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0,2018 07:12

小雪時節

時序漸入深秋 宜蘭天空的陽光也越來越少
這兩年 經常會在屋前厝後的荒圃間
見到這種美麗的野草 勾起童年的回憶...
記得那時搬回台中大雅老家 與阿公同住
每年二期稻作收成後 朔風乾冷
不久後 田間便開滿了這種不知名的美麗野花
及至蘭陽歸農多年以後 才又見到她的芳蹤
上網搜尋一番 方得知其名曰 早苗蓼
不過 或許是蘭陽多雨氣候的影響
似乎 此地的植株葉片顯得較為細長秀氣
也為宜蘭的田園深秋 添了些許詩意...


這段時間 或許是一年中深溝稻農最有餘暇之季
於是乎 一時興起邀約三兩小農夥伴
決定來趟中部農村的訪友之旅
跟專司拖拉庫打的文全兄 以及深溝首席設計師螞蟻
立馬驅車直上高速公路 來到雲林的古坑
造訪多年未見的老穀東 也是竹藝創作家許春田老師!
一整棟用孟宗竹搭建起來的工作室兼住家
再加上室內處處散落/裝飾的竹木工藝創作品
還有幾乎可列入博物館展品的諸多竹工用具
讓同樣喜愛工藝設計與創作的螞蟻 看得目不暇給
直到日暮時分 臨走前還依依不捨地請教...



除了到南部走走 今年青松更難得地騰出時間
在香港PCD友人的安排下 跑了趟山西農村與北京
首要的目的 在於推廣日本東北食通信 高橋博之先生的城鄉共生觀念
還有就是 也希望親自到中國的農村地區走訪與觀察
最後 或許也是最關鍵的目的 就是希望到山西
探望兩年前冬天 曾經到深溝駐點實習的年輕人少雄!
於是乎 因為農村而結緣的台灣/中國/日本同志三人
在中國北方初冬的朝陽下 留下這值得紀念的一刻...



十一月初 黃河邊上中條山腳下的小村落
空氣中早已透出沁寒的氣息 叫人哆嗦
這也才明白 為何少雄家租下的這座古早農家宅院
竟是四面高牆 只有頭頂能照射正午的陽光
而自家所需的嬌嫩葉菜 也種在這僅有的院落裡
可以想見 此地冬寒之際的生活光景...



儘管北風朔冽 可聚集此地的人心卻是熾熱
一幫子對農村再造及農家生活嚮往的年輕男女
也跟當年的少雄夫婦一樣 來自中國的大江南北
在梁漱溟鄉村建設中心的培訓計畫支持下
進駐了這個山西河套 永濟蒲韓地區的小小農村
一起工作 一起討論 共同學習並想像新農村該有的樣貌
讓人不禁想起千里之外 蘭陽平原上我們的深溝新農村之夢...



幾天下來 在村子裡吃住拜訪 總算明白了一件事
為何少雄當年來到深溝時 吃米飯撐不過三天!
原來 此地早已是小麥雜糧為主流的麵食文化圈!
一大早起床 少雄老母便為大家備好整桌的饅頭小米粥
晚上還有番麥煮成的玉米泩 跟美味至極的肉夾饃
果然是一方水土一方人 也因此走在村裡各個角落
也總能見到 在閒散的車道上曬玉米穀的村民老漢
跟台灣曬榖的躁急夏日不同 不疾不徐 彷彿有用不完的陽光...



在行前的資料中 我們知道中國農村的困境至為驚人
青壯年外流打工 造成留不下的城市 以及回不去的農村!
而數以千萬計的留守兒童 成了隔代教養的沈重負擔
至於失去兒女承歡膝下的老人們呢?
又成為無依無靠 在清冷的農村中自生自滅的一群
而此地運作良好的農村合作社 則勇敢的面對此一困境
發起了不倒翁計劃!讓進城的兒女們負擔合理的費用
租下了村裡的空屋 實施地方自發型的老人日間照護服務
這在中國廣大空洞化的農村裡 可說是難能可貴的案例!



在村裡走訪了幾天 從安老院到托兒所 從農場到聚落
最後 少雄也不免俗地 為我們留下一個觀光的午後
驅車經過黃土漫漫的廣大河灘果園區 去一睹黃河的風采!
只不過 聽說此地溫帶果園近日面積增加不少
用水問題日漸嚴重 而且鄰近都是城鎮與工業區的緣故
果真見到不少髒污的灌溉水圳 讓人想起昔日的嘉南平原!
車程中甚至還見到 就地覆土掩埋的城市垃圾場?
只能說 過度剝削土地真是這一代人類的歷史共業
等真正到了黃河邊上 還有更驚人的發現
沒想到中國歷史上鼎鼎大名的黃河 恐怕比蘭陽溪大不了多少!
這才想起 之前曾經看過黃河水量早已不足以入海的報導!
記得古人曾說 不到黃河心不死!
然而衷心期盼 或許奄奄一息的黃河會是今日世人決心的起點...



  • asioong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48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470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