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6日

又是個被刻意忽略的生態問題 - 蘭嶼岸邊,油污染

實在很糟糕,難道蘭嶼的人就不是人嗎,保衛國家的軍人就不是人嗎,直接這樣
接觸油污而沒有做任何防護,當下或許不會怎樣,但長期呢??不少的病例都是
日積月累以後才有人發現的吧。

到時候人死了再追溯到這個時候的事,不嫌太遲?

蘭嶼是個我想去,但目前還沒機會去的地方,從小就聽說那的風光好,人親切,
但!這種油污事件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了!!

她還能撐到什麼時候?就算是地球上一個微不起眼的小點,仍然會牽動著所有的
環節!

新聞媒體啊,就報導吧,就發揮你們渲染的功力,好好的把這條新聞做大,講的
越嚴重越好,那些腥羶的東西只能當作市井小民的娛樂花邊趣談,過了就忘了,
但是這種污染,過了,時間到了,就得面對了。

silverx發表於 樂多20:20回應(4)引用(0)

2005年4月27日

台灣大學 25 皇后計劃

http://queen0.csie.ntu.edu.tw/index_ch.php

一起為了台灣的名聲加油吧!即使這是小小的領域,像尋找外星人計劃那樣

貢獻出自己的一點運算能力吧 :D

silverx發表於 樂多22:44回應(0)引用(0)在網路之中

2005年4月22日

奶奶. 1

  記憶最早的時候,應該可以回溯到當初八歲,那時候在讀小學二或
三年級吧,當時還住在新莊,二省道附近,一棟公寓的三樓。

  讀的國小離家很近,大概有四百公尺,每天早上都是被媽掀開棉被
挖起來,經過現在是一大片公園的地方,當時還是田地,整個小學時代
,我看著那片田變成工地,變成公園預定地,常有一些堆土機之類的機
械停在上頭。

  印象比較深的是下雨天,那片地真的只能用爛來形容,每一腳踩下
都帶上無數的稀泥巴,跨過這數百公尺,我們家姐弟三人到了學校第一
件事,就是除下鞋子,在洗手台上沖個乾淨,也不管上面的泥,稍微刮
過後就放在教室外頭風乾,回家再啪答啪答的穿回去。

  從我很小很小,奶奶一直都住在雲林,我後來才知道老家那的地名
是馬公。

  有時候,她是自己坐客運,五六個小時的車程上來到台北,然後轉
計程車到家裡,有時候,是爸下到雲林去載她上來,跟大多數的祖父母
一樣,奶奶到家以前都會去雜貨店買些零食,買些小玩具,我們三個小
孩等到門一開,就會很高興的衝過去抱住奶奶,七手八腳的幫她拿行李
,接著以最快的速度把小禮物搶光,一起吵著要跟奶奶一起睡。

  奶奶在新莊的時候,我們的作息都很正常,都早早起來跟著她一起
去逛附近的市場,穿好鞋子,我們三個小孩拉著奶奶的手慢慢走,最遠
我記得走了兩公里有,附近有五六個菜市場,我們一天一個,每個地方
都走了無數遍,現在想起來,不知道奶奶那時候腳會不會痠,硬是被我
們凹著去買零食。

  

silverx發表於 樂多08:08回應(1)引用(0)

2005年4月13日

過招


長竹疾點,第一眼 第一月 最初劃破春秋的笑靨。

待續...

silverx發表於 樂多23:07回應(0)引用(0)每天

2005年3月29日

踽步


屬於黑的嫣柔,雪一叢 血一叢,

記得那當下獨行的山高水徑,獵獵風響衣袂輕

silverx發表於 樂多22:54回應(0)引用(1)每天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