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5,2018 22:27

日文N1読解練習_日文小說「三度目の殺人」

日文小說No. 12 「三度目の殺人」,嚐試另一位大師的作品,是枝裕和!

先看了電影的,但電影有點不容易看,要很專心,每一個劇情的轉折都是大的,都有hidden agenda,一路往後,才知道前面在鋪陳的用意。相當燒腦,不容易,但好看。

小説呢?


小說的命題有點沈重的,後座力頗大的。看完之後不禁質疑⋯⋯

有沒有哪個人是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被生下來的?
畢竟,人不能選擇自己出生在哪裡!

有沒有人真的就是該死的?
可是,我們可以做為別人人生的裁判嗎?

有沒有能夠為了守護一個人而任性的決定自己和他人的死活?
最後,微笑地離開這個世界…

我其實沒有想過,一個人到底想要活在監獄的牢房裡,與世界隔絕,讓周遭的人接受其該死而未死的罵名?也因此而接受受到傷害的子女的怨恨?還是想要快刀斬亂麻,一整個了斷,不要讓怨恨一波又一波的延伸和擴散?

我也沒有想過,能夠自主的付房租,對於一位在牢房裡三十年的人,是多麼可貴的自由和負擔?或者是當自由成為一種不能承受的負擔,是不是直接剝奪?還是放它去面對種種困難後痛苦的死去?不知道被一瞬捏碎掐死的金絲雀比較幸福?還是逃走去獨自面對酷寒而餓死冷死的比較幸福?

回頭想想,人生在世,誰來決定誰能裁量誰呢?到頭來,處處都是謊言、人人都在說謊。而誰又是罪人呢?誰又能判斷和裁量呢?殺人的犯人?教唆殺人的嫌疑人還是被父親性侵的受害人?隱匿事實的律師?想要打贏官司而默視被告的申訴的檢察官?以訴訟經濟為優先的司法官?對於丈夫的悪行視而不見的太太⋯⋯。到最後,誰守護了誰?誰殺了誰?不過是直接的一刀或藉由司法判決的一刀的差別罷了!

好衝擊!看似簡單的答案,蘊含著好多空虛的微笑和暴力的溫柔。不能說是正確的暴力,但卻掩蓋著諸多的無可奈何。

如前所述,電影必須很專心看,每一次的謊言和真實,都有潛藏的意義。看似律師主導的辯護策略,其實卻被犯人玩弄於股掌之間。殺了第三個人的犯人的溫順的微笑,事不關己的認罪到衝突性的否認,違和的虛幻和本意的真實,耍得律師團團轉。辯護律師到底要追求什麼?法庭上的勝訴?正義的伸張?案件的最佳策略?委託人的最終執念?

整個故事其實是由犯人來強勢主導的,犯人對於案件的發展策略有自己的一套劇本,表面上順著大家鋪陳的劇情來走,關鍵時刻卻丟出和律師背道而馳的球,讓人難以接招。律師如置身於雲霧之中,律師感受到自己的瞎子摸象,摸不著犯案的動機。最後,抽絲剝繭的找出犯人的本意,卻選擇了另一條辯護的軌道,讓犯人選擇了自己的自由。犯人的這種必死的決心,是不是讓自己重生,置之死地而後生?是不是讓自己的女兒能有重生,擺脫過去的不幸?是不是用自己的方式來審判壞人,守護不幸的人?既然裁判了他人的人生,至少可以自己決定賭上賠上自己的人生吧!

好沉重的一個故事。也許是因為小說和電影同步的關係,我覺得兩者平分秋色,兩者也都推薦。導演挑了役所廣司來演這樣的犯人,實在選得太好,完全搶掉了福山雅治的律師風采。小說的第一章我卡關了許久,跨過之後其他的章節就能夠快速地進行(一共七章,三百頁左右)。內容的難度還可以,字典查得不多,文法大多還可以理解,應該可以適合N2到N1的程度。劇情的轉折頗大,小說比較容易銜接;電影可能受限於時間和角色安排,感覺比較跳躍。對於日文閱讀練習的話,建議先看電影在看小說,閱讀的難度會降低;對於享受電影的話,就看個人了,看過小說再看電影,霧裡看花的衝擊度應該會降低,但也不會看得這麼累人。

這應該不是「是枝裕和」和「佐野晶」第一次合作了,但是我接觸的第一本作品。讀過了多本東野圭吾,也從宮部美幸和恩田陸當中嚐到苦頭,另外也認識了重松清。最近,逛二手書店挖寶已經成為一種樂趣,因為不希望自己侷限在特定的作家,所以入手了「北村薰」的「夜禪」和「街燈」、「淺年次郎」的「椿山課長的七天」和「地下鐵之旅」、「依坂幸太郎」的「死神的精確度」和「PK」、還有「道偉秀介」的「所羅門之犬」和「骸爪」…等等。書架已經裝不下,時間也裝不下這麼多書了。接下來會優先看不同的作者或不同類型的作品,分享給日文的學習者,可以從內容的類型來選擇自己有興趣的風格。但畢竟,小說這玩意兒非常主觀,自己喜歡最重要。

心得的分享更是個人,有關情節難免暴雷,就當成是建立對內容的認知,來降低閱讀的挫折。大家共勉之!





  • 您可能有興趣:

    日文檢定 N1 準備_起跑篇
    shufen1116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讀書後的碎碎念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4 │累計人次:129 │標籤:是枝裕和,日文小說參考,日文読解,日文閲讀分享,日檢N1,三度目の殺人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16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