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2,2009

《我的流浪》韓波

我的流浪

我要到遠方去,雙手插入漏底的口袋。
外衣也磨損襤褸了。
我踽踽青空下,繆斯,我效忠您:
啊!我夢見繽紛的愛情!

唯一的褲子破了個大洞。
我這個小矮人的夢遊者,沿著荒蕪來路
撒下小石子。大熊星座是我的客棧。
天上的星顆柔細地窸窣衣裳。

坐在路旁,聽聽星語,
九月的良夜,令我感受到露水
滴灑額頭,如酒般。

在奇形怪影中我寫下詩篇,
如同彈著豎琴,我繫緊破鞋的
帶子,一隻腳頂住心胸。

---

Ma Bohème (Fantaisie)

"Je m'en allais, les poings dans mes poches crevées ;
Mon paletot aussi devenait idéal ;
J'allais sous le ciel, Muse ! et j'étais ton féal ;
Oh ! là là ! que d'amours splendides j'ai rêvées !

Mon unique culotte avait un large trou.
- Petit-Poucet rêveur, j'égrenais dans ma course
Des rimes. Mon auberge était à la Grande Ourse.
- Mes étoiles au ciel avaient un doux frou-frou

Et je les écoutais, assis au bord des routes,
Ces bons soirs de septembre où je sentais des gouttes
De rosée à mon front, comme un vin de vigueur ;

Où, rimant au milieu des ombres fantastiques,
Comme des lyres, je tirais les élastiques
De mes souliers blessés, un pied près de mon coeur !"

---

 

My Bohemian Life (Fantasy)

I went off with my hands in my torn coat pockets;
My overcoat too was becoming ideal;
I travelled beneath the sky, Muse! and I was your vassal;
Oh dear me! what marvellous loves I dreamed of!

My only pair of breeches had a big whole in them.
– Stargazing Tom Thumb, I sowed rhymes along my way.
My tavern was at the Sign of the Great Bear.
– My stars in the sky rustled softly.

And I listened to them, sitting on the road-sides
On those pleasant September evenings while I felt drops
Of dew on my forehead like vigorous wine;

And while, rhyming among the fantastical shadows,
I plucked like the strings of a lyre the elastics
Of my tattered boots, one foot close to my heart!


socialman發表於 樂多17:30回應(1)引用(0)

March 20,2009

思念,從背影開始


(舊作--2005年杜鵑花節入選作品)                     200476  晴夜

   思念  從背影開始


   飛越過一個半球的季候

   寂寞是卸不下的行李


   思念血液凝  釀成蜜

  
溶化在濃烈晨光之前  點滴


  
遙遠南方  冬日黎明

  
原野上草尖等待在無盡黑夜的籠罩  結晶

 
  
  晶成背影

  
等那道曙光醒來

  
將照耀一片金黃色甜甜的笑意


 
★★★★

   
如何遺忘?如何消滅?想念這東西。

    紐西蘭的天氣不知好壞,氣象報告說北部有雨,那麼應該很涼爽吧,七月。

   
聶魯達說:「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


   
我只在想,假若太直接的太害羞的詩句,在還沒來得及寫下燦爛之前, 就已熄滅; 是否先趁著炙烈,將這一筆一劃、妳的笑容…一把化為灰燼。
    想念,在妳一迴身帶上門的瞬間,點燃。

 


socialman發表於 樂多15:57回應(0)引用(0)塗鴉筆記

April 5,2008

拆了,我還是要回來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16620
照片:巴奈(潘金花)/三鶯部落原住民

2008/02/21 苦勞報導

江一豪
苦勞網特約記者

我跟阿伯住在三鶯橋下已經10幾年了。我們自己搭房子、引水種菜維生,雖然看起來很簡陋,可是真的心滿意足。所以當社會局的小姐來問我們需要什麼幫忙,我只跟她說:「這十幾年來沒有政府的幫忙,我們過得也很好,只要讓我們繼續在這邊住下來,死在這裡就好。」大概是看我不可理喻的樣子,她就提醒我們「政府隨時會來拆房子,清晨、半夜都有可能,你們自己要保重、要小心喔。」三鶯部落前前後後已經被拆7次了,我才不怕,我們原住民都是凍露水的(無處可棲)。就算這次把房子拆了,我還是要回來。

我跟阿伯(我先生)從小就在台東種菜,後來結婚生子,小孩子慢慢長大要讀書,經濟壓力越來越大,就離開家鄉到處討生活:他從北迴鐵路、南迴鐵路的工程做到板模工、搬運工;我自己是到榮總當看護,一做就是10年。日子一天一天過,我們一天一天做,做到他老了做不動,我的工作也被外籍看護拿去做了之後。有天看到堆在家裡從台東帶上來的農具,就想說,反正自己本來就是做農的,那麼就找地方開始種東西吧。

一開始在大漢橋下種,種了5、6年,政府來趕,說這塊地要開路拓寬、美化;後來跑去新莊中原路的空地種,政府又來趕,說這裡要做副都心的開發預定地。直到找到三鶯部落這塊地,我們才安安穩穩地住了下來。

每天種菜、賣菜對我們真的很重要,不但有事可以做,看著菜一點一點長大、每天到市場跟顧客交朋友,整個人都會有活力起來,也不用跟孩子伸手要錢,畢竟他們自己要討生活已經很辛苦了。如果沒有這塊土地,要我們去那裡討生活?

所以我很氣政府說我們侵佔國有地,要拆我們的房子。我記得小時候,政府就是這樣,說什麼要徵用土地,就把我們原住民趕走的。為了政府要用地、為了出外討生活,我們一直在離鄉背井,走到那裡被趕到那裡,現在說我們侵佔國有地,到底是誰在侵佔誰?每一塊到過的荒地,我們都是自己去開墾,讓它活起來,變成可以生長生命的地方。可是政府寧願在土地上蓋大樓,或是讓它又會變回一片荒地,也不願讓我們在上面生存。從台東到台北,我跟阿伯這輩子靠著自己的力量過日子,即使不算好,但也很有尊嚴。如果被政府「安置」到大樓的套房裡面,沒了這塊土地,變成不能工作的乞丐,那才真的沒尊嚴。


socialman發表於 樂多19:33回應(1)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