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0,2015 11:41

《Tshi-bá-gōo醫生》(『齊瓦哥醫生』)第一節試譯


(對 藍英年、谷羽翻譯的中文版第一節 翻做台文)

送上山頭的人陣規路那唱《安魂曲》那行。就準人陣擋恬,怹的跤步、馬蹄佮風聲嘛袂輸猶原咧唱《安魂曲》。

路裡的人讓路予送山的人,嘛數(siàu)算怹的花箍,並且佇邊仔拍十字。好玄的人kheh入去人陣裡,問講:「是啥人欲落土?」怹得著的回答是:「Zhivago。」「就是按呢喔。按呢阮知。」「毋是老爺,是夫人。」「攏相仝啦。希望伊較緊升入去天堂。這喪禮有影有夠排祉的啦。」

送出山的人陣上尾仔干焦影一下,就去到頭前看袂著去矣。獨獨聽見「主的土地、宇宙和宇宙中的所有生靈」的歌聲。神父那拍十字那向Maria Nikolaevnah的身軀頂掖塗。逐家開始唱〈虔誠的靈魂〉。

紲落來就不止仔無閒矣。棺材蓋崁起去,用釘仔釘予牢,下入去墓壙。四枝塗鍘(thôo-tshiah)緊猛向墓壙掖黃塗沙,塗落落去的聲就若親像疏閬疏閬的雨落佇地上。目一下nih一門新墓膨起來矣。一个十歲的查埔囡仔peh上墓龜。

送山的人陣沓沓仔四散,人定定會有一種麻痺的感覺,這个時陣peh上老母墓龜的查埔囡仔有話欲講。

伊頭擔起來,目睭看著茫茫渺渺,對墓龜向曠闊的秋天空埔佮修道院的圓拱頂nih-nih看。掛一支啄鼻仔的面變形矣。頷頸伸長矣。若是野狼親像伊按呢,就是即時欲喉叫矣。查埔囡仔雙手共面掩咧,開聲吼。對面飛來的雲將冷吱吱的雨點掖踮伊的手佮面。一个穿拍襉束䘼烏教袍(phàu)的人行來墓前。這个人是死者的兄弟,是這个哭甲足悽慘的查埔囡仔的阿舅──還俗的神父Nikolay Nikolayevich Vedenyapin。伊行去查埔囡仔的頭前,共伊tshuā走。

  • 您可能有興趣:

    輪迴
    lausenghian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文學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578 │標籤:齊瓦哥醫生,zhivago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9265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