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2009 23:44

包美聖《看我聽我》像盧廣仲?

你在日落深處等我
長空下的獨白

盧廣仲
包美聖《你在日落深處等我》《長空下的獨白》
成長於民歌時代的歌迷,絕對不會忘了包美聖,而她也算是最早將校園民歌唱至一般普羅大眾的民歌手,她演唱的《捉泥鰍》充滿濃厚鄉土情懷,為七○年代吵得震天價響的「鄉土文學論戰」,添加溫暖的人文風格。最近則因為有噗友說她長得「很像盧廣仲」,讓我不禁又重溫她的專輯。
七○年代中期萌發的民歌運動,楊弦、李雙澤高唱「唱自己的歌」,讓大學生開始擺脫貓王(Elvis Presley)、「披頭四」(Beatles),撥弄吉他弦寫出自己的歌,一九七七年,台灣文壇展開鄉土文學論戰,關心起自家芳芬的泥土,同年新格唱片舉辦「金韻獎歌唱比賽」,校園歌曲不再只有洋脛風的搖滾調調。

時為台大歷史系的包美聖以自己19歲的創作歌曲《成長(悟於19)》參賽,獲得第一屆金韻獎創作組優勝,演唱功力也獲肯定,接著在首張《金韻獎紀念合輯》中演唱《小茉莉》也頗受喜愛。新格唱片開始將合輯中受歡迎的歌手,挑出錄製個人專輯,包美聖便是最早的開路先鋒。而她帶點呢噥又清澈的細軟高音,搭上邱晨寫的《看我聽我》及同鄉侯德健寫的《捉泥鰍》正中歌路,成了早期最受歡迎的金韻獎女歌手之一。

但有些意外的是,包美聖第二張專輯《長空下的獨白》,再次選唱了與《捉泥鰍》歌曲相近的《蘭花草》,反倒沒有銀霞的版本來得知名,可能是銀霞的偶像光環超越了詮釋歌曲的本身。

不過,我相信那時無論有沒有聽民歌的人,都會對這兩首充滿童稚情懷的《看我聽我》、《捉泥鰍》印象深刻,最連年紀還很小的我,也會哼上幾句「池塘的水滿,雨也聽了」。不過,日後包美聖說為《捉泥鰍》錄音時,一度忍不住哭了。不是因為被這首歌感動,而是太像兒歌,感覺很沒面子。幸好在製作人的軟硬兼施下,她還是乖乖地唱了,卻意外大受歡迎。她和《捉泥鰍》的創作者侯德健小時住同個村子、上同所幼稚園,沒想到長大後卻因民歌而再次結緣,而他倆日後再合作的《那一盆火》也更為動聽,那時也可聽出侯德健的祖國情懷。

她在專輯中寫上對每一首的想法,《捉泥鰍》寫著:「小時候曾有一段時間住在台中鄉下,那時一有空,就到小河裡游泳,到田裡捉青蛙、撈泥鰍,每當彎腰彎累了就坐在石頭上,用竹筒做的水槍,嘻嘻哈哈地攻擊來往的公路局車子,氣得車上的人伸頭罵我們野孩子。而世上竟有這般巧合的事,我和侯德健小時住在同一村子,現在,我唱他的歌,唱得又是《捉泥鰍》,想起被他知道的那些小時候的愀事,唱著唱著,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而在我很喜歡的《看我聽我》,她寫著:「不知道你對於所謂的『校園歌曲』有什麼看法?由於《金韻獎專輯》在短短一年內風行各校園角落,因此,有人特別關心『校園歌曲』意義何在,甚至有把『校園歌曲』與『民歌』混為一談的。邱晨身為新聞系學生,對於這種討論有一種看法:『歌是唱來聽的,不是唱來討論的,我寧可把討論的時間用來改進缺點,創作更多的好歌曲與同學們共享。』因此這首《看我聽我》是他的意見。」

不管怎樣,包美聖與陳明韶在銷售與口碑上的成功,為金韻獎甚至海山唱舉辦的民謠風歌唱比賽歌手們,開出了康莊大道;包美聖共發行了《你在日落深處等我》、《長空下的獨白》、《那一盆火》及《樵歌》四張專輯,全都叫好、銷量也令人滿意,一九八一年她發行《樵歌》專輯前夕,便遠赴美國求學,不曾再回到台灣歌壇。

四年前在《民歌三十年》演唱會上,她再度現身演唱,令人驚喜,她說:「以前我們唱歌,不必化妝,也沒打歌服,大家聚在一起跟同學會一樣,對我來說,那就像是學生的活動,所以我從不覺得自己加入過歌壇,也沒有所謂的退出。」現在的年輕歌迷,應該少有人知道包美聖是何方人物了,聽到有人覺得盧廣仲與她很像時,除了會心一笑,更多的是對那民歌歲月的緬懷了。

《看我聽我》
作詞:邱晨/作曲:邱晨
看看我、聽聽我,我裝扮為了妳、我歌唱為了妳;朋友!
手牽手嗚嗚…走向我嗚嗚…我歡樂為了妳、我憂愁也為妳。
聽我唱、妳也唱,不要害羞、不要怕;拍拍手、微微笑,妳我都是好歌手。
看看我,妳不會忘記我。


《捉泥鰍》
作詞:侯德建/作曲:侯德建
池塘裡水滿了、雨也停了,田邊的稀泥裡到處是泥鰍。
天天我等著你、等著你捉泥鰍;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捉泥鰍?
小牛的哥哥帶著她捉泥鰍;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捉泥鰍?

  • gray0049 發表於樂多回應(5)引用(0)華語女歌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7 │累計人次:932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0904681

    回應文章

    哈~ 你真是繼上一次萬芳之後﹐到來一絕了。
    包美聖=盧廣仲~ hahahahaha
    ---------------------------------------------
    版主回覆:
    hi Muzikland
    真的還有點像啦,希望包美聖不要生氣才好,哈。
    | 檢舉 | Posted by Muzikland at December 3,2009 02:17

    這是身為臺灣人的驕傲
    我們有這樣好的音樂
    聽了很感動
    好聽的民歌
    小鄧也很喜歡
    翻唱了好幾首
    讓它們飛出臺灣
    ---------------------------------------------
    版主回覆:
    hi 洄瀾
    小鄧的版本也好聽,但我還是愛這些簡單的民歌手、簡單真摯的唱法與編曲,喚起了當年校園民歌的美好。
    | 檢舉 | Posted by 洄瀾 at December 4,2009 20:47

    小時候我也常唱《捉泥鰍》和《看我聽我》,《小茉莉》則是清新動人,印象中常聽到包美聖甜美細緻的聲音,卻不是很記得她的模樣,也許是因為校園歌手不需要常打歌亮相吧。

    之前聽蔡琴在廣播節目中提過,當年他們都是很單純的學生歌手,但當時的政治環境還是特殊,有的家長就會叮囑自己的孩子,拍照站旁邊點,不要太引人注意。

    恨懷念《那一盆火》~~
    〝曾經是爺爺點著的火,曾經是爹爹交給了我,
    敲敲心中鏽了的弦.....〞
    其他的忘了。(^^)
    ---------------------------------------------
    版主回覆:
    我對包美聖的印象,都是來自廣播電台,對她的模樣也是頗為陌生,直到盧廣仲出現....。不過,她的歌在我小時候真的是頗受歡迎,《捉泥鰍》是最常掛在嘴邊的歌,雖然歌裡的生活是城市小孩的我,從來無法想像的。
    | 檢舉 | Posted by hsumolly at December 5,2009 23:29

    民歌應該是我們這一代很重要的音樂經驗,也許是蟬連綜藝一百的「龍的傳人」還是金韻獎的大學城民歌比賽,也可能是日後大為行的「阿美阿美」或「恰似你的溫柔」,這些都壤我們聆賞過一個時代的氛圍,也造就日後台灣引領華語流行音樂的地位。

    只是我想分享我奇特的民歌初體驗,那是我國小三年級一個禮拜代課老師的引領,最後的一堂課窗外真的還有下雨,分離時師生都哭成一團,老師為了安慰我們,特地教我們唱那些「她的」同學寫的歌,我記的她教了兩首,「捉泥鰍」和「如果」,「捉」當然沒問題啦,只是到了「如果」時那些我們問起什麼是「纏綿」,「旖妮」的歌詞,應該有讓代課的大女生羞紅了臉吧!

    嗯!我相信會唱的人應該開始在想歌詞了

    阿~民歌 那個遙遠卻又清晰的記憶

    謝謝你黑膠,讓我想起這些
    ---------------------------------------------
    版主回覆:
    我的民歌經驗幾乎都來自廣播電台,那時《龍的傳人》蟬聯綜藝一百排行榜時,我還在看鳳飛飛《一道彩虹》,等到我轉台看《綜藝一百》時,那時排行榜早已由林慧萍、金瑞瑤等人所佔據了。
    你小時候真是勇於發問的學生,不像我都是似懂非懂,光會唱就行了,根本沒想那麼多,哈。
    | 檢舉 | Posted by 只能聽卡帶 at December 8,2009 02:12

    也許吧
    我小學四年級的代課老師
    也是女的
    最後一堂課好像也是下雨
    大家也在哭
    不過到是沒唱民歌
    抓泥鰍是一個很兇的老師喜歡的
    每節課都在聽這首歌
    ---------------------------------------------
    版主回覆:
    每節課都在聽《捉泥鰍》?那不用上課嗎?這首歌所描述的生活對生活在城市的我真的很難想像,那時只顧著唱,對歌詞內容一點都不深入了解。
    | 檢舉 | Posted by 洄瀾 at December 9,2009 16:52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