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3,2014 14:12

母語還母語,國家還國家


我前就捌寫一篇文章講起tsit个想法,較束結來講,就是母語運動佮國家認同是兩件代誌;國家認同毋免(嘛無應該)佮母語縛做伙,事實上,若照Benedict Anderson ê理論,「認同」ê對象本來就無必然愛是「事實」,「hông創造--出-來ê項mi̍h」(Hobsbawm講ê「人發明ê傳統 / the invented tradition」)是真濟國家「國家認同」ê來源,台灣佮「中華民國」佇tsit方面來講,根本毋是啥mih特殊ê例。

窮實通世間對殖民地獨立ê國家,加加減減攏會拄著仝tsit个問題。按怎講--leh?人咧講ê「殖民後」(post-colonial)其實就是因為「殖民者」已經離開,毋過體制並無「離開」所造成ê狀況。 

舉巴西做例,in ê殖民主葡萄牙人走--ah,毋過,巴西kám有規个將體制改換,徹底脫離葡萄牙ê殖民政治?我想是無,in基本上猶原採取葡萄牙式ê法律佮行政系統,掌握權力--ê,就是hia-ê葡萄牙殖民時代ê既得利益者,閣來,上基本ê語言--leh,in ê通行語猶原是葡萄牙語,雖然in ê人口明明是歐洲參本地原住民ê a̋i-nóo-khoo (hybrid)做大多數,總--是,in ê在地語言佇殖民後並無tsiâⁿ做通行語,顛倒是殖民者ê語言繼續咧做high language,甚至變做巴西國家認同象徵ê語言! 

咱嘛會用得講,tsit-má ê巴西,其實是一个「無殖民母國ê殖民體制」,in雖然主權獨立,毋過,殖民者ê影響、殖民者予in ê號佮khî,並無離開,而且凡勢永遠都無法度剝甲離離離。 

閣講--一-擺:我ê看法是,語言保存佮復振,無可能(嘛毋通)佮台灣ê政治主權議題縛做伙--ah! 

因為,就親像hia-ê殖民地建國ê國家一樣,國家認同,佮在地ê文化和語言,定定是無才調行同齊--ê,另外一个真明ê例,是Éire (Ireland),in佇獨立了後,在地語言是愈來愈落衰(lak-sue),自來都毋捌tsiânn做in國ê主要語言,佇Éire,猶原是講英語較會通! 

對tsia-ê例來看,咱通知影,一个所在ê國家認同,是無定著愛有在地語言和文化做根源--ê,hit个認同,檢采是經濟佮地緣 (geographic) ê起致,檢采是傳播ê因端(像Anderson講ê共同ê報紙、逐家時行讀仝一寡文學作品/戲劇、共同ê語言-不管是在地ê語言抑毋是),啊tsia-ê因素,若已經形成,就真oh閣去重做改變--ah,原因真簡單,因為現此時ê媒體佮教育體系真發展,文化資本快速生產,tsit个文化資本再生產ê速度,是兩三百冬前ê政治家無法度tshuí想--ê,佇tsit款環境--裡,欲將文化霸權kā ián予倒,較輸三兩雞仔佮虎拌(puānn)獅,hia-ê認同ê根底已經釘根佇人民佮社會內底,內化 (internalized) --ah,看袂做--得ê人會當做--ê,極加是將單一中心ê體制拍破niā-niā,毋通想講欲將伊規个擦消。(另外通參考施俊州2009 ê看法) 

轉來看咱台灣,咱ê人民,雖罔大多數有「台灣主體意識」,毋過,in ê認同,煞是建立佇咧中華民國ê國旗(連台派ê《自由時報》佮民視都不時kā「中華民國國旗」號做「台灣ê國旗」)頂懸、建立佇台灣華語、佇華語注音符號ê頂面,tsit个認同,透過現代ê文化資本再生產過程一直咧強化、khóo-pih(複製),我看袂著有將伊替換ê可能,事實講,咱會用得想像,就準有一工台灣制定新憲法、改換新國號,tsia-ê殖民體制創造ê認同對象佮文化資本再生產ê過程嘛袂擋恬--落-來,閣較免講會消失--去,tsit个情況,咱對頭前巴西、Éire ê例就通(thang)知,無意外--lah! 

所致講,想欲將母語和台灣獨立相結連,是sak袂行--ê,因為,台灣人並無缺欠台灣獨立ê意識,in毋但有hit个意識,嘛有hit个基礎,精差佇hit个基礎就是中華民國殖民ê圖騰 (totem)、語言佮符號體制,台灣人無動機去替換tsia-ê認同ê對象佮基礎,嘛無氣力去和現代社會強勢ê文化再生產機器對tu。

母語ê活路,佇「文化」佮「語言」本身ê價值,佇伊做文化資產ê價值,徛佇tsit頂面,咱iáu有機會要求建立一个多元、多中心、多語言ê社會,tsit號思考,是予母語hānn過國界ê制限(不管是對伊ê使用者抑是價值出發),就因為tsit款做法tann猶原是國際上主流ê想法,所以反對者無理路通講贏--咱,咱tsit款論述,有一个較在穩ê位置,自然tik會較佔贏。 

咱家己斡頭看四箍輪轉,台灣tsit个趨勢是有夠明ê明--ah,網路頂注音符號變做少年人ê國族認同ê象徵,中華民國國旗、國旗歌tsiâⁿ做佇國際上爭取台灣意識ê工具,tse攏已經毋是新聞--ah,毋知tsiah-nī清楚ê趨勢,是按怎一寡人看無,咧tshui-sak母語ê時,猶原想欲將語言佮國家認同縛縛做一伙?!In kám毋知少年人根本無咧tshap-siâu in hit套? 

所以,若欲問我講我認為愛按怎做: 

第一、戰略上 (strategies),強調文化多樣性、母語人權、佮語言做無形資產ê價值,tsia-ê國際共識kiau主流思想,有智識背景ê人攏袂反對,而且,tsia-ê項mi̍h齊(tsiâu)寫佇國際公約佮宣言內底,是咱論述上大ê肥底,會較有贏面。反對在地語言ê人,咱就反倒轉去質疑in是按怎欲支持tshui-sak華語「增加學生ê負擔」,哪會毋規氣攏學英語就好,in若夯文化佮認同ê旗仔出來擛,咱就會當翻頭揬in一刀。 

第二、戰術上 (tactics),強調母語足心適、母語真cool!母語需要--ê是結合媒體成功行銷,抾起形象愛「心適、時行、好耍、cool」,配合母語有路用、學母語對囡仔有大幫贊、和母語予咱ê社會佮生活閣較豐沛(phong-phài)嘛加足濟美麗ê色彩...等等ê論述,簡單講,「賣會行,會唌(siânn)人目」,tsiah有後注!

  • 您可能有興趣:

    雖然伊是親屬‧‧‧
    lausenghian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50 │標籤:國家,認同,母語,國家認同,母語復振,母語運動,文化多樣性,多語文化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9105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