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詩寫文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8年3月1日

牙齒住著遺跡

三月第一日的夜半,濃霧降在這座城市裡,我醉心於這座城市終於獲得夢寐以求的面紗,將自己隔絕在人類的凝視與索求之外,偽裝成自然中的荒原一般,沒有盡頭與指標,只有朦朧的野火,支撐萬物在睡夢中的徬徨,看一次最模糊的夜晚。

在生活四分之一的人生後,我帶著十幾年前的牙齒,在一座一座城市裡面定居生存,牙齒像是存在於身體裡的遺跡,當我的軀體死亡時,它仍然可能獨自存活下來,屹立在我的腐肉之中。

幾十年前的牙齒,還受到父母的照顧,半年能與管理員見面一次,關心這兩列預定的遺跡是否有蟲蛀的小洞,或是有積沉的黑水滋養細菌。一切的敗壞跡象都要趁早除絕,還有許多人會前來參觀交好,因此定期與壞的過往揮別,也為未來的亮白照片作準備。

在四分之一的人生刻度上,剩我自己照顧著牙齒,與生俱來的關心抑或是陰影,已經離開這座遺跡,往別處籠罩。我看守著它的荒涼與孤獨,想像自己要帶它上飛機,去其他國度旅行,用新的藝術花紋披上它的身軀,慢慢將亞洲小島的舊教條遺忘。

我一面燃起旺盛的生命力,一面扛著身上的遺跡飛翔,兩股力量的相斥與結合,就像人剛走進一座樹林時的腳步緩慢遲疑,被前方的奇妙神秘吸引,後方卻拉著一條隱形的安全繩索,永遠綁在愛你的人身上。

今天我終於第一次自己看牙醫,象徵著一種特別意義,是自由的最微小體現,也是孤獨與依賴的重新配置,順道思念自己愛的親人。牙齒多麼重要,從出生的牙牙學語,年幼的第一次換牙,成長後的好幾次補牙,父母認識我所有的牙齒,一顆一顆迎接它們、一顆一顆與它們道別。

年輕時,父親偶爾抽過菸、吃過檳榔,但他的牙齒依然健康,像乳白的硬石透徹一些些歲月的黃。他的遺跡不獻身給歲月,而是傾塌在命運中,變成斷垣殘壁。牙齒無情地被一掃而空,才能以此換取靈魂有更長的生命。在父親最後一次開刀完之後,他的牙齒剩下三顆,牙齒並不是一顆一顆被拔除,而是連同頰邊的顎骨一同被除去,突然之間遺跡的位置空了,變成曾經富庶的遺址。

大霧中的一圈一圈街燈,像新生的乳齒健康白皙,無論白天夜晚都能發亮,使生命有一股延續和紀錄。
願所有的牙齒健康,願健在與空了的人事物,永世長存。
...繼續閱讀

seafu111 發表於 樂多2:00回應(0)

2017年12月15日

老獸

萬物降於天地
將軀體獻於血親
受鑿一個強勁的名字

名字所到之處
老獸的遺跡化作一縷清魂
任幼孩吐納

生命之香

seafu111 發表於 樂多1:25回應(0)

2017年1月27日

東海岸

倒一壺海水
在酒杯
宴請明媚的西方臉孔

浪花是啤酒的氣泡
深藍海水是那杯
已下肚的
艷陽情人海

歡迎來到
國度之東






seafu111 發表於 樂多17:33回應(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