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3日 03:02

煉雲—安溥

她把所見的世界,小心地捧在手中,請我們的眼睛與耳朵都信任她。

準備搶安溥票時,我和好友在馬祖南竿島上的媽祖廟裡,離島的網路速度像汪洋一樣,把我和台灣島上的資訊隔絕,票開賣後的一分鐘就感到很絕望,深怕自己和這場特別的演唱會無緣。

在《煉雲》正式演出前,安溥和演唱會團隊做足許多準備,一首首釋出的曲目中,大多是一般人不曾聽過的。但安溥希望我們先去聆聽,甚至導聆這些歌曲,讓我們能明白她耳中的這些歌曲為何如此獨特重要。

她嘗試在小巨蛋「純」翻唱別人的作品,面對一萬多名觀眾的注視,有些是追隨她已久的鐵粉、有些是半路出家的路過粉,她把小巨蛋的舞台讓給那些影響她甚深的歌曲,帶眾人進入她的音樂旅程,讓我們也見到她內心所見。我不介意她是否唱自己的歌,即使不唱自己的歌,這仍然是安溥的演唱會,只是她用另一個角度讓我們認識她眼中的世界。

安溥開始唱〈寶貝〉時,我跟著開始哭泣。從我的座位望向所有觀眾席,一大片手機光源形成的燈海,像萬千顆發亮的星,在暗黑的宇宙中將自己照亮。我知道有好多朋友都在其中,哭不止的Lily、頭頂天花板的小雲、沉浸在音樂裡的苦瓜,在這個本質無限,但因我們只能看見其一小部分因而有限的宇宙裡,我、我所愛的人、我所愛的人的所愛,我們正一同經歷所有希望與毀滅。

能身在認識邱妙津、安溥的時代裡,世界的一切不完美受到恰好的解讀與理解,她們是獨立又迷惑的女人,輕柔撫摸這世界的皮毛,梳梳化化出這世界獨特的美。深刻感受在心的人,必定滿懷知足與感謝。(因此安溥要邊哭邊把感謝說得圓滿)


  • seafu111 發表於樂多回應(0)音樂小擺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