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6,2010 14:30

(轉貼) 「閩南話」往過叫啥物名


照我 ê 記持,tsīng-kah-tann 猶 m̄-bat tī tsia kui 个轉貼人寫--ê 文章,毋過廈門 ê 林建輝兄 tsit 篇寫了真斟酌,真有參考價值,所以緊 kā 轉--過-來,ta̍k 个 bóng 參考、做伙討論。

原文網址:http://www.hokkienese.com/?p=923
作  者:林建輝(中國‧廈門)

往早,佇咱中國福建省內部,福州儂、閩北儂稱呼咱的話是「下南腔」。福建舊早儂講「八閩」,著是有八个府,分別是:頂四府「建、延、邵、汀」;下四府「福、興、漳、泉」。下四府,又佫分做「頂勢府」佮「下勢府」。所講的「下勢府」著是「漳、泉」兩府。頂勢府的儂,叫下勢府漳泉即角勢的儂號做「下南儂」,所以chiah有「下南腔」的講法。「下南腔」是佇福建省內部講的,出省了後,著無儂按呢講囉(台灣當時算福建管的,佫台灣的唐儂大半是漳泉過去的,所以英國儂余饒理佇台灣出版的《三字經新撰白話註解》嘛將台灣儂所講的漳泉話講做「下南腔」)。

來講,佇咱漳、泉兩府內部,包括同安、廈門,講話相通,講的是共一號話,總是腔口無攏相siâng。中國儂攏知影講,中國的話真濟,一省一號話,互相無通話。橫直,若是講勿會通的,咱儂攏共儂講做是「外江話」、「外省話」、「北頂話」chiah-ê有的無的。相對著「外江話」、「外省話」、「北頂話」來講,咱漳泉的百姓,叫家己的話是「咱儂話」、「咱厝話」、「咱tè(tèr)話」、有時仔嘛會講「咱下南話」。「咱tè(tèr)話」意思是「咱即 tè的話;咱即个所在的話」。這攏是咱漳泉儂家己內部咧叫的名,出外口,拄著別所在的儂,著無咧佫用即款名號。

中國各所在,攏有家己的「本地話」(在地話)。本地儂往往講家己的話是咱「土話」、咱「白話」、咱「本地話」。這是就「官話」的角度來講的。閩南儂嘛是共款有按呢講。比論講,父母定定共囡仔講「出門佮儂講普通話,轉來到厝裡,對父母序細、鄉親鄉大,換講白話著好啊啦」。白話字,意思著是「用咱家己鄉里的白話寫出來的字」;白話文,嘛是共款的意思。廣州話當(taⁿ)互外口的儂叫做「白話」,論真講,彼自底嘛不過是廣州儂家己咧講,路尾詞義擴大所起致。

漳泉儂出外口、過番的、行洋的,自來真早,真濟。往過,咱儂出去外口,若是對別儂講起著咱的話,較濟是叫做「福建話」(彼陣猶未有儂講「閩南話」即个名號)。別儂聽咱講話,嘛順趁咱的喙,叫咱「福建話」。

甲午戰爭,清國戰敗了後,台灣割互日本。因為日本的殖民統治,佫拄好清國的海禁政策嘛是愈掠愈嚴,所致台灣佮唐山來往變愈來愈少,本然hiah-ê 定定佇閩、台兩爿走跳的儂,無通像進前hiah自由自在,兩爿的生理來往接接(chih-chiap),除去官方的,民間差不多攏斷kah離離。此後,台灣儂對原鄉福建愈來愈生份,兩爿接接嘛愈來愈少,互相中間愈來愈無瞭解。彼个時陣,對日本統治者,台灣百姓叫家己的話,較濟是「台灣話」、「台語」。總是,這有兩號因端。第一,普通的台灣儂,拍算罕得有儂知影烏水溝彼爿的福建嘛是講即號話,百姓儂嘛無幾个食飽傷閒愛卜去查考即款代誌。第二,因為日本儂是外族,佇台灣,下南話又佫是佔大面,十个拍算七八个講下南話,台灣儂自然而然,講家己的話是「台灣話」、「台語」,徛算是「本地話」、「在地話」的意思啦。日本儂自然趁台灣儂叫伊「台灣話」、「台語」。即个名,嘛自彼个時陣一直透沿用到今仔日。

講到chia,順紲佫來講一个真趣味,真心適的。「福佬儂」、「福佬話」,當今拍算濟濟儂捌聽過即兩个語詞。我共恁講,阮自細漢毋捌聽過,嘛無儂講著這。這是真正細漢阮毋捌聽過,頂沿的毋捌講過,斷斷無哺舌濫糝講,逐个毋免giâu疑,嘛免昂愕(gông-ngia̍h)著青驚。事實是按怎,無講,拍算恁毋知影。卜佫聽毋?卜聽,留落來斟酌聽;毋聽,無閒做汝寬寬仔(khoaⁿ-khoaⁿ-á)行。

就福建即个所在的儂來講啊,講是講平平攏漢族,事實各所在話語、文化風俗差不止濟。大概會做得共伊分做「倚山」、「靠海」即兩括(koah)。近海的下四府「福、興、漳、泉」,所講話語雖然無相通,總是相倚近,現代儂共即四所在的語言統歸做「閩語」;徛山的較濟是客儂,講客語的佔大半。客儂毋管行到叨落,攏比儂慢一骹步。早到的儂,海骹、平洋佔了了,客儂局不局著去徛山內。佇福建是按呢,佇廣東是按呢,去到台灣大概嘛猶佫是按呢。因為總是慢儂一骹步,所以往往互儂看做「客」,無儂共亻因當「主儂」。亻因嘛無將家己當「主儂」,亻因拍算「中原」chiah是亻因真正的家。客儂kiau閩族的儂,自來相怨妒、相khoeh-choe̍h,雙方一貫勿會和,不時teh冤家。佇福建,客儂徛佇西爿靠山的所在,漳泉儂徛佇東南勢靠海的所在。照土地位置來講,泉州kiau客區無相交界,漳州西南勢本然佮客區有相接。漳州西南勢,自北到南,有南靖縣、平和縣、詔安縣三个縣,即三个縣連做一條線,kiau閩西的龍岩、永定黏黏做伙;詔安縣又佫kiau粵東北的饒平客區相黏。佇即个閩、客雜濫的閩西南,有真濟自底客儂,講客話,路尾攏「福佬化」(儂講「福佬客」),換講閩南話。Kiám-chhái是閩南話本成(pún-chiâⁿ)較健身(kiāⁿ-sin)抑毋是,橫直,較少看著閩族儂「客化」。佇「閩客濫」的所在,普遍有客話、閩南話、閩化的客話三種語言。就閩化的客話來講,各所在閩化程度無攏共款。自古早到當(taⁿ),客儂keng-thé閩南儂是「福佬」,閩南儂譬相(phì-siùⁿ)客儂講「客仔」。有一寡客家底的福佬客,自亻因祖先數百年前著已經福佬化,連半句客話都(to·)勿會曉講,勿會曉聽,唯一會當認定亻因本底身世的,是亻因猶teh徛的厝仔、土樓,亻因猶未完全放sak的風俗氣習。比起正港的「閩南儂」,chiah-ê講閩南話的福佬客,亻因較勿會怨恨客家儂,亻因kiau客家儂較協和(hia̍p-hô)。福佬客的閩南話,kiau正港閩南儂講的閩南話,事實並無啥差,獨獨小可有去 khioh一寡客話的言語。比論講,福佬客嘛趁客話共「閩南話」叫做「holo話」,亻因共講閩南話的儂,簡省做「講ho的」,共講客話的儂,簡省做「講客的」,亻因出喙較溫和,雙方面攏無得失。有的福佬客,已經全全毋知影家己的祖公自底是客家儂;有的卻(khioh)知影,總是亻因討厭做客家儂,討厭別儂講亻因自底是客家儂,驚儂揭(giah)亻因的底。

英國長老教會宣教師杜嘉德(Carstairs Douglas)1873年出版的《廈英大辭典》(Chinese English Dictionary of Vernacular or Spoken Language of Amoy, with the principal variations of the Chiang chew and Chin chew dialects)即本辭典,有收錄「Hok-ló」即个詞。杜嘉德佇冊底原文寫講:「The ancestors of those people emigrated many centuries ago from the province of Fuh-kien, and to this day they are distinguished from the other inhabitants of the Canton province by the appellation "Hok-ló", that is the persons from Hok-kièn or Fuh-kien.」杜嘉德講kah真分明,伊解說(ké-soeh)講「Hok-ló」著是咧講「福建儂」。真明顯,按伊的原話,咱通知影講「Hok- ló」著是「福佬」無毋著!

逐个攏知影講,杜嘉德的《廈英大辭典》並毋是獨獨記載廈門腔nā-niā,伊siâng時嘛收錄漳、泉所在一寡較各樣(koh-iūⁿ)的講法。所以,拍算《廈英大辭典》會來記錄「Hok-ló」即詞,無的確是按平和、詔安chiah-ê「閩客雜濫區」來的腔口嘛敢(mā káⁿ)。事實,咱佇《廈英大辭典》正文內底真正攏無揣著「Hok-lo」,咱不過是佇第610頁的論述hia,揣著按呢一句話「Of the other languages of China the most nearly related to the Amoy is the vernacular of Chau-chau-fu, often called ‘the Swatow dialect,’ from the only treaty-port in that region. The ancestors of the people speaking it emigrated many years ago from Fuh-kien, and are still distinguished there by the appellation _Hok-lo_, i.e. people from Hok-kien (or Fuh-kien). This language differs from the Amoy, much as Dutch differs from German, or Portuguese from Spanish.」,按即句話,咱通看出作者不過是teh替儂搬話nā-niā,照伊拍算,當時對著廣東省的潮州汕頭hia的儂,有儂叫亻因「Hok- lo」。

「福佬」即个詞雖然是咧講「福建儂」,不而過,彼總是kiau客儂、客話纏纏做一下,無法度拆分散。講到底,因為「福佬」即个詞本然著是客儂teh 譬相福建儂的歹話。《臺日大辭典》的記音是「hô-ló」,原文漢字照原記做「福佬」,注明講是「福建人,泉州人,漳州人」;原文有解說講「福佬。福建人。此の語は本來廣東種族の人が福建種族の人に對してぃふ語にして、(福)は福建、(佬)は廣東語にて賊佬(盜人)啞佬(啞者)等」。即句日語共伊翻譯做閩南話是:福佬,著是「福建儂」,這本底是廣東種族的儂teh譬相福建種族的話,「福」是福建,「佬」是廣東話所講的親像「賊佬」、「啞佬」即款譬相儂的歹聽話啦。

台灣俗語話「客儂頭、福佬尾」,廣東潮州俗語話「大埔無福,澄海無客」,攏證明講「福」、「客」總是按呢雙雙對對、牽牽做伙出來,毋知卜講亻因是「對頭冤家主」抑是卜講亻因是「童乩、桌頭」。有客儂的所在chiah有「福佬」即个詞存在,有「福佬」即詞的所在必定有「客儂」徛起。事實上,無論是潮州大埔,海陸豐,抑是福建的平和、詔安,抑是台灣……chhoàn-chhoàn chiah-ê所在攏是閩、客雜濫區。Chiah-ê所在,平平攏有「福佬」即个詞存在,決斷kiau「客儂」、「客話」有真大的牽連。反轉,佇咱閩南中心區,自來攏無存在「福佬」即个詞,彼正正是因為咱chia從來無客儂,無客話。

話講倒轉來,「福佬」雖然在本是客儂譬相福建儂的歹話,不而過,佇漳州的平和、詔安,佇廣東的海陸豐,佇台灣chiah-ê所在,當(taⁿ)講起「福佬」即詞早著已經無歹意啊,毋但(m̄-nā)客儂niā,連hiah-ê講福建話的儂嘛攏自稱號做「holo」。像廣東海陸豐講閩語的儂,自稱「學老」;台灣儂自稱「holo」……讀音雖然小可各樣,事實源頭攏共款。有的儂講是「河洛」,講彼是中原的河洛,真正有較譀!殊不知「河洛」不過是連橫佇《台灣語典》內底土撰出來的物件(見:洪惟仁《台灣禮俗語典》。有證據講,洪先生佇即本冊內底講連橫是主張「河洛」兩字)。

  • 您可能有興趣:

    無愛口譯,愛欲冤家?
    lausenghian 發表於樂多回應(8)引用(0)語言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657 │標籤:台語,閩南語,台灣話,Holo,福建話,福佬,河洛話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2776359

    回應文章

    原文 hia ê 討論嘛真趣味,順紲貼來參考:

    #
    Passerby 說道:
    2010 年 06 月 24 日 at 00:20:24

    客儂是福建江西地區漢畬通婚產生兮新族群.
    "客"是畬族號兮名, 是音譯毋是真正"作客"兮意思.

    Passerby:多謝汝提供寶貴的意見!^^(by Lim)

    #
    hiku.tan 說道:
    2010 年 06 月 24 日 at 07:45:37

    Lim’R:

    寫了 tsan2。

    殊不知「河洛」不過是連橫佇《台灣語典》內底土撰出來的物件。

    這句話我定聽人講,不而過我掀過幾仔擺這本冊,攏 tshe7 無 neNh4。
    無的確我看了無頂真,汝若有較詳細的材料,才勞煩汝小拍報一下。

    To hiku: 歹勢啦,代先我卜先會失禮一下。事實,我無看過連橫先輩的冊,我進前的確是按網頂瞭解著一寡有關的資料,http://sinology.info /new_page_28.htm即張網頁有寫講:

    ……洪惟仁著「台灣禮俗語典」稱連橫將此語詞對應「河洛」二字,是種錯誤,實際上應對應「貉獠」二字;後來洪先生覺得自己的結論「貉獠」二字不雅,認為應該改稱,先是改為「賀佬」,最後確定改稱「鶴佬」……

    看起來儂洪先生嘛無指(kí)講是《台灣語典》,看勢是我無疑悟(bô-gî-gō·)看,家己咧七鬥八鬥,牛膣去鬥著馬卵,鬥毋著去,哈哈。

    是講,我咧想,既然洪先生敢講「河洛」是連橫講的,我看穩當有影較濟。彼敢會是佇連橫的其它作品內底?若有時間,無chiah勞煩去查考一下,多謝。(by Lim)

    #
    hiku 說道:
    2010 年 06 月 24 日 at 11:05:22

    Lim’R:

    箸2007阮咧寫反駁梁烱輝《臺灣閩南語正名──「河洛」乎?「福佬」乎?「貉獠」乎?》的時,著有去 tshe7 過 – -啊。其中有兩段話,阮安呢寫:

    《臺灣通史》說林成祖曾參與乾隆五十一年的林爽文事變,不過林成祖墓碑上卻記載林成祖死於乾隆卅五年。這不是說連氏說的話都不能相信,但請教梁君,您讀過連橫主張用「河洛」的原文沒有,他根據的是什麼,上下文如何說?怎麼可以憑洪惟仁一句話就肯定連氏說了,而且肯定是對的。萬一洪惟仁也是聽人說的或記錯了(這是假設,洪氏最少在三篇不同文章中提起這件事),這樣的“依據”您不覺得很粗糙嗎?

    如果朱真一的了解沒錯,那麼在連橫說「河洛」一詞之前,楊恭桓、黃遵憲等人早就提出客家人來自河洛的說法。
    —————
    關於朱真一的了解,是:「河洛」之用法據我所知是從連戰祖父連橫寫<台灣通史>時強調來自黃「河」「洛」水而普遍。http://home.i1.net /~alchu/toivan/lang2.htm

    《台灣通史》前前後後我看過三四擺毋攏有,並無作者主張抑是對應用「河洛」的印象。

    阮的看法是無反對任何一個閩南語詞 ho3-lo2 的對應漢字,只要會當 (tang3) 提出確鑿的證據,著算欲與人毋接受嘛真 oh4。

    尾仔阮對梁 – -先的評論是:
    將一個本來參母語無關的外來語試圖敿“發源地、民族文化”掛勾,這種無中生有的「考據」絕對是高難度的,對缺乏文獻素養或專業訓練不足的人,不過是逞一時之臆說,以博一時河洛沙文之快罷了。

    hiku:多謝汝來分享,通互我加學一寡物件!^^(by Lim)

    Iap Sian-Chin 說道:
    2010 年 06 月 25 日 at 23:45:09

    我chia1原仔有一本台灣語典,內底確實揣無連橫提起「河洛話」的文字,毋過伊有影有彼號想卜共閩南語kap4古早中原牽做伙的感覺。另外,我發現原來董峰政猶擱有一寡in1的「友志」bat4提出的hia1的「台灣獨有」的詞語,會使講一半較加攏是按即本冊挖出來的。所以,台灣語典 kiam2-chhai2問題真儕。

    版主講的無錯,台灣的情況嘛相像。若我來講,我細漢時一直到國校一年攏滯台北,阮阿公阿嬤位故鄉嘉義起來參阮滯做伙,我的母語是彼當陣和in1生活的時陣學的,彼段時間我從來就m7-bat4聽過啥物「Ho-lo」話、「Ho-lo」儂。一直到讀二年的時,我搬去客儂佔大多數的苗栗滯阮外公外嬤 in1兜,才頭一遍聽著阮外嬤(伊嘛是閩南儂)講即個詞,初初聽著即個詞的時我完全聽無he1是啥意思,路尾才知影原來是咧講咱kap4咱的話。後來搬去台中縣豐原,hia1嘛是有客儂,像款會當聽著即種稱呼,即陣我企中壢(嘛是客儂所在),當地儂嘛是叫我是Ho-lo儂。不而過,台灣有一寡儂中原情結真重,跳過福建閩南,直接共現前的台灣和成千年前彼號根本無啥物治代的「黃河洛水」牽牽做伙,根本舞袂清楚閩南文化的根是佇ta2-loh8。
    | 檢舉 | Posted by Taokara at June 26,2010 14:38

    我一直有一个問題,下南的下到底是讀作ha抑是he?
    | 檢舉 | Posted by Arkun at June 27,2010 10:19

    Arkun:

    這个問題,等我暗轉厝才來掀《三字經新撰白話註解》,kah若彼本冊是用白話字寫--ê,欲查出讀音,應該真簡單 ^^

    且等。
    | 檢舉 | Posted by Taokara at June 27,2010 10:35

    我想是唸 ē, tō 像下港(ē-káng).
    | 檢舉 | Posted by 島途中 at June 27,2010 19:25

    真歹勢,tsa暗網路歹--去,無法度查,我已經掀著《三字經新撰白話註解》內底ê彼部份--a(佇第IV頁),讀做「Ē lâm-khiuⁿ」無毋著。
    | 檢舉 | Posted by Taokara at June 28,2010 22:56

    可憐代!!人毋是佇回答史惟的留話就有寫:

    To 史惟:對對有真濟寫毋著的所在……多謝指正。^^(by Lim)
    ====

    莫閣鬧矣!!是嫌予藍的巴無夠氣諾??
    | 檢舉 | Posted by midismilex at June 29,2010 15:26
    台灣人有5% e 日本血統(林媽利 e 研究),
    啥人講日本人是外族
    | 檢舉 | Posted by liau at July 6,2010 16:02

    Holo ê 問題,我進前有寫一篇文章:

    http://tw.myblog.yahoo.com/buchengkimkong-buchengkimkong/article?mid=1198&prev=1204&next=1198&page=1&sc=1

    若是因為粵東客人稱潮州人做福佬,按呢有袂通 ê 位,潮州毋捌予福建管過.
    | 檢舉 | Posted by 無諍金剛 at July 15,2010 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