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米手記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une 30,2012

歸農第九年 愁緒漫漫的梅雨季…

是農伕的筆鈍了?還是心倦了?
從早春插秧之後遲遲不見田邊捎來的訊息?
陪伴青松走過這些年春去秋來的朋友們
敏感的您 或許早已察覺這一季的不尋常
一如今年過多的雨水從春雨到梅雨 不絕漫漫…

是呀!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一轉眼,下田歸農已是第九個年頭了!
從剛開始蟄居三星大埔老厝一隅的鐵皮屋
輾轉搬遷回到美虹的老家員山深溝的水泥空屋
一直到這兩年 借用老丈人的田地起造農舍
一轉眼!九年之間竟已遷移過四處居所…
「著無哩貓徙巢!哪有人安呢!」鄉間熟識的老者嘀咕著。

可不是嗎?安土重遷的農民若非情不得已
有誰願意這樣四處搬遷遊移不定?
或許,這是當初自己選擇立足宜蘭,
沒想到,卻也不得不付出的代價吧!
自從2006年雪山隧道通車以來,
赤足踩在田裡的農伕,便見證著這片農鄉的變化…

越來越多的農地再也生產不出糧食,
農地上水泥房屋成長的速度,遠遠超過任何作物!
終於,對於目前青松起厝棲身的這片土地,
自己的想法與老丈人的期待之間,
也到了必須重新思考,認真對話的地步!
儘管親子兩代之間見地的差異本是常態,
但是對於實際耕作的農家而言,
掌握土地所有權者,往往才能擁有最後的決定權!

於是,經過跟美虹再三討論的結果,
我們決定,選擇離開這個用心打造的家,
另外在深溝村附近,尋找一處我們負擔得起的舊房子,
重新打造一個適合農伕耕作,穀東參與的歸農基地。
依照目前的需要來看,我們得找一個大約三十坪的室內空間,
另外,戶外再加上大約二十坪左右的倉庫空間,
如果在必要的情況下,也不排除考慮出售現有的農地與住家!

看來,這或許是青松歸農人生中至為關鍵的一課!
從決心、投入、堅持到放下,
不知道是誰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
千百年來,土地上的名字來來去去,土地從未真正屬於誰,
一個農夫所能做的,只是好好善待土地,然後傳承下去。

如果您知道,
深溝、內城或蓁巷村附近有適合的建地或老屋,
誠心歡迎您與青松或美虹連絡,
並再次感謝您的熱心與協助!
(Ps.對青松農舍有興趣的朋友,
可以參考林黛羚小姐所著: 蓋自然的家屋
書中對於整地起造的過程有詳細的說明)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1:49回應(8)引用(0)

February 3,2012

青松米一月天

青松米一月天


「風 寒,雨 細,石 花 菜」
Hong-koaN , ho-mi , bang chioh-hoe .


不知道是否自己的錯覺,
年紀越長,似乎時間也過得越快,
去年插秧時節的種種彷彿猶在眼前,
轉眼卻又見溪畔 春燕高低盤旋,
聽聞田野間的鐵牛聲錚錚價響。

或許是青松幾年下來的田間農作表現還過得去,
有些年歲漸長,無力耕作的鄉間老農,
也陸續願意將田地交由青松代為管理,
一方面除了欣喜鄉間友善耕作的範圍增加,
但另一方面,卻也擔心過大的面積,
難免造成個人耕作經營上的負擔,
青松在輾轉長考後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21:58回應(0)引用(0)

December 3,2011

青松米11月天 12/18冬聚 2012新穀招募

「霜 降,風 颱 走 去 藏」
Seng-kang , hong-thai chau-khi chhang .

果然還是久經風霜的老人家說得對,
記得 早在今年夏天久旱不雨之際,
土礱間的碾米歐吉桑就曾經預言:
「有彼耶(hia-e)好天,就有彼耶落雨日」
意思就是說,老天爺永遠是公平的,
既然讓我們晒了那麼久的太陽,
就會找機會補償我們該得的雨水來解解熱!

記得十多年前,剛搬到宜蘭來的時候,
九月到十月的季節交替之間,
往往是是秋雨最猛烈的時候,
沒想到這幾年下來,或許是
遲來的熱帶低氣壓加上提早報到的東北季風,
總覺得豪大雨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有時候
那彷如千軍萬馬亂蹄般撞擊屋頂的殺殺雨聲,
真個是下得人心惶惶,生怕一個不小心
水水的蘭陽又將化為一片泡水的汪洋!

只不過,儘管大雨小雨不斷,
農夫的日子總還是要過的,
趁著這段田裡農事稍得空檔的時間,
昔日的農夫多會出外打點零工,
或者趁機整修家中屋漏或其他未盡完善處,
幾年蘭陽生活下來,果真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如今青松果然也在每年的秋冬出外演講、行腳充電,
今年除了增建屋內書架,讓散亂已久的書本歸位之外,
還打算最近在屋後棚下搭造一座土石傳統灶,
無論是插秧、收割時節的大鍋煮食,
或是炊煮農產加工原料應該都是難得的好幫手哩!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22:11回應(10)引用(0)

November 10,2011

霜降後第十三日

霜降後第十三日

不知是青松每年定植的時機過遲
還是洛神花在蘭陽平原上的生長節奏
每年總要到寒露時節左右
才能見到這姿態窈窕
白裡透點酒紅的美麗花朵
許多初次到來的朋友們
儘管喜歡洛神花茶的酸甜口感
卻從沒機會見過她高掛枝頭上的俏模樣
值此秋雨陣陣滂沱 大地一片灰濛之際
溼冷的田野 竟成為她一枝獨秀的最佳舞台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8:41回應(1)引用(0)

August 22,2011

立秋後第十二日

看來土壟間歐吉桑果然說中了!
早在春日時節便曾斷言今年會是大旱之年
不但幾次颱風都未曾為宜蘭帶來雨水
員山近一個月來只有兩三次表土淋溼的驟雨
溪南地區更嚴重 據說已兩個月未聞降雨
心中難免有些擔心 老人家總愛說
有彼e好天 就有彼e雨(u hia-e ho-thiN , tioh u hia-e ho)
看來接下來這一季的秋雨可不能掉以輕心囉!
不過眼前這難得持續而穩定的豔陽天
對美虹的手工醬油製作卻是難得的好運道
不但無須費心擔心雨水污染 也保障了醬油的品質
只是在太陽炙熱的威力下伴著火爐的滋味還是不好受呢!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2:41回應(6)引用(0)

August 8,2011

大暑後第十日

今年的稻穀終於在有驚無險中順利收成
幾次颱風都以絕佳的角度與蘭陽平原擦肩而過
再加上高溫日照的氣候條件配合
原以為這是歸農種稻以來最順利的一年
沒想到碾米後卻發現糙米成了點點朱紅的麻臉?
原來是當初插秧時受天氣寒冷影響秧苗生長
部份田地臨時採用了其他秧苗場培育的秈稻秧
結果應該是採種時的純度不足 摻雜了不少紅米稻穀
老實說 這對受託育苗的李大哥而言是件頂沒面子的意外
雖然紅米的數量還不至於影響口感或食用方法
但青松還是一一向喜愛糙米的穀東朋友們抱歉並提醒
令人感動的是 大多數的朋友們都給予青松正向的鼓勵
甚至還有位穀東林姐 特地寄來自己創作的俳句
糙米飯 紅米來綴 夏晚細細嚼
讀畢 忽然感覺自己是全台灣最幸運也幸福的農伕...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7:32回應(1)引用(0)

July 6,2011

青松米六月天 2011收穫聚7/16 反圈地惡法連署


2011穀東收穫聚的日子! 7月16日午後與土地的約定 (photo by Amui)

「夏 至,風 颱 就 出 世」
Ha-chi , hong-thai tioh chhut-si .

看來果然是老農夫說得對,
古早人講「慢春早風颱」,
今年從五月起到七月初,
已經有桑達、莎利佳、海馬跟米雷颱風路過台灣,
雖然運氣不錯的是數個颱風都擦身而過,
但是帶來的風雨已夠讓人提心弔膽的了!

望著田裡青翠舒爽,隨風擺盪的稻浪,
農伕一季下來的汗水與辛勞,似乎都有了代價,
不過不知是否受到春耕期間過寒的影響,
抑或是種源不純?調整後的種植密度過高?
否則怎會今年芒種後,水稻出穗的腳步顯得參差不齊,
這幾乎是過去幾年來未曾有過的現象,
厚操煩的青松心裡忍不住又焦急起來…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1:46回應(2)引用(0)

October 25,2010

青松的來時路



這是一篇青松的舊文
也是青松返鄉歸農追溯的原點
初刊在2007年出版的 青松e種田筆記
回首往事 昔日情景依舊歷歷在目
無論青松的名氣是大 是小
人生經歷是起 是落
我想 指引人生的
依舊是那條有著阿公背影的 田埂路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3:37回應(24)引用(0)

February 22,2009

一 種 慢 慢 在 地 化 的 過 程…

一 種 慢 慢 在 地 化 的 過 程…

時序漸入寒冬,又到了每年燻製臘肉的歲末時節。
往年此時,除了勤於修補田埂,檢測土壤水樣之外,
總要思索新年度的稻田耕作計畫,想想哪塊田地有啥毛病?
今年該採行何種對策?地主們是否願意繼續租用田地?
土地面積是否需要調整?這次的施肥作業又該如何調整等等… ...繼續閱讀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20:48回應(1)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