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5日 12:22

有一處冰原

一個星期當中的WORK DAY,從週一被剝奪睡眠到週五。星期一晚上沒有專題討論,星期二晚上有哲學雞蛋糕,星期三晚上難得見到政治人物對談——楊荏傑x朱立倫,星期四晚上放棄阿美族語課,在圖書館意外收看《島國殺人紀事》,如果將《島國殺人紀事》與《徐自強的練習題》兩部片的內容串聯起來,互相做個比較與整理,關於冤獄議題的脈絡與細節,應該能得到更完整的了解。

我問,我的魂魄和睡眠被偷到哪裡去了?
洗著一雙一雙襪子,一共累積了十二雙襪子,代表這十二天我的精神與身體皆未按部就班,日子過著就算了。這陣子尋覓暑假的實習忙得很起勁,心裡卻依舊荒蕪,原來這並不是能把我澆灌回生的水呀。我努力將自己一吋一吋推進,就像人們看見沉積在自己身上壓力時,會費力地將一層一層事情解決,從細緻的事開始做起,打掃房間、整理書桌、洗衣服、做報告、交作業、投履歷、最後在睡前回完所有訊息和郵信。

上述的這些事我一次一次耐心地做完,荒蕪和無望仍然繼續攻擊我的心靈。面對父親傳來地越加惡劣近況、旁人無意給予的回應與傷心、不若以前有穩定社交圈的現階段生活,這些消失不了的事,常使我無法抑制悲傷。我在半夜無法睡眠,面對無邊黑暗的寂靜,我格外清醒,彷彿這個現實與夜色,就是我內心的寫照。我感受著時間與生命,不做其他事來瓜分注意力,我竄進黑夜裡,黑夜是我的心。我埋在自己裡面。

網路上流傳一句話:「溫暖的人並不是內心住著太陽。」
我想要快樂,我想要平順精采的生活,我知道自己能做到,在一切掙扎和努力過後,我會得到夢想中的美好狀態,但可能疲憊不堪。我握著好幾份實習工作的資格券,未來對我明示好幾條道路,也許在之後的過程中,我會從中得到真切的滿足,說不定,我的心不會再把自己壓得如此沉重。

花足夠的時間感受一件事,相對地能從其中換些安全感。
在我內心所映照出的這個城市裡,最好有過不盡的紅綠燈和黑夜,使人無憂無患地盡情遊戲,
所有人皆無歸處、忘記目標,承認自己在生活中是一只小丑,在寂靜的時候才獲得撫慰和喘息。


  • 您可能有興趣:

    乘上六月又落下
    seafu111 發表於樂多回應(0)沒有秩序日記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