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散記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8年4月4日

都蘭——外星人圖騰

神秘圖騰、兔子與蘿蔔、飛天恐龍

正中午十二點,剛從睡夢中走出十分鐘,徒步和霖討論中午該吃什麼果腹。都蘭的街上人潮比昨日洶湧,車陣漸漸佔據細長的道路,像心臟附近被堵塞的血管,將整個村莊勒緊在尚能呼吸的邊緣,春夏的氣息層層蒸發,有各種歡樂與悼念同時混雜。

我和霖坐在中式早點的店鋪裡,吃著幼稚園有記憶以來最愛的肉羹麵。後桌坐著一對年輕夫妻和一雙孩子,吃著滿桌童言童語飯粒。年輕爸爸說著他早上剛去完田裡,種了些簡單的蔬菜果子;媽媽穿著俐落的背心,小麥色的皮膚是接近陽光的顏色,一手一口餵著孩子吃飯。

門口的貨車上有四個疑似來自外星的圖騰,突然意識到可愛圖騰的作者可能就是後方的孩子。用粉筆在貨車上作畫,在我孩提的年代尚不風行,看著鄉下藝術圈的尖端流行,可愛得值得留念。
...繼續閱讀

seafu111 發表於 樂多22:19回應(0)

2018年3月31日

故鄉——荒川、記憶



三月的最後一日,春假的開端由今天開啟。行李箱裝著滿滿預讀書本和夏日的東部短袖,坐在橘色的莒光號車廂裡,像坐在腦中幻想的鮮嫩橘色花瓣中。莒光號駛過松山,便不爭氣地停了。在漆黑的地下鐵軌裡,我們耐心等候火車再度前進,車廂內陷入一片黑暗,希望周遭的人因此陷入慌亂,停止與電話內的人高談闊論無謂的話題,讓我和莒光號一同沉睡。

身邊的老伯不顧我的意願,兀自和我分享他的職業、父母、兒女,對於這些片面灌輸而來的故事,我努力提起興趣專注聆聽。他接著提到關於佛法的信仰,「空性」中仍然包含「有」、他人轉嫁到他人身上的業力、內心真正的清淨⋯⋯。在佛祖的教化訓詞下,聖光在他身後若隱若現,他是個好人,我深深覺得,可惜他並不那麼同理別人,無法對等地給予並滿足他人,在他的世界裡,他只同理他的親人與佛祖。他和身旁的陌生女孩聊天,只是單純想說自己的事,對它人的事並不感興趣。

我們被列車長廣播下南港站的月臺等候火車修理,一個多小時之後火車再度啟動,我默默換到其它空位,看著風景整理思緒,對著老伯感到一些抱歉,阿伯對不起我需要睡眠。

行李箱的底部有兩本愣嚴經義貫,是要帶給爸比看的。昨天傍晚我騎ubike上萬芳醫院後面的山坡,大毘盧寺所在。快騎到最上層的街道時,把雙腳晃下地面,認命地牽著腳踏車靠雙腳一步一步克服極大坡度。尼姑和鄰居在街邊等著垃圾車,聊著屬於他們社群的話題,而我汗流浹背往山上取經。拿到佛經和佛寺人員道過謝,拎著一小包被贈與的麻糬,下山的心情與坡道同樣順暢輕鬆。比起唐三藏的旅程,我的取經之路一點也不艱辛,能趕在夕陽隱下前下山,就像趕著爸比的生命之尾,盡可能地想把一切可能送抵他眼前。

我在火車上睡得很好,可能是知道自己要往何方去,對於眼前和遠方都有追憶和歸屬,看著掌紋、眼瞳、荒川、氣溫,在在確定生命的氣息與存在。
...繼續閱讀

seafu111 發表於 樂多22:13回應(0)

2018年1月25日

荒煙馬祖——日壹



上飛機的那一刻,突然覺得行前的懶散和擔憂消失殆盡,只剩下很期待很期待的心情,期待降落的那片大地,可以讓我們有機會好好親近和探索。如果飛機是開往歐洲地中海就太好了,只是身上沒有二十倍多的錢,只能飛到馬祖。

冬天的馬祖非常少人,早上九點多的芹壁,我們只遇見三個人。店家很有默契地都從十點營業,跟夏天比起來應該是很不同的光景,一月的海面上剩下馬祖和龜島自己過冬,還有我們四位哈麥考察隊。

下午誤打誤撞到了阪里的遊客服務中心,裡面完全沒有遊客,只有櫃檯的阿姨、免稅商店的老闆、清潔阿姨、兩個在地人女生。他們熱情地招呼我們,介紹島上的特點和食物,把我們引進一個豪華活動廳,看完十幾分鐘的馬祖介紹微電影。影片裡面的人都穿短袖,有夏天晚上的戶外樂隊、奇幻的藍眼淚海面,哈麥考察團決定挑選某個夏天再來考察一番。

坐公車到塘岐村之後,我們徒步徒步徒步走上山到戰爭和平主題館,路途有些遙遠(大概25分鐘),這對我們是很大突破,因為要照顧兩位公主勞動上山,風很大又很冷,但我們竟然做到了,非常值得哈麥哈麥。因為我這次不想再做奴隸小狗,所以有時候亂跑亂該,感謝導遊小熊,沒有把我們推下海裡。
 

在戰爭和平主題館裡面,看見馬祖過往戰爭歷史的介紹,雖然北竿很多建築仍然保留原始風貌,但社會環境與人情民心已和以往不同,不再有戰爭籠罩的陰影與緊張氛圍,只剩下傳說故事與破敗的軍事據點證明這座島曾經活在「單打雙不打」、「水鬼上岸」的年代。感覺這裡有很多鬼故事,但我們絕對不敢聽。

戰爭和平主題館隔壁的山頭是螺蚌山,其他三位哈麥決定明日再訪,小狗很想向前衝,因為肚子還不餓而且很想去探險。黑糖饅頭終於後悔沒有帶護照,下次可以一起小三通去大陸遊玩,馬祖的大姐說鄉公所三月舉辦大陸旅遊團給鄉親,直接坐船到對岸,然後去黃山,太老還不能參加,因為怕行動不便,好可憐,所以二十幾歲趕快出來旅行是正確的。

day1心得:
冬天的馬祖天氣不像台灣友善,本來以為台北已經很難對付,馬祖的冷更是不同級別的冷,是冷凍庫出來的荒涼島嶼,但美麗等級也是金字塔頂端。
夏天因為遊客多,所以更擠更熱;冬天因為人煙少,所以更野更冷。我選擇後者比較少人選的計畫,可以放肆地走在路上,大喊「還我河山,佔領馬祖」!
謝謝小熊公主鼠鼠配合我奇怪的旅遊方式,明天繼續坐公車走路,哈麥

感謝吳導遊之前告訴我夏天的馬祖有多漂亮,此時此刻在冷死人的北竿回想他和我分享的一切美景,身體覺得寒冷,內心覺得溫馨。夏天快來我要吊嘎。
...繼續閱讀

seafu111 發表於 樂多18:13回應(0)

2018年1月14日

角板山——孩子與半日

七點半抵達薛家之後,一行人上山,對於桃園人的他們來說,每條路都像是老朋友般熟悉。看著漸漸拔升的海拔,底下一塊塊的平原和河流越來越清晰。一路經過大溪、慈湖、復興鄉,抵達角板山公園,太陽正在計算山上的遊客,想公平地分配溫暖的餘裕於眾生,我抬起頭閉上眼,感受著眼睛在黑暗中看見的光影變化,空氣清鮮稀薄勒索人的呼吸,但它猶敗給身為大地之母的太陽。

走完溪口吊橋,從溪口台地搭乘接駁車再回到角板山公園,我們步行到介壽國小的操場,看見當地的孩子聚集在球場打籃球,三三兩兩結隊成歡。

薛一時玩心興起,說要去和孩子們報隊,後來我們便組成三人戰隊和剩餘啦啦隊,和孩子們爭球奪分。一個矮個子的小旋風,身高才到我的胸口,竟然是六年級了。成年之軀之後,就再少接觸有關孩子的變化和視角,看著他流暢的球技和移動腳步,心裡想著:沒關係,姐姐覺得你以後會長超高的。薛和孩子們玩開,有時候球還搶不過他們,當孩子嘗試突破或是投球的時候,他都說著鼓勵孩子的話,相信薛的學生一定都很幸福吧。

    

 
六分結束之後,我退下場,接下恭的相機,想透過相機的框框看見不一樣的世界,或是某個特別的神情變化。我把鏡頭對準孩子,我凝視孩子專注的眼神,孩子凝視最喜歡的籃球。

有個小男孩和他同學說:「你看,那個姐姐在拍你耶!」被拍的孩子坦然地看向我這個方向,隨後恢復原本的姿態,他的神情、我的相機、山上的操場、冬天的暖日,一切如此自然。孩子面對鏡頭時,只有全然的純真,而不像這社會中某些敗壞的影像,讓人見了就躲。

  


恭很愛拍照,問我要不要也開始拍照,還推薦我一台入門的相機,他說是文青愛用,我白眼回去,「誰跟你文青我是俗女,「俗」女,不是「淑」女。」恭很愛拍人像,果然他鏡頭之下的人影,每個表情的捕捉,都像是凝在照片裡的精華,裡頭有時光、聲音與故事。他在拍照的時候都想些什麼呢?如果我再好奇下去,不久之後我就會真的去刷卡買相機了。唯有和他做了相同的事,才能明白他摸索世界的方法,更貼近他想像中的世界。


後記:
2015年夏天的深夜,在內壢火車站的月台上遇見恭,他揹著相機要去基隆拍鮮魚湯,再吃掉鮮魚湯。他借手機給全身沒有一點科技價值的我,是我手上的《孽子》害的,把車站的順序弄混,讓我坐到下一站,安排一個特別的人拯救北漆的我。

恭對我來說,是一個陪伴彼此成長的朋友。從他去當兵開始,我一面準備轉學,後來他選擇志願役留在軍中,我隨後到新學校開始生活。過程中他去了不同的軍營,我遇見了一個又一個人,在烏煙瘴氣的渣男時期,他一路給我力量,和波波組成送死小組,對我一次又一次往死裡諫,希望他們對我付出的愛能抗過爛渣。

我們之間的每一場旅行都很重要,他說看著我似乎不斷在進步,的確我也感受到自己的變化,但隱藏在這句話之下的,是他對於自己停滯不前的擔憂,以及失落了某部分擁抱世界的勇氣。有些話我們已經知心,因此比較少講。但在面對生活的困難之時,總是能瞭解對方的冰原已經溶成多少水,提醒對方不要再將熱烈的破壞招惹在身上。

林林總總來說,我很珍惜看見我並抓住我的人,他們讓我溫暖飽足,也讓我自由飛翔。

我已經擁有他們給我的最好的愛,卻還想擁有其他的愛。說這是貪心嗎,還是因為心志已經明白自己渴求什麼,因此大膽放任自己的心去追求和想像?即使只有一點縫隙,奮不顧身向前跑去的話,還是能靠著光的指引,找到我所想的吧。
...繼續閱讀

seafu111 發表於 樂多17:50回應(0)

2017年12月31日

花蓮四度——年前夜



異地東華大橋上,黑暗的觸手抓住太平洋與鯉魚山佈在身側,其中沒有一座明亮的城市,能指引人們走向一個歸處,或者給予一個身後的來路。 ...繼續閱讀

seafu111 發表於 樂多1:11回應(0)

2017年1月20日

長灘島——日貳

相較第一天的不安和陌生感,24小時的時間就能讓我對一個地方產生稍微熟悉的感覺,至少不會緊張與不安,把自己想像為與這地方本是一體。早晨醒來,接受了飯店的早餐,每口食物對我來說都是豐足的享受。長灘島的食物多半偏鹹、重口味,因此熱帶的人們需要更多水體的包覆與稀釋,海水、果汁、酒類,也因此更不可或缺。

...繼續閱讀

seafu111 發表於 樂多17:22回應(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