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4,2011

《想回家的病》淡水有河Book 新書發表會第1場



時間:2011年4月10日
地點: 淡水 有河Book
主持人:楊佳嫻代號y
受訪者:何景窗代號a
特別來賓:鴻鴻代號h

y:今天非常高興大家來參加何景窗的新書座談會,我心裡在想,在現場的人當中,我其實是最不了解她的。因為現場很多人是她多年的朋友,或者一直都是她默默的讀者。相較之下,我對她的理解是比較少的。我今天的角色其實是一個發問者,其實主要是讓她來講她的東西。為何我會有點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個地方?
a:是我製造的莫名其妙。
y:我們兩個還是有一個共同點;我們都是女的,然後...。
a:我們都在高雄長大。
y:所以有一些共通的記憶。妳是在北高雄吧?
a:對。
y:我是在南高雄。她在左營長大,我在前鎮。我對左營的印象-那是一個玉米濃湯一碗公五塊錢的地方。
a:我反而沒喝過。
y:我喝過,在左營高中附近,在美而美裡面用碗公端玉米濃湯的地方。我不知道她對前鎮的想法是怎麼樣?加工出口區嗎?
a:前鎮我只知道前鎮高中。






...繼續閱讀

July 17,2010

July 16,2010

April 23,2010

大女圖柏林聯展︱8 Femmes May29 2010 - Jun20 2010 @Berlin Tamtam8

大女圖


8 Femmes

May29 2010 - Jun20 2010
Tamtam8

Artists

Wenjei Cheng, Chingchwang Ho, Hsuan Huang, Chinghsuan Lin,
Weiwei Lo, Ming-Jiun Tsai, Ichen Tsou, Laza Wu




... We have all been injured, profoundly. We require regeneration, not rebirth, and the possibilities for our reconstitution include the utopian dream of the hope of for a monstrous world without gender.

A Cyborg Manifesto, Donna J. Haraway


It is almost a cliche to say ‘ art has no borders’. But do we really know anything about borders? The truth is, before creating an utopia without borders, whether in the art or real world, with unfamiliar languages, we still need to sojourn quietly or flounderingly along seas and continents, between inner-selves and outer-boundaries. In this nearly endless odyssey, we wear different identities categorised by nationalities, genders, or sexual relationships. These identities are tags for other people walk into our world conveniently, but they are also cages trapping our imagination in these limited expressions.

Converting from Chinese characters ‘大(large)’ and '女(woman)', the initial idea of 【 (8 Femmes)】is to indicate a new species which is differentiated from the 'large' number of 'normal' women. The two new-invented characters represent new skins growing from old wounds as well as the practise of interrupting/simulating habitual thinking. 8 Femmes includes works from eight young artists who are usually labeled as Taiwanese, female or queer. No matter how far they have traveled from their hometown, Taiwan, they carry their own homes, and these exiles keep crossing various boundaries of nationality, body and time. At the time they are covered by multi-identities, they re-create new stories and unexpected sounds from the norms with calm or violent gestures in addition to revealing the precious experiences of queer temporality and diaspora.


Find 8 Femmes on the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ages/8femmesTaiwan-da-nu-tu/344489975962?v=wall&ref=ts#





TAMTAM8 © TAIWAN Kunstraum. Weichselstraße 8, 10247 Berlin-Friedrichshain, Germany.
49(0) 3076211676/ 49(0) 1778224481 http://tamtam8taiwan.blogspot.com/





--------------------------------



文/羅浥薇(倫敦大學金匠學院文化研究博士生)


...我們總深深受傷。我們需要的不是由死復生(rebirth)而是從傷處再生(regeneration):我們需要的是那些重構的可能、那朝向一個不再有性/別(gender)之分的駭人世界的烏托邦之夢。

A Cyborg Manifesto, Donna J. Haraway





倘若我們說「藝術無國界」,在真正創造出無國界的大同桃花源之前,我們得在所有海洋與大陸的邊際、在自我與國界中間,以嘔啞嘲哳的陌生語言安靜寄生或掙扎漂流;我們所擁有的所有身分(國籍、性別、床伴!)是與人交往相互理解的便利貼,同時也成為時刻警醒肉身限制的緊箍咒。

似大非大、仿女非女,【大女圖】是在原來的身體和傷痕上長出的新五官和新四肢、是干擾與刺激習常想像的新動作和新練習。這個展覽所期待收納的是那些背著自己的家,在地理/身體/時間疆界持續跨越練習的流亡份子。她們的名字在各個流散地點被別上「台灣」的標籤,被歸類「女性」藝術家,更近一點的時候被說成「酷兒」(queer),被覆蓋這些多重身分的同時、她們以或沈靜或暴裂的姿態、回頭重新為這些既定的抽屜與名詞造一個的字、說一個新的故事、製造更多意想不到的聲響。




策劃方向


關於身體(body)

作為一個非典型女性,在成長的過程總不斷有雜音訓誡我們所有的「應該」與「不應該」,站在鏡子前,面對不願意乖乖被規訓的身體,「如何雕塑她」是一刻也沒曾休止、一場又長又纏綿的游擊戰。而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些不停被打斷、被干擾的長成過程和長成物呢?

想像古老中國的人體針灸穴位圖,想像有的身體或者擁有錯置的穴位、有的一面甜嚼苦吞自己(或他人)不滿意的胸臀臂膀、再從肚臍眼(胳肢窩、耳朵、或者深喉嚨)產出別種形色質地的器官、再暗暗埋藏祕密的(關於記憶的、痛覺的、或者性欲的)新鮮穴位。身體作為一個天地體系的隱喻,在這個自我再造的過程中延展出了一個顛倒視聽的想像;身體作為一個與時間共存進退的體現(embodiment)場域,原本線性的時間觀同時被回溯、被超越。這種挑戰與干涉時間與環境的野心,在鄭文絜的攝影拼貼作品可窺知一二,關於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所有感染物被匯集、再重組,這與與性別理論家Judith Halberstam所提出的「酷兒時間性(queer temporality)」恰好遙遙呼應,這逸離尋常時間敘事方式的另類理解,比如那些外於婚姻與家庭時程表的選項、比如持續到四十五歲的青春期,都是【大女圖】意欲收集點繪的新穴位。她不再是佯裝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範例,卻更揭露與日俱進的時代圖象。

關於認同(identity)

台灣小說家張亦絢在小說【最好的時光】中有這麼一段話「這哪有什麼問題!我們當然是女同性戀。但是看看我們是什麼樣的女同性戀吧!」,說「認同」早已不是新鮮事,如何把認同談出更細緻、更生活、或者更形上學的層次,才是藝術家一說再說的目的。

此次【大女圖】的邀展作品中,各個藝術家各以不同力度與角度、或多或少都對「認同」議題有所著墨。比如吳梓寧的行為與裝置藝術作品,以自己的身體樣貌作年輪,一層一層撕落、剝除,配合現場觀眾隨機參與原本私密的身體年表,以此揭視個人與身處環境的繁複交纏面貌。

關於流散( diaspora)

「流散」這個概念,起源於被迫四散的猶太人,原本意指地理上的漂浪無歸狀態,而在近代跨領域的概念激盪底下,「流散」也廣泛被運用在少數、邊緣族群的心理流亡狀態,如酷兒流散(queer diaspora)。 以「母親-女兒」、「陌生城市-自身」為參照關係,鄒逸真的錄像與行為藝術作品,在身體的反覆操練演出底下,完整呈現了時間與空間象限的流散印象與追溯。

而戀人關係何嘗又不是一個見微知著的流散經歷呢?戀人相遇、或糾纏、或分離,這些即使在最甜蜜的時刻也會感到的孤單,以及那些最小的眼睛與最專注的注視。在黃玄複合媒材的作品、羅浥薇的影像裝置作品、林青萱的手繪裝置作品當中,都各自在關注的關係面向投注了敏銳神經的洞悉觀察。

雜種(hybrid)

當然,以上元素各自精彩、一旦交合了又能夠扭擠出既個人又政治的新剖面:何景窗的攝影裝置作品濃縮食欲與性欲、詩文與影像,有時曲折有時帶有解謎的幽默感、為女孩和女孩之間神祕隱晦的性愛資料庫擴充想像、標號做注;而蔡明君的塗鴉作品,把同志大遊行中隱而不顯的遊行群眾第一次置放在投射燈底下,讓那些沒有華服也不是明星、但卻實在支持了同志運動的無名臉孔成為真正的主角。她們遊走在私人與公共場域,時而挑逗時而正襟危坐,是對女性與邊緣族群說史的補遺。從這個努力開始,【大女圖】正在描製的新地圖才骨血俱足,可以繼續往前說史。



策劃特色

一、策展傾向:跨越地域、發掘新秀

二、策展團隊:藝術家從無到有共同構思與分工

三、策展想像:

超越認同政治的酷兒想像

巡迴展演的願景(柏林-法國-倫敦-北京-台灣)

chwangho發表於 樂多21:17回應(2)引用(0)

April 19,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