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5,2017 11:02

霜降時節

從今年舊曆年後 美虹廚房起步至今
轉眼匆匆 已經走過大半個年頭
回想起來 有影是青暝牛,晤驚槍!
畢竟青松跟美虹兩人 都沒有掌店做生意的經驗
只是覺得從農田到餐桌 是極為自然的脈絡
除了多開一扇窗 可與更多朋友們分享歸農點滴
另外 也是順適人生腳步 摸索初老生命的節奏。
於是乎 從最初的在地食材套餐 到農忙期的訂餐
最後 美虹終於找到最自在的開店模式
從十月起 改為每週五/六/日固定開店
營業時間 從中午的11點半到傍晚的5點
提供在地食材所製作的輕食/便餐 與下午茶點
如果您有機會路過宜蘭的話 隨時歡迎到深溝來作客!
(不過若是平常日有活動訂餐需求,也可另洽美虹喔)


今年夏天 或許是歸農十餘載最熱的一年
氣溫如何還在其次 酷暑難耐的體感熱度確實爆表!
結果呢?光是為了引水淹田 準備碾犁田菁
就讓一幫農夫們傷透了腦筋
這對地處水源地帶的深溝來說 可是大失顏面!
靠近水源的地主為了確保水位 水量往往大進大出
我們這些歸農後輩 田地經常位居風頭水尾缺水處
想要水?沒話說!只好跟著水利會小組長歐吉桑的腳步
溯流而上 巡過一區又一區或湛或涸的田地
自動幫每塊田地調整進出水量
甚至還得到圳溝的閘門分流處 清除垃圾
才能分到些許可憐兮兮的進水逕流量...



不過 清理灌溉溝渠也不全然是惱人的苦差
因為 經常有些機靈的小動物
會躲在這些淤沙堆積的底泥當中
就像這隻 不小心暴露行蹤的毛蟹一般
儘管農伕眼中 這些枯枝雜物是無用的垃圾
可是對於生活在淺水生態系中的小生物而言
這些可是U型水泥溝中 難能可貴的棲身之所呢!



在田地之間巡來踅去 除了引水清溝之外
近年來 農伕更增添了一項新的任務
那就是盯緊農地間 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無人農舍!
這些被當成換金商品 創造出來的豪華農舍
地主可能早已離鄉 開發商也是暫時來去的外地客
只有建築工班 可能是宜蘭在地的師傅
卻只能在金錢遊戲的底層 賺取馬馬虎虎的工資
而最可憐的 除了被水泥整面封整的農地之外
我們經常可在農舍旁的耕作土地裡
發現這些原本不屬於土地的鋼釘/磁磚/水泥塊等
農伕無言 只有彎腰俯首 撿拾清除再撿拾
對了!還得記得戴上安全帽 避免不牢靠的外牆磁磚砸落...



多年歸農生活下來 農伕心中早有定見
要在當下的農村生活 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
在絕望中尋找希望 在希望中時刻面對絕望....
這天 照例來到大湖的水源地取汲飲用水
無意中 瞥見一群不知來自何處的綠頭鴨
見到人群 便兀自輕輕巧巧地靠近水邊
猜想是被水源地遊玩的旅客們餵養習慣了吧!
池水清澈見底 水中魚群悠遊自在
再加上湖面無聲無息 輕鬆來去的鴨群
真如古人所云 半畝方塘一鑑開的亙古好光景
只不過 儘管這處池底有活水源源而來
真得能夠擋得住 無盡攫取的人心慾望嗎...



不過 無論鄉間大環境如何變化
縣政府農地農用管制的決心 能夠撐到何時?
深溝半農社群的歸農生活腳步
一如日出日落 月圓月缺般 如實前行
這天趁著出貨空檔 陪著田文社的兩位年輕小夥子
驅車來到桃園中壢的風中之星工作室
拜訪久未謀面的好友夫婦 學習自然家屋建築之道
每次見到這些充滿勇氣的朋友們
總覺得有種重新充電的感覺 儘管久久才碰一次面
卻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 彷彿在對方身上
能夠見到自己堅持追尋夢想的踽踽身影...



還記得月光莊嗎?
這張貼在月光莊牆上 一張不起眼的手繪地圖
無聲訴說著 一群他鄉行旅對宜蘭生活的印象...
這群年初細雨霏霏時節 來到深溝的日本朋友們
一轉眼 也已經逐漸融入宜蘭農村的生活節奏
儘管語言不通 靠著彼此之間的善意與好奇
她/他們也漸次成為深溝街上的尋常風景
某種奇妙的緣分 宜蘭鄉間這幢田畔透天厝
成為她/他們人生探索的道路上
與台灣相遇的起點 也是靈魂歇息的所在!



終究 是人群的溫暖 吸引著更多寂寞的靈魂吧!
從今年開始 深溝小農社群不但持續春耕前的祈福團拜
也第一次在中秋時節 舉辦了首次秋收後感恩敬拜
就這樣子 人與天/地/生/靈 自然而然地建立了關係
就在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農耕節奏之中
自然而然地 彼此協力 互相合作
一個嫁接在舊農村/老傳統上的新農村/新風俗
也彷彿已經 隱隱然可見....



  • asioong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20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357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