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5,2018 20:41

紅燒魚

我的母親不是很會做菜的一個人,家裡也一向吃的簡單,在我離開家到自己有了小孩開始偶爾下廚之後,為了想讓孩子頭好壯壯而多吃魚,第一道回家請教母親做法的菜,就是「紅燒魚」。電話裡頭母親仔細地交待每一個步驟,生怕我搞不清楚砸了鍋。其實老媽應該不知道我廚藝尚可,看著食譜也能做出像不像三分樣的程度。在法國當台勞的時候,還曾經辦了一桌台灣菜,邀請當時日本、韓國的同學來做客,大家吃得驚為天人!不過老媽這兩年已經不下廚了,不要說忘了如何做菜,煮水餃的時候也會忘了關火、關瓦斯。為了避免危險,家裡甚至把瓦斯筒都撤了,只留下微波爐這一類的簡單工具。我想老媽應該沒有機會再教我別的菜了吧⋯⋯。

不過呢,我可能就是長著一張不下廚的臉,好多年以前,記得是在小孩還沒有出生之前,有一回在老公出差的時候,堂弟因公來台北借宿。當天恰好做了一桌簡單的晚餐,堂弟對我的邀約面有難色的不斷地説不要這麼麻煩。問題是,不麻煩啊!已經都做好了。第一回來家做客的弟最終勉為其難地接受我的熱情,一起用餐的第一口竟然驚奇地説「原來二嫂會做菜?!」哈!原來是以為這一桌菜肯定難以下嚥,所以要設法逃走。沒想到我這南部口味還是對了他的胃,滿足的扒光了一整碗飯。自然,我會做菜的名聲在親戚之中也就不徑而走,洗刷了我過來回婆家只會洗碗的寃屈。殊不知,一山不容二虎,一個廚房只能有一位女主人!

當時的餐桌上,應該有一鍋滷肉什麼的。甜甜鹹鹹的口味,最下飯了。是的,南部菜偏甜,明明是醤油口味的料理,還是加上了砂糖(或冰糖),鹹中帶甜的滋味,可以讓小孩拌著飯,一口接著一口,津津有味的滿足模樣,也會讓媽媽好有成就感。記得小孩國小的時候,有一份暑假作業是做一道「傳家菜」,做成一本小書。我的手藝稱不上有什麼傳家大菜,念頭一轉,我們任性的把題目改成「快速上菜」。粗絞的肉在鍋裡炒散之後,加上扮入冰糖和醋的醬油調味,倒入開水,最後加入一點米酒去腥味,或是蔥花增加風味,等著慢火滷香即可。在咕嚕咕嚕的鍋散出鹹甜的肉香之際,烤箱裡灑上玫瑰鹽的魚,氣炸鍋裡處理了煎鍋上容易噗嗞噗嗞一不留意就燒焦的香腸,煎鍋裡取而代之的是荷包蛋,還有一盤咖嗞咖嗞爽脆的清炒時蔬,就大功告成了。滿滿的一桌菜、満滿的一本小書,不好嗎?甚至比一道傳家菜更好吧!誰說一定要照著框架走的,Out of Box! 不墨守成規,也許會有不同的視野和收穫。不過,不要Out of Mind. 就是了!

小孩進了高中,又再度碰到「傳家菜」這個功課,但這一回他的心中真的有一道菜浮出來。當提到想要學習「紅燒魚」做為傳家菜的時候,為娘的我心裡有一些悸動,好個選擇啊!除了過去記憶的觸動,能夠和孩子一起完成一道菜,心裡更是喜孜孜的。畢竟,孩子在洗米煮飯,煎荷包蛋、煎鬆餅這些簡單的項目之外,如果能有興趣學會一些基本中式菜餚,出門可以餵飽自己、甚至可以招待朋友,也是獨立生活的一個重要技能。更重要的是,母子之間可以共同嘗試和完成一件新鮮的家事,也給了小孩成長之後不黏媽媽的我一個被依賴和信賴的快樂。媽媽都是喜歡被小孩撒嬌的呀,不管孩子多大了都一樣。

令我驚訝的是,小孩在我的指令之下,幾乎不需要我插手,就獨立完成了這道菜。除了沒辦法一起到菜市場買魚之外,從魚的清理、下鍋、煎出漂亮的略帶焦香的魚皮,到翻面、調味、加上青蔥段略略燜煮後起鍋裝盤,整個照表操課,漂亮地完成。太意外了,小孩還是害怕油鍋的噗嗞噗嗞,但認真專注的神情和動作,讓當媽媽的我好感動。我也有動口不動手的一天啊!天公伯啊,我要出頭天了!

我們還是想要不乖一下,小孩做了這道紅焼魚之外,還同場加映炒了盤高麗菜,添進他的作業裡頭。週末的夜晚,我們難得沒有外食,一家三口享用了小孩第一次親手做的晚餐。最後當然是盤底朝天,連剰餘的醬汁,都被孩子用來拌飯,津津有味一口接一口的,又讓媽媽好滿足。期待孩子能記得這道菜,記得我們一家人一個指揮、一個做菜、一個拍照全家合作的一道菜,把家的味道記在心裡,傳承下去。

我告訴小孩,下回我要吃「炒米粉」,那是外婆教我的另一道菜。小孩吐了吐舌頭説,你自己來、自己吃吧,我最不喜歡炒米粉了。

嗟,三條線⋯⋯。




  • 您可能有興趣:

    今天家裡有一隻熊
    shufen1116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生活雜記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2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58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