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6,2018 23:42

電影配樂傳奇 Score: A Film Music Documentary

  顧名思義,這是一部以電影配樂為主題的紀錄片,從介紹電影配樂的歷史,到請來好幾位電影配樂大師、宗師、霸主、王者、一些人心目中的神...等等進行採訪,一起討論電影配樂這件事、這份工作,並且互相稱讚,片中運用了非常大量的各種電影畫面素材跟配樂,能搞定當中的版權問題真的非常不簡單。結論說在前頭,任何喜歡看電影、喜歡音樂的人,我都極度推薦去看這部電影配樂紀錄片。至於對電影配樂很有興趣的人,應該早就準備二刷了吧。

  談到電影配樂,簡直可以讓我另開分類來長篇大論了,不過平常根本沒那股動力,就趁這篇抒發一下。

  「電影原聲帶」這個事物在我的童年佔有非常大的區塊,當同學都熱衷在購買徐懷鈺跟任賢齊的CD或錄音帶時,我卻把目光都集中在電影原聲帶。可以說從小就是一個怪咖。

  一切的起源跟許多熱愛聽電影原聲帶的人一樣,都是被電影絕地任務(The Rock)的配樂吸引,才開始一頭栽進電影原聲帶的世界,所以Hans Zimmer這個名字我國小就知道了,不難想像二十年後的現在,他在電影配樂的世界有王者一般的地位,只是個人認為絕地任務依然是他生涯難以突破的顛峰,那真的是徹底影響了全世界配樂旋律跟結構的曠世傳奇經典。有一陣子他的配樂經常被台灣的電視台盜用,後來則是電視台自己弄出旋律極為類似的配樂。
  
  不過我是直到大學之後,才取得絕地任務的原聲帶CD,在那之前,我都是聽我哥從他朋友那邊借來的CD,我再轉錄成錄音帶,用錄音帶聽的...真的是有夠復古搖滾少年電影的情節。沒有買的原因是當時去唱片行老是找不到。

  國小時期自己只有兩片CD,都是去家樂福時厚著臉皮買的,買到第二張就被我媽幹譙,所以中間有一段時間都沒有入手新的CD。還記得那時我媽常說「又不是專門聽音樂的買CD幹嘛?」,結果我現在就是會被歸類在專門聽音樂的人。

  那兩張CD是「變臉」跟「ID4星際終結者」的電影原聲帶,童年時期就在接觸這種音樂,算是替之後胃口大開的音樂聆聽之路埋下伏筆。

  該怎麼形容當時聽那兩張原聲帶的感覺呢?算是一個小朋友初次接觸「世界音樂」的感覺吧?當然這邊的世界音樂不是指唱片行裡分類的那種世界音樂,而是「跟世界接軌」的那種概念。我必須要跳進那個音樂的世界裡,試著去理解那些音樂,但理解電影配樂最好的方法,當然就是想像電影情節了。所以當時聽配樂時,除了音樂本身以外,腦中也會去想像電影的畫面。而且最有意思的是,我是在還沒看「變臉」的電影前就先接觸其電影配樂,當我真正看到電影時,那些音樂在我腦中又是另外一種味道了,回想起來這些經驗算是大大影響我對於「聽音樂」這件事的方法。

    即便到現在,電影配樂這一回事對我來說,還是大大的異於其他種類的音樂,因為電影配樂是替電影量身打造的,然而單獨聆聽時卻又是另外一種味道,這中間可以說是有一種「詩意邏輯」存在的。因為是替電影打造的音樂,其結構也是難以捉摸的複雜跟有趣。

    拿變臉的Track1來說好了,一開始是挺優雅的旋律,但那旋律就又帶著相當濃厚、不安的氛圍,突然間出現大音量轟炸,接著又回去醞釀情緒,又突然出現充滿恐懼感的轟炸,之後又放緩,還出現詠唱詩歌的人聲...
  如果這不是電影配樂,那這音樂真的是前衛到不行,難以分類,而且做出來的人絕對會被樂評們視為瘋狂的天才,不知道嗑了多少藥才能做出這種音樂。但在配樂的世界裡,這種怪異的結構卻是平凡到不行。
    建議同溫層的大家可以用聽「後搖滾」的心情去聽電影配樂,相信各位會發現一片新世界。


  從電影本身去談論配樂,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無可否認,配樂經常可以將電影昇華到另外一個階段,甚至有非常多的電影將配樂拔掉,不死也只剩半條命,個人認為今年奧斯卡獎的最佳影片水底情深就是這類型的,水底情深的配樂獎實至名歸,但最佳導演跟影片都是水底情深???所以我常跟大家講,不要太在意奧斯卡的得獎名單。

  但我最愛的北野武電影「花火」,也是靠久石讓的配樂衝到顛峰的,配樂跟影像是相輔相成,沒有配樂的話電影會不成氣候,所以才常常說電影是多種藝術的結合。
    而換言之,沒有電影的影像,那些配樂也很難被世人關注,甚至若是失去了影像的連結,一些備受讚賞的配樂到底還能留下多少掌聲,必須要打上一個大問號,畢竟一般大眾的音樂品味實在是...

  有許多是配樂將電影提升的例子,而配樂在扯電影後腿的例子也不是沒有,徐皓峰的「師父」就是一例。
  近來Hans Zimmer的名氣越來越大,他這幾年在配樂上很愛用低頻轟炸,有不少人反應討厭這種音樂,其實我不確定那些說討厭的人,是真的討厭這種音樂,還是討厭戲院的音響,或是討厭Hans Zimmer的名氣所以為了討厭而討厭。

  不太使用電影配樂的電影在歐洲也有很多,不過那就是所謂的歐洲電影。你各位懂得,不懂得再說也沒用。

    有些則是配樂太過低調,完美的隱藏的影像之中讓人難以察覺,是枝裕和最近的「第三次殺人」就是這一型的。

  還有一種是配樂在電影中相當成功,但是單獨聆聽卻有點糟糕,個人認為岩井俊二的「花與愛麗絲」是這一型的。

  把現成的音樂塞進電影當配樂也是常見的手法,這全看導演的品味。值得一提的是,古典音樂通常能相當有效的提升整個電影的品質...有點算是偷吃步。

  畢竟從作者電影的導演的角度來看,總是會有導演認為配樂是多餘的,例如俄國藝術電影大師塔可夫斯基就是一例,他會認為環境當中的聲音,就是最理想的「配樂」,影像搭上了其他音樂,恐怕會有喧賓奪主的效果。當然他是大師中的大師,才有資格這樣說。有意思的是,塔可夫斯基當時卻很期待合成器音樂在電影配樂中會有良好的發揮,那是因為合成器可以製作出各種頻率的音色,理論上可以製造出更貼近影像的聲音,個人認為「控制」的配樂應該就蠻符合塔可夫斯基的期待。

  最後還是拉回電影本身,總之五顆星推薦,都願意花時間看我在這邊寫這堆半吊子的文字了,還不如去戲院看大師們談論。

  • 您可能有興趣:

    第三次殺人 三度目の殺人 The Third Murder
    springgrass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映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241 │標籤:電影,音樂,紀錄片,影評,電影配樂,翻面映畫,hans zimmer,電影配樂傳奇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65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