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2日 16:17

《微觀大世界》——府中15四月主題

「一個沒有紀錄片的國家,就像沒有家族相簿的家庭一樣。」
-智利導演Patricio Guzmán
去年也是春夏時分,第一次來府中15看紀錄片,那時候訝異它的票價一場只要20元,每個月除了星期一休息之外,幾乎天天都有電影放映。同時針對不同族群的需求提供不同類型電影,像是樂齡電影院、彩虹主題的影展,讓我對這城市的藝文發展感到窩心。

票券是需要上網預購的,若是票券賣完,當天只會保留一部分現場票,也是售完即空。
這中間有一個問題,票券不劃位,只採數量制,一張也才20元,因此在預售階段幾乎是比誰的手腳快,先搶先贏。其中有部分人可能覺得先搶了票再說,到時候如果沒有空去也沒關係,只是白付了20元嘛。而被空下來的位置,也就這樣白白浪費,無法被更多民眾遞補。

今天看完《星空塵土》,走上一樓時邊想著晚餐吃什麼好,吃完再回來看下一部《深海光年》。
(兩部片都是Patricio Guzmán的作品,放映院特地把電影時段接在一起)
這時有位先生在服務台嚷嚷,口氣很重、不輕柔。
他認為有許多預售票因為買了票的人都不來,而浪費了許多位置、也浪費了其他人觀影的機會。我站在旁邊靜靜地聽,雖然不太認同他對服務員說話的態度,但我認同他說的。
無論是在之前或是這次來看電影,服務員說票都賣光了,但影廳中確實有許多空位,這次細數大概有十幾個。
我看著生氣的先生,摸摸自己的小背包,開口插話:
「先生你沒有買到票是嗎」
「對啊...我兩場都沒有買到」
「我這邊有多一張票,因為我朋友臨時有事不能來,你要嗎?」
「真的嗎!好啊好啊,我跟你買」

他掏出20元硬幣遞給我,我拿出票券撕下來給他。
原本旁邊站的幾位婦人,先前說那位先生不該據理力爭影廳空位的事,此刻馬上要求那位先生把票轉售給她:

「哎呀,你都看過這部了,把票賣給我嘛!」

生氣先生沒有搭理她們,開心地走出門外,走向一位女子,告訴她買到票了。雖然只有一張,但是生氣先生仍然很開心,我想大概是要把票給他太太(?)看吧。

雖然生氣先生剛才很兇,但是比起一開始悶不作聲的婦人們,不敢說出真話、一味妥協,看見他人獲得好處之後,又想來分一杯羹,我還是比較欣賞有話直說、勇敢衝撞的生氣先生。雖然,這世界大家為的還是自己的利益啦,不過看見別人開心總比看見別人失落好。

  • 您可能有興趣:

    《寂寞公路》——在創作與名利之間
    seafu111 發表於樂多回應(0)電影小思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