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6日 19:59

荒夢三

場景一
像是鄉村裡常見的大型聚會,外婆、親戚們擺上一席又一席紅色圓桌,張羅著各式食物,肉食、蔬菜、水果、飯麵、紅粿、包子與饅頭。我看見平日和我最親近的姨丈,坐在一張小凳子上,專心揉製著麵團,做成一顆一顆的小包子。平常的他根本不是這種神色,夢裡的他顯得沉靜、溫文,不理會接近的我,專心對待他負責製作的包子。

我往後一瞥周遭的環境,我們在樓裡的其中一層,這是一座正方形的樓,四面將中間圍出一個天井,有陽光灑射下來,像極高中住的宿舍,也是我昨夜看完重慶大廈相關報導之後,腦還中殘留的影像。眾人看見我,像看見一個10歲的孩子,催我去旁邊玩、找事做,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不被賦予任何責任、天真做自己。

我湊到姨丈身旁跟著捏包子,我從來沒有揉過麵團,我只懂得模仿。學著姨丈捏著一小團麵粉,先將麵團壓平、再將它向上折起、把麵團的邊邊捏成皺褶、最後匯聚到中心捏出一個尖角,包子就成了永澤的頭型。我做得很快,姨丈說光有形狀是不行的,包子的外皮若是不紮實,等等賓客吃的時候發現,會嫌棄包子的。正好有個人來將我喚走,說我朋友來了。

這次來到夢裡的朋友是波波。我告訴她家裡正在舉辦宴客的熱鬧活動,她應該參加,嚐嚐我做的包子。聽到食物的誘惑,她很開心,但卻怎樣也不願意到飯桌上,她說見了人多的場面她會尷尬。她像隻躲起來的貓咪,很難說服,我拿著自己的碗到前面幫她盛食物。外公知道我也要盛一份分給朋友,又給我另一個碗,讓我可以裝取足夠的份量和朋友分享。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像是要去餵貓,還特地夾了很多肉,覺得心滿意足。


場景二
宴會似乎結束了。我們來到認識的罔市阿婆家,要進入她家前有一條小路,要走一陣子,才會看她家寬廣的庭院和兩排垂直的家屋,小時候第一次學會腳踏車,就是在這個大庭院裡。我們為什麼要來這裡?有個人跟我說,因為我的行李和媽媽都在這,宴會結束了,我該準備行囊離去。

走在小路的途中,我見到地上有兩座金黃的小山,近看才發現,一座是剛炸好的地瓜球、一座是剛才吃剩的包子被炸成點心。我趁著沒人注意,撿起地上一顆地瓜球吃。我告訴走在前頭的外婆,「阿嬤,這個地瓜球好好吃噢!」外婆露出懼怕的神色,跟我說那是不能吃的。

為什麼不能吃呢?莫非是要給山神或是其他鬼怪獻祭?此刻我吃著他們的祭品,難道我要受到懲罰了嗎?外婆說沒有那麼嚴重,因為台東的山裡有許多蛙人部隊躲藏其中,常在民眾無法預測的時間出沒,進行嚴格的操兵和軍事演練,那些路上的點心,是要給他們充飢的。

那些偉大辛苦的蛙人,如果知道被一個兔崽子偷吃了點心,應該不會生氣吧,以孩子的思維來看,犯錯不過是一次經驗,不是滔天大罪,還有機會能被寬恕與改正。不是吃到鬼神的東西就好,謝天謝地。那再吃一個吧,好好吃噢那個地瓜球。


  • 您可能有興趣:

    荒夢一
    seafu111 發表於樂多回應(0)荒夢之境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