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3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30,2012

Beh告辭


斟酌kā看,心內ê空喙比我想--ê koh-khah深,雖bóng bat愛in入心,tann一切to也沓沓仔埋入去過去ê墓塚仔--裡。In檢采猶毋知,凡勢永遠攏袂知影,aih,見擺攏是按呢生--ê-啊,愛情賰氣絲仔ê時,總是有人猶掠做無代無誌,無要無意。

告辭--ah,我bat心悶ê恁。



Posted by lausenghian at 22:28回應(0)引用(0)心內話

March 17,2012

Hông放水流ê大肚nái仔


賣銅鑼(McDonald's)內底,兩个查某囡仔咧破讀(phò-tāu),其中一个咧展伊飼過偌濟拄偌濟ê寵物,代先是狗仔經,了後,就講著伊捌幾若擺佇學寮飼魚,tshím開始,若欲倒去厝--裡,攏會kā魚仔做伙捾--轉-去,尾--仔嫌費氣,自按呢魚枵死幾若隻。有一擺伊飼三尾大肚nái仔,放假ê時交代仝蹛--ê替伊飼魚,無辦胚仝蹛--ê放外外,等伊轉來一下看,一隻著重傷覕佇水底,兩隻欲死tōng幌不時來咧kā咬,當時仔就是枵了傷過頭,兩隻欲食彼隻上lám身ê掠枵,查某囡仔講甲tsia,會一句:「我自按呢kā in攏總摒入去水溝仔,無愛--ah!」另外hit个查某囡仔驚一趒,應講:「你thài會tsiah過份,kā摒摒去臭水溝仔!」恁敢知影飼魚--ê按怎應,伊講:「過份--ê是in!連家己ê同伴都咧食!」


我聽伊按呢講心內真不目!魚予你關咧水缸,無位討食,全向你飼,你嫌麻煩,無責無任,做你轉厝,害魚餓--著,自按呢in求生存ê本能予in相刣,tann,代誌會舞甲tsiah歹看,是你tsit个飼魚ê問題,抑是魚仔ê問題--leh?

咱魚且囥一邊,講咱人,都會因為枵甲半小死,有無理性ê行放--ah!煞咧怪予人關來看藝量ê魚!

聽講古早古早,創造天地萬項物ê主宰,伊造男造女,予in佇園--裡,閣佇園ê中央栽一欉果子樹,特別交代in毋通去食,另外,主宰嘛允准世界奸巧ê蛇,來siânn人食hit號袂使食ê果子.....尾--仔,兩个人攏因為無趁創造主ê話,自按呢hông趕出園仔,就親像彼兩隻放水流ê大肚nái仔.....

Posted by lausenghian at 14:58回應(2)引用(0)哲學

火車張掇,thang換車頭


讀著昭華姊關係高鐵ê車倚靠車頭ê文章,想起幾若月日前坐台鐵ê經驗,nauh講:「按呢高鐵ê技術較輸台鐵--oo!」高鐵ê車會去「倚靠」車頭,人台鐵ê車,是會當sīm-sīm等人換車頭neh!

Hit擺我坐車去高雄,高雄一下到,我欲落車,煞聽著一个少年仔咧放送,講:「.....因為愛換車頭,所以請各位旅客小等一下.....」。 聽著伊按呢講,我心內隨出現一幅圖,當時仔是這隻莒光--ê來佇高雄了後,對這个車頭無滿意,咧起受氣,自按呢,台鐵去駛一隻天霸王大的機器人,去別位「ngeh」一个車頭,欲來kā高雄車頭替換,了後,火車才會歡喜,才欲閣起行。

轉厝了後,我有寫電子批去台鐵,講in ê台語放送,連「車頭」佮「火車母」都袂曉分,規氣莫用台語講,均屬in講這號put-ta̍p put-tshit--ê,設使有人干焦會曉講台語,嘛是聽無in ê意思。尾--仔,有收著in回批,就是彼款打官話(tánn-kuann-uē)的氣口,有回袂輸無回按呢。 翻譯做白話凡勢是:「無你是欲按怎?阮台鐵就是有才調火車來到位停--咧欲換車頭!阮gâu啊!」


Posted by lausenghian at 10:16回應(2)引用(0)語言

March 11,2012

按怎?


Tse勢面遮天崁地,啊攑手欲擋,煞較sîng夯輪ê狗蟻一隻。凡勢局勢tshē定--ah!幾聲仔無人tsùn-būn ê抗議,出力拚勢毋過細聲甲,是一陣緊縒慢會恬--去ê雜聲仔。拍袂贏ê戰爭,詮釋干焦是hit仝一樣ê死亡進前,一款無人要意ê姿勢走精。

Posted by lausenghian at 19:25回應(2)引用(0)心內話

March 9,2012

講了真有理


SI今仔日kā下跤tsia-ê話傳予我看,我真罕得對網路頂ê「一寡講法」感覺價值,毋kù這幾句to有影講了袂bái,是講,伊講--ê,嘛毋是啥mih我前毋捌ê道理,若欲講知抑毋知,是tsîng早就知--ê,重要--ê是,tsia-ê話講了蓋著,所致閣聽--一-擺,閣餾--一-下嘛真好。



有人問Dalai Lama:「關係人性,上蓋予你gông-ngia̍h--ê是啥?」

Dalai Lama:「人,為著趁錢,犧牲健康;為著欲tánn-tia̍p身體,犧牲錢財。 了後,因為煩惱未來,伊無法享受現此時,自按呢,伊無法度佇目今活。    人活咧ê時,袂記得性命短短--à,死ê時,才發見家己毋捌好好仔度活。」

Posted by lausenghian at 21:48回應(0)引用(0)哲學

March 5,2012

訃音帖(hù-im-thiap)


蹛佇心--裡ê雙生仔
捌不時啼哭
目屎kā紙tòo色
吼聲長長短短
拆做字tsuā
嗽是其中ê一組韻跤

無張持in睏kā-tsuē--去
出手kā so kā安搭
細漢--ê無koh哭疼
伊患動ê空喙總算收倚
蜜糊佇kian-phí ê位仔
肉體(hi̍k-thé)受浸
透入去心內底兜
目睭穩心仔瞌
焦--去ê目屎tsuā
描出玫瑰花神嬌頭
親像紅霞(âng-hê)牽tsiūnn山kiânn

大漢ê死體gàn手
症頭已經無thang利流(lī-lâu)
吼kah忝頭
喘氣毋肯
堅心kinn做白siak-siak ê麻仔一塊
踮對敵ê面頭前
無luī無擛
兩个世界
布簾(pòo-lî)一liau
時間予恬恬掩崁
無koh跑走(pháu-tsáu)

詩是紅嬰仔ê啼哭
幾若月日久
哭聲洘流
坐sīm ê時
恬靜牽做giâu疑ê絲
平安當時仔是白汫無味

Posted by lausenghian at 12:20回應(0)引用(0)心內話

March 2,2012

果子名來源


關係一寡果子名,因為有人問講kám是原住民語來--ê,我就做一寡無負責任ê稽考,tann,列踮下跤,逐家罔看。


龍眼(lîng-gíng;gîng-gíng)、荔枝(nāi-tsi)

這兩个詞,佇約其略四百冬前中國ê泉州/潮州戲文《荔鏡記》內底就看ē著--ah,所致無可能是台灣原住民語言ê來源。除非咱beh譀講四百冬前,tsia-ê詞就uì台灣傳對中國--過。


菝仔(pua̍t-á / pa̍t-á)

Pua̍t-á / pa̍t-á (菝仔)窮實是nâ-pua̍t-á ê語音簡省 (上無我知南台灣猶有真濟人按呢講)。這个講法佇中國閩南真普遍,廈門ê朋友林建輝提供下跤tsia-ê方言變體:nâ-á-pu̍t (廈門), nâ-pu̍t (泉州), nâi-á-pu̍t (同安), nâ-pa̍t-á/la̍p-pa̍t-á (漳州)。


檨仔 (suāinn-á)

目今,我感覺獨獨檨仔這个詞較有可能是台灣在地ê語詞(毋知是毋是原住民語),因為這號果子是先來佇台灣,了後,才有佇中國種(tann泉州嘛綴咧按呢講,毋過呼音無仝)。有人講上早就是荷蘭人kā這款南亞ê果子引--入-來-ê。

Wikipedia頂懸有引兩段文獻:

清康熙五十八年四月二十九日「福建巡撫呂猶龍奏呈台灣芒果及武彞山芽茶折」(hit當時台灣屬佇福建管):
福建有番檨一種,產在台灣,每於四月中旬成熟,奴才於四月二十八日購到新鮮者,味甘微覺帶酸,其蜜浸與鹽浸者俱不及本來滋味,切條曬乾者,微存原味。奴才親加檢看,裝貯小瓶敬呈御覽。 
 
《台灣府志》卷十八物產二:
檨子俗稱番蒜或做檨,其種云自佛國傳來,孫元衡詩云:「千章夏木布濃陰,望裏纍纍檨子林,莫當黃柑持抵鵲,來時佛國重如金」

檨種自荷蘭,切片以啖,甘如蔗漿,而清芬遠過之。沈文開雜記:食畢棄核於地,當月即生,核中有子,或一粒二粒如豆之在筴。 (在台)檨有三種:香檨、木檨、肉檨。香檨差大味香,不可多得。木檨、肉檨曬乾用糖拌蒸亦可久藏,台人多以鮮檨代蔬,用豆油或鹽同食。

補充--一-下,看甲真點陳(tiám-tîn)ê讀者檢采有注意著第一段引文標題ê『台灣芒果』,想講:tse『芒果』kám ē是漢語?

根據Wikipedia對英文mango詞源ê解說,伊ê源起頭應當是Tamil語ê「māṅgai」/「mankay」抑是Malayalam語ê māṅṅa(Dravidian語ê字根),tsia-ê語言攏是南亞ê語言,有合佇檨仔ê原產地--啦,是後來葡萄牙語 (manga) 佮意大利語(1510年ê記錄:manga)先借來用,了後,別ê西國語言才綴用--ê,所以,華語ê『芒果』拍算嘛是東西海路拍通了後,經過幾若層借詞轉出口,漢字才用音譯做ê新詞。

若台灣有「檨仔」較早中國,閣的實(tik-si̍t)是荷蘭人紮來種--ê,按呢,「檨仔」創詞ê所在,就有影是佇台灣,閣加上「檨」tsit字漢字是台灣人造--ê,tsit个詞凡勢tsiânn實是uì原住民語來--ê。


王梨(ông-lâi)

何大安先生佇《聲韻學中的觀念與方法》內底臆講「王梨」這个詞是uì Bunun(『布農語』)借--來-ê,毋kú,咱若斟酌kā稽考,這較sîng是Bunun uì漢語借詞(方向顛倒píng)。

咱知王梨自本是南美洲ê果子,伊是先開始踮中國廣東種,到清國康煕才有人uì中國紮來台灣,恁kám知廣東按怎叫這號果子?包括:廣東話、客語、潮州話,攏是kā叫做「黃梨」(客語:vòng-lì),kah若中國廣東上代先有王梨,當然廣東人講ê「黃梨」較有可能是伊佇漢語內底上早ê號名,照按呢來看,閩南話就是uì廣東借詞,翻做「王梨」--ê(「王」kap「黃」佇客語仝呼音,所以翻做閩南語ê時hut做是另外仝音hit字無算意外)。

新加坡潮州人蓋濟,佇hia,王梨ê華語就是講做『黃梨』,毋是『鳳梨』。


蓮霧(lián-bū;liám-bū)

這个詞確實毋是漢語,毋kú,嘛無啥可能是南島語(原住民語),因為伊並毋是在地ê種。蓮霧原本底是非洲、Madagascar ê果子,是經過南亞傳來咱台灣佮中國--ê。佇馬來西亞伊號做「jambu merah」 (紅菝仔ê意思),印尼話叫做「jambu bol 」(意思是像球ê菝仔)。照想,蓮霧,就是伊uì南亞引入來咱tsia ê時,對南亞語言ê借詞--啦!(Hennh,無毋著...咱借人ê話ê「菝仔」teh講「蓮霧」...)


釋迦(sik-khia):

照我所知,「釋迦」這个果子名是獨獨台灣咧講,佇中國,伊是號做「番荔枝」(huan-nāi-tsi),潮州話叫伊做「林檎」(lîm-khîm),「林檎」佇日語是「phōng果」ê意思,咱台灣話有借詞講「lìn-gòo」,總--是佇潮州話,伊是咧叫另外一款果子!(Tse無奇怪,因為「釋迦」ê英語就是sugar-apple。)

大多數ê人攏kioh是講因為釋迦生做親像佛祖ê頭,所以號做釋迦,我想無影--啦!釋迦原底嘛是美洲ê種,仝款是經過南亞引入來台灣種--ê,佇印尼話,釋迦講號做「srikaya (serikaya)」,按呢kám無真明--ah?!台灣話ê「釋迦」,kánn是印尼話ê借詞--啦!


弓蕉(kin-tsio)

上尾來講弓蕉,若有人beh花講干焦台灣話有「弓蕉」這个講法,所致伊是在地--ê,甚至謗(pòng)講是原住民語,歹勢,恐驚仔愛失望--looh。「弓蕉」並毋是台語才有ê講法,真濟漢語嘛攏按呢咧講,客話咱且不論,中國ê潮州話,嘛是kā這號果子號做「弓蕉」--neh,精差in呼音無仝爾爾(用in某一套羅馬字是寫做「geng-zie」)。



講kah tsia,台語內底有非漢語ê詞源--無,有!頂懸就有幾若个(特別是南亞語言ê借詞),毋kú,頭頂tsia--ê,無一个有法度確定是原住民語做源頭--ê-neh(干焦「檨仔」較有可能性)。

提供逐家一个我感覺較有可能ê Siraya(『西拉雅語』)借詞--啦!Edgar Macapili(萬益嘉)佇伊編ê Siraya字典內底,有臆講「家後」是台語uì Siraya語借--去-ê,我看字音有倚,毋過無去查中國有按呢講--無,是講,鄭進一ê〈家後〉hit塊歌hiah紅,東南亞、中國攏真時行,設使in本底無按呢講,檢采這馬嘛攏學--起-來-ah-leh 舌

Posted by lausenghian at 16:52回應(4)引用(0)語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