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雜記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15,2018

紅燒魚

我的母親不是很會做菜的一個人,家裡也一向吃的簡單,在我離開家到自己有了小孩開始偶爾下廚之後,為了想讓孩子頭好壯壯而多吃魚,第一道回家請教母親做法的菜,就是「紅燒魚」。電話裡頭母親仔細地交待每一個步驟,生怕我搞不清楚砸了鍋。其實老媽應該不知道我廚藝尚可,看著食譜也能做出像不像三分樣的程度。在法國當台勞的時候,還曾經辦了一桌台灣菜,邀請當時日本、韓國的同學來做客,大家吃得驚為天人!不過老媽這兩年已經不下廚了,不要說忘了如何做菜,煮水餃的時候也會忘了關火、關瓦斯。為了避免危險,家裡甚至把瓦斯筒都撤了,只留下微波爐這一類的簡單工具。我想老媽應該沒有機會再教我別的菜了吧⋯⋯。

不過呢,我可能就是長著一張不下廚的臉,好多年以前,記得是在小孩還沒有出生之前,有一回在老公出差的時候,堂弟因公來台北借宿。當天恰好做了一桌簡單的晚餐,堂弟對我的邀約面有難色的不斷地説不要這麼麻煩。問題是,不麻煩啊!已經都做好了。第一回來家做客的弟最終勉為其難地接受我的熱情,一起用餐的第一口竟然驚奇地説「原來二嫂會做菜?!」哈!原來是以為這一桌菜肯定難以下嚥,所以要設法逃走。沒想到我這南部口味還是對了他的胃,滿足的扒光了一整碗飯。自然,我會做菜的名聲在親戚之中也就不徑而走,洗刷了我過來回婆家只會洗碗的寃屈。殊不知,一山不容二虎,一個廚房只能有一位女主人!

當時的餐桌上,應該有一鍋滷肉什麼的。甜甜鹹鹹的口味,最下飯了。是的,南部菜偏甜,明明是醤油口味的料理,還是加上了砂糖(或冰糖),鹹中帶甜的滋味,可以讓小孩拌著飯,一口接著一口,津津有味的滿足模樣,也會讓媽媽好有成就感。記得小孩國小的時候,有一份暑假作業是做一道「傳家菜」,做成一本小書。我的手藝稱不上有什麼傳家大菜,念頭一轉,我們任性的把題目改成「快速上菜」。粗絞的肉在鍋裡炒散之後,加上扮入冰糖和醋的醬油調味,倒入開水,最後加入一點米酒去腥味,或是蔥花增加風味,等著慢火滷香即可。在咕嚕咕嚕的鍋散出鹹甜的肉香之際,烤箱裡灑上玫瑰鹽的魚,氣炸鍋裡處理了煎鍋上容易噗嗞噗嗞一不留意就燒焦的香腸,煎鍋裡取而代之的是荷包蛋,還有一盤咖嗞咖嗞爽脆的清炒時蔬,就大功告成了。滿滿的一桌菜、満滿的一本小書,不好嗎?甚至比一道傳家菜更好吧!誰說一定要照著框架走的,Out of Box! 不墨守成規,也許會有不同的視野和收穫。不過,不要Out of Mind. 就是了!

小孩進了高中,又再度碰到「傳家菜」這個功課,但這一回他的心中真的有一道菜浮出來。當提到想要學習「紅燒魚」做為傳家菜的時候,為娘的我心裡有一些悸動,好個選擇啊!除了過去記憶的觸動,能夠和孩子一起完成一道菜,心裡更是喜孜孜的。畢竟,孩子在洗米煮飯,煎荷包蛋、煎鬆餅這些簡單的項目之外,如果能有興趣學會一些基本中式菜餚,出門可以餵飽自己、甚至可以招待朋友,也是獨立生活的一個重要技能。更重要的是,母子之間可以共同嘗試和完成一件新鮮的家事,也給了小孩成長之後不黏媽媽的我一個被依賴和信賴的快樂。媽媽都是喜歡被小孩撒嬌的呀,不管孩子多大了都一樣。

令我驚訝的是,小孩在我的指令之下,幾乎不需要我插手,就獨立完成了這道菜。除了沒辦法一起到菜市場買魚之外,從魚的清理、下鍋、煎出漂亮的略帶焦香的魚皮,到翻面、調味、加上青蔥段略略燜煮後起鍋裝盤,整個照表操課,漂亮地完成。太意外了,小孩還是害怕油鍋的噗嗞噗嗞,但認真專注的神情和動作,讓當媽媽的我好感動。我也有動口不動手的一天啊!天公伯啊,我要出頭天了!

我們還是想要不乖一下,小孩做了這道紅焼魚之外,還同場加映炒了盤高麗菜,添進他的作業裡頭。週末的夜晚,我們難得沒有外食,一家三口享用了小孩第一次親手做的晚餐。最後當然是盤底朝天,連剰餘的醬汁,都被孩子用來拌飯,津津有味一口接一口的,又讓媽媽好滿足。期待孩子能記得這道菜,記得我們一家人一個指揮、一個做菜、一個拍照全家合作的一道菜,把家的味道記在心裡,傳承下去。

我告訴小孩,下回我要吃「炒米粉」,那是外婆教我的另一道菜。小孩吐了吐舌頭説,你自己來、自己吃吧,我最不喜歡炒米粉了。

嗟,三條線⋯⋯。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20:41回應(0)引用(0)

March 13,2018

迷信


坦白說,自己在某方面來說是很迷信的。還好不是怪力亂神那種,而且因為小氣,所以也不會為了迷信而亂花錢的。

事情起因於我的一個夢!我很經常作夢的:白日夢—想像自己什麼時候能夠通過N1?這是偶爾啦。最常,出現的是晩上的惡夢!夢的解析中經典的惡夢,我應該都沒有少過。到底為什麼一天到晚被追殺、考試遲到或交白卷、等不到計程車⋯⋯?顯示我的人生真的很焦慮啊!但最近最美好的一個夢是老爸來找我的那一回,我們聊天、我背著他、我們確認他是活著還是死去、我們真的有説到話,而且看他滿臉神采,我之前的文寫過,對於他的匆匆離去,我有一點點釋懷了。

而讓我介意的夢,則是過年後,我夢見自己忙著張羅家裡神明和祖先的拜拜。印象中的供桌回到婆婆還在世的時候,擺滿了豐盛的祭品和紙錢,神桌上還會擺上插了紅色小旗子的發糕年糕蘿蔔糕,加上紅紅白白甜滋滋的糖衣的花生,更早之前還有甜死人不償命的冬瓜糖。不只是婆家,小時候家裡的拜拜也是熱鬧的,很麻煩但很有氣氛的。那一桌豐盛的菜在祖先用完後,也就祭了我們這些小鬼的五臟廟。年紀大了之後,這些陳年老菜也不新鮮了,老人家依舊循著慣例備菜點香,但年輕人各奔西東,這種拜拜的味道慢慢淡了。

過年期間,我每每蹲在一旁喜孜孜地看到入迷的,是老爸整理香爐。除夕當天,老爸會慎重地把神桌上神明和祖先大小兩個香爐取下,分別仔細整理。這香爐平時是不能動的,取下神桌可是件大事。每天早晚上香,一年下來累積的香灰可不少。拿下爐裡線香剩下的紅色尾巴,連同一些紙錢一起給燒了,線香和紙錢的餘燼當成是新的元素,和著爐裡原有的舊灰整個的倒在舊報紙上,最後鏘鏜的一聲,包在紅紙中的銅板落了下來。這一大盆的灰用細細的網輕搖過濾,留下綿綿的灰,換上兩個嶄新的銅板,用染手的紅紙重新包上,墊在香爐底部,再把處理妥當的灰給輕輕灑上,一層一層的倒進擦得亮亮的香爐,堆到可以撐住線香的高度就大功告成了。香灰就這樣鬆鬆的尖尖的,不能用力壓。「好奇怪,壓實了不是更好插上線香嗎?」有一年我因為這樣的好奇心,兩隻指頭把老爸費心堆好的小山給壓了下去,結果被罵到臭頭,一切重來。老爸就這樣分別的把兩個香爐整理好,重新放上神桌就定位,插上過年的紅色紙旗,門外貼上春聯,整個舊年好像就這麼結束了,新年開始了。

今年過年,娘家有沒有這樣整理香爐,我已經不知道了。老公家則是一切從簡,我默默地拿了塊乾淨的抹布,想要在不移動香爐的狀況之下,至少把神桌給整理乾淨。心裡頭還是惦著香爐不能輕易移動的最高指導原則,想方設法的深入每一個小小角落。新擺上的小燈和老家搬過來好有歷史感的大桌燈挺相配了,簡單的祭品卻讓人有點過意不去。回台北幾多天之後,就做了這樣的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裡介意著,還是「祖先來傳達希望我們準備一個豐盛的祭拜的指示」這樣傳統的說法?是個迷信不科學的說法不是嗎?可我覺得,就迷信好吧!找個時間專程回去,向之前老人家一樣,專程準備一整桌的供品,做自己覺得應該做好的事情,守住一點點傳統的情感。說是一切從簡,但這樣的簡單,卻有一絲無情啊。

過年好像不太有年味了呀!有點想念小時候蹲著整理香爐的那樣的過年。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22:26回應(0)引用(0)

March 11,2018

我的兒子是外星人!

兒子好小好小的時候,我跟他開過一個玩笑,告訴他我不是他真正的媽媽,而是外星來的人。當時,兒子信以為真,嚇到嚎淘大哭。我這玩笑開到不可收拾,怎麼解釋他都聽不進去。最後,翻出了剖腹產的一道刀疤,告訴他這就是把他抓出來的地方的証據,才終於止住了他的淚水。是不是造成小小心靈的創傷我不知道,但「有圖有真相」這件事,倒是從小就確立了。不過呢,這也建立了我自己和小孩相處的一個原則—小孩不應該隨便唬弄的!

而最近呢,我發現兒子是外星人,因為這個年輕人的行為,完全不合乎邏輯,為娘的邏輯⋯⋯
...繼續閱讀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21:12回應(0)引用(0)

February 14,2018

布書衣和書

小時候,我最喜歡的課程之一,是家政課。大概是在學裁縫的母親的基因之下,縫縫補補、編織刺繡,一直都是高分過關。記得國中時有一條大紅色的毛線披肩,家政老師拿走了當樣品,可我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最後跟老師拿了回來,但也早已不知去向了。還記得小時候有嚴重的富貴手,加上冬天總要削荸薺(當年的客廳即工廠,人工去皮製做罐頭用),冬天期門一個個的裂縫、泡在濕冷的水中,相當考驗啊!當年是那位老師的一條葯膏改變了我的人生,兩手自此痊癒。後來手工做的也少了,問題就此解決。

這麼多年之後,幾個姐妹大概還是只有我具備簡單縫補的能力,還可以自己改褲長、補破洞,解決了小孩從小到大腰圍太小、褲管太長的問題。沒有能夠處理的,就是怎麼都沒有學會踩縫紉車,所以需要為我的日文文庫本小說找衣服穿的時候,很幸運的,解決方案竟然就這樣自己跑出來了!

今天收到了布書衣,立刻幫我的「解憂雜貨店」穿上衣服。好開心啊!






...繼續閱讀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14:36回應(0)引用(0)

January 14,2018

年齡

今天做完了久違了的簡報,雖然還沒有開會,不知道會議進行是否順利,但有一種想要小小放鬆的心情。剛好看到了一則網路的貼文,深深有感,記錄下來。

到了一定的年齡
必須扔掉四樣東西……
1) 沒意義的酒局
2) 不愛你的人
3) 看不起你的親戚
4) 虛情假意的朋友
必須擁有四樣東西……
1) 揚在臉上的自信
2) 長在心裡的善良
3) 融進血裡的骨氣
4) 刻在生命裡的堅強

感覺像在描述我現在的「一定的年齡」的狀態~~~

...繼續閱讀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19:58回應(0)引用(0)

November 5,2017

今天家裡有一隻熊

「今天家裡有一隻熊,一百多公斤的熊,而且背上還背了個小女孩。」阿嬷說。

「現在是農曆七月,別嚇人了好不好,什麼熊、什麼小女孩,不要胡說了!」妹妹說。

「真的!我在廚房切了些鳳梨給它吃,正是當季的、很甜。」阿嬷説⋯⋯

...繼續閱讀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19:51回應(0)引用(0) │標籤:失智,失智症狀

August 15,2017

國際觀

我記得剛剛從消費品業轉入金融業不久的時候,年輕氣盛少不更事的,以為認真盡責就是一切,所以得罪了很多人而不自知。但因為有認真也有點小聰明,對於主管來說,就是好用不好管的員工。大多數的老闆也許會欣賞這樣的工作能力,但並不喜歡這樣的team member,其中有某一位同事們都不太認同的天兵主管說過一句話,說我什麼都好「但」就是沒有國際觀。

...繼續閱讀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23:41回應(0)引用(0)

June 15,2017

得失的面對

最近的壓力太大,好不容易才解決的濕疹問題又再度復發,讓我發現自己並不若自己以為的老神在在,對於壓力的處理的不夠成熟,也許連孩子都比不上。

最關鍵的,在「得失心」吧!

小時候的我,其實是很誇張的!尤其是對於上課、考試這方面。好勝心和得失心兩個人手牽手,讓我的行為常常不太正常,因為我只要考試考得不「夠」好,我的眼淚就不自主地掉下來了。498分的時候哭得淚滿襟,就因為錯了一題而沒有拿到滿分;一旁難得拿到一張一百分考卷,等著回家領賞的同學完全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有一個「肖ㄟ」同學在他身邊,想必他也很困擾吧。我猜他心裡也許OS著,這個成績要是他的的話,早就笑到嘴裂開,或是如果念書念到這種失常的程度,那還不如維持一般般的成績就好…。另外一件荒謬的回憶,是拿了第二名的獎狀回家,崩潰式的嚎啕大哭、停不下來的爆炸式的大哭!第二名,有這麼嚴重嗎?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在這樣的自我要求的自我擠壓之下,我一路走完了學生的路程,順順利利的,沒有崩潰。
...繼續閱讀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16:08回應(0)引用(0) │標籤:經驗分享,面對得失,兒時記趣

同學,抱歉!

明天是兒子的畢業典禮,幾天前看了學校的領獎名單,裏頭寥寥可數的全勤獎人數,讓我想起一件往事。這件事讓我幾十年以來都無法真正釋懷,也許、不是也許,是當事人一定不會看見我的這篇貼文,但我想在這裡正式的向我的國中同學道歉…

陳貞蓉,對不起,當年是我害你沒有拿到全勤獎狀的!真的非常抱歉!請你原諒我當時的無知…

事情是這樣的,國中的時候我是副班長,常常要負責點名。但其實國中課堂的點名其實完全是形式的、沒有實質意義的,但是有一次因為我的意氣用事,在同學的出勤紀錄上畫了一個遲到。雖然同學的輔導課真的是遲到,可是那個時候的課後輔導遲到實在是微不足道的事,會這麼做只是因為自己一個荒唐的情緒和不滿。這麼一個小小的標記,讓三年之內沒有任何一天請假的同學,讓三年之內沒有機會拿到任何一張獎狀的同學,這樣一個任何人都難以做到的優良表現輕而易舉的就被抹掉了。國中畢業之前我知道了這個事情造成的影響,自己驚訝地說不出話來,當年的懊悔沒有任何可以挽回或彌補的機會。

同學之間在國中畢業之後到現在,也已經完全斷了連繫了,可我一直是很看不開的,一直到自己的兒子即將畢業的這一天,我還是希望,如果有機會的話,就算同學早已經遺忘這件事,我還是希望,我可以當面向同學道歉。挽回不了也彌補不了什麼,當年的這一張獎狀對於她現在個人的成就也許早已不算什麼,我還是想在這個個人空間的格子裡重提年輕時候的不成熟,誠心誠意地向同學說聲,抱歉。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14:47回應(1)引用(0) │標籤:陳貞蓉

February 3,2017

蚊子湯!

過年的時候回家,在嚴重過敏的狀況下重複著擾人的療程,西藥中藥、內服外用、藥療食補...無所不用其極!其實已經到了極其「ㄚˋ 雜」的狀態,但卻也因此和小朋友們(其實已經都是適婚年齡的大朋友)聊起了阿公的「蚊子湯」。老爸已經走了五六年了啊,我們分別藏著對他的一些回憶,在不經意的狀況之下,會挖出來一點點、一點點...

...繼續閱讀

shufen1116 發表於 樂多9:25回應(0)引用(0)
 [1]  [2]  [3]  [4]  [5]  [6]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