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6,2015 15:26

阿媽tsài-tsián


























劉賴柔(1920年10月14 ~ 2015年1月20)
這篇是2月11告別式欲唸ê奠文(祭文)初稿

阿媽,這个時陣是你平常時仔睏晝的時間,你欲離開進前彼幾若月日,定定坐咧就目睭瞌瞌咧歇睏,毋知阮按呢吵吵鬧鬧,會害你無眠袂。 是講,阮知影你袂對阮歹面腔,因為自來阮毋捌聽你共阮做孫仔的歹喙過,你攏是用唸的,一直講一直講,有機會就共阮講了閣再講,講甲阮會驚會畏。若翻頭斟酌共想起來,你上有氣口的時,就是佇阮話捎咧烏白練的時陣,你會對阮喝(hat)彼句:「捾一支喙!」抾起這,你就無別款罵人的話矣。

按呢共想起來,阿媽你有影足有氣質,性地足好,細漢阿叔講,你佇覆鼎金做囡仔的時,阿祖就真惜你,是阿祖个糖霜丸仔。是講,予人惜命命的查某囡仔,若佇現今的社會,加加減減會去帶著「公主病」,毋過阿媽你若是公主,定著是全世界上骨力的公主,毋但佇田裡共阿公鬥作穡,閒冬時仔閣去做散工趁外路仔共厝內鬥相添。
閣有阿媽,你連霆雷公都會驚,毋過你煞是上蓋勇敢的公主,阿公過身了後,你一个人共田裡的工課總擔起來,暗時輪著愛淹田的時,外口烏墨墨,閣有散狗仔四界luā-luā趖,你就準閣較懍,嘛是手電攑咧就去,好佳哉有細漢阿叔做伴,有通扞膽。

阿媽你真正足儉的,阮印象上深的就是你足gâu禁電火,你蹛台北的時,若是佗一工烏陰烏陰無出日,厝裡攏會火關甲暗眠摸捎貓,這點阿賢有不知不覺去汰著,伊這馬佇房間嘛會慣勢共電火揤予化,雖然暗so-so毋過煞感覺心內較定著。

聽講阿媽你少年的時跤路足好,會當對覆鼎金行去民雄街仔、甚至行去甲嘉義,十捅khí-looh嘛咧行。阿賢四歲的時,你tshuā伊對東湖仔行轉去覆鼎金後頭厝,這个代誌實在講阿賢袂記得矣,毋過,雖然這記持無留佇頭殼內,煞留佇腳骨裡,有當時仔,阿賢嘛會按呢一睏行幾若點鐘久,這檢采就是阿媽你共訓練出來的。

阿媽,毋知你猶會記得無,阿賢讀高中的時,有一擺你參伊講話,伊雖罔聽有,毋過欲共你應,煞應無路來,伊共怹阿母講:「我毋知欲按怎用台語講予阿媽知。」彼是伊頭一擺發覺愛好好仔共台語學予好,因為台語是阿媽的話,雖然阿媽你無閣佮阮佇咧矣,毋閣阮希望阿媽的話會當一直一直講落去。 

若講著這,就會想著以早中晝佮阿媽做伙看『天天開心』,這个節目阿媽見若看攏會笑,看著阿媽歡喜,阮嘛綴咧歡喜,因為電視台大部份時間,攏講阿媽聽無的話,學校內底,嘛無教阮講阿媽的話。 

阿媽你敢猶會記得?有一擺你來台北,阿賢、小慧佮阿弘三个囡仔開電視欲看一个節目號做『強棒出擊』,歡喜大聲咻講『強棒出擊』,結果阿媽行出來提鎖匙予阮,當時仔就是阿媽你誤會講阮咧喝(huah)「阿媽,鎖匙」咧討欲愛鎖匙,阿媽佮阮攏笑甲攬腹肚。

阿媽你這馬快活矣,身苦病疼攏已經過去矣,今仔日家族仔聚集來遮佮你相辭,做孫仔的,有阿賢、上愛食你炊的發粿的阿慧、你心目中上骨力鬥做工課ê阿弘、佇松仔腳自細漢佮你做伙的邦智、上好性的怡君、跤手上猛掠的怡秀、智開、育敏、偉堂、銘謙、阿美、阿芬、佳琴、秀玉、玉蓁、意婷、玉芳,閣有甲這馬猶原會記得細漢你共偝的時,偝著足在足四序的乙儀。

阿媽,聽講西方極樂世界真光,毋免納電火錢,你毋通閣遐儉,著穩心仔佮阿公阿祖佇遐好好仔享受,希望遐有足濟『天天開心』會當看,予你逐工攏心情sū-pú-líng-giang。阿媽,阮會定定思念你。

  • 您可能有興趣:

    想無題目
    lausenghian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心內話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25 │標籤:散文,母語,台語文學,祭文,母語文學,奠文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888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