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2009

【吾命騎士X不殺】黑衣無情8-天外雙俠




第八章.天外雙俠


當太陽得以見到傳聞中的「教祖殿下」時,他的第一個行動是……。

「哇啊、好好捏喔--這一定是教皇那老頭沒錯了!」太陽並沒有像羅蘭一樣單腳跪在教祖的面前,而是衝上大大的座椅前捏了捏教祖的臉頰。
「……。」教祖雖然有些火大,但是他已經習慣了,所以懶得再多說什麼。

太陽又搓搓教祖香檳色的短髮,淡淡的甜香便冒了出來:「唔--香香的,這個味道果然是教皇!」
「……。」教祖緩緩地拿起他的法杖。

太陽再摟了上去,對單薄的孩子身體上下其手:「……不對啊,教皇如果被我這樣摸,應該會……。」
「你是說這樣嗎?」教皇笑容燦爛地把不死鳥之杖抵上太陽。
此時教皇只要將聖光輸入杖內,太陽極有可能馬上去找光明神泡茶聊天……。

太陽隨即退開:「教皇殿下,對不起!」

教祖明白「教皇」這稱呼是西方的用法,聽羅蘭說「格里西亞似乎不是教主」,所以沒有對太陽多加糾正。
現在就教皇看來,這欠打的個性還是一模一樣嘛。

「你是格里西亞,對吧?」教皇開口。
太陽點點頭,對這麼稱呼由衷熟悉,一時竟覺得這世界中,只有教皇最沒有改變、與自己的關係依然貼近。

「那麼……你為何不是我教的教主?」教皇一問。
「教皇殿下,我是另一個世界的格里西亞、不是這個世界的。」太陽趕緊說。

「那…教主大人到底到哪裡去了?」教皇不大相信,還是接著問。
「他可能……死了。」太陽覺得教主鐵定是被亞戴爾殺了。
太陽不願說出兇手是誰,於是有些心虛地補充:「應該是被仇家殺的。」

「……。」教皇一臉傷腦筋:「格里西亞的仇家這麼多,我又不知道是當中的哪個殺了他。要替格里西亞報仇,我難道得用砂石車把他的仇家全載來處理嗎?」
「……。」太陽覺得這「教主」人際關係很糟。

...繼續閱讀

stardustlight發表於 樂多00:11引用(0)【吾命騎士】黑衣無情

【吾命騎士】黑衣無情7-憶情若絲



第七章.憶情若絲


***


在光明殿,教皇的辦公室裡。


「教皇殿下,我來是為了拜託你一件事……。」
「你現在要把所有未用到的假期全拿來照顧格里西亞,對吧?」審判還沒說完,教皇就搶話了。
審判緩緩地點頭:「是。」

「你不會用到你的假期。」教皇說得直截。
「教皇殿下,我不像太陽一向對您有許多要求,這些年來我只求你這次!」審判的臉色緊急。
「雷瑟,你誤會了。」教皇用手指封住審判的唇,直到審判冷靜下來以後,才把手挪開。

「沒有太陽騎士,光明神殿該算是什麼呢……。」教皇有些落寞:「雖然格里西亞幾乎從來不管公事,但曾幾何時,他已經成為眾人生活的中心。」
「……。」審判難得看見教皇的臉上失了笑容。

「格里西亞是我從小看到大的,你擔心他、我也擔心他。」教皇緩緩地說:「我相信全聖殿的人都擔心著格里西亞。包圍在這種沉鬱的心情中,大家要如何上工?」
「全聖殿的人都在擔心?」即使是像審判一樣聰明的人,也不懂教皇的意思。
「……只要現在到格里西亞的房間前就知道了。」教皇淡淡地笑一下,便走出門。審判緊跟在教皇的身後。


...繼續閱讀

stardustlight發表於 樂多00:11引用(0)【吾命騎士】黑衣無情

【吾命騎士】黑衣無情6-在所不惜




第六章.在所不惜


「怎麼辦…這樣我就不能對教祖殿下交差了!」羅蘭心想,正心急著想逃脫,這時又羞紅了臉:「唔…嗯……格里西亞,你手怎能伸進去!」
「抱歉,玩上癮了。」太陽老老實實的道歉:「不過你有必要這麼害羞嗎?放輕鬆、放輕鬆嘛!」

--這種地方被捉住能放輕鬆才怪!
在場所有人不約而同地心想。


就在此時,大廳的木門被打開了。
來人正大光明地走了進來:「教主大人,你何必刁難自己人?羅蘭先生可是教祖殿下的得力幫手。」

「是冷霜三少!」審判先是一驚,接著望向太陽:「格里西亞……你是?」
「是,他是我們的教主。」羅蘭答覆完審判便轉頭面向太陽:「教主大人,你是為了教派才潛藏在此,對吧?為了教義不懼身陷虎窟,真是捨生取義的高尚精神。」

「……。」刃金沒料到他先前對審判說的話成真了,懷疑地望向太陽。
「我不是你們的誰!也不是什麼教主!」太陽一臉慌張地解釋完,望向審判:「審判,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樣!」
「我相信證據。」審判冷冷地說:「之前還聽信了你那些荒謬的話,真是我的錯誤。」

寒冰看著太陽的神情,又想起近日來太陽與殘冰門的弟兄們相處得相當融洽,才想為太陽辯解,暴風就開口了。

「這倒不一定。」暴風道來:「亞戴爾是背叛者,他說的話又有幾分可信呢?」
「……。」亞戴爾沉默。

...繼續閱讀

stardustlight發表於 樂多00:11引用(1)【吾命騎士】黑衣無情

【吾命騎士】黑衣無情5-特殊擒拿




第五章.特殊擒拿


話說崑崙山東方有座祁連山。光明教派近日來才茁壯,第一眼就注意到建在那山頂上的門派「冷霜門」。
這冷霜門是白道,專出金鐘罩鐵布衫一類的內功,卻與攻擊著稱且不在正道上的殘冰門是結拜門派。

前一個月冷霜門剛被抄了,平日不多管事的冷霜掌門竟人間蒸發、生死未卜。
冷霜二少爺名喚希歐,生性認真負責,自然接手掌門之職,努力與殘餘下來的兄弟們一齊重建冷霜門。
希歐自從門派被滅以後,就一心往天山行,心想天山此時也在牙關上,光明教派就落在對面虎視眈眈著,希望能與殘冰門通力合作滅掉光明教派,以重振他冷霜的氣勢。


「……羅蘭,你恨不恨我?」想起這段不長的日子裡,他總是叫羅蘭四處殺人放火,教祖這沒幾點良心在的人竟也愧疚了。
還半跪在教祖面前的羅蘭不解地抬頭:「教祖殿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還記得祖門在哪裡嗎?」教祖緩緩地問。
羅蘭緩緩點頭:「是,教祖殿下。」

「你想不想回祖門去?」教祖又問。
「在下不生二心。」羅蘭恭敬地回答。
「……。」見到羅蘭的樣子,教祖也不知道羅蘭究竟討不討厭待在光明教派裡,也不想再多問了。


...繼續閱讀

stardustlight發表於 樂多00:10引用(0)【吾命騎士】黑衣無情

【吾命騎士】黑衣無情4-兩方日常




第四章.兩方日常




相隔著塔里木盆地與天山遙遙對望,在那更寒冷、更高聳的崑崙山頂上,現正轟動武林的異教「光明信仰」的神殿就位在此地。

羅蘭一恐嚇完,隨即以非人的速度風風火火地自天山奔回大本營,預備上奏消息。
走在肅瑟刺骨的寒風中,羅蘭呼吸急迫,步伐顛跛,心想:「為什麼那些門派、魔教都愛挑又高又冷的山做地盤?只是去嗆聲就得跑這麼遠未免太不值得,幸好下次我再去就能綁架了。」

「羅蘭先生,懇請留步!」一道平時四平八穩、今日聽來卻煞有幾分緊急的聲音自羅蘭的身後傳來。
羅蘭被叫住,回頭望向亞戴爾:「敢問何許大事發生?」

「教祖殿下說教主大人失蹤了。」亞戴爾連忙道來:「推測時間,教主大約是一星期前,人就不在教派裡。」
「怎麼會消失了一星期才被發現?教主大人又為何失蹤?」羅蘭皺眉。
「我們見到教主大人都是黑髮黑眼,其實那是他為了掩人耳目,使用了易容術,所以平時不易被人注意。再加上教主大人平日最愛龜縮在房裡睡覺,鮮少出現,所以……。」亞戴爾緩緩解釋:「至於為何會失蹤,無人知曉。」

「敢問亞戴爾是否知曉教主大人的特徵?希望你方便透露,以便在下尋覓。」羅蘭緊接著問。
「教祖殿下說,教主大人是金髮碧眼。」亞戴爾回答。
「……。」說到金髮碧眼,馬上有個身影落入羅蘭的腦海中,那是位一天半前才剛見過的人,名字叫……。

「難不成殘冰門派裡忽然出現的那位『格里西亞』是我教失蹤的教主?」羅蘭覺得這想法相當荒謬,但是天山是這附近較有可能生存與落腳的場所;教主若不去天山,難道有可能去青藏高原和藏族搶奶茶喝?


...繼續閱讀

stardustlight發表於 樂多00:10引用(0)【吾命騎士】黑衣無情

【吾命騎士】黑衣無情3-魂牽夢縈




第三章.魂牽夢縈




太陽隨著審判一起走進院子以後,太陽正愁是否得席地而坐,審判就捉起太陽的手,兩步踢上牆壁,三步走上屋簷。
兩人在屋頂上坐下。

太陽再次見識到審判的奇技,不禁驚嘆:「哇!審判你這招好厲害、我都不知道你的身手和白雲一樣敏捷!」
「這是『輕功』,你不知道嗎?」審判問。
太陽搖搖頭。他在原先的世界裡,最多不過是見到白雲用雲蹤步飄來飄去。

審判聽了太陽的話,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影子:「你說的『白雲』,難道是指武林輕功第一高手?」
「……我不明白你在說誰。」太陽皺眉。
太陽此時心想:「我寧可在聖殿裡被審判每天追著打,也不想要像現在一樣被審判客客氣氣地對待、我卻對審判的背景還有言行一無所知。」

太陽一時鬱悶,拿出審判托付的酒和酒器:「倒酒。」
「你當我是你聘的捧琴童子嗎?」審判嘴上抱怨,還是老老實實地替太陽倒酒。
「我倒覺得你這什麼事都無怨無悔接受的樣子比較像小媳婦……。」太陽看著眼前的審判一身黑色布衣,頓時憶起聖殿裡的審判。

審判因為形象的關係,包括制服,衣櫃裡的騎士服全是黑色的。
太陽不知道審判喜不喜歡黑色,但是他覺得黑色適合審判。
黑色會把全部的色光吸收,一如審判從來把全部的苦悶事一人擔下……。

「怎麼了?」審判正要把酒遞給太陽,卻見太陽恍神了。
「沒有……沒什麼。」太陽接過酒,一口飲盡。


...繼續閱讀

stardustlight發表於 樂多00:10引用(0)【吾命騎士】黑衣無情

【吾命騎士】黑衣無情2-陽為鄉愁




第二章.陽為鄉愁




「後會有期。」羅蘭對審判一揮手,便轉身往窗外走,看樣子是要離去了。

「對了。」羅蘭在跳出窗外之前,回望太陽:「這位金髮公子如何稱呼?」
「我…?」太陽愣愣地指著自己。
「嗯。」羅蘭一臉認真地點頭。

「我叫……格里西亞。」今回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向羅蘭自我介紹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這令太陽感到微妙。
「我記住你了。」羅蘭答話:「我會再回來找你。」
太陽一聽見羅蘭的話,心想:「你一個死亡領主怎麼能隨便說這種話!萬一害我被審判誤會怎麼辦?」

不過一秒,羅蘭一襲黑色緊身衣的身影已消失無蹤。

...繼續閱讀

stardustlight發表於 樂多00:09引用(0)【吾命騎士】黑衣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