服飾專賣店各式各樣,琳瑯滿目。一般而言,談起這個話題,總是讓品牌經營者無奈地搖頭,或者至少皺眉。沒想到王澤教授卻是哈哈大笑:「第一,我沒錢。第二,我沒時間。就算把人抓來了,打個官司短則5年,長則810年,這個時間我一天到晚吃不好睡不好,何必?還不如用這個時間去創作,去玩新的東西讓自己開心。」 

 

    他笑談方歇,意外地轉以悲憫帶著點感慨的口吻,論起「盜版之源起」。提到盜版,特別是在二次大戰之後,世界經過很多災難,大社會瓦解崩裂。很多國家獨立,從殖民國家變成非殖民國家。各國都在重整,從殖民政策的經濟撤離中學習獨立。這時期,第三世界國家相較西方國家而言,是相當貧窮的。縱然明白教育是建國的根本,問題卻出在根本買不起教科書。那些歐美的教科書經常相當於一個教授一個月,甚至是半年的薪水,所以,只好偷人家的東西,盜版之後給自己的學生用。王澤教授頗具深意地表示:「這裡頭,當然也包含東南亞各國。」 

 

    理解,並不代表支持。在版權意識抬頭的此時此刻,王澤教授面對的方式,很中國、很文人。「我沒有打算去打仗,因為打仗靠金錢靠心情還靠體力,所以我只禮貌上寄去一封信告知。他有點良心,就撤下來了。他不撤,我就當他熱愛《老夫子》,幫我做免費廣告!」說這話的王澤教授,其實,很老夫子。 

 

信心?從沒想過這件事! 

    盜版侵權沒讓王澤教授苦惱,談「信心」卻讓他不知道該如何作答。他搖搖頭帶著微笑:「信心,是沒有信心的時候,才去想的事。」他誇張表情大叫:「哎呀!事情愈來愈糟糕了,是不是我要鼓勵自己更有自信心?」停頓了一會又恢復正經:「可是沒有,我從來沒想過。」他舉華特迪士尼為例,家裡來了一隻老鼠,人人喊打,迪士尼卻抓起畫筆就畫,一畫畫出了米老鼠。「就是熱情,讓人『哇!』就下去了,我唯一靠的就是保持熱情,覺得畫漫畫真的很棒耶!然後一直玩下去。」  

 

    除了熱情,更多的是分享。分享是一種互相給予養份和力量的核心能源。過去這20年,王澤教授不斷在思考《老夫子》還可以做什麼樣的東西去跟人家分享?於是,四川大地震的時,「我沒有錢捐贈,就畫了很多漫畫,讓老夫子、大番薯重建機器人,飛過去幫孩子們蓋學校、救災。他們愛怎麼印就怎麼印,印海報、漫畫什麼的都好,無非就是給孩子們一點鼓勵。」他說:「分享的意義和作法,千千萬萬種。」 

 

    從社會觀察的角度,以熱情做為才能的永續動力,去做一件有感受、有意義的事。這個感受,可以賺錢,當然很好;不能賺錢,如果能讓大家開心一下,歡樂一下,那也很好。「所謂意義,不是因為現在流行這個,不是人做我做,當個跟屁蟲,而是去製造未來的機會。」 

 

     「老夫子還是老夫子,BUT NEW IDEA!」

 


  • 您可能有興趣:

    『天涯海角看老夫子(17)─巴黎』
    st_chiu_0608 發表於樂多引用(0)【老夫子漫談】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6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7577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