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9,2011

左邊

左邊的白頭髮比較多,左邊肩膀比右邊的容易酸痛,左手肘鷹嘴凸碎裂有一大道疤突然變天它都會很有感覺。其實我睡覺習慣睡左邊。和黎大導合寫的〔向左走向右走〕第一版裡有個左邊樂團。曾經好朋友王小姐寫過一本叫〔用左手寫字的人〕我的左腳最近有比右腳長的驅勢,我很怕要變長短腳了。月經來的時候左腰痛得很厲害。

曾經有個通靈的外國人到台灣來時,有跟我說過我的左邊和土地的聯結強度超過右邊很多很多,她猜想這是為什麼我的左邊要一直有災禍的原因,為了要左右平衡,便要敗壞自己的強處。半信半疑,反正,我的左邊真的問題很多。


simatnaw發表於 樂多01:50回應(0)引用(0)碎語

January 21,2009

有用的錯覺

 

     年初,過了十幾天的站櫃生活。剛開始,一天十二個小時站櫃很難適應。連續站到第三天,根本不想笑,肉體的疲累完全抹去任何想法。意外地卻在下班走出大樓,接觸夜晚冷空氣的幾秒裡,心頭昇出感嘆:啊,我在社會上是有用處的。

     我站在電扶梯的旁邊,回答停車蓋章要去那裡辦的種種回題,幫客人選配衣服;似乎解決了不少別人的困惑。每天結帳時報業績,也是很踏實的感覺,那些是一件件慢慢賣掉得到的數字。我的櫃姊角色,其實比默默爬格子的狀態精彩。

     然而某部份的我知道,那只是一時的錯覺,又或者不過是剎時的美夢。都是路邊的野草閑花。不是正路。關於為什麼確定有別條路得走,又似乎不是那麼清楚。就是冥冥中感到有那麼一道細線在牽扯我,身不由己。

     那條多年來我以為走著的道路,該不會也只是一陣──有用的錯覺。

  

simatnaw發表於 樂多10:32回應(1)引用(0)碎語

February 9,2008

〔邪惡〕遲來的觀感

evil.jpg


  好萊塢電影台
        播出時間:2/10 1040-1300 
2/18  2040-2300

 結果瑞典片〔邪惡〕是個少年成長為大人的故事,而且還是非常政治不正確地以暴制暴的那種步數!
  
  老實說,當他最後終於還手時,我可是暗爽在心底的。怎麼可能不爽呢?電影一開場他痛毆同學的身手對照後來他對好友說的話:你不知道我有多能打,我一輩子都在學這個。
〔不過--其實--就~~你知道的──〕像是平淡無用的語助詞或偶可省略的連接詞,淡淡地,他轉到充滿惡意的學校之後領悟到:做不成品學兼優的高檔孩子;自己真正擁有的,就是一副拳頭及膽敢拼到死.不過他也理解到不能只是學童惡鬥的遊戲,層級必需拉高,於是他想了辦法,在學校董事會這種大人的遊戲場裡找到有效的施力點,然後安穩地待到了畢業.回到家中,對企圖鞭打他的繼父做了前所未有的反抗,因為他長大了,大到了解他擁有的那身暴力是什麼,以及如何運用。
  他成長了,雖不是照大人期望那樣優雅長大,而是學會運用暴力--,聽起來不太好,但他堅強地在惡意環伺下站立起來,同時沒有被暴力挾持走他的人生,我猜將來的人生路上,他也不需要什麼老師來教導了.最難的他已經會了.
片子最後,他騎上車遠走--


simatnaw發表於 樂多03:40回應(2)引用(0)觀影框

January 28,2008

近日鳥飛行

啥都瞭了昨天買了「美國眾神」(Amercan Gods)和「啥都暸了」(Everything is Illuminated)

在誠品流連很久,最後下決定買下後面那本小說,是發現行人出版社為慶祝十週年而贈送鉛字,為了想要一枚來做紀念而出手;原先我得到的那枚字是「邊」,嫌它筆劃太多而懇求好心店員幫我換了個「小」字,聽說這些字都來自「啥都暸了」一書裡的內容。這枚鉛字裝在銀色方形盒裡,坎在黑色絨布座中,裡面附有「出身說明」和編號(我拿到的那顆編號是No001459),寫著它來自台北最後一家鑄字廠「日星鑄字行」(相關訊息查http://flaneur.tw),有身世的東西最容易讓我著迷。沒辦法。

...繼續閱讀

simatnaw發表於 樂多19:59回應(2)引用(0)書蟲不挑食

January 20,2008

潘妮洛普

潘妮洛普的圖像 潘妮洛普掉在幽暗的角落,在世時她被當成妻子的典範,然而卻害得十二個丫環被她的追求者使喚或強暴,最後被她遠征廿年回來的老公殺死,在他把追求者剁成肉醬以後,把十二個女人吊上了船桅,十二雙女人的腳漂盪在半空。平凡家庭主婦不平凡只因為有個神話英雄老公,連帶她痛失十二個如女兒般的心腹。整部書分幾個敘述聲音,當中最明顯的兩股,一是潘妮洛普;另一是十二合一飄來盪去的怨恨魂魄。她們有時合調,有時各說各話,故事拼不成一個完整的圓。

每次看完艾特伍的小說,心裡的小漣渏總是久久不散,她的女人總在大環境下努力與困境保持平衡,只要一不小心,就惹殺身之禍。所有的條件都逼得女人們只能在惡劣的狀況裡選一個還算可以忍受的,並小心不要惹惱主掌權力的男人。沒有革命的熱血激情,反抗從來都在暗地裡因為人性需要而發生。

就這樣讀完潘妮洛普,把艾特伍的中文版小說都讀完了。

 


simatnaw發表於 樂多10:46回應(0)引用(0)書蟲不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