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2018 22:26

迷信


坦白說,自己在某方面來說是很迷信的。還好不是怪力亂神那種,而且因為小氣,所以也不會為了迷信而亂花錢的。

事情起因於我的一個夢!我很經常作夢的:白日夢—想像自己什麼時候能夠通過N1?這是偶爾啦。最常,出現的是晩上的惡夢!夢的解析中經典的惡夢,我應該都沒有少過。到底為什麼一天到晚被追殺、考試遲到或交白卷、等不到計程車⋯⋯?顯示我的人生真的很焦慮啊!但最近最美好的一個夢是老爸來找我的那一回,我們聊天、我背著他、我們確認他是活著還是死去、我們真的有説到話,而且看他滿臉神采,我之前的文寫過,對於他的匆匆離去,我有一點點釋懷了。

而讓我介意的夢,則是過年後,我夢見自己忙著張羅家裡神明和祖先的拜拜。印象中的供桌回到婆婆還在世的時候,擺滿了豐盛的祭品和紙錢,神桌上還會擺上插了紅色小旗子的發糕年糕蘿蔔糕,加上紅紅白白甜滋滋的糖衣的花生,更早之前還有甜死人不償命的冬瓜糖。不只是婆家,小時候家裡的拜拜也是熱鬧的,很麻煩但很有氣氛的。那一桌豐盛的菜在祖先用完後,也就祭了我們這些小鬼的五臟廟。年紀大了之後,這些陳年老菜也不新鮮了,老人家依舊循著慣例備菜點香,但年輕人各奔西東,這種拜拜的味道慢慢淡了。

過年期間,我每每蹲在一旁喜孜孜地看到入迷的,是老爸整理香爐。除夕當天,老爸會慎重地把神桌上神明和祖先大小兩個香爐取下,分別仔細整理。這香爐平時是不能動的,取下神桌可是件大事。每天早晚上香,一年下來累積的香灰可不少。拿下爐裡線香剩下的紅色尾巴,連同一些紙錢一起給燒了,線香和紙錢的餘燼當成是新的元素,和著爐裡原有的舊灰整個的倒在舊報紙上,最後鏘鏜的一聲,包在紅紙中的銅板落了下來。這一大盆的灰用細細的網輕搖過濾,留下綿綿的灰,換上兩個嶄新的銅板,用染手的紅紙重新包上,墊在香爐底部,再把處理妥當的灰給輕輕灑上,一層一層的倒進擦得亮亮的香爐,堆到可以撐住線香的高度就大功告成了。香灰就這樣鬆鬆的尖尖的,不能用力壓。「好奇怪,壓實了不是更好插上線香嗎?」有一年我因為這樣的好奇心,兩隻指頭把老爸費心堆好的小山給壓了下去,結果被罵到臭頭,一切重來。老爸就這樣分別的把兩個香爐整理好,重新放上神桌就定位,插上過年的紅色紙旗,門外貼上春聯,整個舊年好像就這麼結束了,新年開始了。

今年過年,娘家有沒有這樣整理香爐,我已經不知道了。老公家則是一切從簡,我默默地拿了塊乾淨的抹布,想要在不移動香爐的狀況之下,至少把神桌給整理乾淨。心裡頭還是惦著香爐不能輕易移動的最高指導原則,想方設法的深入每一個小小角落。新擺上的小燈和老家搬過來好有歷史感的大桌燈挺相配了,簡單的祭品卻讓人有點過意不去。回台北幾多天之後,就做了這樣的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裡介意著,還是「祖先來傳達希望我們準備一個豐盛的祭拜的指示」這樣傳統的說法?是個迷信不科學的說法不是嗎?可我覺得,就迷信好吧!找個時間專程回去,向之前老人家一樣,專程準備一整桌的供品,做自己覺得應該做好的事情,守住一點點傳統的情感。說是一切從簡,但這樣的簡單,卻有一絲無情啊。

過年好像不太有年味了呀!有點想念小時候蹲著整理香爐的那樣的過年。

  • 您可能有興趣:

    今天家裡有一隻熊
    shufen1116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生活雜記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54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