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文選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uly 25,2011

(轉載) 十四歲的志願農民與他的文章-傾聽

(轉載自 Sam Lai 邊境漂流)

這是一篇十四歲男孩寫的文章。

他被大夥稱做小猴子(其實是我取的),就讀自然田農夫學校一年級,也是唯一的真正學生。

數月來的每一天,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學育苗,學插秧,學除草,學收割,學晒榖,學巡田水…。

還學會駕駛柴油發動開溝機具。那是他的田間摩托車,也是他的大玩具。

而他,是我的學長。也是大夥的小跟班。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4:04回應(2)引用(0)

October 13,2009

初秋隨想

初 秋 隨 想

— 歸 農 鄉 居 的 第 六 個 秋 季 —

從蘭陽溪南岸的冬山得安村,
到溪北的員山深溝村,初耕三年,易地再耕三年,
六年的光陰轉眼將逝,不知不覺間,
雙腳也似乎深深地陷入軟黏卻溫暖的土泥中…

回首來時路,由初始的滿懷歸農壯志,
到現今但求每一季的平安收成,
感覺人的生命也如同田間的作物一般,
變化總在細微間完成。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21:00回應(0)引用(0)

August 21,2009

也 無 風 雨 也 無 晴— 寫在2009年榖東收穫祭之後 —

也 無 風 雨 也 無 晴
— 寫在2009年榖東收穫祭之後 —

榖東農伕 賴 青松

「也無風雨也無晴」猶記得這是遙遠的高中時代,
不知哪位強說愁的少年家投稿校刊的標題,
或許自家生性懶散不文,
雖覺用詞意境不俗,卻從未深究此句由來。
直到今年夏日的刈稻時節,
照例又遭逢颱風兵臨城下的考驗之際,
才有機會重新咀嚼其中的況味…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23:40回應(2)引用(0)

May 25,2009

從餐桌到田地漫漫長征的旅程

從餐桌到田地漫漫長征的旅程

記得曾讀過這樣一篇寓言漫畫,
形容人生像是一列不停行駛的火車,
途中有人上車,也有人下車,
有些車站人多擁擠,也有些車站行旅蕭條,
而有一天輪到我們自己下車的時候,
唯一能帶走的,只有旅途中有時歡笑有時淚的滿滿回憶。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2:03回應(2)引用(0)

October 7,2008

吃的安心何處尋? —中國毒奶粉事件有感—

九月中受友人之託去了趟日本,幫忙合作社參訪的翻譯工作,不意正巧碰上引起軒然大波的「污染米」事件。原來專門用作工業原料的農藥殘留污染米,竟被不肖業者(三笠)轉賣牟取暴利,而流入市面的污染米則化為各種酒類、糕餅,一時間日本社會人心惶惶,最後甚至導致農林水產大臣下台的結果。

本還抱著隔岸觀火的僥倖心情,沒想到才剛回到台灣,便聽聞更勝一籌的「中國毒奶粉」事件!這讓平日最愛喝波霸奶茶的自己不禁心頭一顫,原本因為波霸粉圓摻有防腐劑的傳聞,不得不減少光顧茶飲站的次數,這下再加上三聚氰胺的效應,下回嘴饞真的只好在家自己煮了。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22:53回應(0)引用(0)

August 9,2008

一個為朋友種田的農夫--寫在2008穀東收穫祭之後


暌違兩年之後,這天夏日深溝的田地上,再度充滿孩子們的嬉鬧聲,還有一張張盈滿笑意的熟悉臉孔,因為…這是我們慶祝自己豐收的大日子!

陪伴青松一家走過這段歸農歲月的朋友們,似乎早已習慣田間插秧與收穫日的節奏,年幼的孩子們來到家門前清澈的溝渠,便迫不及待地縱身下水,跟識與不識的小朋友打起水仗來。大人們也開始忙裡忙外,有人在廚房裡舞鍋弄鏟,有人則幫忙整理場地。今年因為多了由阿寶領軍的鼓咚游藝團的弄鼓陣,從一開始到三官宮拜拜的氣勢便大不相同,就連廟前的歐吉桑們也被引得好奇心大發,直嚷著要我們的小獅頭到殿裡舞一舞,無奈吾輩學藝不精,為免有失顏面只好作罷!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22:01回應(1)引用(0)

June 10,2008

走尋心中那畝田的方向—2008初夏穀東田邊聚會側記--田間管理員 賴 青松

翻開這幾年來的舊米報,瞥見穀東永松兄的文章(2006十月冬,「如何耕心中那畝田」),才意識到原來這是第二次在田邊召開的穀東臨時會議。上回是在2006年刈稻的季節,在那次的穀東論壇上,大家興高采烈地討論著,穀東俱樂部未來三年的中程發展計畫,當時的自己怎麼也沒想到,2007年夏天會因操勞過度倒下,2008年春天更決定卸下田間管理員的職務。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5:55回應(0)引用(0)

August 21,2007

一個沒有收穫祭的夏天— 寫在2007年稻穀收成之後

一 個 沒 有 收 穫 祭 的 夏 天
— 寫在2007年稻穀收成之後 —
田間管理員 賴青松

炙熱的陽光下,依舊是空氣中混雜著稻草香與泥土味的季節,屈指算算,今年已經是第四個刈稻仔的夏天,卻也是第一次沒有收穫祭的寂靜夏日。

獨自一人,窸窣前行,在稻草滿滿鋪就的鬆軟田地上,將稻桿一捆一捆地紮起…來到厝邊空曠的廟埕上,在日光下一耙一耙地翻動清脆的穀子,心中始終縈繞不去的,卻是美虹的那句話:「你到底想要一個什麼樣的生活?」這個問題不知已回答過千百遍,對自己也對關心的朋友們—「我只想當個單純的農人,為朋友生產稻米,也為大家守護田地,種出讓人期待的幸福的滋味…」如今這些話語卻顯得軟弱而無力,幾乎連自己也說服不了!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4:14回應(9)引用(0)

July 12,2007

青年援農工作隊

經過五月初的田間除草大戰,自己再度面臨務農以來的重大危機,較諸前兩年稻飛虱所造成的蟲蟲危機,心理上的壓力可說有過之而無不及。

或許有些朋友會覺得,雜草有什麼了不起?頂多連根拔起就是,可是當田間的雜草數量幾乎壓過水稻,農伕不得不頂著大太陽在田間爬行,一步步前行挲草時,心中對無農藥耕作的信心動搖,卻讓人最為難耐。這也讓自己重新體認到,農忙時期勞動力的確保,果真是任何時代的農人都必須面對的難題。

在這一季的除草作業中,若非最後央託在大學任教的穀東協助,及時找來一群年輕力壯,願受日晒雨淋的青年援農工作隊的話,恐怕自己最後的下場會更淒慘。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0:43回應(1)引用(0)

August 13,2006

又見稻飛虱

—6月14日,大自然再度讓自己見識了她的奇妙,就在去年的同一個日子,成群的瓢蟲開始在稻葉間飛舞,讓飽受飛虱摧殘的稻仔,有了喘息的機會—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6:12回應(0)引用(1)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