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26,2018

日文N1読解練習_日文小說「チヨ子」

宮部美幸是我個人喜歡的日本作家之一,不是慷慨激昂或驚險刺激的劇情內容,而是低調安靜溫溫慢慢的那種神和鬼的故事。日本人的宗教信仰是多神論,萬事萬物可以是神,好神壞神一應俱全。但好像沒有太恐怖的神,不是不夠壞,是沒有太太太恐怖。說實在的,我不知道如何形容。

回過頭來,如果從日文檢定的閲讀練習來看,宮部美幸的「チヨ子(千代子)」給我的感想是:「沒有最難,只有更難!」因此,我的結論是,宮部的作品非常好看,但不適合這個階段,不適合N2的程度看。

千代子是五個短篇的小說集結而成的作品。第一篇被結局嚇了一跳、也被難度嚇了一跳。大概毎一段我要看個兩次兼查字典,才能看懂。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最後的一個中篇「聖痕」,而為了單純的賭一口氣想要「看完」,不被這本文學性濃厚的小說給打倒,最後一章我幾乎是不查字典看完的。頭重腳輕地進行,短短的二百多頁,我竟然花了兩週的時間!花的時間比之前東野圭吾的四百頁還久!覺得大受打擊啊。

內容呢,網路上有許多分享,但我沒有特別的想法。從二手書店買入,本來是好開心的;書架上還有許多本從圖書館好書交換來的宮部的書,看來只能先躺在架上一段時間了。這一次的日文小說閲讀練習,堪稱失敗!




March 22,2018

學生証

我應該是個蠻擅長考試的人,之前的老闆稱讚我是文昌星轉世。從小到大,小考試失敗不管,人生重要的大考,包括高中和大學聯考,都考出了意料之外的好成績。硏究所是順利直升,語言檢定成績或高或低,順利或不順,最後都是一試通過。N2檢定應該是我過得最驚險的一回,原來以為那會成為我大考試的第一個失敗紀錄,老天眷顧,竟然也讓我給爬過了門檻。最近的一次,則是在職專班硏究所考試。 ...繼續閱讀

March 15,2018

紅燒魚

我的母親不是很會做菜的一個人,家裡也一向吃的簡單,在我離開家到自己有了小孩開始偶爾下廚之後,為了想讓孩子頭好壯壯而多吃魚,第一道回家請教母親做法的菜,就是「紅燒魚」。電話裡頭母親仔細地交待每一個步驟,生怕我搞不清楚砸了鍋。其實老媽應該不知道我廚藝尚可,看著食譜也能做出像不像三分樣的程度。在法國當台勞的時候,還曾經辦了一桌台灣菜,邀請當時日本、韓國的同學來做客,大家吃得驚為天人!不過老媽這兩年已經不下廚了,不要說忘了如何做菜,煮水餃的時候也會忘了關火、關瓦斯。為了避免危險,家裡甚至把瓦斯筒都撤了,只留下微波爐這一類的簡單工具。我想老媽應該沒有機會再教我別的菜了吧⋯⋯。

不過呢,我可能就是長著一張不下廚的臉,好多年以前,記得是在小孩還沒有出生之前,有一回在老公出差的時候,堂弟因公來台北借宿。當天恰好做了一桌簡單的晚餐,堂弟對我的邀約面有難色的不斷地説不要這麼麻煩。問題是,不麻煩啊!已經都做好了。第一回來家做客的弟最終勉為其難地接受我的熱情,一起用餐的第一口竟然驚奇地説「原來二嫂會做菜?!」哈!原來是以為這一桌菜肯定難以下嚥,所以要設法逃走。沒想到我這南部口味還是對了他的胃,滿足的扒光了一整碗飯。自然,我會做菜的名聲在親戚之中也就不徑而走,洗刷了我過來回婆家只會洗碗的寃屈。殊不知,一山不容二虎,一個廚房只能有一位女主人!

當時的餐桌上,應該有一鍋滷肉什麼的。甜甜鹹鹹的口味,最下飯了。是的,南部菜偏甜,明明是醤油口味的料理,還是加上了砂糖(或冰糖),鹹中帶甜的滋味,可以讓小孩拌著飯,一口接著一口,津津有味的滿足模樣,也會讓媽媽好有成就感。記得小孩國小的時候,有一份暑假作業是做一道「傳家菜」,做成一本小書。我的手藝稱不上有什麼傳家大菜,念頭一轉,我們任性的把題目改成「快速上菜」。粗絞的肉在鍋裡炒散之後,加上扮入冰糖和醋的醬油調味,倒入開水,最後加入一點米酒去腥味,或是蔥花增加風味,等著慢火滷香即可。在咕嚕咕嚕的鍋散出鹹甜的肉香之際,烤箱裡灑上玫瑰鹽的魚,氣炸鍋裡處理了煎鍋上容易噗嗞噗嗞一不留意就燒焦的香腸,煎鍋裡取而代之的是荷包蛋,還有一盤咖嗞咖嗞爽脆的清炒時蔬,就大功告成了。滿滿的一桌菜、満滿的一本小書,不好嗎?甚至比一道傳家菜更好吧!誰說一定要照著框架走的,Out of Box! 不墨守成規,也許會有不同的視野和收穫。不過,不要Out of Mind. 就是了!

小孩進了高中,又再度碰到「傳家菜」這個功課,但這一回他的心中真的有一道菜浮出來。當提到想要學習「紅燒魚」做為傳家菜的時候,為娘的我心裡有一些悸動,好個選擇啊!除了過去記憶的觸動,能夠和孩子一起完成一道菜,心裡更是喜孜孜的。畢竟,孩子在洗米煮飯,煎荷包蛋、煎鬆餅這些簡單的項目之外,如果能有興趣學會一些基本中式菜餚,出門可以餵飽自己、甚至可以招待朋友,也是獨立生活的一個重要技能。更重要的是,母子之間可以共同嘗試和完成一件新鮮的家事,也給了小孩成長之後不黏媽媽的我一個被依賴和信賴的快樂。媽媽都是喜歡被小孩撒嬌的呀,不管孩子多大了都一樣。

令我驚訝的是,小孩在我的指令之下,幾乎不需要我插手,就獨立完成了這道菜。除了沒辦法一起到菜市場買魚之外,從魚的清理、下鍋、煎出漂亮的略帶焦香的魚皮,到翻面、調味、加上青蔥段略略燜煮後起鍋裝盤,整個照表操課,漂亮地完成。太意外了,小孩還是害怕油鍋的噗嗞噗嗞,但認真專注的神情和動作,讓當媽媽的我好感動。我也有動口不動手的一天啊!天公伯啊,我要出頭天了!

我們還是想要不乖一下,小孩做了這道紅焼魚之外,還同場加映炒了盤高麗菜,添進他的作業裡頭。週末的夜晚,我們難得沒有外食,一家三口享用了小孩第一次親手做的晚餐。最後當然是盤底朝天,連剰餘的醬汁,都被孩子用來拌飯,津津有味一口接一口的,又讓媽媽好滿足。期待孩子能記得這道菜,記得我們一家人一個指揮、一個做菜、一個拍照全家合作的一道菜,把家的味道記在心裡,傳承下去。

我告訴小孩,下回我要吃「炒米粉」,那是外婆教我的另一道菜。小孩吐了吐舌頭説,你自己來、自己吃吧,我最不喜歡炒米粉了。

嗟,三條線⋯⋯。




Posted by shufen1116 at 20:41回應(0)引用(0)生活雜記

March 13,2018

迷信


坦白說,自己在某方面來說是很迷信的。還好不是怪力亂神那種,而且因為小氣,所以也不會為了迷信而亂花錢的。

事情起因於我的一個夢!我很經常作夢的:白日夢—想像自己什麼時候能夠通過N1?這是偶爾啦。最常,出現的是晩上的惡夢!夢的解析中經典的惡夢,我應該都沒有少過。到底為什麼一天到晚被追殺、考試遲到或交白卷、等不到計程車⋯⋯?顯示我的人生真的很焦慮啊!但最近最美好的一個夢是老爸來找我的那一回,我們聊天、我背著他、我們確認他是活著還是死去、我們真的有説到話,而且看他滿臉神采,我之前的文寫過,對於他的匆匆離去,我有一點點釋懷了。

而讓我介意的夢,則是過年後,我夢見自己忙著張羅家裡神明和祖先的拜拜。印象中的供桌回到婆婆還在世的時候,擺滿了豐盛的祭品和紙錢,神桌上還會擺上插了紅色小旗子的發糕年糕蘿蔔糕,加上紅紅白白甜滋滋的糖衣的花生,更早之前還有甜死人不償命的冬瓜糖。不只是婆家,小時候家裡的拜拜也是熱鬧的,很麻煩但很有氣氛的。那一桌豐盛的菜在祖先用完後,也就祭了我們這些小鬼的五臟廟。年紀大了之後,這些陳年老菜也不新鮮了,老人家依舊循著慣例備菜點香,但年輕人各奔西東,這種拜拜的味道慢慢淡了。

過年期間,我每每蹲在一旁喜孜孜地看到入迷的,是老爸整理香爐。除夕當天,老爸會慎重地把神桌上神明和祖先大小兩個香爐取下,分別仔細整理。這香爐平時是不能動的,取下神桌可是件大事。每天早晚上香,一年下來累積的香灰可不少。拿下爐裡線香剩下的紅色尾巴,連同一些紙錢一起給燒了,線香和紙錢的餘燼當成是新的元素,和著爐裡原有的舊灰整個的倒在舊報紙上,最後鏘鏜的一聲,包在紅紙中的銅板落了下來。這一大盆的灰用細細的網輕搖過濾,留下綿綿的灰,換上兩個嶄新的銅板,用染手的紅紙重新包上,墊在香爐底部,再把處理妥當的灰給輕輕灑上,一層一層的倒進擦得亮亮的香爐,堆到可以撐住線香的高度就大功告成了。香灰就這樣鬆鬆的尖尖的,不能用力壓。「好奇怪,壓實了不是更好插上線香嗎?」有一年我因為這樣的好奇心,兩隻指頭把老爸費心堆好的小山給壓了下去,結果被罵到臭頭,一切重來。老爸就這樣分別的把兩個香爐整理好,重新放上神桌就定位,插上過年的紅色紙旗,門外貼上春聯,整個舊年好像就這麼結束了,新年開始了。

今年過年,娘家有沒有這樣整理香爐,我已經不知道了。老公家則是一切從簡,我默默地拿了塊乾淨的抹布,想要在不移動香爐的狀況之下,至少把神桌給整理乾淨。心裡頭還是惦著香爐不能輕易移動的最高指導原則,想方設法的深入每一個小小角落。新擺上的小燈和老家搬過來好有歷史感的大桌燈挺相配了,簡單的祭品卻讓人有點過意不去。回台北幾多天之後,就做了這樣的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裡介意著,還是「祖先來傳達希望我們準備一個豐盛的祭拜的指示」這樣傳統的說法?是個迷信不科學的說法不是嗎?可我覺得,就迷信好吧!找個時間專程回去,向之前老人家一樣,專程準備一整桌的供品,做自己覺得應該做好的事情,守住一點點傳統的情感。說是一切從簡,但這樣的簡單,卻有一絲無情啊。

過年好像不太有年味了呀!有點想念小時候蹲著整理香爐的那樣的過年。

Posted by shufen1116 at 22:26回應(0)引用(0)生活雜記

March 11,2018

我的兒子是外星人!

兒子好小好小的時候,我跟他開過一個玩笑,告訴他我不是他真正的媽媽,而是外星來的人。當時,兒子信以為真,嚇到嚎淘大哭。我這玩笑開到不可收拾,怎麼解釋他都聽不進去。最後,翻出了剖腹產的一道刀疤,告訴他這就是把他抓出來的地方的証據,才終於止住了他的淚水。是不是造成小小心靈的創傷我不知道,但「有圖有真相」這件事,倒是從小就確立了。不過呢,這也建立了我自己和小孩相處的一個原則—小孩不應該隨便唬弄的!

而最近呢,我發現兒子是外星人,因為這個年輕人的行為,完全不合乎邏輯,為娘的邏輯⋯⋯
...繼續閱讀

Posted by shufen1116 at 21:12回應(0)引用(0)生活雜記

March 9,2018

日文檢定 N1 準備_起跑篇

首先,這是學習過程的記錄,不能算是準備日檢考試的建議參考。內容會有準備過程的考量和陸續使用的書籍,以及對於這些方法和參考教材的想法。所以,如果是為了考試尋求明確的建議,這個文章恐怕要讓人失望了。單純是想要聊聊 ,相互分享、碎念一下,如此而已。

********* 以下開始⋯⋯

日文檢定N2考試結束已經快三個月了,到現在還有點懷疑,我是不是真的通過了。按照慣例,考試後還是要回頭把之前的洞補一補再往前走,只是這一回除了文字語彙勉勉強強可以之外,其他每個項目都是洞,不知從何開始、如何是好。先前貼的幾篇小說心得分享,用來緩和考試後的沮喪和成績查詢後的驚喜,二個月六本小說一千多頁的內容,希望是能強化閲讀速度,多少也記了些單字。上個週末拿起N2文法書(絕對合格)重新開始,竟然可以在兩天內快速的復習一輪。也就是說,除了幾個不熟悉的之外,八九成的文法都是有印象、大致可以了解的。奇怪,那當時怎麼會考得這樣二二六六的?還是說讀小說對文法的理解也有幫助?也許這也是語感的一部分吧?

突然間下定了決心,N2不重考了,所以在快速走過一遍文法之後,正式進入N1的世界。還是依照慣例,拿TRY! 當第一本文法入門。看到封面上寫著「最後の追い込み!!頑張ろう!」突然間很有感,最後一級了呢!一年的時間,夠嗎?而且已經花掉了四分之一了呢!不知不覺間,緊張感又微微的冒了出來。七月是沒有可能的,但年底時肯定會考考看的。這一回其實不太想花太多時間在模擬試題上面,打算好好讀文法書、好好背單字、好好讀小說來墊上了閱讀能力,再加上沒有字幕的日文綜藝節目和新聞來培養聽力,運用後兩者的娛樂效果來撐住考試的壓力。

一個晚上、一個章節、六個文法!ああ,有一點天書的港覺,完全的陌生啊,想必得花相當的力氣。好想回去看小說啊!文法與娛樂、魚與熊掌啊!

説到小說,在三本東野圭吾之後,決定換個口味,改念「恩田陸」的「夜のピクニック」(夜間遠足)。這本書的中文版大概在十年前左右看的了吧,當時還蠻感動的。老公知道我開始嚐試日文小說,便很努力地在每個月圖書總館的好書交換裡尋找日文文庫系列於是就挖回來了這一本好書。450頁的篇幅,是我到目前為止抓的最厚的一本,搭配N1文法的自習,而且前面一小段就感覺到用字遣詞和句型似乎比東野圭吾的系列稍難一些,預計給自己一個月的時間來完成。

單字的部分我則是失心瘋的買了N3-N1的「新日本語能力對策 語彙篇」,一次把三本買齊回來。這個系列是日文課老師的補充教材來源之一,採取的是主題式的單字庫(例如生病相關的症狀、名詞、形容詞、動詞等),感覺相當生活化,不會是字典式的毫無關連的字排排站吃果果。這個系列從N3開始,雖然已經通過N3和N2,但其實其中很多沒有碰過的單字,不妨就一次收齊了。另外我也準備了同一系列的文法篇和讀解篇。N1的自習教材已經完備,加上「耳感記憶」和「TRY!」兩本文法,可説是「大新書局」主宰的天下啊!

雖然還沒開始,但書已經買好了,先分享書單(跟N2其實大同小異了),以後再來説說每本書的特色。


【文法】
* TRY! 日本語能力試驗 從文法掌握 N1(大新書局)
* 絶對合格日檢文法 N1-N5文法大全 修訂版(山田社)
* 新しん N1 日本語能力試驗對策 文法篇(大新書局)
* 耳感記憶文法 N1(大新書局)
* 中文版 日本語文型辭典(くろしお出版)*

【文字.語彙】
* N1 新しん 日本語能力試驗對策 語彙篇(大新書局)
* U-CAN 日本語能力試驗 N1 文字.語彙(附記憶輔助板)(大新書局)(區分單字詞性加重點整理,有難度,

【讀解】
* N1 新しん 新日本語能力試驗對策 読解篇(大新書局)

【聽力+模擬考題】
* 新日本語能力試驗 聞く N1(尚昂文化)
* U-CAN 日本語能力試驗徹底攻略 N1 -N2 聽解(大新書局)
* 新日檢完勝500題 N1(眾文圖書公司)
* 日本語能力試驗 模試と対策 N1 Vol.2

March 5,2018

功課之外


「功課不能改善到合理的範圍的話,你就退團吧,沒得商量!」
「你不是說,生活不應該只有功課嗎?」
「沒錯!但如果社團和功課必須取捨的時候,對一個高中生來說,我還是選擇功課排在社團前面…」

當媽的,可以很容易的把話講得很美好;參雜了工作上的經驗,就知道眾多的面試挑戰者,過了基本的審核之後,比較的已經不是在學校的書卷獎,其實是沒有人在問你學校成績的了,而是功課之外,你到底做了什麼?在這些活動之中,你扮演了什麼角色,學會了什麼?團隊合作?還是領導統御?溝通技巧?還是研究規劃?憑著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的蛛絲馬跡,要決定接下來可能影響半個人生的未來,如何濃縮過去的人生,挑出適當的牌來打,真的很重要。我突然間有點了解當年丟出這麼多石沉大海的履歷表,是怎麼一回事!所以,一直對家裡的高中生要求,功課要先掌握好,至少要先拿到「學校」這個最表面的一層判斷標準的入場券。最優秀的組合,還是能玩又能讀的!所以,也一直建議姊姊家裡的大學生,不要只做跟考試競賽有關連的活動,要多方面發展其他的領導經驗…

有這樣的感觸,也是在研究所畢業超過二十年之後,再度(或者應該說第一度)面臨「口試」的挑戰!其實也已經很久沒有找工作了,突然轉換角色成為一個被面試者,還是很緊張的。七分鐘或五分鐘的時間,控管得這麼精實緊湊,其實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結束的半分鐘或一分鐘之前敲門或響鈴,時間一到開門趕人,沒有任何進一步回答問題或加強內容的機會,這種緊張感很微妙啊!原來平時我給人的就是這樣的壓力啊?回答的內容是精美包裝的標準答案?還是有些許瑕疵可以挑剔的心裡話?其實沒有太多思考的空間。進去之前,深呼吸,然後決定「做自己」,其他的就看命運的安排吧。

真正的感慨,是看了小孩們的全國音樂比賽。從小學參加樂團到現在,高中之後從嘉義管樂節到總統府表演,對於行進樂隊的模式已經不算陌生,但參加正式比賽倒是第一回。小孩因此而相當興奮,對於結果也相當振奮。作為家長,要小孩在這樣的團體活動和鍛鍊之中,必須回頭面對現實來與功課搏鬥,其實有點不忍。但每一個當媽的都是如此吧?從小嚴格限制小孩的某些事情,心裡總是有一絲的不捨得,但又必須絕情的毫無餘地的要求。不只是行進樂隊、室內管樂,一堆大男生們的合唱演出等,也是相當精彩。這些孩子們不只是在學業成績上有一定的水準,所以可以進入一流的高中;對於功課之外也能有這樣的投入,接受嚴格的紀律要求以及體能和技巧的訓練,包括教練的訓話或碎念,然後能夠有令人驚豔的成果。看者這些特優的演出,突然感受到自己高中與大學生活的貧瘠,當初怎麼沒有這樣的視野,能夠用心去投入一個功課之外的活動,能夠在不同的專業或興趣上頭去認識不同特色的人們?

視野很重要啊!對於工作,工作的潛力;對於人生,人生的豐富、樂趣和熱情,真的很重要啊!

能夠給自己的唯一藉口,就是當時的經濟壓力和無知。忙著讓自己活下去,以及不知道自己的無知,堆積出一個這樣貧瘠的過去。不過視野的建立和累積永遠不會來不及,就是要給自己機會,看不同的東西、認識不同的人,哪怕是學習不同的領域,就是不要讓自己停下來。工作忙的時候,時間就已經推著自己前進;工作不忙、環境框著自己不得不沈潛的時候,就為自己找新的命題,就由自己來帶自己前進!所以在學習日文的同時,在日文接近最後一個階段、也是最難的一個階段的時候,我已經開始幫自己著手準備下一步,準備尋求第二個碩士,報考一個自己過去完全避開連志願都沒有填的領域,重新開始學生的生活。生活中很微妙的是,在意想不到的時間和場合發現,這樣的自找麻煩的態度,其實不是我自己一個人特有的。上至資深的主管,也在自我調適的過程中增添自己這些的精彩;平常低調沉默的同事,竟然跟我同場口試,而且這是他的第三個在職碩士專班了!這麼有想法、這麼用功、這麼按著自己的步調在前進,真的令人佩服不已。

「一起來念這個研究所吧!」同事自信滿滿的邀約,讓原來猶豫著、算計著時間和金錢成本的我,突然之間被灌滿了熱情。我沒有同事的這樣的自信,覺得自己遜掉了,哈哈!但是人生走到這樣一個交叉口的時候,彷彿是一位上天派來的使者,靜靜的在自己的背後撐上一把,同一個職場超過十年,共同討論不超過十次,只因去年某次的機會,給了一點點旁觀者的經驗和建議,然後就被記下來,然後在等待口試的過程中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然後毫不保留的分享準備口試的搜尋結果、以及口試結束即刻衝出來分享重點與建議,這樣的熱情,很令人感動啊。我們是以後的同學和合作夥伴,不是現在爭取錄取名額的競爭者。藉由這位同事,安定了原來潛意識裏面的緊張情緒,也讓我回到了「做自己」來面對口試的這幾分鐘,也重新檢視了過去二十年金融業的濃縮的人生。不管是不是錄取,我都感謝這一位同事,幫我上了這一課。

希望能夠順利錄取啊!MBA的直升考試雖然是跟圈子裡的菁英來比,但就是小圈子,對手清晰可見,勝負的可能性非常容易評估。但一般研究所考試碰到什麼對手,臥虎藏龍的、有什麼怪招的,完全不可預期。在職專班其實也談不上是正常的研究所考試吧,畢竟筆試占的比重真的很低(看到自己超乎預期的低分,也不禁意外的莞爾和慶幸相對低的佔比),也許自己的資歷就先佔了大半的優勢了吧,勝之不武嗎?好像也不至於,我可是花了大半的青春拿到的分數啊!口試的五到七分鐘,決定了四成的成績,這個預留了好大的空間給學校啊!(真是抱歉,我說得太直白了。)委員們到底給了什麼分數?自己的表現到底如何?這七分鐘真的比跟總經理報告七十分鐘還要困難…。

Finger crossed!



Posted by shufen1116 at 22:40回應(0)引用(0)工作的碎碎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