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2018 23:00

BPM 120 Beats Per Minute

  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沒有入圍奧斯卡讓不少人哀嚎遍野的電影,整片都在講愛滋病。寫這篇也不太像在討論電影,而是在討論愛滋病,但我相信BPM也是要喚起大家對愛滋病的關注。

  千萬別否認,因為愛滋病就是得跟男同性戀做連結,電影的主要角色也大多是男同性戀。我不懂網路上一堆所謂的「平權人士」不斷針對這一點進行反駁的用意何在,數據白紙黑字擺在那邊,這樣都能無視?還真的是裝睡的人叫不醒。

  對於HIV陰性的人,必須要灌輸「HIV陽性你的人生就完蛋了」的觀念。

  其他像是「愛滋只是小感冒」「現代抗愛滋藥物已經很先進,可以有效控制病毒」等等,都只是在安慰HIV陽性者而已。

  其他更多像是「愛滋不會透過飛沫傳染」等等的知識,想要灌輸給一般民眾是很好。
  可是「從事性行為要戴保險套」這種事情你各位HIV陽性患者太多都是明知故犯,偏偏電影的主角又被設定成「不小心被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有HIV的人傳染了」,所以我對這部電影實在沒太多好感。

  工作的關係,自己在上班時要經常接觸大量關於愛滋病的數據、新聞、還有網路上大量的辯論文章,說真的,無法用一般影迷的角度去看這部電影。

  先說結論,這部部電影客觀的從技術層面來說很好看,但個人並不太推薦...因為電影把HIV患者、愛滋病患拍得太浪漫了,從電影的角度來說這沒有不對,但這完全無助於疫情控制,如果藝術是為了要服務人群,一部愛滋病的電影將愛滋病患拍得如此充滿魅力,我覺得相當不妥。
  BPM根本只是在安慰HIV陽性病患,在警惕世人這一環節則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對於網路上各種稱讚BPM的影評,我更是感到反胃。
  你們或許很懂電影,但是不懂愛滋病,更不懂防疫。

  但要怎麼控制疫情?都什麼時代了,大家會不知道要戴保險套才能防止性病傳染?不戴的還是不戴,惡意散播的繼續惡意散播,這部電影到底是要拍給誰看的?把一個愛滋病患的下場拍得這麼浪漫,所以是拍給HIV陽性的人自我安慰?還是拍給HIV陰性的跟他們說就算陽性也很酷?

  不把愛滋病患的下場拍得悽慘無比,就無法達到嚇阻的效果,再怎麼四處宣導跟教育「從事性行為要戴保險套」之類的都是廢話!這是事實!

  我們要追求的是愛滋平權,因為社會上對於愛滋病患有太多的歧視跟誤解。但換句話說,當這種歧視已經嚴重到還需要靠官方來推廣平權運動的話,就代表這種歧視在徹底治療愛滋病的技術研發出來前,根本不可能會消失。
    太多人連一個人的出生背景都可以歧視了,更何況是自己不戴套而染上HIV的人?

  而且相較於其他常見的種族歧視,對於愛滋病患的歧視通常可以搬出大量的數據,對著愛滋病患嗆聲「這是你們自找的」,而愛滋病患通常難以反駁,即便在網路上的辯論文章,愛滋病患一方通常也只能從對方的文章間尋找瑕疵跟失誤進行批判,逃避討論那些另愛滋病患難堪的事實。

  世界上傳染病何其多,性傳染病也不少,愛滋病卻被特別放大加歧視的原因也不難理解,第一個就是愛滋病患發生在男男同性戀身上的比例特別高,這直接就吸引了反同族群進行歧視。
  再來政府投入在愛滋病的預算過高,壓縮了其他傳染病的防疫預算,這讓很多人無法接受,也是引發網路上大量辯論的原因:為什麼愛滋病患就可以特別受到禮遇?而且法令上又同意讓愛滋病患隱匿疫情,這讓許多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感到相當不安,再加上愛滋病患確實又是以壓倒性的高比例發生在男男同性戀身上,反同人士真要罵什麼難聽的話都很容易想得出來,而且不具備大量專業知識及準備研究數據也難以反駁...因為反同人士所需要的數據,在CDC網站就能非常輕易的找到。

  先回到電影,畢竟BPM的背景是在法國,我對法國政府對於愛滋病的政策不太理解,但如果把片中的事件投射在台灣社會中,說真的,我覺得電影裡的那「愛滋行動組織 Act Up」,實在是有點無理取鬧。

  會得HIV的人除了被惡意感染以外,其他全是自己不戴套、不要求對方戴套、沒有固定性伴侶...等等,千萬別否認,太多都是感染者自己的問題!不過沒關係,我們要追求愛滋平權,但電影裡只因為藥廠沒推出抗愛滋藥物,就去人家實驗室裡面亂搞是怎麼回事?得了HIV就比較屌?比較偉大?愛滋病患的命才是命?真要有可以根絕愛滋病的藥物出現,藥廠還不立刻上架販售去狠撈一筆?怪人家隱藏研究數據是什麼邏輯啊?所以這電影到底是要大家給愛滋病患多一點同理心,還是要害大家更討厭愛滋病患?

  反正已經沒救了檢討自己也沒用,把責任跟過錯都往別人身上推就對了?

  整部電影有很大的篇幅都在拍愛滋行動組織的開會過程,這部分倒是挺有意思的,身為一個台灣人,對片中這種極有意義跟效率的會議進行方式,以及籌備社運、抗議活動的整個過程,感到新鮮、尊敬並想學習。
  電影提到了非常多跟愛滋病有關的資訊,但敘事非常清晰,甚至能達到一些教學的效果,這一點非常值得讚賞。

  電影的劇情,大部分都是在進行抗爭,絕對是國情不同吧,在台灣只有在踩到人民底線的時候,台灣人才會站出來抗議,法國人似乎是只要對政府有些不滿,就會組織活動進行抗議。所以看在我這個台灣人眼裡,這些法國人的抗議動機真的是鼻屎大,也難怪太陽花學運時有人會說,服貿這種事發生在國外,總統府被燒掉也不意外。

  就好像很多戰爭電影說是要推廣反戰精神,卻讓許多青少年更熱衷於軍武文化一樣,幫一個快死掉的愛滋病患打手槍不就好浪漫?愛滋病患死掉之後的骨灰再拿去用在社運不就很屌?哇當愛滋病患也能這麼酷啊!?
  拍這種東西出來,在我看來根本是在害人!

  單純就電影來說給四顆星。
  從防疫的角度來說非常不推薦。

  • 您可能有興趣:

    光 Radiance
    springgrass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映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29 │標籤:電影,LGBT,影評,愛滋病,HIV,坎城影展,BPM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587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