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 02:10

臥於生活的軌

我將記得黎明尚未到來的夜晚,我獨守昏黃的燈炮與電腦,細細地在腦海中翻閱自己的過往經歷,將它們以文字一頁一頁敲打在自傳中,無妄合作社〈開店歌〉是昨晚無意間發現的一首歌,歌的開頭就將日子的荒廢與寂寞誠實地吐露出來,在吉他時緩時快的節奏中,發現這似乎就是日子的步調與起伏,有許多平凡不起眼的事和激昂痛快的時刻交織著,像一顆顆我們投擲出的石頭,最終沉進生活這片大海中。

夜晚我特別平靜。將選好的工作列出來之後,依我目前的狀態和未來的打算,打成一份更完整的自傳。我不把自己放在受挑選的位置,相對地我也在挑選自己的可能性與要去的地方。《Boyhoood》裡最後說的,是我們挑選了時機,或是時機抓住我們?這是一個有意義的雙向辯證,有時候我們將自我無限放大,在和外部世界的互動中,時常揀揀選選將太多挑戰與潛在的事物排除了,剩下自己認為最安全的選項與方向。如果時機能抓住我們呢?如此我們面對的每個時間點與選擇,應該相信那是一種冥冥之中的緣分,而不是理所當然的存在。時常一錯過某個時點,原有的選擇與人就會截然不同,再也遇不到相同的機會與時刻,投遞每份履歷的當下,我的心態都是讓自己跟隨時機的召喚前行,就像緩緩落下的飄葉,以為是自己選擇落到土裡,殊不知其中是風默默牽領著我們,掌著命運的舵。

上完阿美族語課,這次的課堂中,我嘗試不在當下強記新學的單字片語,而是把ci、to、a、i、ni、ko這些介詞的位置理出邏輯與順序,才能掌握句子的結構,自己慢慢拼出完整的句法。李陪我看從圖書館借來的《Boyhood》,跨越十二年對一個男孩的成長做出紀錄,電影濃縮在三小時內,把生活環境的變動、社會背景的變遷融入在個體的成長上。看著不同階段的男孩,他所反映出的當下的真實心境,或多或少都能和觀者內心某個記憶互相輝映。父母離異的造成的沉悶與壓抑、孩子在不斷變動的環境中所展現的無奈與抗拒、青春期成長中的思索與迷惑,主角在每個成長階段所面臨的命題中,都是眾人在生活中都可能遭遇的真實痛苦,我們在電影中看見某一部分的自己,也正在成長、已經成長、尚未成長。


  • 您可能有興趣:

    想像的世界
    seafu111 發表於樂多回應(0)沒有秩序日記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2