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5,2010 13:37

青松的來時路



這是一篇青松的舊文
也是青松返鄉歸農追溯的原點
初刊在2007年出版的 青松e種田筆記
回首往事 昔日情景依舊歷歷在目
無論青松的名氣是大 是小
人生經歷是起 是落
我想 指引人生的
依舊是那條有著阿公背影的 田埂路
回到阿公走過的田埂路

有時覺得,連自己也說不上來,
究竟為了什麼理由,
在經過三十餘寒暑交替,幾番人世因緣起伏之後,
還是選擇回到土地上,回到這條阿公曾經走過的田埂路上。

2004年的春天,自己結束在日本研究所的學業,
回到睽違兩年的故鄉,下田扮起荷鋤戴笠的作穡人,
大多數的朋友,包括一輩子學法律的指導教授在內,
聽到我打算回鄉下種田的計畫,莫不瞪大了眼睛,
再加上一副懷疑自己耳朵的表情。
或許只有自己才知道,這顆稻米的種子,
早在青澀年少的時代,便已埋進了心田。

十二歲那年的冬天,
因父親經商失敗,舉家遷回台中鄉間、
那個原本只有過年過節才有機會回去的小村落。

印象中滿溢著年糕香味、炊煙裊裊的阿公老家,
對於生長在黑手家庭的自己而言,那是個極大的文化震撼。
儘管自己後來有機會到國外旅行或求學,
然而那種異文化的衝擊,似乎都沒有那次從都市回到鄉村那般強烈。
如今回想起來,對當時正值青春期的自己而言,
有如經歷一次精神上的移植,
一如在栽培蔬果時,將小苗由苗床移植到田圃上那般,
雖然幼苗必須忍受根鬚撕裂的苦楚,
然而當它定植到柔軟黝黑的沃土上時,
令人難以想像的,無數新生細密的根系,
竟由原本斷裂的傷口處萌發衍生,
不久造就出較移植之前更加茁壯的根系與體質,
那整整一年的農村生活經驗,該是自己選擇這條道路最原初的起點吧。

場景是1980年代的中台灣傳統農村,從城市倉皇逃回鄉下的一家人,
轉眼間,為原本即不優渥食指浩繁的老家帶來不小的壓力,
而從沒幹過農活的都市孩子,也必須幫著分擔各種勞務。
第一次舉起鋤頭的自己,手中沉甸甸的利刃,
很快地在左腳拇指上留下一道鮮紅的傷口;
從未拿過鐮刀的大妹,也在割稻時受傷縫了好幾針。
儘管這些異文化的不適,給孩子們帶來許多精神與肉體上的壓力,
可是所有家庭成員共同參與生活勞動的鄉村文化,
卻也讓我們的童年生活,增添了難以比擬的快樂。

還記得那是個沒有衛生紙的年代,取代草紙的是阿公種植加工的洋麻稈,
上起廁所,同時還能聽見只有一牆之隔,
與我們共享同一座水肥池的豬仔們濃濃鼻音的嘟囔。
當時阿公還養著一頭母牛,專門為村人們犁田耕地,
而年紀不大不小的我,則成了理所當然的最佳牧童,
無論是艷陽高照的大熱天,還是大雨滂沱的日子裡,
自己總是水田邊阿公的最佳搭檔。
當水牛氣喘吁吁地來到田埂邊上時,
你得把握最佳時刻,把一桶桶冰涼的溪水,
給澆在牠幾乎快冒煙的脊背上。
下雨的日子,阿公總不忘塞塊糯米糕給這個無處避雨的小孫子。
有時難免覺得,或許那種蹲在田邊,和著汗水,雨水跟淚水的滋味,
才是自己一路追尋的幸福也說不定。

在插秧的季節裡,幫忙推秧車是孩子們的工作。
到了收割的時節,如何把一包包的稻穀,
用獨輪車順利推回米倉,是瘦弱的自己最大的煩惱。
甘蔗的成長期,我們得幫著剝蔗葉;
白菜頭採收之後,我們得幫著踩醃蘿蔔;
菜苗剛發芽的那些日子,我們肯定有拔不完的草,
再加上趕不完的蚊子。
那時心裡頭只有一個念頭,
期盼天公伯快點下雨,我們好收工回家休息。
雖然田裡頭有幹不完的活,但也有孩子們享不盡的樂趣,
身邊處處可見的蟲鳥魚獸,是鄉下孩子的最佳玩伴。
直到現在,自己還忘不了荔枝園下挖到的那隻扁鍬形蟲,
更懷念那隻從眼前遁入土泥的小烏龜。
如果再說到那些阿公特意種在老厝前後的各類果樹,
像是六月天的荔枝,七月天的龍眼、蓮霧、楊桃……
還有那似乎怎麼也採不完、怎麼也吃不厭的土芭樂,口水簡直就要流下來。

說到這裡,連自己都有些難以相信,
這些彷彿說不盡的童年往事,居然只是短短一年的回憶。
國中二年級,隨著家人來到繁華的台北都會,
展開另一段幾乎沒有任何彩色的年少時光,
上課、補習成了生活的全部。
雖然後來順利升上知名高中跟國立大學,
自己的心卻似乎永遠徘徊在窗外,期待著另一次振翅高飛的機會。

幾年前,第一次帶著稚幼的孩子,回到內人的家鄉宜蘭,
靠著日文翻譯微薄的工資,自己終於再度有了親近土地的機會。
當時內心最大的動機,就是希望能給孩子
一個自己曾經有過的、有錢也買不到的快樂童年。
當岳父允諾借給我們那幾分地的水田時,
心底升起的是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
就像昔日嬉鬧相處的青梅竹馬,如今卻已長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那種重逢時的靦腆或許差可形容吧!

2001年,這是自己的生命中,第二個有一方水田相伴的日子。
因著從事無農藥栽培多年的好友何兄的支持,
冒著被村人親友訕笑的壓力,
自己決定嘗試完全不使用農藥與化學肥料的自然栽培法,
雖說這不過一分多地的水田,盈虧無關生計,
但卻是對自己與土地互動的一大考驗。
人是否能在不傷害土地的情況下,取得生養所需的食糧?

在眾家親朋「無農藥絕對種不起來啦」的「保證」下,
我們這艘孤零零的小船,就這麼在村人的注目中啟航。
由於選取的稻種不同,我們播田插秧的時間比別人晚,
再加上田裡福壽螺的肆虐及水位過高,一處處發育不良的稻秧,
看來就像個面黃肌瘦滿頭癩瘡的小可憐。
好不容易把秧苗補完,不久卻又碰上生長勢減弱的問題。
這時內心的沮喪可想而知。
然而就在接近半放棄的情況下,自己卻發現才幾天沒注意,
一叢叢的稻株已開始抽花結穗,雖然個小肥力不均,
可是繁衍子孫的生命力卻讓人動容。
或許是少了毒害生命的農藥,
我們的田裡還多了許多不請自來的嬌客,
彩鷸、鷺鷥、青蛙、水蛇乃至於甲魚、黃鱔
都出現在小小的一方水田裡,
那種創造生命,有生命陪伴的滿足感,
恐怕也只有嚐過這種滋味的人才能體會。

2004年,在眾好友的護持下,
自己再度回到這塊澆灌過汗水的土地上,
真正嘗試當個農伕的滋味。
若非何大哥天馬行空的發想,再加上諸多好友們的響應,
自己實在不敢相信,這種早在一年前便得出資入穀,
天災時還得共同分攤損失的委託種田制度,
居然能夠在短短幾年內吸引這麼多人的注意與參與,
當自己在燦爛的七月陽光下,刈下第一把黃澄澄的稻穗時,
老實說,那是種再踏實也不過的感覺,
在穀東出資、參與部份勞動,而田間管理員負責農務綜合管理,
這種穩定而互信的產銷制度下,
自己唯一需要費心的,便是如何在老天的應允下,
陪伴守護這幾甲地的稻田,能有個豐收的好年冬。
如今雙腳踩在泥巴地裡,還經常會想起過世多年的阿公,
還有他那句穩住全家慌亂心情的話:
「咱家食飯無差加幾雙碗箸。」
是他這句話安定了一個瀕臨破碎的家庭,
也給了一個孩子千金難買的快樂童年。

直到今天自己踩在這條泥巴田埂上,才知道,
是腳下的這片土地,給了他這般俯仰無畏的勇氣,
同時,也給了自己生命的方向!

  • 您可能有興趣:

    立秋後第十二日
    asioong 發表於樂多回應(24)引用(0)青松米手記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588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4268703

    回應文章

    好漫長但實在的路~
    請問還可以入穀嗎?謝謝~
    | 檢舉 | Posted by 陳小溪 at October 25,2010 21:39

    青松哥
    你的文字讓我腦中浮現一段話
    "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永遠記得你說的
    "是檳榔 就開出最漂亮的檳榔花"
    "是地瓜 根本不需要開花"
    所以
    當我們看見自己的聖山
    又 何必在乎蘋果的評比標準
    又 豈能盡如人意

    天涼了
    希望你跟美虹姐還有孩子們照顧好身體
    :)
    | 檢舉 | Posted by 茶妹 at October 25,2010 21:48
    私密回應
    Posted at October 27,2010 18:27
    私密回應
    Posted at November 1,2010 14:46

    感謝諸位朋友們對穀東俱樂部的關心
    目前 新米預購以舊穀東為優先
    應該在下個月底之前
    能夠確認有多少餘額可開放給新朋友
    若您願意的話 可以先mail給青松
    屆時青松會盡快將預購單直接mail給您
    造成大家的不便 還請多多見諒
    並且感謝大家對青松米的熱情支持!!

    歲末冬寒 在雨落雨歇之間
    趕忙整理預購帳目及田間刈草補漏的青松...
    | 檢舉 | Posted by 青松 at November 23,2010 17:53

    總覺得自己不算是個文藝青年
    年少時從來不看小說
    連那個年代大家為之瘋狂的武俠小說都省略
    及至年長才知道小說往往比真實還真
    聽聞美虹為電影著迷無法自拔的青春時代
    自省看過的電影恐怕兩隻手指都還排不滿
    直到這幾年 或許是年紀漸長
    開始覺得這些劇中人生彷如人間的縮影
    走吧! 有時間的話 一起到宜蘭來看戲
    看由這片土地上長出來的 你我的故事
    .........................................................................
    黃春明的鄉土劇《售票口》

    一個年節的清晨,天還沒有透亮,
    宜蘭鄉間的礁溪火車站已經有十幾個老人在排隊,
    哪一個不是為了在外地的子弟,清晨四五點就趕早出門?
    每個來這裡排隊的老人,背後都有各自的生活故事,
    在這個小小的候車室,
    拼接了七、八0年代,台灣各地、鄉間長者的生命圖像。
    (全場台語演出‧中文字幕)

    原著小說、編劇指導:黃春明
    演出:九彎十八拐劇團、宜蘭社區大學「來演一齣戲」班級
    主辦:九彎十八拐劇團
    協辦:宜蘭縣政府文化局、宜蘭社區大學、大魚文化藝術基金會
    贊助: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演出地點:宜蘭縣文化局演藝廳
    場次:99/12/3(五) 14:30(公益場次不售票) 、19:30.
    99/12/4 (六) 14:30 、19:30
    售票:200元、 300元、1000元 兩廳院售票系統
    (票務收入將作為本劇團公益巡演之用)
    | 檢舉 | Posted by 黃春明的鄉土劇 售票口 12/3.12/4 at November 25,2010 21:16
    私密回應
    Posted at November 29,2010 14:08
    私密回應
    Posted at December 26,2010 17:48
    私密回應
    Posted at January 10,2011 15:44

    過完熱鬧的農曆年後
    新自然主義公司在南部舉辦2場精彩免費講座
    主題分別為綠建築及樸門設計
    歡迎對在生活中實踐聰明環保的南部朋友們熱情參與


    第一場
    講 題:我愛綠建築─從台灣第一座零碳建築《綠色魔法學校》談起
    時 間: 2011年2月12日(週六)下午2:00~4:00
    地 點:台南市立圖書館總館3樓視聽室(台南市公園北路3號)
    主 講 者:林憲德 教授 (成功大學建築學系教授‧台灣綠建築推廣先鋒)
    主辦單位:新自然主義公司
    洽詢電話:(02)2392-5338 傳真專線:(02)2392-5380

    第二場
    講 題:向大自然學設計─教你和大自然合作的方法
    時 間: 2011年2月13日(週日)下午2:00~4:00
    地 點:柴山生態教育中心 (高雄市鼓山區內惟路73號)
    主 講 者:江慧儀 (大地旅人環境工作室負責人)
    主辦單位:新自然主義公司
    合辦單位:地球公民基金會、高雄市柴山會等
    協辦單位:柴山生態教育中心
    | 檢舉 | Posted by 新自然主義南部講座 綠建築2/12 樸門設計2/13 at February 2,2011 08:29
    私密回應
    Posted at March 7,2011 12:49

    「直到今天自己踩在這條泥巴田埂上,才知道,
    是腳下的這片土地,給了他這般俯仰無畏的勇氣,
    同時,也給了自己生命的方向!」
    同感,家鄉的土地真的能給人這般力量。
    | 檢舉 | Posted by 卵生水筆仔 at March 16,2011 11:27
    好懷念的田園生活
    | 檢舉 | Posted by Maria at May 7,2011 08:57

    新農村文化 實踐了什麼?

    (轉載自 交通大學 喀報)
    2011.05.15 ╱ 文化現象 ╱ 記者 張宇翔 文

    遠離過去的都會生活,到鄉下去尋找一種新的生活方式,
    這幾乎是每一本歸鄉農人的故事開頭。

    這些試圖重新定義農村文化的農人,
    多半擁有較高的教育水平、較廣闊的人際網絡,
    相對於老化中的農村而言,年齡層較低,
    也有著更多對文化產製的概念。
    透過這些來自都會型態的社交生活
    以及高等教育所帶來的優勢,
    讓他們得以用一種全新的角度,
    來適應、甚至建立一種農村文化的另類樣貌,
    也漸漸的開始影響一般大眾對於農村的既定認識。

    農作物種植產值不高 須仰賴文化活動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的資訊統計,
    經營農牧業者平均每戶農業所得為20萬2千元,
    惟轉型兼營加工及休閒者,平均收入可提升至89萬7千元,
    另使用設施栽培之農耕業者平均農畜產品銷售收入為27萬7千元。
    換言之,農作物種植本身所獲得的收入
    甚至不如時薪98元的法定最低工資。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像設施栽培如網室、
    溫室這一類訴求精緻化、高附加價值的作物,
    產生的效益也不過提升了農產品所得的百分之三十左右而已。
    這樣的情形使農業工作者不得不在從事農產品的生產活動之餘,
    設法進行其他的生產行為,來提升其生活品質。

    相較於農產品產值的直接提升,
    這些新一代農民更多的收入來源,其實來自於文化活動。
    在竹北進行自然農法種植的詹武龍坦言,
    自己目前主要的收入所得來自於開課講授該農法的技術與概念,
    僅透過農產品的販售並無法維持生計。
    因商業週刊的採訪而知名的「穀東農夫」賴青松、
    淡水幸福農莊的陳惠雯、
    引進都市農耕和澳洲「樸門」永續設計的孟磊、江慧儀,
    也都是運用相同的方式來進行許多文化面向的生產。

    除了教學性質的生產活動外,
    在政府的大力宣導以及補助之下,
    標榜農村生活體驗的休閒農莊大量的湧現,
    並包括了為數不少的在地農業工作者,
    甚至使行政院主計處以「惟轉型兼營加工及休閒者,
    平均收入可提升至89萬7千元。」的說詞,
    作為農業觀光化的成果展示,
    但細究休閒農莊所提供的服務內容,
    卻呈現高度均質化的現象。
    最顯著的例子像是懷舊風格的手工藝品製作、
    口味相近的風味餐飲和視覺風格,
    都暴露出有意從事休閒農業的人,
    對於視覺化、主題化乃至生活風格展演
    這些觀光產業的概念缺乏充分的認識。

    傳播工具成關鍵 新農老農落差大

    另一方面,擁有都市生活經驗與高學歷的壯年返鄉農人,
    則對於透過展示其審美傾向與生活風格,
    進而促進文化消費這樣的生產模式並不陌生。
    透過樹立一個相較於具有文化購買力的消費者而言不同的品味,
    這些新生代的農業工作者得以透過媒體的運用,
    改善他們原本的生活。
    這些都是傳統的農人的生命經驗裡所缺乏的,
    而這樣的缺乏不僅使他們受制於既有的產銷體制,
    無法透過傳播工具與行銷手法的運用進行自產自銷的行為,
    更讓他們即便擁有了使用傳播工具的能力,
    在美學風格的呈現上,依舊無法符合消費者的口味。

    除此之外,新一代的農村工作者身上
    也呈現出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
    這些對普羅大眾最具感染力,
    且現階段對農村文化擁有高度詮釋權的一群人眼中,
    這些在農村裡快速凋零的老農幾乎不在他們討論的範圍之內。
    在標榜著健康樂活時的另一面,
    是否也就再一次的貶抑了傳統農人
    依據慣行農法所種植作物的價值?
    在結構上傳統老農受到政府獎勵休耕、
    大量開放進口作物等等的打擊,
    而在轉型的過程中也沒有比這些年輕農村工作者更多的籌碼,
    去進行農村文化的產業化嘗試,這樣的嚴苛的農業條件,
    正一次又一次的擠壓著老農的空間,
    並與對這片熟悉的土地、人情的依戀不斷的拉鋸著。

    總的來說,這些返鄉耕作的農村工作者
    對農業的影響可以說是很多面向的。
    但除了著眼於他們對農村文化所帶來的生命力之外。
    不得不更仔細的檢視他們對農村文化的實踐層面,
    而他們所實踐的,目前卻僅止於說服消費者
    去認同他們對農村文化的新詮釋與展示其遺世獨立的生活態度,
    並透過長期合作的消費行為形成網絡。
    但這樣的網絡裡究竟有沒有這些在文化上
    相對弱勢的老農所佔有的一席之地?
    還是他們會在這個新型態的農村文化裡,再一次的成為他者?
    這可能是在農村議題之中的一個非常尖銳的提問。
    | 檢舉 | Posted by 新農村文化,實踐了什麼?*s at May 23,2011 16:33

    收割的季節~~為結實的稻穗 田中的青蛙 黝黑的農人 獻上一首衷心的感謝~~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_27bLkKqmI
    | 檢舉 | Posted by 阿卡 at July 16,2011 15:24
    「田間管理員」有接受我們節目的訪問(主持人是楊照),有興趣的人可以上Youtube看喔!http://youtu.be/uOz79WsV-LM
    | 檢舉 | Posted by 陽光衛視 at August 1,2011 16:35

    台灣潛力100─給台灣的信
    溫仲良

    給所謂「返鄉青年」們:

    近幾年好像有一種熱潮,「台北」似乎代表著功利現實,
    因此離開台北城,就代表拋卻物質利益的枷鎖,
    追求精神價值。「返鄉」兩字,因此帶著浪漫,
    又有點虛幻。

    年輕時代的我,因為回到美濃從事社區營造,
    常被冠上「返鄉青年」的詞彙。
    可能是對我的期許, 或是一種身分的肯定。
    但對這個詞彙,我一直感到無比尷尬和不自在,
    在眾聲喧嘩後,常自問:「我,返鄉了嗎?」

    其實,台灣島國只要半天就可以來回頭尾,
    「返鄉」是怎麼一回事?台北與美濃,
    對於我的工作內容、生活方式、思維意識
    有那麼大的差異嗎?如果沒有,
    那麼「返鄉」到底代表了什麼意思?
    難道只是身體的空間移動?

    在「城市」與「鄉村」兩種對立的空間概念中,
    國土空間的發展,使得青年返鄉
    是城鄉流動的一種浪漫地景,「返鄉」兩字
    更像是被操作的一種符號,象徵血液的溫度,
    而且還要附著於「青年」的形象上,
    這樣才更顯得珍貴,更有理想。
    就像契.格瓦拉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一樣,
    旅行,成為一種行動的儀式。

    但大多數的「返鄉」,並沒有真正地離開城市。
    許多人在返鄉的歷程中,
    反而更加確立了「城市中心」的角色。
    返鄉行動只代表轉換另一種發言角度,
    尋找新的,而且是不同的權力位置,
    採取脫離原有的權力結構,
    在結構之外進行城鄉對話與挑戰。
    也就是說,「返鄉」的現實景象,
    並非回到故鄉或鄉村,而是在不同角度,
    採取以退為進的方法面對城市,
    尋找新的挑戰位置向城市繼續進取的策略。

    鄉村的主體是什麼?當我們談論鄉村時,
    如果用的是「城鄉發展」的對照概念,
    永遠就只能得到城市的反照,而非獨立的鄉村形象。
    鄉村甚至只是我們面對城市的一種情緒性投射,
    是一種反差、也是對照 !那麼,
    鄉村最終只有更加成為城市生存臍帶下的附庸與受害者。

    許多城鄉論述與形象建構,
    在語言的政治中,帶著發言者的現實位置與企圖。
    站在農村的位置或農民的角度,
    具有為「弱勢發聲」的優勢,
    以致於搶占發言正當性的先機,
    這是一些文化與社區工作者常運用的手段。
    然而,真實的主體是多元而難以全面捉摸的,
    主體的建構則在於論述權力的爭奪與競逐,
    最終在於反映發言者的政治與文化資本。

    因此,我要強調的是,當你站在農村的土地上,
    感受到土地為生命載體的時候,
    來自於土地與真實的文化邏輯,
    才是歷史中累積出來的人文力量。
    許多文化工作者最後都活在自我建構的論述裡,
    並且以此對外詮釋農村或鄉村,
    反而自外於真正的鄉村經驗,
    與真實的鄉村社會產生疏離。
    這不僅僅是自我情感的疏離,
    也是活生生身體的精神分裂。

    總歸就是,大家好好的跟土地一起生活吧!
    | 檢舉 | Posted by 給所謂返鄉青年們 溫仲良*s at September 26,2011 20:52
    私密回應
    Posted at October 19,2011 15:13

    賴老闆您好,

    您種的米很好吃,辛苦了....

    但關於訂米的服務,有些疑問和建議:

    1.是關於收據的部分,基於法律上或什麼其它合法的原

    因,所以無法開立收據嗎?我希望還是能夠開立收據作為

    購買的一個憑證和記錄

    2.劃撥完款項後,也將訂米資料和劃撥收據傳真過去了,

    您那邊沒有打電話來確認就算了,我這邊打電話過去問收

    到資料没有,您那裡的回覆是,要去看一下,看完再回電,

    結果後來就沒了下文....這樣不免讓人懷疑,這是您們

    做生意的服務態度嗎?因為也沒有收據,然後又無人和我

    們確認有無收到款項和資料.給人感覺不是很好..

    以上二個問題希望您們能夠改進處理

    期待您的回覆
    | 檢舉 | Posted by 米蟲 at February 15,2012 16:15

    米蟲 您好

    感謝您的留言與指正
    關於收據的部份 我們可以開立農民收據
    只要您有需要 我們會在寄米時一併附上

    另外 不知道您是何時傳真資料過來
    最近這一個星期 我們只收到一張傳真
    是一筆2月13日 下午1點15分25秒的匯款記錄
    但或許因為傳真機操作上的問題
    紙面上只出現單據的右半部 因此劃撥金額不明
    而郵局方面轉來的對帳單據 目前只到2月10日
    不知道這筆是否為您劃撥過來的款項?

    最近因為追加訂購的訂單處理較忙
    青松身為農夫同時處理下田跟出貨事務
    難免會有疏漏之處 還望您大人大量
    我們會在確認您的大名跟匯款記錄之後
    直接回電向您致歉 還請您多多包涵!
    | 檢舉 | Posted by 青松 at February 15,2012 22:14

    賴老闆您好,

    謝謝您的回覆,如果上篇留言用辭上有不妥的地方,還請您見

    諒!已接獲您的來電詢問以及確認了..事情已圓滿處理,百

    忙之中讓您多費心了..感恩您
    | 檢舉 | Posted by 米蟲 at February 20,2012 11:52

    米蟲 您好

    別客氣!
    有問題真誠面對
    本來就是應該的道理
    而農夫跟吃飯的人直接溝通
    正是穀東俱樂部最大的價值 不是嗎?
    歡迎有機會到宜蘭田邊來走走
    看看這片有著眾人陪伴的幸福田地!
    | 檢舉 | Posted by 青松 at February 20,2012 21:07
    私密回應
    Posted at October 3,2012 22:05
    私密回應
    Posted at April 9,2015 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