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地農夫》實習週記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5,2007

「一分地農夫」實習週記第三週

本來以為科羅莎颱風會肆虐個幾天,尤其星期六她那般的潑辣,才想說寫信跟青松說這星期不去宜蘭了,改在家裡看書。誰知隔天一看天氣似乎沒有自己想像的糟,說是掛念上星期剛整理好的菜圃也好,在確認了火車有開、ming可以來接我後,簡單的收拾行李,就往宜蘭去了。

腦筋裡還響著美虹帶點激動的在電話裡說門前的那張大桌子不見的聲音,眼睛看著路樹被連根拔起、躺在路邊扭曲變形的招牌,在在都讓我想起十年前在阿里山上遇到 的賀伯颱風。當時我在特富野一間民宿作有關生態旅遊的問卷,還有一隻狗狗因為家裡不適合繼續養,所以主人將牠帶到山上來請朋友代養,那隻狗狗應該知道要被 拋棄了,死命的狂叫著,不讓任何人接近牠,民宿主人只能將牠留在原地,收拾好環境,做點簡單的防颱工作後,大家就各自回家休息了。在賀伯來之前,已經有一 個中度颱風來過了,沒造成什麼災害,所以當時我也就不以為意,想說隔天再下山就好。

傍晚,開始下起大雨,非常大,一直一直下,就這麼下了整夜,當夜也開始停電。隔天醒來時,和朋友在細雨綿綿中到處走走看看,耳邊不斷聽著傳來的消息,達邦公路往阿里山公路的橋斷了,誰家的茶園、竹林坍方了,而民宿主人則是驚魂未定的說,他的房子不見了,當然,狗也不見了。

詳閱全文請至宜蘭休息站--一分地農夫幫玲君加油!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9:05回應(4)引用(0)

November 27,2007

《一分地農夫》實習週記第九週--不專業

這兩個月來,我嘗試了三個新領域:辦音樂會、種田、買房子。

音樂會的成果是凶是吉,明天晚上就會知道;在深溝種的菜,到底能不能活到「我們」可以吃到「她們」,則在繼續觀察中。雖然因為先天不良(菜畦沒弄好、土壤沒鬆好),又後天失調(天氣不好,聽同事說,宜蘭幾乎下了一整個月的雨),不過,堅忍不拔的她們仍在努力茁壯著,所以,暫時可以說是安全的。而房子呢,還在膠著狀態,只知似乎不能從銀行貸到幾個錢,購屋手續也真是繁瑣的可以,就算是唸了五年半的法律,對於一些我認為可說是擾民的程序,還是得低聲下氣的垂詢我們的政府機關,除了不爽,目前似乎仍然沒輒。

詳閱全文請鏈結至宜蘭休息站

asioong 發表於 樂多16:14回應(0)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