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7日 23:36

海嘯巡迴100場——巴奈




「與整個世界的謊言跳一支舞」
「沒有人是局外人」

你一定有個困惑,巴奈不是在凱道抗議得好好的,在台大醫院駐守了好幾百天嗎?她帶著她的海嘯向聽眾們席捲而來,為什麼呢?

今天是巴奈到凱道抗議的第459天。不久前,他們在台大醫院捷運1號出口的駐紮地,被台北市政府強制驅離、拆除。與政府的對話與交流似乎越來越微弱。在這幾百天裡,台北變成她流浪的城市。在凱道與台大醫院之間,城市中的音樂角落,處處有她流浪的蹤跡。從今天早晨九點出門,便感受到天氣中不尋常的熱。巴奈她笑說,她早上騎ubike到家樂福,滿身大汗,買了一包蛤蠣要把絲瓜煮完,更重要的是帶一大包冰塊回來,讓那布東「冰敷」、西「冰敷」。

今天下午是一場輕鬆、極有意義的音樂表演,巴奈先唱幾首歌,停下來和大家聊聊原住民傳統領域在 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新增訂的法規中,遇到什麼不合理的規範。以及另一個對原住民極其重要的知情同意權,一再遭到政府漠視,使各類的開發案正虎視眈眈地踏在珍貴的土地上。

這些議題其實一點也不輕鬆。巴奈的眼光時常泛著淚,下一秒她又笑笑地將情緒緩和下來。我看著她唱歌與說話的每個神情,真摯動人地把生命訴托在土地與社會中,她的流浪與創作,有很強烈的動機是來自她對原住民文化與土地的熱愛。當她談到「愛」,她說年輕時總會想著要遇見一個命定的那個人,遇著遇著好像都不是,年紀長了之後,發現還留在自己身邊的人,原來就是那個人。而她和那布就是無條件支持對方的靈魂伴侶。

她說她為什麼上凱道抗議,是因為她感覺到自己一定得這麼做,如果她沒有站出來維護屬於原住民與土地的權益,而整天待在家裡的話,她知道自己一定會不快樂。抗爭四百多天以來,政府仍然沒有積極地正面回應,她和那布說,
「我還不想回家。」
「好。」

當巴奈唱〈愛的真諦〉時,我止不住流淚。我看著眼前的巴奈、她和那布年初時在臺大醫院的身影、曾歷經我身旁的人、我在意與關心的那些人事,當一切都不向自己所想像與預期的有善意回應,不對世界抱著苛責,而是更深刻地以愛包容,付出自己僅有的力量,我感受到眼前的人與歌極其偉大,我年輕的生命不小心撞見這老驥伏櫪的一幕,我想我會記著一輩子的,當我不再年輕,從擁有得多逐漸變為失去得多,我將會有更多的耐心與力量,與一切事物共處也溫和對抗。
   

  • seafu111 發表於樂多回應(0)音樂小擺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