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8,2012 12:38

遺憾


人確實真oh得跳出discursive formation。

佇大學接受hit號穿古典學派ê大蟒、kā「自由」、「卸除管制」、「小政府」當做信條ê經濟學教育,幾若十冬久,誤會tsit號「經濟自由」ê論述就是政治自由kap人權ê雙生仔,踮媒體食頭路ê中間,雖bóng有致覺tsit款思想kap國家安全kiau生存有衝突,煞嘛無才調去會(huē)予明白,自按呢閣寫袂少ut-áu歪tsua̍h ê物--出-來。

「資本」確實是總(tsáng)根頭,政治佮經濟無可能拆分開來看,透過政治手路和資本粒積踏著好地步ê人,參in所飼ê hóo仔,kā好額散講做攏是有拍拚無拍拚ê結果,閣紲接咧擛經濟自由ê布旗仔,in坐佇無公平ê地基佮散食人ê尻脊骿頂懸,繼續排tshiâng,閣當做是天地理路。

我咧,是按怎數十冬久,攏做這款思想ê奴,頭殼無法度對這內底敁放?甚至拄出社會ê時,閣遐健丟,想講認真拍拚一定贏,完全毋知影有一陣人是出世就註定好命,若欲平地起家,是運氣仔運氣,哪有「一定」ê道理,咱都毋是「彼陣人」閣。

一款思考模式,會當縛一个人數十冬久(甚至一世人),佇掩天崁地ê discursive formation下跤,人,到底有偌濟思考ê「自由」,想--來,夭壽恐怖!

  • 您可能有興趣:

    無藝量?袂見笑?
    lausenghian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7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9025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